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趁人之危
作者:文行天下苏公子      更新:2018-04-06 00:06      字数:2328
  小烈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后,才这样回答了余谦。

  “谦叔,这样吧,回到了我家,我就和我爸妈说你是我的老板,然后,你是特地给放我假,让我回来陪他们过年的,而你,又刚好要到我们这个地方来旅游,所以,就顺便也把我给捎了回来。”

  “老板?旅游?”

  在听到了小烈的回答后,余谦立即露出了一脸懵逼的状态,心想,这自己的身份,也一下子下降的太快了吧?

  瞬间就从“老公”下降成了“老板”了?

  说实话,他可有点不太能接受。

  “对啊!谦叔,你想啊,我上次给我妈打电话,不是和她说了吗?我今年过年有项目,要留在公司值班,所以并不能回家陪他们过年,而现在,我又突然间回去了,那这样的情况下,除非是我的老板他良心发现了,特地给我放的假,否则,我又怎么将之前对我妈撒的谎言给圆过去?”

  小烈又开口,和余谦解释道。

  “嗯,小烈,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但是,你这样,也显得太不把我放在心上了吧?原本,我好端端的当着你的‘老公’,怎的,现在一下子就成了你的老板了?我这心理上的落差,也太大了吧?小烈,咱们商量一下,你既把我说成是你的老板,又把我说成是你的‘干爸’,行不行?”

  此时,余谦似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什么?干爸?”这一下,轮到了小烈一脸懵逼。

  “对啊,小烈,等到了你家,我就这样和你爸妈说,说你原本只是我的员工,但是,因为你平时工作表现的实在是太突出了,而你为人又善良,踏实,肯干,所以我很喜欢你,便把你认作了‘干儿子’,你看这样好不好?这样的话,既可以让我不要承受那么大的心里落差,也可以让你爸妈为之自豪,认为他们生了你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

  “不行!”

  让余谦想不到的是,小烈却一口回绝了他。

  紧接着,小烈又继续说了话。

  “谦叔,这样不行的。你知不知道,在我们老家,认干爸是要上契的,而且还要行跪拜之礼,可正式,可隆重了。要是你这样跟我爸妈说,我爸妈在高兴之余,肯定会拉着你和我上契,行那些繁琐的礼节……那样的话,我们就真的成为真正的父子了,到时候,我们再做那种事情,可就是乱伦了呀!”

  “什么?还要干这些?我还以为,干爸就是随便叫叫就可以了呢!”

  余谦惊呼。

  随即,他脸上的表情,更是暗淡了下来。

  看的出来,他有些不高兴,又有些委屈。

  明明自己和小烈是真的相爱,但是,却不能以真正的身份去明示于人前,看来,像自己和小烈这种感情呀,还是不被大多数人接受的。

  唉,要是什么时候,自己和小烈的这种感情,也能光明正大的公诸于人前,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相爱,那该有多好?

  而余谦此时的委屈,小烈也看在了眼里,随即出言安抚起了余谦。

  “谦叔,我也知道您受委屈了,但是,这不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吗?您就委屈委屈,当我两天老板呗!反正,也就委屈您两天,忍忍就好了。大不了,到时候从家里出来,我加倍补偿您呗……”

  看见了他那恳求的表情,余谦瞬间被暖化,心里立即没了脾气,就连他方才那不悦的情绪,也瞬间消失不见。

  不可否认,在小烈这里,小烈怎么说,他便愿意怎么做,一点怨言也没有。

  但是,他又想要再度调侃一下小烈,于是,他眼珠子一转,又坏坏的笑着,心生了一条诡计。

  “好吧!小烈,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便答应你了。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你得先答应我,只要你做到了,那我便全部都听你的。”

  “真的啊?谦叔,你答应啦?你快说,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小烈有些,心想,只要谦叔真的答应做自己几天老板,那即便他说什么条件,自己也会答应他。

  而殊不知,余谦此时,却正等着他这句话呢!呵呵。

  “那就是你现在必须先喊我一声老公!嘿嘿……”余谦说完了以后,便一脸得意的看着小烈。

  “死余谦,你这不是在趁人之危吗?你这个趁火打劫的条件,我可不答应!”小烈闻言,想都没想,便开口拒绝道。

  并且,又狠狠的给了余谦一个白眼。

  心想,倘若自己喊了余谦“老公”,那不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他“老婆”了?噢,不……

  天啊,老天爷赶快派个神仙来把余谦这个趁人之危的家伙收走吧……

  “小烈,做人不能这么耍无赖的,方才你明明已经答应我了,可不能反悔!还有,你若是不答应我的话,那我去到你家后,见着你爸妈,开口就叫他们‘岳父岳母’,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反正,我是不怕被他们抓去浸猪笼的。”余谦又很无赖的开口说道。

  “你……”

  小烈又被余谦给气的结巴,但又丝毫拿他没有办法。

  “怎么样?答不答应?”

  余谦继续坏笑,看样子,他是吃定小烈了。

  在哭笑不得了片刻后,小烈还是满心不情愿的答应了余谦那趁火打劫的要求。

  “行,我答应你,可以了吧?” 唉,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需要他配合自己来给爸妈演一场戏呢?

  “真的啊?那小烈,你快叫一声来听听!”奸计得逞,余谦显得很兴奋。

  “老,老公。”小烈红着脸,叫的很小声。

  “什么?太小声了,我听不见!”

  “老公!!!这下你听清楚了吧?”

  小烈气不过,便扭头对着余谦的脸,用了很大的力气,大喊了一声。

  此时此刻,对小烈来说,自己真想把口里的唾沫全部喷到他的脸上,以报他趁人之危的仇。

  “嗯!这一下我听清楚了!乖,小老婆,以后老公我一定会好好的疼你,爱你的。哈哈……”

  余谦大笑,并不在乎小烈对自己使出了“狮吼功”,还有他喷在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反而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毫无疑问,在余谦的无赖下,他和小烈的调侃之战,又一次宣告了胜利。

  而小烈,则是一脸气鼓鼓的暗暗默念:死余谦,你给我等着!以后我一定会报仇的!

  俗话说,洗手的时候,时间就在水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时间就在米里过去;工作的时候,时间就在忙里过去,而调侃的时候,时间就在欢快中过去。

  不知不觉,在余谦和小烈的一路欢快调侃下,余谦所驾驶着的宝马车,也一路通畅的开入了小烈老家所在的那个省份。

  此时,只听见了余谦车上的导航仪,响起了一声清亮又有魅力的提示:“您已进入XX省XX市。”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更新下一章

  喜欢请点赞,请收藏,请评论,请打赏

  谢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