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火烧熊熊
作者:7seven      更新:2013-03-16 00:32      字数:2547
  我被熊子路带走,离开了医院。

  之前,纵然五大三粗的熊子路跪到地上,我爹地虽然心有震撼却依然难以定夺。或许,没有人会那么伟大与无私,只是,也不会那么冷酷到底。我是我爹地唯一的儿子,出生晚,我妈咪又差点难产。生产的那天,我爹地不在我们娘俩身边,对于这事他一直有些愧疚。眼下,我如个小朋友般的模样以及熊子路的一片炽热之情,令我爹地犹豫不决——这似乎比起任命几个官员难多了。

  我妈咪想得倒是简单,她是一心希望我尽快康复,所以期期艾艾的说道:“老甘,我觉得熊子路说的很有道理。为了能让咱儿子早点好起来,不如让他试试?”

  我爹地眉头一紧,有点恨声说道:“你都被那帮官太太带傻了,哪有这么简单!”又一低头,对熊子路说:“你先起来,有话好好说。这个样子,一会医生进来看见,成何体统!”

  不料,熊子路脑袋一拨弄:“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那我现在就走,你敢把我儿子带走,我就告你绑架!”我爹地火了,将手上的中华狠狠摔到地上。

  “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我上你们政府跪坐抗议。”熊子路也不恼,还是硬生生跪着。气得我爹地忍俊不禁,笑了:“你这算什么,对抗政府,为同性恋争取合法权益么?”

  “我不管啥同性恋不同性恋的,我只管我表舅。”熊子路大肆肆顶着嘴。

  这下我爹地真火了:“你太过分了,胡闹!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警察把你抓进局子里?”

  “你也就会这套,仗着自己有点权。”熊子路哼了一声。

  我爹地怒了,伸手摸向自己的衣兜,掏出手机。这个时候,我“适时”的醒了,从床上蹦下来。

  “熊熊,你怎么了你,怎么跪在这里?”我一手拉着熊子路,一手指着我爹地和妈咪,“是不是他们又不让你去上学,让你出去打工赚钱?”

  这下,熊子路赶忙站起来,冲我摆手说:“不是不是,表舅,他俩只是在跟我闹着玩呢。”

  “哎呀!”我见熊子路起身,自己却蹲了下去,“我的脚好痛,是不是要断了。”

  我撩开松散的病号裤,露出那道曾经被镰刀划伤的又长又弯的伤痕。伸手使劲一挠,顿时出现三四道浅浅的血痕。

  “熊熊,快快快,赶紧带我离开这里,躲开这些坏人!”我两眼迷离,大嚷大叫。

  我爹地和妈咪也慌了神,齐齐朝我身边走来。我更加害怕,直朝熊子路身后躲。熊子路心中一酸,转身将我搂住,红着眼圈安慰我:“不怕,不怕,有我呢,谁也不能伤害你!”

  我在熊子路的怀里,嘴巴凑到他的耳畔:“GO,赶紧!趁着大家都在犹豫,赶紧闪!待我爹地反应过来,我看咱俩就没机会跑了。”

  这段时间,一直是我说什么,熊子路就做什么。一听这话,也没多想,夹着我就向门口走,只是头也不回的说道:“叔叔,阿姨,我带我表舅走了啊......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表舅照顾得妥妥的。一两个月之内,治不好他,我就从云冈山崖上跳下去!”

  出了病房门,我俩朝前跑,我爹地妈咪也跟了出来。妈咪追了几步:“可是,甘露还穿着病号服呢,也是带点东西啊!”

  熊子路还是没回头,只是大声嚷嚷:“没事,我车上有毛毯,一会我给表舅披上。”

  说着,我俩已经跑到病区门口了。一个月没运动,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喘。

  “熊熊,你背着我跑。”我停下来,说道。

  “好!”熊子路毫不迟疑,俯身反手将我搂到他的后背,然后起身边跑。

  我妈咪一见追不上,只好停住脚步,忽然意识到什么,转头问向杵在门口一直没动的我爹地:“老甘,你怎么不追呢,难道就让那小子把咱儿子就这么拐跑了?”

