7
作者:鬓白      更新:2021-05-25 13:08      字数:2639
  一个请求添加微信好友。备注写着三个字,杨清雪。

  清雪?想起那天见到的那首小诗,正是杨伯。

  张浩立马点了同意,对方也发来消息。

  “还没睡?”

  “嗯,马上就睡了,你不也没睡吗?”

  “嗯,人老了,觉少,想着还没加你微信呢,就试了一下。”

  “哈哈,睡不着还想着我呢?”

  “嗯,几天不见,还有点想你这个小屁孩儿呢。

  下个星期天有空吗?”

  “?”

  “想着领你去梅林玩一下,放松一下,学习要好,但别把神经一直绷着。”

  “但是我星期天有课。”张浩恨不得立马答应下来。

  “现在教育局不是明令要求禁止在星期天学校组织补课吗?”

  “没,我是准备去参加一下市里的物理竞赛,得去培训一下。”

  “好吧,你什么时候有空呢?”

  “要不……星期六吧。”

  对面久久没发来消息,张浩正想着要不等下次放个小长假再说吧。

  “好!”

  “到时候我先来找你。”

  “好!睡觉吧,你明天还要上课,好好休息。”

  “嗯,晚安。”

  “晚安。”

  看着手机上的两个“好”张浩开心的睡下,心中的余校长早就扔到九霄之外去了。

  ……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日子。

  清晨,张浩刚收拾好东西,杨伯便打来了电话。张浩拿好东西便下了楼,远远的看见杨伯坐在车里想他挥手。坐上副驾驶把东西放到后面座位上,就出发了。

  侧过头看着杨伯,今天穿得很休闲,白色的内衬外面搭着浅色的休闲夹克,很是精神。

  梅岭是在市郊,因为山脚种了很大一片梅树,故名梅岭。夹杂着白雪中梅花点点,在冬天的时候很是优美。虽然现在都要到夏天了,但也是一个散步踏青的好去处。在最高的山顶上还有着一个道庙,相传以前山下种的不是梅树,而是向天庭献贡的蟠桃,由铁拐李守在这里,后来仙桃,后来被山中的一个鸡仙娘娘给偷吃了,被发现后鸡仙被关在山峰上化为山上的那个鸡头一样的平台,而铁拐李也被遣回,桃树也被移到天庭。后来的道人就把铁拐李居住的屋子改成了一个道庙。在以前种桃树的地方种上了梅树……

  把车停好在山下,因为是平常的周末,人也算不上很多,沿着马路向前走了一段距离便置身于梅林之中,现在并不是开花的季节,枝桠上零星吊着叶子,其余都是光秃秃的,像是有人拿着毛笔在大地上肆意的挥洒,挥洒出这一片枝桠。

  两人走了一会儿,便从一边的石阶上去。以前这是上山的唯一道路,只是后来又修了一条盘山公路,但为了欣赏一路的风景,一般游客都会选择从石阶慢慢爬上去。

  山脚的路不算太陡两人的速度也不算太慢,只是慢慢的石阶开始变得陡峭起来,张浩走在杨伯后面,跟着杨伯随时间变得缓慢的步伐,走了一会儿便出现了一个亭子修建在山腰,是专门给走累的游客歇脚的。

  张浩跟了上去,扶着杨伯的手臂走进了亭子。

  “给,擦擦汗。”虽然山上的气温不算太高,但杨伯的额头上还是蒙上了一层汗水。张浩从背包里取出一张纸巾,递给了杨伯,杨伯微笑着接过去。张浩本来想亲手给杨伯擦汗的,但是见到亭子里还有其他游客便没有了动作。

  又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了杨伯,看着杨伯喝水时滚动的喉结,张浩不禁咽了咽口水。

  “老弟,这是你亲孙子吧,这么孝顺,难得哟!”这是旁边有一位穿着朴素的清瘦老头灿灿的笑道。

  张浩刚想解释,杨伯便应道。

  “对,这是我亲孙子。”说完便转头笑着看着张浩。张浩心头一暖,伸出手牵住了杨伯那厚厚的手掌,杨伯感觉到后也紧紧的握住了张浩的手。张浩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温度,看着杨伯与邻座的老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阳光透过林间的缝隙洒下,淡淡的印在杨伯的脸上,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时间的流动,仿佛就是着世间最向往的黎明。

