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调侃之战
作者:文行天下苏公子      更新:2018-04-07 23:21      字数:3997
  随后,小烈的爸爸便转身到厨房里做饭去了。

  小烈的妈妈还在门外没有进来,屋里便只剩下了小烈和余谦两个人。这时候,余谦便抓紧了机会,笑笑的“教训”起了小烈。

  “听到没有?你爸爸叫你对我尊敬一些,别忘了,现在,我可是你老板!”

  “呵呵,‘老板’?谦叔,你还好意思说这个哪,你也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个冒牌货,并且,还随时有被揭穿的风险……”

  对于余谦的“教训”,小烈没有害怕,而是毫不客气的还击了回去。

  也是啊,回到了这里,这里便是他的地盘,在他的地盘里,他还需要怕谁呀?

  “喔?小烈,你的意思是你要揭穿我呀?我才不怕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去对你爸妈说出所有事情的真相啊……我去告诉他们,说我其实不是你的老板,而是你的‘老公’,哈哈!到时候,看我们谁比较吃亏?”

  余谦坏笑,继续“威胁”小烈。

  “好啊,你尽管去呀,只要你不怕被人五花大绑丢到池塘里去喂鱼!”

  小烈嗤之以鼻,他才不相信余谦会真的去把事情的真相给说出来呢,除非他是不想混了。

  而余谦,也似乎真的不想混了,亦或者他是要存心吓一吓小烈,只见他张嘴便喊:“爸妈!我其实不是小烈的老板,我是小烈的老……公。”

  就在余谦口中的那个“公”字还没有喊出口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小烈慌忙伸手捂住了余谦的嘴巴,小声的喝斥道:“哇!你作死啊?真的敢喊!”

  “哈哈,你不是说我只要不怕被丢入池塘里喂鱼,就可以喊吗?……小烈,我想过了,为了你,我甘愿被丢到你家的池塘里去喂鱼……这样,我就可以永远待在你出生的地方了,我觉得这也是一件极其幸福,极其浪漫的事情……”

  被小烈捂住了嘴的余谦,依然一脸坏笑的,断断续续的说道。

  “行行行,我怕你了,成了吧?只要你不再喊,我什么都听你的。”

  小烈放开了捂住余谦嘴的手,瞬间认了怂。

  似乎,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小烈要比余谦更害怕被他爸妈发现自己和余谦的事情。

  “这还差不多!小烈,你可要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员工,我说什么你都得听!因为,员工就是要听老板的,知道吗?”

  “你……你个死余谦,你给我等着!”小烈被气的结巴,毫不犹豫的怒瞪了余谦一眼。

  “乖!快去给老板我倒杯水!老板我可是要渴坏了!”余谦又得意的笑道。

  “是,老板!”

  小烈说完,便只能乖乖的听话去给余谦倒水去了。尽管,他心里对余谦是恨的牙痒痒的,但是,奈何又拿他丝毫没有办法。

  过了两分钟后。

  小烈给余谦倒来了水,由于心里对余谦有气,便故意把头扭到一边,一只手横冲直撞的便递了过去,一脸傲娇的神情,还害的差点让被子里面的水给撒了。

  “呐!老板,你的水!喝吧!”

  “小烈,以你今时今日这样对老板的态度,是不够的,知道吗?要恭敬一点!”余谦依继续出言挖苦小烈。

  “哼,那你想要我怎么样?”

  小烈依旧是把头扭得远远的,故意不去看余谦。

  而这个时候的画面,却刚好叫刚刚从外面进来的小烈妈妈看见了,小烈妈妈在看见小烈那傲娇的递水姿势后,便立即出言喝斥起了小烈。

  “烈儿,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哪有人这样给别人递水的?他可是你老板!”