  我爹地遥望着熊子路奔跑的背影,没说话,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挤进电梯,熊子路依旧背着我。身边一圈人盯着我的双腿看,有个老大妈还啧啧的摇摇头,似乎在叹息:这么年轻这么帅的小伙子,咋就残废了呢?

  到了一层,熊子路好似担心我爹地追上来一般,还是跑得飞快。我也兴奋无比,双腿夹着熊子路的腰身,两只手还拍打着他的肩膀:“加油,熊熊,思密达!”

  汉兰达咆哮而去,如同脱缰的野马,驶向云冈市的方向。我坐在副驾驶位置,身上披着一层薄毛毯,如醉如痴的看着正在专心驾驶的熊子路。都说男人用心做事的时候最迷人,这话真是不假。虽然熊子路削瘦了一些,虽然他的嘴边以及两颊满是胡子茬......阳光从车窗一侧飘进来,映到熊子路的面容上,熊子路被笼罩在金光里,红铜般的肤色绽放着金属般的光泽。那一根根硬楞的胡子,同样泛着亮光,如万道晨光,绚烂着缕缕光芒......

  我痴痴地望着他,心中在意银:如果三国时代也流行搞基,如果我与熊子路就是双骑在大江滚滚旁的一对古人BF......那么,熊子路就是那威风凛凛的关羽,而我,自然是羽扇飘飘的诸葛亮!

  小羽,我是你表舅阿亮。今天,我俩一起私奔,走的却不是麦城,而是一条金光大道。你看前方,这条路,已经被阳光洒满灿烂,而我们这辆盛满爱意的汉兰达,正在奔向无边的自由......




  “表舅啊,我这开车呢,你不要老摸我JJ好么,这样很危险的!”眼看就要抵达高速入口,车速很快,熊子路微微扭动身子,却不敢腾出手。

  我从“穿越中”惊醒,慌忙收回自己的魔掌。CAO,真是不像话,自称诸葛亮,却没有半点大军师的定力,怎么能在这种场合去性骚扰关二爷呢!

  “熊熊哦,你看,那边有家酒店,赶紧拐弯!”

  熊子路下意识一打方向盘,车子驶入岔道口......“表舅,之前你才睡了半天觉,不能又困了吧?”

  “不是,不是,我要先洗个澡,去去晦气。”我小白脸一红,因为我知道,不仅仅是洗澡那么简单。

  ......

  在酒店的卫生间里,我冲门外喊道:“熊熊哦,进来一起洗,顺便帮我洗洗啊?”

  十几秒后,脱光衣服的熊子路走进来,嘟囔道:“在医院的这段时间里,你不是都说害羞,自己洗么。今天怎么太阳打西边出来,变荡妇了?”

  “少废话,进来!”熊子路刚坐进浴缸里,我就扑了上去,双腿一分,坐到他的大腿根上。我右手摸着他的咪咪,左手抓着他的JJ。而我自己的家伙......

  我火辣辣的吻着熊子路的嘴唇,又吸又咬,没一会儿,就听见熊子路含糊不清的嘟囔道:“表舅啊,你下面顶得我肚子都有点疼了。你怎么了你,好奇怪啊你。”

  我狠狠嘬了他一大口,这才放开他。“熊子路啊熊子路,你哪知道,这一个月,都快憋死我了。为啥之前我一直都不肯让你帮我洗澡?因为我怕自己起性而露馅啊......完了吧,你还夜夜跟我挤在病床上睡觉,我日,你坑死我了。赶紧的,咱俩随便洗洗上床,一个月的火啊,都成大兴安岭火灾了!”

  “啊???”熊子路的眼睛和嘴巴全成了大O,完全说不出话来。盯着我看了老半天,才有些恍然,却又不是很确定。他意意思思的说道,“表舅啊,你.......别告诉我,这一个月来,你所谓的失忆症,全是装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