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熊熊下跪
作者:7seven      更新:2013-03-15 14:38      字数:2467
  (PS:鉴于某些同志,比如奈何童鞋,读书不仔细,所以本章依然是加发,连更。因此还是提醒各位,注意不要漏订上面的章节而使阅读不连贯。妈妈的,彻底没存货了,今天下午赶紧写。)
  
  
  
  来到医院员工的篮球场上,熊子路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我,有些担心:“表舅啊,你能走?”

  “我又不是小baby,怎么不可以!”我笑道。

  我接过篮球,从轮椅上站起来,缓慢的走向罚球线。熊子路紧张的跟在我身后,双臂展开,虚着环绕在我腰身外侧。直到我稳稳站在罚球线上,他才意意思思的后退到一旁。

  此时是下午,阳光斜斜照射过来,大片白光里隐着一丝灿烂。望着篮球框,我回忆着那次3V3,熊子路兴奋得将我搂起到半空......一滴眼泪从我眼中悄然滑落,我急忙腾出手,一把抹掉。

  “风大,进了沙子。”我冲熊子路笑笑,然手双手托起篮球,瞄向篮板。咱也是男人,不能老用三八式投球吧。我回想着以前熊子路是怎么教我投篮,凝神闭气,稳稳的投了出去。

  “刷——”,球进了。

  “耶!”熊子路跳起来,一边跑去捡球,一边兴高采烈的称赞,“表舅,你好棒!”

  第二次瞄准,投篮。“刷——”,又进了。我笑笑,伸手做了个“V”,挥向站在球场边上的爹地和妈咪。

  第三次瞄准,我忽然放下球,冲熊子路问道:“还能投进去不?”

  “一定行!”熊子路重重点头。

  “如果进了,我需要彩头。”我笑道,“你去买一对三星情侣手机,就是以前坏掉的那款。”

  眼泪刷的一下,从熊子路的眼里喷出来。

  ......

  院长给我检查完之后,我趴在病床上,摆弄着熊子路急急忙忙出去买来的一黑一白相同款式的三星手机,高兴得不得了。

  我爹地和妈咪在一旁,又紧张又期盼的问我:“甘露,你是不是全想起来了?那你应该叫我俩什么?”

  “爹地,妈咪!”我注意到我爹地和妈咪的眼睛里,瞬间燃起四团火焰。我微微一笑,就当没看见。侧脸转向熊子路,问他:“子路,你看,这只黑色的叫做爹地,这只白色的是妈咪,它俩是一对儿。你看,多么相配啊,少了哪一只都不爽,是吧?”

  妈咪着急了,一把抓住我的手,焦急的问道:“甘露,你真的还是认不出妈咪来吗?”

  我抽回自己的手,疲倦的说道:“刚才我做了个梦,梦见我跟熊子路去篮球场玩篮球,我一口气投中三次呢!哎呀,好累,我还想再睡会。”

  ......

  我闭着眼睛睡觉,依稀听见院长正在与我爹地妈咪商量着什么,熊子路也在跟着旁听。

  院长说:“看来病人的情况有很大好转......这种情况下,我建议暂时不要去美国治疗。况且,失忆这种病症,原本就是在熟悉的地方以及熟悉的人陪同下,效果才会最明显。实际上,我认为,最好是现在就把病人带回家去静养治疗,留在医院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妈咪表示同意:“院长您说得太对了,我儿子这两天回想起来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爹地有一些其他想法:“院长,不瞒你说。之所以想去美国治疗,因为我听说有一种激光疗法。恢复记忆当然需要,但是我是想,顺便让专家将我儿子脑子里的一些不良记忆,彻底抹掉......”

  熊子路马上反应过来,非常生气的嚷道:“混蛋......甘叔,你这啥意思?啥叫不良记忆?不就是指我表舅跟我的事情么......”

  我爹地赶紧打断熊子路的话,对院长说:“院长你辛苦了,你先去忙,我与甘露他妈商量一下。”

  院长离开了,病房里的这三个人却都没了话。妈咪坐到我床边,愁眉不展的望着闭着眼假寐的我。爹地坐到沙发上,掏出一根中华,叼在嘴上并没点燃。而熊子路则气鼓鼓的走到窗户旁,望向窗外。

  良久,熊子路开了口:“甘叔,如果能将我表舅尽快治愈。我,我,我可以离开他,永远不再回来......但是,我想弄清楚,那激光疗法有什么副作用或者危险没?”

  爹地张张嘴,却没说出话。熊子路死死的盯着我爹地,忽然恍然大悟,怒道:“也就是有副作用和危险了?草,想一想就能想出来,激光都是集束型,那么,是不是治疗的时候得做手术,甚至开颅?我真他妈的了,姓甘的,你还是不是人,你为了抹掉我表舅的同志记忆,就想把他脑袋开个瓢?你混蛋你,我坚决反对!”

  我妈咪也明白了,顿时跳起来,几步走到沙发旁,扯着我爹地怒道:“你这个官迷,我怎么说你好呢?......我也不想说什么了,走走走,我跟你现在就离婚去。以后你接着当你大官,儿子我养,我给他治!”

  爹地一脸尴尬,半个字也说不出,由着我妈咪搡来搡去。过了一阵儿,熊子路突然开口:“你俩都正常点行不行?阿姨,我跟你说,你也不行,你治不了我表舅。都快一个月了,表舅还是只认得我。虽然话难听,但是我觉得,在我表舅的潜意识里,其实根本就不想认你俩......sorry,阿姨,我说的不准确,准确的说,表舅他是不想认......认贼作父!”

  熊子路指着我爹地,恼得我爹地额头青筋直冒,却难以反驳。

  “大家都别争了!”熊子路语气诚恳的说道,“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我表舅好。既然是这样,当然需要选择最安全也最可靠的办法。那么,这样吧,由我带着我表舅去云冈。那里有我俩的‘家’,有我俩的公司,还有华大。我天天带着他,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一起在校园漫步。我相信,他很快便会痊愈。因为,我表舅,自始至终从来未曾忘记我,只有我才有这个资格陪着他!”
  
  

  病房里陷入沉默,爹地妈咪都在考虑熊子路的提议。我爹地自然不愿意这样,可又觉得熊子路的话的确有道理。只是,还是认为难以接受。这事儿并不复杂,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所谓的同性之爱,令我爹地实在很难妥协。

  ......

  熊子路忽然走过去,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我爹地。

  “出事那天,我表舅写信留给你俩两封遗书,其实,还有第三封是写给我的,我一直没给你们看。”熊子路的话说得很慢,紧紧盯着正在并着脑袋一起看信的我爹地和妈咪,“这张信纸,之所以皱巴巴的还有些泛黄,是因为上面都是我表舅的泪水和我的眼泪。甘叔,你看,他说落水先去救你,而后......

  这个问题其实是提问的我,当时我并没有回答。可是今天,我绝对很肯定的在这里大声回答给我表舅:表舅啊,如果你与我爹地一同落水,我绝不会去先救我那破爹爹,我一定会救你。我熊子路在这里对天发誓,表舅,这一辈子,活,咱俩一起活;死,咱俩一起死!”

  我爹地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已经猛地双膝落地的熊子路,老半天才颤颤说道:“熊子路,你到底想怎么样?”

  “求您成全我俩——不是我熊子路自私,这也是我表舅一生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