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大结局)
作者:梓人      更新:2015-08-31 00:57      字数:3185


  “爸爸”这个称呼在我长大之后,便再也叫不出口了。但我又多么希望,多么希望,能够像小时候那样叫你一声:“爸爸”,多么希望被你搂在怀里,仰望你那晶莹闪烁的蓝眼睛。

  那天晚上,先生病情突然恶化,送到医院后很快陷入昏迷。

  他的故事还没有完呢!

  他想讲的故事已经完了。对他来说,没有昭的生活没有意义。二十多年来,他生活在对昭的思念中;生活在那段痛苦幸福的回忆里。

  约瑟夫始终陪着先生,寸步不离。

  “约瑟夫,今晚我替你,你回去睡一觉吧,这样下去你会垮的。”

  约瑟夫没回答,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迈森巴赫家的人一个比一个固执,真是没办法。

  “海因茨。”

  “嗯?”

  “那棵树上的苹果该熟了,你明天早晨摘两个带来。”

  先生已无法进食,仅靠输液、仪器维持生命。我愣了会儿,随即反应过来。“好的。放心。”

  那棵苹果树很容易认,上面挂有牌子。“弗雷德里希•冯•迈森巴赫,1897年7月30日——1918年5月8日”。牌子明显是后做的,原来那块肯定已经腐朽了。历经70年,两次战争,仍然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叫人不得不叹服其顽强的生命力。

  约瑟夫接过苹果,拿在手上颠了颠,放在鼻子下闻闻,满意地点点头。

  先生闭着眼睛,眉心微蹙,脸色蜡黄,脸上带着氧气面罩,身上连着监护仪,不知道是否醒着。

  “马蒂,马蒂。”约瑟夫轻唤两声,没有反应。

  约瑟夫轻轻取下氧气面罩,把一个苹果放在先生的鼻下。“马蒂,今年的苹果又大又红,你闻闻 ,很香很香。”

  渐渐的,先生的眉头舒展开来,神色变得安详,微阖的眼角流下两滴泪水。

  那天夜里,我没有离开。

  约瑟夫一直握着先生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这几十年还没有看够似的。他时不时帮先生擦去他眼角的泪水,抚摸亲吻先生枯瘦的手指。

  清晨,我在恍惚中被病床上的异动惊醒。

  先生睁开眼睛,手不停颤动,喉咙里发出微弱而含糊的声音。

  约瑟夫倾身上前,拿开先生脸上的氧气面罩,把耳朵贴上去。

  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只看见约瑟夫频频点头,眼睛泛红,脸上却露出笑容。

  约瑟夫用小刀把我带来的苹果一切为二,拿汤勺刮出半勺果泥,送进先生微张的嘴里。

  先生居然吃了,慢慢地咽下去。

  先生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苹果,眼睛直直望向半空,面色沉静而满足……

  先生吞咽得越来越慢,约瑟夫也停了下来……然后,一切都静止了,凝固了,监护仪出现一根直线,报警。

  医生们跑步冲进病房。

  在这之前,约瑟夫合上先生的眼睛,并亲吻他的额头。

  不需要任何提醒、搀扶,约瑟夫自己走出门去,而医生们正在尽最后的努力。

  我跟出去,看见约瑟夫背靠在走廊的窗边,低着头,佝偻起身子,他怎么会一下子矮了这么多。我走过去,搂住他肩膀,让他靠在我胸前。我们默默地站着,约瑟夫是那样平静,就像死了一样。

  “他见到了。” 突然,他说,“马蒂跟我说,他见到昭了。他说昭跟从前一样,穿着军服,沐着朝霞,英俊威武,帽檐上别着雪绒花。”

  是那个梦吗?先生说做过两次的梦?

  “马蒂说他等了26年,终于等到了,他太高兴了,终于如愿以偿。”


  葬礼过后,按说有许多事,但一来我长期不在家,根本帮不上忙;二来担心约瑟夫太过悲伤,闲下来反而不好,于是,我便整天无所事事,东游西荡。结果感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不一样了,由普通变得独特,由平凡变成神奇。他们曾经一起在书房弹琴合奏;在葡萄园里骑马追逐;在湖水中游泳嬉戏;在草地上仰望星空……我甚至跑去山上,那间猎人小屋居然还在,但是破败不堪,废弃已久——他们曾在这里度过三天蜜月。

  这天,庄园里来了重要客人,是先生的律师,来宣读、执行先生的遗嘱。

  遗嘱很简单,先生的所有遗产都归他唯一的法定继承人,也就是我继承,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我在一份份文件上签字,压根没有搞清楚,除了凯撒庄园以外,我还拥有哪些股份、债券、不动产、信托基金。

  律师走后,约瑟夫收拾起文件,问我:“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靠在椅背上,茫然地看了他好久,才道:“你说,傅昭和玉,就是我的亲身父母,他们还活着吗?”

