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抱歉,我不能回去过年了
作者:文行天下苏公子      更新:2018-04-03 01:15      字数:3433
  S市。

  时值冬天。

  虽说是冬天,但是,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南方大都市里,一年到头都看不见飘落一片雪花,甚至连气温,都一直维持在十几摄氏度左右,完全就感受不到北方的那种大雪纷飞的寒冷。

  眼下,年关将近。

  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便开始张灯结彩,走街串巷,置办年货……忙的不亦乐乎的;就连市区各处道路两边的灯柱,也都开始挂上了红色的大灯笼,以企图为即将来临的新年增添一点过年的气氛。

  不得不承认,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家里,过年似乎已经成为了所有国人最为重视的一个节日,传统神秘,而又意味着大团圆。

  许许多多在外面漂泊打拼的人们,到了这个重大的节日里,都一定会不辞辛苦,排除万难的往家里赶,为的就是和自己亲爱的家人,来一个大团圆,然后亲亲密密的吃上一顿圆饭。

  那种感觉,就别提有多幸福了。

  只是,凡事好像都有例外。

  因为,此时此刻却有着那么一个人,正站在余谦家的阳台上,一脸惆怅的给家里打着电话呢。

  没错,那个心里惆怅,有苦难言的人就是莫小烈。

  “妈,我今年不能回家过年了。”

  “烈儿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说不回家过年了呢?妈都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还买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就想着等你回来,给你做着吃呢!还有,我和你爸都想你了……”

  电话那头,小烈的妈妈显得着急和心慌。

  “妈,对不起,我今年春节有任务,公司里接了一个大项目,需要我留下来值班……”听见了妈妈的话,小烈一阵心酸,强忍着泪水给妈妈撒了一个谎。

  “喔,是,是这样啊!那,那好吧。不能回来就不回吧,工作要紧……”

  小烈的妈妈心里有些失望,但是尽量不表现出来。

  不过,从她的话语里,却完全可以听的出来,她对于小烈春节能回家和她们一起团圆,是有多么的期待……也是啊,试问有哪一个父母,不希望能在春节的这个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见一见自己在外面辛苦漂泊了一年的孩子?

  “嗯,妈,等过完了年,我完成了这个大项目,我一定抽时间回去看您和我爸……您和我爸,在家好好的,等着我回来……”

  “好,那烈儿,你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不舍得花钱,没有就告诉妈,妈给你寄……就要过年了,你要吃点好的,买些新衣服穿……妈就和你爸在家等着你明年忙完回来,哪儿也不去。”

  此时,小烈的妈妈虽然有些失望和无奈,但是,依旧不忘给予小烈应有的关心。

  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好,妈,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您放心,您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和我爸……那个,妈,我还有点事儿,我就先挂了,祝你和我爸爸新年快乐!”

  随后,小烈便找了个借口,挂掉了电话。

  因为,他害怕自己再和妈妈说下去,便会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小烈知道,自己怎么也不能在和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哭,那样妈妈会担心。

  但是,挂掉了电话的小烈,却再也没有忍住,从眼眶里流下了两行泪水……他又何尝不想回家过年?

  他又何尝不想回家与爸爸妈妈团聚?

  只是,他知道他不能。

  因为这半年来,实在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多到简直让他无暇分身,多到让他简直是有苦在心里,却说不出来。

  眼下,总监李延峰因为几个月前挺身救自己伤了脑袋,还没有苏醒过来,虽然,现在已经从医院接回了家里休养,但是,小烈又怎么能忍心丢下他这个救命恩人不管,而跑回老家过年?

  如此忘恩负义的事情,小烈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小烈想,自己怎么也得留下来,好好照顾总监,直到他醒过来为止……毕竟,总监是因为自己,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另外,再说到余谦。

  这恐怕也是小烈到现在为止,唯一能觉得欣慰的地方了。

  自从半年前和他再度重遇了以后,他便一直对自己很好,即便,自己平时也会和他有争吵,有误会,但是当争吵停止,误会解除,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

  就连他之前一直视为情敌的李延锋,他也愿意为了自己,把他接到自己家来疗养……现在,李延锋就安置在余谦的家里呢!

