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兴奋飞回家的小鸟儿
作者:文行天下苏公子      更新:2018-04-04 22:42      字数:3898
  余谦家的客厅。

  临行前,余谦和小烈正在对来应征当保姆的中年妇女做着最后的叮嘱和交代。

  尤其是小烈,只见他脸上依旧是一副隐隐担忧的表情,似乎,不把照顾李延锋的事情交代好,他怎么都不放心离开。

  此时,余谦淡淡的看了一眼中年妇女后,便率先开口说了话。

  “你叫什么名字?”

  “俺叫桂花!”

  中年妇女听见了余谦的问题,立即开口,用她那带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回答道。

  “嗯!知道我找你来,是干什么的吗?”余谦点点头,又问道。

  “俺当然知道!做保姆嘛,无非就是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啥的。这些活,俺都会,并且,俺干的可好了!”

  说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中年妇女瞬间便眉飞色舞,唾沫四溅。

  “你说的不全对,我找你来,除了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以外,你还得帮我照顾一个病人,而且,这也是你最主要要做的事情。”

  “这些俺知道,俺过来时,介绍人都已经给俺介绍过嘞,你放心,俺是一定可以干好的。”

  中年妇女朝余谦咧着嘴笑了笑,回答道。

  因为,她知道,余谦给的工钱可不低。

  “行!那你就留在这里干两天,我和我侄子这两天有事儿要出远门一趟!这是1000块钱,是你这两天的工资。”

  随即,余谦便把一个装了1000块钱人民币的纸袋子,给中年妇女递了过去。

  另外,其实刚才余谦是想把小烈说成是他的儿子的,但一想起方才在门口时,小烈已经当中年妇女的面喊过自己谦叔,所以,他才改口把小烈说成是自己的侄子。

  而中年妇女,在接过了余谦递给他的纸袋子后,便瞬间两眼放光的,瞄着纸袋子里的那一张张的百元大钞,心情顿时高兴到了极点……心想,这有钱人就是大方诶,只干两天便给了1000块,这可是相当于自己在别家干一个礼拜的工钱了。

  紧接着,余谦又继续开口,警告起了中年妇女。

  “但是,你得给我记清楚了,收了我的钱,你就必须得给我好好干活儿,千万别想着偷工减料,我这儿可到处都是摄像头,你在这里干了什么,我在我的手机上,都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倘若给我发现你在偷懒,亦或者是有其他的坏心思,那我一定轻饶不了你,听清楚了吗?”

  “知道知道,俺知道!你放心,俺一定会好好干的,绝对不敢动坏心思和偷懒!”中年妇女立即保证道。

  只是,最后事情真的像她所说的这样吗?

  “嗯!你知道就好!”

  得到了中年妇女的保证,余谦也颇显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小烈,似乎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在余谦警告完了中年妇女以后,他又立即插话进来,细心叮嘱起了中年妇女。

  简直可以说是余谦唱罢,他登场。

  “那个,桂花大姐,我还得跟您说一下照顾病人,所需要注意的事项,这两天呢,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要照顾好他,早晚给他擦擦脸,擦擦手,擦擦脚,衣服就不用您给他换了,早上我刚给他换过……再者,您是个女人,也不太方便。还有就是一定要给他盖好被子,注意保暖,千万别让他着了凉……”

  “这些不用你说,俺也知道!”

  中年妇女有些没好气的敷衍着小烈,似乎对小烈刚才在门口处冤枉她是骗子,仍然颇有微词。

  “桂花,小烈说的没错!你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听到了没有?照顾好病人不出任何意外,这是你工作的重中之重,至于其他像打扫卫生的活儿,你若是忙不过来,干少一些也是可以的。”

  看见了中年妇女对小烈的态度,余谦又迅速开口为小烈撑起了腰。

  对于他来说,他当然是见不得小烈受任何委屈的。

  “好好好,余先生,俺知道了,俺一定照您说的去做……”

  果然,有了余谦的开口,中年妇女便立即变换了一副嘴脸。

  小烈也很聪明,从中年妇女对她的态度中,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

  于是,他便又这样对中年妇女说了话。

  “那个,桂花大姐,在这里,我得给您道个歉,方才在门口时实在是不好意思,由于我不知情,所以我把您当成了骗子,还说要报警抓您……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方才对您的莽撞和误会……”

  没错,小烈此时竟然给中年妇女道起了歉。

  他想,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自己也只有和中年妇女搞好关系,这样,她才有可能不会因为对自己怀恨在心,而不好好照顾总监李延锋。

  唉,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偏偏有求于她呢?

  “好吧,俺看在你是余先生侄子的份上,俺就不跟你计较了。”可能是碍于余谦在旁边,中年妇女最终也还是没太敢给小烈脸色看。

  “行了!桂花,其他的话就不要再多说了,你现在马上便去厨房给我和小烈做一份早餐,我们吃完了,便马上出门!”

