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楚暮云
作者:zengerl      更新:2021-05-02 23:42      字数:1766
  茗文躲开及时雨的目光,就见一旁靠窗的椅子里,坐着一个奔五十的女人,轻轻抚摸着怀中的波斯猫。女人套着月白色的丝质睡衣,顶着一顶鹅黄色的绒线帽子,杏仁眼,鹅蛋脸。茗文看得出,女人年轻的时候,应该长得很不错;但是现在,已经枯槁得如同枯草:身形消瘦,肤色苍白,神情怏怏,脸上除眼睛外,死板板的毫无表情。茗文猜想,这应该就是诗雯和及时雨的母亲楚暮云了。

  见茗文来了,诗雯放下手中的碗碟,把他拉到女人旁边,给母亲介绍:“妈妈,这是我的同学,方茗文。我跟你提起过的。” 茗文礼貌地点头道:“楚阿姨,诗雯邀请我来小住一段时间,希望不会打扰到您。”

  楚阿姨上上下下打量茗文,用一种冷冷的声调说:“不用客气。这里不过是一栋空房子,倒是来了你们这些年轻人,才有点人气。”

  诗雯走到母亲身后,也看着茗文,俯身在母亲耳后说:“妈,我说吧!和哥哥比起来,茗文才和爸爸有一比,是个极帅气的男人。” 虽然诗雯把声音压得很低,可是茗文还是听见了,他有些发窘,可是又不好说什么的;他下意识地偷瞄及时雨,发现及时雨腮帮子动了一下,似乎在极力压制情绪。

  楚阿姨看着茗文,微微点头,又侧头轻轻对诗雯说:“他俩是不同的类型。” 转而提高声音:“茗文这种帅气的男孩子,你可要小心。” 茗文明白,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只是话里透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打趣?感慨?警告?

  诗雯嘟起嘴道:“妈,你说什么呢。茗文跟星河一样,都是我的好朋友,蓝颜知己。” 又说:“我才不会结婚呢,我要留下来陪妈妈还有爸爸一辈子!”

  楚阿姨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她微微皱了皱眉,说:“又胡说。不结婚,怎么是个了局。” 诗雯说:“时代不同了。据说日本有五分之一的男女终身不婚,将来中国也会这样。”

  大家坐下来吃饭,一桌子围了九个人。楚阿姨示意茗文坐在一旁,和及时雨隔着餐桌相对。山里昼夜温差大,不久前还闷热无比,此时就已经凉了下来,丝丝凉风从窗子钻进来。窗外是红的,太阳正在隐没进山坳的油桐树中,彩霞带着各种鲜艳的颜色,堆积在天边,树叶的阴影投在窗上阶前。蝉鸣声已经止住了,只有风声,碗碟的声音,还有大家的轻声谈笑。

  大家都尽量不看手机,天南海北地聊着。聊起最近轰动的“错换人生”事件,两名男婴被抱错,交换了截然不同的28年人生;大家都唏嘘不已,感叹“有时候,真实人生比小说还魔幻”。

  江阿姨说起他女儿高考完了,正在等录取通知。夏星河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两年来,他父母一直在为二胎努力,这两天终于有了确切消息。

  司军逸和王梦荣都是山里孩子,说起山野趣事。司军逸还说起他在新疆当兵时候的事,说“一下火车,感觉就像是到了外国”,说起他在天山滑雪、骑马等等。大家饶有兴致地听着,不停地问问题。连楚阿姨也起了谈兴,用她那平淡的语调问了司军逸夫妻好几个问题: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结的婚,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等等。最后,突然爆出一句:“相亲相爱,平平淡淡的日子才是真啊!”

  楚阿姨似乎对茗文也很好奇,一边给怀中的波斯猫喂猫粮,一边问茗文:家在哪里,几个弟兄姊妹,等等。茗文一一作答:家在一个小山城,有一个姐姐,方茗心,比他大几岁,母亲不幸早故,自己和姐姐是父亲一手带大的。说:“我爸爸叫方浥尘,是我们中学的语文老师,去年刚刚接任校长的位子。” 

  “方浥尘?” 楚阿姨的脸上掠过一种不易察觉的表情,“好儒雅的名字。” 茗文笑道:“每次说他的名字,大家都这么说呢。他很是自命清高,可以说是个‘中年文青’——估计到老了也是。” 楚阿姨若有所思,又问:“你长得像谁,像你爸还是你妈?” 马上又自悔失言,说:“不该问这个,你当我没说。”茗文笑道:“没关系的。我爸说我长得像我过世的妈妈……”

  “你妈妈一定长得很漂亮,才有这么帅气的儿子。” 白芷岔开话题,“俗话说,女孩像爸,男孩像妈,真是很有道理呢,我就很像我爸。” 说着,掏出手机。白芷本想让大家欣赏她家的全家福,但记起听茗文说过,他家连他妈妈的照片都没有,又把手机放了回去。“我像我爸,我爸可是有名的美男子。” 诗雯叫道,脸上藏不住的得意,又转向及时雨,说:“我哥就像我妈…… ”。白芷忙推一旁的夏星河:“星河,你说说,你像谁?”星河说:“我倒是像我爸, 我妈说,将来要有个弟弟,一定要像她,不然都让我爸占了便宜。”

  只有及时雨一言不发,有时埋头吃饭,有时侧头盯着窗外,偶尔又将目光投向茗文,茗文一对上他的眼神,就惊惶地转头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