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请君の名
作者:筱小      更新:2021-04-06 04:34      字数:2491
  第六十六章 请君の名

  郭介晓的反应很大,瞪着眼睛,脖子都红了。这让小熊挺摸不着头脑。

  后来,跟老郭相处的日子越来越多,回望此事,小熊渐渐明白:

  揩油占便宜是一回事儿,真动手开弓是另一回事儿。以小熊的角度,这可能只是“男人间的胡闹”,即便真脱了裤子动了手脚,啥啥也不是。但对于郭介晓,却关系到“男人的清白”,小熊以为的“让你找找便宜又何妨,反正你对俺有意思”根本不存在,相反,被侵犯的不适让老郭如芒刺背。

  “别动!滚!”郭介晓枝丫着手脚,翻逃下床,鼓着腮帮子怒视小熊。

  “咋这么大反应?又不是没摸过。”小熊笑得又贱又纯。

  “别闹了、别闹了。还是想想取名字的事儿,等着要呢。你洗漱一下,我去端饭。”

  郭介晓忍住,有些话没有说出口:“你,应该离我多一些距离,至少不要这么亲密,即便这种感觉其实很好。”

  郭介晓没有说,是保留了一份希望。

  虽然这份希望很小。

  老郭已经很克制了,可,同床入梦,同桌同食,同经生死,在这样密切的接触中,他没有办法不投入情感,小熊是他的天菜,是他的欲望。但是,郭介晓知道自己不能——

  历史的经验告诉郭介晓:一旦把心交给另一个人,不管对方收到收不到,接受还是弃之如敝履,你都再也要不回来啦。哪怕很久很久以后,你遇到新的人,重生出一颗心,当初的那颗,丢了就是丢了。

  老郭坚持不了很久,却还想再等一等。

  端菜回来,小熊洗过脸在漱口,老郭给他买了牙刷,还没教他怎么用。

  午饭是白米饭和土豆丝炒肉丝,老郭还煮了盆丝瓜蛋花汤。

  小熊食得不亦乐乎,饭量不减反增,郭介晓推测是睡了一觉,几天没好好吃东西,需要补充能量。能吃是好事,能吃说明他在熵减。

  直到俩人吃完,各自打了个饱嗝,老郭才提起起名的事儿。

  “俺已经想好了,就叫何御城。”

  “啥?”

  “何时能统御猛士烈马,保城卫国?我辈壮哉,当愤马扬鞭,绝不能让侵略者再踏入祖国半步!”

  “不错!很有气势!是个好名字!但是,你不能用!”

  “啊?为啥?”

  “这是小何的名字,被他知道了,作者会被打死的。”

  “那你给整个?”

  “巧了,我也想了个好名字。王筱,怎么样?”

  “王小?为啥不叫王大?”

  老郭拿张纸写下名字,解释,道:“筱这个字,是小竹子的意思,竹子都是连片生长的,一片竹林可能只是一株植物,是一个竹子分化而来。所以,一丛小竹子的背后,是整片葱郁的竹林,以小见大莫过于此。”

  “不错!现在叫王筱,别人叫小王,长大改名叫王竹林,别人可以叫老王。”

  “而且,筱和晓同音,晓是晨曦,是初生的太阳,植物生长靠太阳嘛,你叫俺晓叔,俺叫你筱小,多好。”

  “可惜是作者的名字,pass。”

  “俺还有个名字,朱红雨。”否定了老郭的方案后,小熊又提了个名字。

  “怎么说?”

  “大清早下雨,在熹微的晨光下,细雨染着嫣红的光——有太阳有雨才有生命嘛,对不对晓叔?”

  “Big胆!天降血雨,大熊之罩!绝对不能用!何况这是作者对象的名字。”

  “只是同音啦……”

  “同音也不行,避讳懂不懂?”