  过了一会儿,清瘦老头先行离开上了山。而张浩与杨伯又休闲了十来分钟才悠悠的朝着山上前行。

  到了山顶,道庙忽然穿过树林,出现在眼前。游客也满满变多起来,进入庙门左侧穿过一个大殿,就到了这里风景最好的地方,是一个往前突出的断崖。两旁修着铁链栅栏,上面挂着数不清的锁,锁上的是无数人内心的期盼。

  张浩牵着杨伯的手朝着断崖走去,从这最高处望下,近处的山林夹杂着远处淡淡的城市,颇有一种俯瞰天下的感觉。感受着微微山风抚来,张浩心里不由得一阵舒爽,身体渐渐的靠在了身边结实的肩膀上。怎料杨伯突然松开手,一下揽住了张浩的肩头,张浩一下就跌到了杨伯的怀里。张浩侧过头看了眼身后,发现根本没人注意他们,便把头轻轻的靠在杨伯的胸膛。两人默默的望着远处。

  过了一会儿,杨伯松开了张浩,说着要给他拍几张照片,张浩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拍了几张,自己看了后觉得都不好看。最后杨伯拉着一个路人,叫他给自己和张浩拍合照,杨伯一把揽住张浩的肩头,开心的望向镜头。被揽在怀里,张浩慌了神,立马看了看路人的反应,又自嘲道,或许在别人眼里他们只是一对亲密的爷孙俩,心里不由得放下。

  连续拍了好几张,在接过手机后,杨伯满意的看着照片。当着路人的面,说着自己乖孙孙长得帅气。搞得张浩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

  拍完照后,杨伯拉着张浩也去买了一把锁,张浩不想,因为买锁的大多都是一对一对的年轻人求幸福长久。不过看着杨伯在上面刻下:

  若非池中物,扶摇直上傲九州。

  祝浩浩高考顺利!

  锁的一面只有那么大的地方,杨伯却能刻下这么多字,而且每个字刻得苍劲有力。就连一旁买锁的阿姨都称赞,很少有人能刻的那么好,问杨伯是不是学过刻章。

  张浩接过锁,在锁的另一面刻着字,杨伯偏过头,看见上面扭扭曲曲的刻着“祝杨伯身体健康!”杨伯高兴的把张浩搂进怀里。

  “哎呀我还没弄完呢。”

  张浩轻微挣扎一下便没在动弹,轻轻把头深深的埋进了杨伯的怀里,贪婪的享受这短暂的美好。

  松开手杨伯起身走向崖边,示意张浩过去,张浩点头后,又匆匆的在锁上刻上:

  希望能陪伴杨清雪到永远。

  拿着锁和杨伯选了一个靠近悬崖尽头的地方,把锁锁上,张浩拿着钥匙朝着悬崖使劲一扔,看着钥匙消失在山涧。

  两人又来到了大门的右边的道庙里面,进入第一个大厅,张浩便看到一个身影立在功德箱旁边。不正是刚才亭子里遇见的清瘦老头吗?不过此时的老道穿着一身长衫,颇有一种老神仙的味道。杨伯拉着拉着张浩便走了过去,走到老道旁边。

  杨伯向功德箱里投了几张大钱,看得张浩直呼肉疼,手轻轻的摇晃着杨伯,杨伯像是没有在意。只是老道看见了杨伯的阔气,连忙谢谢施主。

  在老道那里讨要了几句祝福后,两人准备从后山乘着一个便车下到山脚。主要是走了一上午,张浩担心杨伯累着,而且时间也不早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老道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轻轻的叹了口气……

  坐到车上,杨伯问道:“最后你又写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祝福你能开开心心每天。”张浩笑着对杨伯说道,心想我来陪着你开开心心。

  “有你陪着,杨伯伯就很开心。”杨伯朝着眼前的道路,而眼睛不时看着坐在副驾驶上忘记疲惫进入梦乡的小人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