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大群熊
作者:7seven      更新:2013-03-20 00:28      字数:4652

  生活不是演戏,因为从来不会有排演;可有时候,生活就是一出戏,你必须竭尽全力的去演好,以避免演砸后悔不及。

  其实那天我在医院里被抢救,早就醒了,只是一直闭着眼睛在想着这一切。不错,如我所愿,自杀假戏真做,几乎成了事实。相信经过这么大动静,我爹地妈咪很可能不得不接受我与熊子路的爱情。只是,那样的结果是:我与熊子路远走高飞,爹地妈咪却与我形如陌路——他们绕不过这道坎,这件事变成他们一生的心病;而我,亦是一辈子的心痛。

  不要说这就是爱的代价,如果可以,我干嘛不去选择个两全其美的结果呢?好吧,世事无极致,尽量去完美!

  所以在醒来的几个小时里,我忍受着亲人与爱人对我的牵挂,闭着眼睛在心底默默的盘算着一个无与伦比的大计划。人,痛苦的根源就在于欲望;而进步的动力也在于欲望。任何人,只要不是佛祖,都会有柔软、同情、偏向、趋同的一面。我希望自己这次彩排,不求感天动地,但求能软化爹地妈咪,使其被我与熊子路的真爱与执着所感化。

  整个计划中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就是熊子路。他是直男,被我胡乱弄弯。或许他早已后悔与我“乱搞”,或许正好趁此机会脱身,恢复他的直男身份......

  好吧,其实这些都是胡扯。以他那种倔劲儿,人生字典里还没出现“后悔”这个词儿;况且他敢吗?看我不阉了他!

  我主要是担心他太笨,不能做出很好的配合......事实证明,他果然笨,居然对我爹地大喊大叫,连打带骂。然而,令我没料到的是,他这种粗俗表现,竟然对于我爹地很管用。想起来,指不定是我爹地平日里在官面上虚情假意惯了,突然看见如此真性情的熊子路,居然会产生少许欣赏之意。同志之爱是对是错先放到一边,起码能感觉到熊子路对于我的爱意之真挚与执着。

  ......

  “熊熊哦。”讲完这一切,我对熊子路笑道,“要说我爹地妈咪紧张我的‘病情’,才会乱了分寸。可你天天晚上跟我睡一张床,居然也看不出蛛丝马迹,你可真笨。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么笨。不然,怎么显出我甘露的聪明呢?红花需要绿叶配,这话真是不假。”

  说话的时候,我半截身子压在熊子路的胸膛上,俩人脸对脸。熊子路仰面躺在床上,一张胖脸忽红忽白,睁着两只大眼睛,嘴巴张开又合上,眉头拧成了川字。

  我也不再说话,微笑着看着他。我知道他一时半会脑子有点乱,转不开弯来......我看着他,他盯着我。他的脸大,反而显得眼睛有点小。我扑哧乐了:“熊熊哦,别说你的一双小眼,还挺炯炯有神滴。”

  “日,你的眼睛大,可是双眼无神,涣散不堪。”熊子路见我又笑话他,忍不住开口反击。

  我低下头去,鼻子顶到他的鼻尖上,眼睛离他的眼睛很近。

  “真的大眼无神么?”我的嘴唇几乎贴着熊子路的双唇,喃喃的说道,“熊熊,你仔细看看,我眼里有什么?”

  熊子路眯缝起眼睛使劲看,片刻,他的脸红了,居然泛起一片羞涩的神情。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了,所以大笑道:“左眼和右眼里面,是不是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大笨蛋?”

  “表舅你又捉弄我!”熊子路嘴上喊得凶,却依然觉得难为情,干脆闭上眼睛......良久,熊子路听不到动静,狐疑的张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我的眼圈红红的,两汪水花在里面打着转。

  “表舅,你......”熊子路有点慌。

  我吸了一下鼻子,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缓缓对面前的这小子说道:“我的眼睛有没有神无所谓,重要的是,我的熊熊我的熊,我的眼里只有你!”

  说完,我猛地俯下头去,双唇紧紧的盖住熊子路的嘴唇。熊子路下意识迎合过来,我的舌头刷的一下钻进他的嘴里,小蛇一般的搅来搅去——这是我的地盘,我做主!

  我拼命的吮吸着熊子路的嘴巴,将他的口水吸进自己的嘴里。熊熊哦,天天降大旱,足足一个月之久。我是干涸已久的农田,强烈需要你的灌溉。

  ......

