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路远坦白,彻底死心
作者:两极*327384      更新:2021-06-12 15:39      字数:2403
  38

  听到我的话,他眼神一亮,他连忙说:“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真的,我发誓!。”

  我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心里五味杂陈,谁能想到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如今虽是相隔咫尺却又好似远在天涯。

  夜里,最适合告别,因为那些让人不忍回首的不堪与痛苦都将会被风吹散在如墨的夜里,无处可寻。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深吸一口气,淡然一笑,轻松地说道:“希望你以后遇到的每一个人无论变成谁,你都能真心相对。哈哈,当然,也希望他也一样。”

  他的眼神瞬间暗淡,沮丧的低下了头。

  我本想给个拥抱,却在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老孟。“说完便转身离去。

  如果你决定要离开一个人,那就不要留恋,更不要选择慢慢离去,一定要决绝地离开,永不回头,永远不要沉溺于过往的美好,因为它们已经消亡。

  人生是条奔腾不息的长河,长河之下沉积的是过往,长河之上飘散的迷雾则是未来,它会不知疲倦地奔向迷雾隐隐的前方。河之下的世界看似安稳无事,而河之上的迷雾,让人胆怯。但当你踏入其中,就会云开雾散。

  所以,不要沉沦过去,因为河底沙石之间埋葬着无数人的爱情,而这些爱情最终也将随着汹涌的河水流向四面八方。

  此时,告别了孟军,我如释重负地走在路上,心情久违地轻松。孟军望着我离去的身影,站立良久,最终也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拿起电话,“喂,我见到他了。”顿了顿,“我们算是彻底告别了。”

  “替你开心,哈哈哈哈。”

  “可是并没有很开心,只是有种感慨和释怀。”

  “开心点,为这种人渣不值得。”

  “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额,没有没有,我这边还有事情,不跟你说了。”

  “哦,那你挂吧。”我漫不经心地说,“哎,好像很久没和老夏联系了,要不要邀请他去唱歌呢,玲珑KTV好像升级了哎。“在说 玲珑KTV升级 的时候,我一字一句地重重地说道。

  妈的,路远在心里轻轻骂了一句,就知道那时候这小子没喝醉。“大哥,我错了,老夏不喜欢去这种场合,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

  “怎么了?”电话那头老夏低沉的声音从远处隐隐传来,“哦,没事,我在和秦啸打电话,随便聊聊。”

  “哦,替我向他问好。”

  “好的,好的。”

  说完听到了关门声。路远走到卫生间,关上门,小声地说道:“你确定要听?”

  “嗯。”

  路远坐在马桶盖上,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其实我早就知道他要跟你分手。”

  听到这,我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选择听了下去。

  “他跟你提分手的大概前一个月,他找我了。但是不是通过电话,而是QQ。他不知道是我,主动找我私聊的。”

  孟:“你好啊,干嘛呢?”

  路:“没事,呆着呗。”

  孟:“哦,帅哥在哪呢?”

  路:“在S市。”

  孟:“距离我挺近的啊。我在G市,我是微胖大叔,你喜欢吗?”

  路:“喜欢啊。”……

  聊着聊着,路远觉得情况跟老孟一个样,但是他还是不确定,于是决定试探一下,毕竟这种事情被自己发现了,可不能让秦啸蒙在鼓里。于是,他提出换照,互相看看,他在网上找到一张照片,发了过去。对方回了,看着照片,路远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他。路远瞬间没了心思。但是来自孟军的信息不断跳动。

  孟:

  “你好帅啊!觉得我可以吗?”

  “要不要见见啊,我周末有时间的,你来我带你去玩啊。”

  “怎么了。不喜欢吗?”

  路远没有再聊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这是客套还是真是邀请。如果事情按照不好的地方发展,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秦啸。但是第二天,对话框又弹了出来。

  “中午好,帅哥,在干什么呢?”

  随手回了个,“没事,发呆呢。”

  “这周末要来玩吗?”

  “没时间。”

  “下周也可以的啊。”

  路远看到这,眉头皱起,因为下周末他和秦啸约好了,一起去爬山,同行的当然也有孟军。难道秦啸和他分手了?想到这,便直接拨打了秦啸的电话。

  我这时候才想起那个电话,当时还觉得莫名其妙,路远那小子怎么突然间关心起我的感情生活来了。原来那个时候就有苗头了,我嘴角泛起苦涩。

  得到我的消息后,路远犹豫了。他意识到了,孟军可能来真的了。于是他干脆试探到底,看看他想耍什么花招。

  “可以吗?会不会不太方便啊。”说完这句话,路远摸摸下巴,想到,没想到我还有做绿茶的潜质。

  “可以啊!”对方消息回到很快,可见也非常想见面。

  果然,没过多久,就收到了秦啸的消息。“下周爬山可能去不了了,老孟有应酬。要不我们去唱歌吧。”

  路远冷笑一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每次见面看老孟都是对秦啸无微不至的,而且看起来憨厚老实。那就让我看看能到什么程度吧。路远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

  “你这么帅,应该很多小伙子喜欢你吧。”

  “我其实对你有好感的,但是就是害怕,我前任甘冈抛弃我,哎……”

  孟:“没有啊,谁会喜欢老头子啊。”

  “你真的喜欢我吗?”

  路:“不会吧,你长得很帅啊,不会没有过朋友吧。你是不是在骗我啊。”

  孟:“没有的呢,我只有过一个朋友。不过很多年前了。”

  路:“不会吧?真的只有一个吗?”

  孟:“他回去结婚了。”

  路远:“大概就是这个情况,后来也一直找我聊,还说要来找我。我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直到一个月之后,你告诉我说你们分手了。看到你一直低迷的状态,我想着反正也分手了,也就没有告诉你。”

  听到这,我内心泛起阵阵酸楚,没想到这么多年,我连出现在他的故事里都不配。我很想转身去质问,但又有什么用呢?

  “没事,反正都分手了。”我微笑着说,“就让他过去吧。”

  挂断电话,路远坐在马桶上。他没有告诉秦啸,他后来又“调查”了一下,发现孟军其实聊过很多,也见过不少面,具体有没有发生关系,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有时候人一旦尝到甜头,便很难再控制。虽然未见,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秦啸太不在意了,也太相信对方了。他认为两个人只要相爱,便可以放任对方自由,不管不顾。可殊不知,恋爱就像放风筝,要随着风势调整手中的牵引线,一度的放任就是由风筝越飞越远,到最后你可能用尽全身力气也拉不回。

  秦啸可能到现在还以为孟军是激情出轨,可不知道的是他早有预谋。4年的时间,他们的爱情早就回归了平淡,面对激情,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这样选择。激情不可或缺,但平淡却是最终归宿。

  求月票,求推荐,请留言,谢谢大佬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