  “活着。”约瑟夫的回答太干脆。他是绝不会骗我的,那就是说……我兴奋地跳起来。“你怎么能断定?难道你有证据?”

  “没有。”

  “不,你有的。对!那张明信片!我怎么忘了,那张明信片!”

  “你是说这个?”约瑟夫从口袋里掏出明信片递给我。他早有准备。

  我接过明信片,激动地手直发抖。明信片已经发黄,很旧,有明显的折痕,边沿磨损很厉害,有些字迹都看不清了。

  “这是马蒂的精神寄托,他始终带在身边,在监狱里也带着。”

  “这是昭寄来的。”

  “不是,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昭寄的,但谁也没说。马蒂也知道,但他没办法,只能麻痹自己。”

  “怎么会……”我仔细翻看着明信片。

  “第一,如果是昭写的,他就不会写得这么简单。他知道马蒂有多想他,多痛苦。第二,昭不知道你叫翼儿,你的名字是昭走后,马蒂和玉一起起的。第三,你看这字迹,是工整的印刷体,昭没必要这样写。如果是惯常的书写体,昭的字迹马蒂是认得的。”

  “那这个……”

  “应该是玉寄的。”

  “我母亲?”

  “对。在盖世太保的档案里,甄玉小姐死于柏林轰炸。假如玉署上自己的名字会给马蒂带来麻烦。马蒂一直受到监视,他始终不是他们可以完全信赖的自己人,国外来信就查得更严了。玉清楚这些,但她又必须给我们报个平安,于是,她用昭的口气写,同时,她给了马蒂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昭对我说过,肯定也对玉说过,他最担心的就是马蒂,一个人,孤独、绝望,失去活下去的勇气。玉真的是很爱昭。”

  “是啊,她太爱他了,太了解他了。不仅甘愿牺牲自己,还舍得搭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

  “海因茨!”反应一向有些迟钝的约瑟夫忽然异常敏感,立刻大声呵斥,“你知道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没有一个母亲舍得丢下自己的孩子。”

  “我知道,别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

  约瑟夫到底是我的亲人,一个微笑就缓解了他的怒气。

  “这之后就再没联系吗?”

  “后来,马蒂按照这上面的地址去信,”约瑟夫指了指明信片,“也给昭和玉留下的家里地址去信,玉的叔叔回国时,马蒂也让他们带信,但是都没有回音。没有办法,马蒂明明知道这明信片不是昭写的,但这是他的救命稻草,是他心中唯一的寄托。”

  “那么我呢?”我有时真恨自己,都那么大了,已经是一家之主了,却还不受控制地时常表现出幼稚。

  “那都怪我。其实我是离不开马蒂的。不回来,我能去哪儿?但我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马蒂几次来要我回家我都没答应。这让他以为我不愿意见到他。所以在我回来以后,他就很少回家了。”

  又钩起约瑟夫的伤感,我更加自责。

  “既然再没联系,你怎么肯定他们都还活着?”

  “那是到战争结束以后,马蒂被捕,接受审判。本来,作为全程参加那些实验的党卫军上校,即便认罪态度良好,主动坦白、揭发罪行,无期还是免不了的。没想到在最后关口出现转机,检察官收到一封来自中国的信,讲述了当时马蒂救护昭和玉的全部经过,落款就是傅昭和太太甄玉。再加上克里斯汀•施拉科夫中尉和娜塔莉父母的证词。马蒂一直想办法保护着娜塔莉,但不幸的是娜塔莉还是在战争结束前死于集中营的死亡转移。娜塔莉的父母则活了下来。克里斯汀•施拉科夫中尉在44年的下半年从集中营应招入伍,他也活了下来。他们的证词和其他接受过马蒂帮助的犹太人的证词,使马蒂的刑期由无期变成了十五年。”

  “你们看到那份证词了?是我父亲写的?”这时我那一丝孩子气的怨恨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胸中满满的憧憬。

  “看到了,是昭写的。”

  “这么说,他们活着?”

  “当然活着!”

  “可已经过去二十年了?”理智告诉我,这很可能又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中国的抗战有多惨烈,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在日本,有关侵华战争的文献记录很少,但还是有一些的,我也接触过不少。

  “那样的战争他们都熬过来了,这和平的二十年……”

  “对,说得对,他们活着,一定活着。”我不由被感染。从那灰白的头发,没有视力的眼睛,我看到他们的爱恨情仇,在岁月的长河中沉淀下浓浓的亲情与深深的眷顾。“我要去找他们。我决定,先回一趟日本,把那里的事情结束了,然后就去找他们,去中国找他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