  第二次冲锋的号角响起,惊天动地的战斗爆发,整张床仿佛都在晃动......熊子路在下,我在上。他强壮有力的腰身挺动,我如一叶小舟,颠簸在汪洋大海之中。时而跃到浪尖惊叫,时而滑落浪底喘气。我俯身,用双手按住熊子路结实的胸脯,丝毫不比担心自己被甩出去。此时,我坐在天堂上,身下是避风的港湾。这里,不再是酒店,而是一座无人岛:
  
  只想来点小疯狂,装上一对纸翅膀
  来到汪洋外无人岛,我要找寻宝藏
  没有细雨和喧嚷,听到心跳在胸膛
  沙滩是城堡划地界,我要当那国王
  ......
  这里我能拥抱我的梦想
  没有人能阻止我大声地歌唱
  跟着螃蟹横行一起流浪
  没有人介意我的情绪和眼光
  无人岛是看得到心的地方
  
  
  
  转眼已是四年飞逝,每一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繁重而精彩。熊路科技开发公司,总部已经从云冈搬到南方一座大都市。收入与大款们比不了,但总算能在大众面前有小小得意。主业依旧致力于网游的外包项目,承接模块类得制作;同时做了一家韩国软件公司的大陆代理,授权一些源代码给网游使用;腾出一部分闲散资金,一般用于小型风投。只有一次比较大,是西部天然气管道输出输入的工程,还好,收入不菲。几年下来,公司明面上的总资产有六千万左右这个样子。

  公司目前总共四十多人,大部分做软件工程师,其中华大跟过来的不少。东北爷们林哥一直跟着我,做司机加男秘,甚至当管家,因为我本就是个生活懒惰的人。熊子路不是,可这小子绝不是细致的人。

  我很奇怪林哥,都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不赶紧找个靠谱的女人结婚结束单身呢?可他表示自己不乐意,单身有单身的好处,想去搞谁就搞谁。

  我笑:“依你的观点,我与熊子路做固定BF也不爽?”

  林哥也笑:“那是,你要是把他甩了,可以考虑一下我。”

  CAO,啥几把直男?!

  赵云接着当他的后勤BOSS,他也是独身一人跟着南下来的,老婆孩子都留在云冈。这家伙我都懒得劝他,原本就是个破同志,早想海阔天空呢。

  我警告他:“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在公司里得严谨,不能‘假公济私’!”

  赵云一脸暧昧:“我视他们如粪土,独爱甘露一个人。”

  CAO,我又不是公厕。即便我乐意,可你打得过熊子路么?!

  周晓东在市场部,但他不是第一负责人,他在陈楠的领导下。不过他的年收入比陈楠还高,因为他的股份比例大。去年结了婚,是本地人。
  
  周晓东说:我媳妇其实看上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宝马小跑。物质女,我喜欢,老子没别的,就有钱。

  CAO,典型东北土包子款爷!

  至于林海,说实话我真不想提他,各方面能力实在不达标。对于公司运作,我是很有原则性的。公平公正公开,一视同仁。每个人的名字和生日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即便我忘了,也会有熊子路那惊人记性呢),从不搞特殊化。唯一例外就是林海,看在以前他对于我同熊子路爱情的巨大贡献上,同时也在陈楠的哀求下,随便在公司里给他安排了个文案的工作。林海的同事是清一色的女性,照他的说法:
  
  CAO,甘露,你诚心吧你!

  
  
  第四年买了一别墅,三层,车库花园俱全,花了不到三千万。没办法,这帮子哥们都跟着我混,基本吃住都在我家里,以前那房子实在有点挤。原本熊子路是想省点钱在郊区买一幢,总价一千六百万。但是我不同意,太远了。桃花源虽然令人神往,可往往只是精神上追求一下就得了,更适用于古人。咱是现代人,自然得住在繁华点的地儿才好。所以,就花了将近一倍的价钱,在相对市区内的位置买的,而且还是二手旧别墅。

  付完款我捂着胸口,熊子路赶紧搂过来。

  “咋了,表舅,心口又疼了?你别吓我!”

  “哎呀,我是心疼钱啊。看来不是只有老百姓才发愁房子,大款也愁哦。”

  熊子路一把甩开我,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嘟囔道:“无聊,我去买个冰柜去。”

  “家里不是有个大对开么,而且还有个冰吧。你咋还要冰柜呢?”我赶紧问道。

  “不够用啊,装不下。”熊子路顿住身形跟我解释道,“赵云他们老偷着抢着我的冰激凌,以后我的多买点。”

  我有点生气了,只是熊子路已经走远。我望着他的背影,欲哭无泪。看他的大屁股,水桶腰围着一道救生圈。想想昨天晚上捏他的胸脯玩,他的咪咪也开始下垂了......我日,如今我喜欢熊不假,可我不稀罕猪啊!