  原本,小烈是想把李延锋安置在自己的出租屋的,但是余谦说李延锋既然是小烈的救命恩人,那就等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是愿意和小烈一起照顾李延锋的,所以,最后小烈没能拗的过余谦,最终还是听从了他的安排。

  不能不承认,这样的余谦,让小烈感动;也让小烈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他不再势单力孤。

  小烈就这样一脸惆怅的想着想着,却不知什么时候,余谦已经来到了小烈的身后,从后面拦腰抱住了小烈,并且把头靠在了小烈的肩膀上,然后,才用充满性感,充满磁性的嗓音,开口说了话。

  “小烈,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我,我只是打个电话。”

  小烈回过神,侧着脸对余谦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想要让他发现自己此刻的惆怅和忧伤。说完了以后,小烈又转过脸去,看着小区外面那辉煌无比的夜景,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对于自己春节不能回家与爸爸妈妈团聚,小烈的心里感到愧疚,但却丝毫没有办法。

  可是,即便小烈方才故作镇静,细心的余谦还是发现了他的异样,甚至,是发现了他脸上的泪痕。

  “小烈,你哭了?”余谦把小烈的身子转了过来,看着他,一脸关切的问道。

  “没,没有,我没哭,只,只是风有些大,我,我被吹眯了眼睛。”

  小烈结结巴巴的想要矢口否认,就连眼神也不敢和余谦对视,闪烁着看向了一边。

  不得不说,他的故作镇静,在心细如发的余谦面前,终究是失败了。

  “小烈,你就别骗我了,刚才你打电话我都听见了。到底怎么了?可以和我说说吗?”余谦当然没有放弃,企图套出小烈的心事。

  “谦叔,我……呜呜……”

  果然,余谦的话语,成功的让先前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小烈全面溃败,开始在余谦的面前,再无所顾忌放声的大哭了起来……再也伪装不下去。

  原来,在一个懂自己的人面前,竟是这样的无所遁形,藏无可藏。

  “小烈,你别哭呀!我在,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你别哭了,好吗?”看见了小烈流泪的样子,余谦是既心疼又心慌。

  急忙把出言,安慰着小烈。

  过了片刻。

  小烈收住了哭声,抬头看着余谦,带着抽泣的语气问道:“谦叔,你说我是不是特别不孝?这大过年的,也不能回家去陪陪我爸妈?”

  “小烈,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哭呀!怎么会?你是因为有难处而不能回家过年,我相信你爸妈一定会理解你的……再说了,谁说不回家过年就是不孝了?你看,那些很多急急忙忙赶回家过年的,也不见得有多孝顺啊?还不是一样在过年的时候,和父母吵的不可开交?”

  “可是,谦叔,我总觉得我很不孝,很对不起我爸妈……”小烈依旧一脸伤心。

  “小烈,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你爸妈不会怪你的……”

  到了此刻,余谦终于弄清楚了来龙去脉……原来,小烈是想家了。

  是啊,余谦明白,家的意义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意义非凡,而不可替代的。

  即便是自己这个深爱小烈的枕边人,都恐怕没有办法去弥补小烈内心深处,那最渴望的部分。

  随后,余谦更是把小烈拉入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拥抱住了他……

  “小烈,你放心,我一定会代替你爸妈,好好的照顾你的;也一定不会让他们的儿子再受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伤害……”

  余谦想,但愿自己的这个怀抱,可以给予此刻的小烈一种既温暖又安全的感觉,这也是目前,自己所唯一能为小烈做的了。

  当小烈被余谦拥入了怀抱以后,他也瞬间真的觉得不再那么惆怅和心伤了。

  或许,余谦的怀抱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那也是他唯一能觉得温暖和安慰的东西了。

  有人疼,总比自己孤苦无依的要好。

  “谦叔,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还好有你在我的身边。”

  小烈依偎在余谦的怀里,无限感激的暗暗默念道。

  过了不久,小烈似乎瞬间想起了什么,便从余谦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那个,谦叔,我去看看总监。”

  原来,小烈是想到了李延锋,那个曾经为了救他而被人爆头昏迷不醒的中年男人。

  小烈明白,总监和自己眼前的余谦一样,也很爱自己。

  而可悲的是,这也恰恰是自己不能回老家过年的原因。

  “小烈,你没事了吧?”余谦看着小烈,继续出言关怀。

  “谦叔,我没事了,已经好很多了。”

  “好,那你去吧。”

  余谦笑了笑,朝小烈点了点头。

  李延锋的房间。

  李延锋被小烈和余谦从医院接回来了以后,便被安置在了余谦家的一间客房里……此时的他,安静的躺在了那里,不知世事,没有感觉,也没有任何的表情,祥和的就像是一个已经“睡着了”的人,而和那些真正“睡着了”的人所不同的是,他还有呼吸,并且呼吸还很均匀……

  这也让小烈明白,总监依旧是还陪在自己的身边,从没有离开。

  小烈看着躺在床上的李延锋,心里的愧疚和自责,又瞬间情不自禁的涌了上来,回想起当初总监舍身救自己的画面,小烈依旧是历历在目,一刻也不敢忘,那是何等的危险和刺激啊!

  如果可以,小烈宁愿此刻安静躺在床上的是自己,而非总监,那样的话,或许这一切,就和现在不同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果。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更新下一章

  喜欢请点赞,请收藏,请评论,请打赏

  谢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