  “呃,我……”

  小烈被他妈妈的话瞬间给吓的回过了头,惊诧的看着他妈妈,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倒是余谦,看见了眼前的境况,便迅速开口,为小烈解起了围。想来,他和小烈,开玩笑归开玩笑,小烈真的遇到了情况,他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呵呵,那个,小烈妈妈,没事没事,我刚才是和小烈在闹着玩呢!”

  “那也不成啊,小烈的这个样子成何体统?这传出去了,还以为他没有家教呢!实在是太没礼貌了!”

  小烈的妈妈和余谦说完,又回过了头去看着小烈,继续教训了起来。

  “小烈,你也太不懂事了!都已经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吊儿郎当的,你什么时候才能长的大哟!”这一次,可真的是教训,并不像方才余谦那样,是闹着玩的。

  “呵呵,妈,我错了!我们刚才是在闹着玩的而已!”小烈也只能“呵呵”的赔着笑。

  “就是就是,小烈妈妈,您就别动气了,我和小烈刚才真的是在闹着玩而已!”余谦又开口附和。

  话说到了这儿,小烈的妈妈便再也气不起来了,此时,也只见她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

  心里暗想:“真是奇了怪了!难道世界已经进步成这个样子了?这年头,老板已经不像老板,员工也已经不像员工了?”

  说实话,小烈的妈妈实在是疑惑,像余谦和小烈这样关系好的老板和员工,她还真的是头一次见。

  疑惑了好一会儿后,小烈的妈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便再度开口说了话。

  “好了,烈儿,你在这陪你老板好好待着吧!我去帮你爸做饭去了!记住,切莫再没大没小的了!”

  “妈,我知道了。你快去帮我爸吧,我都饿了。”小烈瞬间撒起了娇。

  “好,那我便去了。”

  小烈的妈妈离开了以后,余谦再度不正经的调侃起了小烈。

  “怎么样?小烈,方才我的那一出‘英雄救美’演的不错吧!嘿嘿!”

  “去你的!谁要你‘英雄救美’了?再说了,我那是美吗?我那是帅!帅,懂吗?”

  小烈又狠狠的瞪了余谦一眼,并且,把那个“帅”字用力的重复了好几遍……很明显,他对于余谦的那种说法,是极其的不赞同。

  随后,小烈眼珠子一转,灵机一动,便瞬间想出了一个反击余谦的办法。

  “不过嘛,谦叔,有一点你刚才说的倒是没有错,你的确是个英雄……”

  “是吧?小烈你也这么认为啊?”小烈的话,让余谦显得很自豪。

  “但是,是狗熊的熊!呵呵,谦叔,你看你长的这么英俊,另外再加上你那圆滚滚的大肚子,两者合在一起,可不就是个‘英熊’了吗?你要是再长胖点,都快赶上熊大和熊二了。”小烈话锋一转,便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余谦发笑,心里正在为他的奸计得逞,而感到得意洋洋。

  小烈想,你个死余谦,让你刚才“得罪”我,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我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今天能报的仇,绝对不会留到明天。

  “哈哈!小烈,原来我在你的心里,是这样的一个‘英雄’啊?不过也挺好,你不是就喜欢熊吗?那为了你,我就是变成熊大熊二也无妨,只要你喜欢就好!”

  余谦被小烈的话逗的“哈哈”大笑了一声后,便开口顺着小烈的话附和了起来。

  反正,小烈不就是想报刚才的一箭之仇吗?那自己就只好顺着他设计的套路走咯!

  “但是,不管怎么样,小烈,刚才是我解救你于水火之中吧?否则,你就要被你妈给狠狠的骂一顿了!那么,这份大恩大德,你是不是该好好的感谢感谢我?”余谦又继续调侃道,他可是一个不会轻易认输的人。

  “我才不会谢你呢!你那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虚伪……哼!”小烈毫不犹豫的,白了余谦一眼。

  “小烈,你这话咋说的?我哪里虚伪了?我那分明是对你情深义重……”对于小烈对自己指控,余谦顿时装出了一副冤得慌的表情。

  “谁说你那不是虚伪呢?就像刚才我爸说要去给我们做饭,你倒好,非说不饿,你明明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哼……你说你那不是虚伪,是什么?”