  转念一想,有了!我打开电脑,登陆。先是在网上订了几样健身器材......嗯,二楼东边最后一个大房间给他改成个健身房。然后,我又给一家舞蹈培训中心致电,订了期专门招收胖子学员的减肥舞蹈培训班。

  ......

  闲来无事,走上三层,沿着阁楼来到楼顶。眼下是冬天,记得那一年同样在冬季里,我与熊子路在他山东的老家房顶上,肩并肩躺在一起,遥望苍穹,蓝天白云......妈妈滴,都市跟农村真是没法比,这里哪有蓝有白?空中灰蒙蒙的一片,大部分是雾霾。

  再过一段时间,又到了春节。搬迁到南方这个都市的前两年,爹地和妈咪一年到头只在春节的时候来看我,去年倒是多增加了一次。妈咪还是那个德行,没心没肺的。爹地则是显得有点老了,偷着听我妈咪讲,我爹地在官场上混得也不如以前了......有时候我有些愧疚的想,会不会是因为我是同志这件事搞得我爹地乱了心智?

  知道吗,爹地,虽然儿子不在你身边,可是,儿子很想你。我总是埋怨你从小很少陪我,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你在儿子心里,一直是一座伟岸的山峰,高大而挺拔。去年春节,你来这里的时候,我看见你的原本威严直挺的背都有点驼了,当时,我几乎落下泪来。虽然同志不是什么异常,也非我所愿,可是爹地,我还是要对你说声:对不起!

  我没有太多的话可说,然而如果下辈子依然我是同志,依然能遇到熊子路,估计我还是得跟你说声对不起。但是,无论是那个时候,还是现在,说完抱歉,我要对你补充的是:爹地,即便因此你丢了官,失了业。不怕不怕。你生了我,养育了我,如今你老了,轮到儿子养你了......还有熊子路,我俩有这个能力!

  爹地,我知道你会相信我的。去年我不是让人偷偷给你开过去一辆卡宴送给你么?哈哈,那是我故意的。我知道,你很有可能甚至一天都不敢开那辆车去上班。那么,正好,等哪天你失业了或者退休了,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开着豪车去兜风,去泡妞(这事儿,鉴于我妈咪,还是算了)......这一切,可是实打实我与熊子路不靠任何关系,白手起家转出来的。这钱,花着干净,用着舒坦!

  
  
  春节说到就快到,我与林哥在家里忙着收拾屋子。熊子路则忙着“花天酒地”,这事儿没办法,即便是高科技公司,也不得不去打点政府以及各业务单位。谁都需要赚钱,大家赚,才是真的赚。

  我其实是个没多大事业心的人,若非为了完成同志恋情,以及养活熊子路和我自己,我才不愿意天天抛头露面呢。所以,到了后期,反而是熊子路去做公司领军,事事由他出面。而我,更多的只是做他的背后智囊团。

  说起来收拾三层别墅,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没多久,林哥与我忙活的全是满头大汗。林哥让我先歇着,他自己收拾。我就靠在沙发上,望着林哥将屋子里的东西搬来搬去,有点纳闷。林哥也是身材彪悍型,胃口好饭量大。既然是司机兼贴身男秘,当然平时基本都是跟着我与熊子路一起吃饭。问题是,他如今都年逾四十五了,眼下因为忙活得热,便只穿着一件黑色跨栏背心。我打量着他,便觉得奇怪,同样是熊,同样能吃,怎么熊子路越来越肥,而林哥依旧浑身腱子肉呢?

  林哥听完我的疑问,笑道:“甘露,你也不看看你们家熊子路天天都吃的是啥。冰激凌、薯片、奶酪、蛋糕......一堆垃圾食品,完了还天天喝酒。而我呢,因为开车,首先是很少喝酒;其次吃青菜也多,当然不一样了。”

  我怒了,眼珠一转,吩咐林哥:“林哥,甭忙活了。这么大别墅,靠咱俩活累死。你开车去劳务市场,雇一批壮汉过来收拾。记住,一定是壮汉,体重一百五十斤以下的一律不请。”

  ......

  过了得接近两个钟头,林哥才返回来。居然雇了一辆跃进单排货车,拉来整整十位农民工。一个个,五大三粗,身板彪悍。只有两位,属于有点肥头大耳那种类型。林哥指着这两位,惭愧道:“甘露,没办法。农民工生活状况都不太好,都有些营养不良。按照你的‘壮汉’要求,我跑了三个劳务市场才找来这么多。至于这两位,基本上算是凑数的。”

  我哈哈大笑:“营养不是问题,干活之前,我先把农民兄弟们的体质基础给急速提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