  “是是是,余先生,俺马上就去给你们做早餐,很快就好……”

  中年妇女听见了余谦的话,便立即屁颠屁颠的进了厨房,给余谦和小烈做早餐去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

  吃过了早饭,余谦带着小烈,先是开车去了他们家附近的一个超市,给他的后备箱装了满满一车见面礼,然后才直接驾车驶向了高速,踏上了回小烈家的路程。

  原本,小烈曾经要求余谦不要买太多的礼物的,即便是要买也应该由他来付钱,但是,余谦死活也不干,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上门去看他的“岳父岳母”(哈哈),理应由他来买这些见面礼。

  而小烈,自然是被余谦的那些略显无厘头的话,给气的狠狠白了余谦好几眼……最终,小烈还是拗不过余谦,乖乖的从了余谦,任由他去。

  不多久,余谦的车便如愿的开上了高速公路,很幸运的是,老天爷似乎也很帮忙,这时候的天气,竟然出奇的好,甚至,还冒出了一缕缕温暖的阳光,与昨天大年初一还黑暗昏沉,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的天气,简直截然不同。

  就好像,老天爷都感受到了小烈内心深处,想要赶回家陪爸妈过年的愿望。

  道路两旁,那些植物绿化,在温暖阳光的照耀下,也呈现出了一副生机勃勃的状态……冬去春来,这座城市的春天,似乎都与北方那“北国寒冬嗜如骨,大雪纷飞一片白”的凄寒景象,形成了反比。

  也许,此时此景,用“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两句诗来形容这个城市的春天,便最适合不过了。

  不得不说,S市果然是我国典型的亚热带性气候城市,一年都四季如春,风景如画。

  车,依旧是在高速路上风驰电挚的飞快开着,而坐在驾驶位上的余谦,为了能让小烈早点见到他爸妈,更是丝毫没有懈怠,正在踩足油门的赶着路,就连旁边坐着他心爱的小烈,他也没有开口说话。

  倒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小烈,此时他的脑海里,好像依然牵挂着被他们二人“抛弃”在余谦家的李延锋,他实在是放心不下,也不知道那个保姆能不能把总监照顾好?

  万一要是有什么差错,那该怎么是好?

  在沉默了许久后,始终心有不安的小烈,才看向了此刻正在加速前进的余谦,缓缓的开口,说出了他心里的担忧。

  “谦叔,你说那个保姆能把总监照顾好吗?会不会有什么差错?”

  “我说小烈呀!我们车子都已经开了这么远了,你怎么还在担心这个?放心吧,我们在出来前,不是都已经安排好了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原本专心开着车的余谦,在听见了小烈的话后,便扭头看了看小烈,笑笑的开口朝他说道。

  “不是,谦叔,我就怕有个万一……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总是有些隐隐不安的感觉……”

  “小烈,我了解你心里的不安,但是,要我说,你那就是太关心李延锋的心理在作祟,亦或者可以这么说,那是你觉得太亏欠李延锋的缘故,在你的心里,总觉得只要你离开了李延锋一步,那就是在对不起他。”

  “我……”

  小烈忽然语塞了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余谦就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那般,总是能一语中的的说出他心里,最真实想法。

  余谦说的没错,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的确就是这样想的。

  “可是,小烈,你这样想着李延锋,难道就不怕我吃醋吗?哈哈!要知道,现在可是我和你坐在同一辆车上呢,而你的心里,居然还在想着别人,哼!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这时候,余谦看着依旧一脸愁云不展的小烈,便瞬间转换了一种情侣般的语气,与小烈调侃了起来。

  余谦想,但愿自己这样说话,能替小烈赶跑他心中的忧愁。

  “谦叔,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小烈在听见了余谦的话后,却更加结巴了。

  毫无疑问,在小烈的心里,当然是深爱余谦的。

  可能,再说一句更加伤人的话,在他的心里,对李延锋的感觉,真的只有深深的愧疚和亏欠,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哈哈,好了,小烈,我刚才是在逗你玩呢!我才不会容易生气呢?更何况,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么没脾气的,就更别说是对你生气,后果很严重了……小烈,你记住,对于你,我永远都不忍心生气的。”

  看见小烈的状态,余谦又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停顿了片刻。

  余谦又再次扭头看了看小烈,继续说了话。

  “只不过,小烈,话又说回来了,我们既然都已经决定‘回家’了,那便‘既回之,则安之’吧!我们做了决定,便不要轻易后悔……”

  “是啊,我们都已经决定回家了,现在再去想那些,也不能改变什么,罢了,谦叔,我听你的,什么都不再想了。”

  “这就对了!小烈,我们应该给予别人多一点信任,只有我们信任别人了,我们自己的内心,才不会活的那么恐慌和彷徨……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那个桂花,相信她照顾李延锋,一定没问题的!”

  “嗯,但愿如此吧!”

  小烈点了点头,有了余谦的安慰,他顿时都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

  随后,小烈便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选择沉默了下来,然后把头转向了车窗的方向,静静的看着那些在自己的视线里,快速飞驰而过的景物,出了神。

  小烈发现,在阳光的衬托下,车窗外那些景物,显得是那么的青葱翠绿,生机勃勃和意气风发。

  似乎,它们争奇斗艳,就是要为了刚刚到来的春天,而增添一丝春的气息。

  看到了那些景物,小烈顿时都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嘿,还别说,今天的天气还真的挺好的呢!”小烈自言自语的说道。

  “对啊,今天天气挺好的,老天爷很帮忙!”

  余谦听见了小烈的话,也迅速出言附和。

  “爸妈,我回来了,回来陪你们过年了,你们要好好的,在家等着我给你们一个惊喜。”

  小烈朝余谦笑了笑,又在心里暗暗的这样默念道。

  终于看见了小烈的笑脸,余谦的心里也甚觉安慰,于是,他便专心致志的继续加大油门,赶路去了。

  因为,余谦的心里明白,小烈他想家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更新下一章

  喜欢请点赞,请收藏,请评论,请打赏

  谢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