  “我那才不是虚伪呢?我那是礼貌,是尊重,是修养,是气质,懂吗?再说了,我也真的是不饿嘛!”

  余谦开口,为自己辩解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最后一句话的话音刚落,他就很快被打脸了。

  因为,这时候他的肚子却突然“咕咕”的响了几声,很明显,他是真的饿了,哈哈。

  唉,此时此刻,真是不得不替余谦说一句:“好尴尬呀!”

  听到了余谦肚子“咕咕”叫的响声,小烈便瞬间坐实了余谦“虚伪”的罪名,并且,露出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在盯着余谦笑,而且,笑的很鸡贼!

  余谦,则是表现出了一副很冤枉的表情。

  “呵呵,好吧,小烈,我承认,我肚子的确是饿了……但是,这能怪我吗?想我就早上吃了一点早餐,然后到现在,一粒米未进,是个正常人都会饿的,好吗?更何况,你不也是早就饿的呱呱叫了吗?否则,你也不会叫你爸爸赶快去做饭了。”

  “哈哈!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看你还装礼貌,装修养,饿了就说饿了嘛!非得说不饿!再说了,你说饿也没有人会怪你的嘛!你看看我,多诚实呀!不像你,拿虚伪当气质,哼……”

  小烈自然也没有放过,这个可以挖苦余谦的机会。

  “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那还不是因为赶路闹的啊?要不是为了你能早点回到家见你爸妈,我能饿到现在一粒米未进吗?我早停在服务区吃饭去了!”

  “好吧!我不跟你犟,不过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我是得去厨房,看看我爸妈去了!”

  随即,小烈朝余谦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便去往了厨房……那随着小烈的离开,便宣告结束了他们之间的那一场,你来我往的“口水战”。

  紧接着,小烈家的客厅,便迅速安静了下来。

  这让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争”的余谦,还在心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感叹:“唉,安静的感觉真好啊!”

  不一会儿。

  小烈来到了厨房,一进门,便大声开口喊道:

  “爸妈,我来了,有没有什么活需要我干的?”

  “烈儿,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在客厅里陪着你老板的吗?快出去!这里有我和你爸就够了,没有什么要你帮忙的。”

  小烈的妈妈看见了小烈,便慌忙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烈儿,你赶快出去吧!出去陪你老板喝喝茶,说说话什么的。这厨房怪脏的,油烟又大,吸多了对身体不好……”小烈的爸爸见状,也立即附和道。

  “哎呀,爸妈,我老板他是一个自来熟,不用人陪!我是来帮你们的!有什么活儿,你就叫我干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小烈不为所动,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那也不用,你赶快给我出去!小烈,不是我说你,你刚才那样对你老板,也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幸好他大人有大量,没怪罪……不然将来到了公司,就有你的苦头吃了。”此时,小烈的妈妈又开口训斥着小烈。

  并且,在说完了以后,还扭头看了看厨房门外,就好像生怕余谦跟进来听见了似的。

  “呵呵,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老板才不会轻易怪罪我呢!我跟他的关系,可好着呢!”

  小烈呵呵一笑,说的有些心虚。

  心想,要是爸妈知道自己和余谦是那样的关系,也许他们就不那么担心自己会被余谦怪罪了。

  “行了,不说了,你还是赶快到客厅去,去和你的老板说,饭马上就做好了!”

  随即,小烈便被他妈妈连推带赶的,轰出了厨房。

  也是啊,对于小烈的爸妈而言,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他们又怎么会忍心让自己的儿子在厨房这种地方帮忙?

  当然是要把他当成是掌心的“宝贝”那样来疼爱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更新下一章

  喜欢请点赞,请收藏,请评论,请打赏

  谢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