  “那你说叫什么?”小熊生气。

  “江漂,随波漂流,顺应天意,无为即所为,逍遥自在。”

  “不错,但是pass。”

  “为啥?”

  “不为啥,就是感觉无所依靠,叫这个名字的人,希望他能过得好。”

  “嗯——”郭介晓点头。

  “叫李健怎么样?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李是大姓,又是树,生在地上,正是大地厚德载物,是天地交合万物生发而来。”小熊提议。

  “大气,上档次,很好。但是,李树可不是好相与的,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抬死人。原本姓李还好,不用避讳,传说老子就是生在李树下,以李树为姓。但是,你却不一样,你是要因着李树去姓李,你是有所图,那就不合适了,搞不好会结酸果的。”

  郭介晓的这番话自然是胡诌诌,旨在提醒小熊,暂时不要有太多功利性。小熊的身体状况,老郭也着急,甚至无从下手,只能先用自己的阳气温养着,并寄希望于老陈能知道些东西。除此之外,亦做不了更多东西。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头大头大。”

  “慢慢来,名字还是蛮重要的。等办好身份证,你就正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了。至少,在法律上,你不是鬼了。”

  小熊呼口气,瘫坐在椅子上。

  “哦,对了,石程虎也不能用,跟李健一样是《绞刑架下》主角的名字,此外还有*** *** ** ** **也不能用。”

  “这些*是神马鬼?”小熊愕然。

  “是作者打算写的其他小说的主人公啦,名字和大纲已经有了,但是得保密。”

  “以作者的写作进度,怕是得下辈子了。”

  在此之前,小熊从未觉得取名字是个这么费劲的事,干脆拿出字典一页页翻看,然后婉拒老郭给的“姓熊的建议”:

  “你们这些好看的男同是不是就喜欢姓熊的?!”

  郭介晓收拾碗筷、洗碗,小熊在翻字典。

  郭介晓午休,小熊在翻字典。

  郭介晓起床伸懒腰,小熊在翻字典。

  卡车来了,郭介晓帮忙把堆积的废品称量搬运,小熊在翻字典。

  老头们陆续下工来卖废品,小熊边喝酸奶边翻字典。

  直到老郭点亮灯棒,端来两盆面条,小熊合上字典,确定了名字。

  “叫时白。”

  “啥时白?”

  “时间的时,白色的白。”

  “这名字太奇怪了!”

  “你看,俺不知道身世,又是以前的人,那就以‘时’为姓。”

  “‘时’,倒是可以,百家姓有。”

  “至于‘白’,俺希望能清清白白做人,也希望身世能弄明白。”小熊顿了顿:“李贺诗说:‘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意思是说:孩子丢失的魂魄寻找不回,雄鸡一叫,天亮了,丢失的魂魄就凄惨消散世间。但是,俺觉得,天亮才好,谁会不喜欢光明呢?‘一唱雄鸡天下白’,哪怕是孤魂野鬼,也要告别长夜。”

  老郭脱口而出:“你不是孤魂野鬼,你有我。”

  小熊露出复杂的眼神,便低头嗦面了。

  “选个生日?”

  “啊?你帮俺定吧,生日这种事,还是交给风水师。”

  郭介晓掏出手机,微信发给杜皓消息:

  “姓名:时白

  出生日期:1994年5月6日。”

  小熊,时白,属狗,庚戌狗年,1910年出生,24岁失忆。1994年是甲戌狗年,生肖年龄差不多对得上。至于5月6日,是小熊在郭介晓家醒来的时间。

  时白,时白——老郭自然了解“时白”和“失败”有些许谐音,但是凡事人定胜天,作为一个风水师,老郭看得很开;再好的风水,再好的吉日,都顶不过一个好人。

  “你可以叫俺小时、小白,也可以直接叫名字。如果你嫌别扭,可以继续叫俺小熊,或者……小白熊?”

  “还是多叫名字好,名字就是给人叫得嘛。至于,小白熊,千万算了,那是卖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