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你搁这看啥呢?
作者:番茄炒鸡蛋      更新:2021-10-24 04:28      字数:2183
  ——

  晋河城内,林家府邸。

  “呃——!”

  昏黄的房间内,林少英蓦地睁开眼睛,似快窒息般,双手紧抓脖颈,眼球凸出,血丝布满。

  手腕下,一条诡异的黑色纹路正顺着血管动脉往上迅速攀爬。

  “咳咳咳……”

  痛苦挣扎中,林少英滚落床下,全身毛孔渗出鲜血,刹那人如血柱。

  浑身如剥了皮,猩红一片。

  忽地,它贪婪迫切的望向房间角落,那里,一个被粗绳紧缚的少女,正颤抖挣扎着,脏乱的脸上挂满泪痕……

  一声从喉咙发出的尖叫止住。

  接着,房内响起‘嘎嘣嘎嘣’的清脆声。

  似在磨牙,咀嚼头骨。

  良久。

  延伸至眉心的黑色纹路退了下去,腥红如潮水般缩入体内,恢复正常。

  林少英站起身子,阴鸷的目光满是怒意,露出一口血红的牙,“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一道被烛光拉的极长身影摇曳窗外,淡漠的声音传来:“世间上没有什么不劳而获的东西,既然选择,那便要付出同等的代价……

  你已经被斩邪司的人盯上了,最近收敛点,蒋高虎可不是好对付的。”

  “是。”

  身影融入黑暗。

  林少英敬畏晦暗的目光落在神龛上,那里面摆着一个雕像,左手拂尘,右手罗盘……

  ——

  凄冷的夜,狭窄复杂的巷道里,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正逃命似的奔跑着。

  偶而撇头,望向幽深不见底的巷道。

  踏踏踏——

  泥水四溅。

  忽地,耳旁传来一阵子脚步声,隐隐约约。

  逃命的少年身子怔了一下,旋即一个不小心摔在泥水里,擦着眼泪起身,继续奔跑哭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的肉又肥又香,不好吃,呜呜呜……”

  呼呼……

  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阴风。

  凉风习习,少年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脊柱骨窜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此情此景。

  少年不由想起儿时骑着自行车,夜里穿过村路坟地的场景。

  明明什么都没看见,也无任何异常。

  心里却一直沉甸甸的,始终有一种毛骨悚然缭绕不散……

  少年顿了顿脚步,放慢些许速度。

  身后,响起了同样的动静,似有一人在做着和少年一模一样的动作。

  敏锐的感知告诉少年,身后——空无一人。

  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次抬脚,落脚,巷道内都会响起同样的声音。

  而且。

  越来越近,越发清晰。

  忽地,脚步停在身后。

  啪嗒——

  少年身子僵住,一只血手搭在肩上。

  与此同时,脊背上猛地感觉有一具冰冷至极的身躯贴近。

  如同一大坨冰块寒冷,透过衣物纤维,钻入皮肤,直冲每个部位。

  动弹不得。

  “嗬嗬嗬,抓到了……”

  低沉沙哑的贪婪低语在耳边响起。

  “嘿嘿,我也抓到了呢——”

  空气凝固。

  开脉三境修为瞬间爆发,孕育气血涌动驱散阴冷。

  回身,猛地抓住血手,一把驱邪符箓丟出,符火映照巷道……

  片刻。

  “两天了,你让我等的好苦啊……”

  砰砰砰!

  季羡面如寒铁,双手抓起邪祟脚踝,如同死狗一般抡起往地面墙壁反复狂砸。

  这是一个浑身猩红黏液,双目凸出的邪祟。

  上半身足足拉长了一米半,扁而窄,肚皮胸腔上长着密密麻麻如蜈蚣般的短细节肢,极其恶心,似人不人,似诡不诡。

  眼看这邪祟被驱邪符所伤,半死不活。

  运转全身灵力,季羡将它狠狠扔向墙壁。

  三千斤重力下,骨骼碎裂声如放鞭炮一样响起,墙壁坍塌,这四不像邪祟如烂泥滑落在地。

  但异象陡生,邪祟生命力旺盛的不像话,节肢扒拉着泥泞地面,就想逃走。

  “啊,你给我等着……”

  “等你妈呢!”

  咔嚓——!

  眼看就要遁走,一只大脚从天而降,重重踩在其背上,脊椎骨彻底断裂,巨力压迫下,那些支撑身体的节肢也瞬间报废。

  四不像邪祟凄厉的惨叫挣扎。

  “笑啊,怎么不笑了?”

  季羡薅起它的发丝,拖到边上,摁住脑袋就往坚硬的墙壁继续砸去。

  砸了许久,眼见这四不像邪祟还顽强的活着,季羡双手捧着它的头颅。

  咔咔——

  喉骨炸裂,猩红似血的黏液飙射,溅了一身,颇为狰狞。

  硬生生扭了三圈,直到血肉模糊,筋皮拉长,头颅与身躯像是藕断丝连的画面。

  扯下脑袋,季羡转头望向坍塌墙壁里惊愕的一家三口。

  冷冷月光下,他擦去脸上血渍,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笑道:“不好意思,你们家的损失斩邪司会全额赔付,快去睡觉吧。”

  说罢,拎着邪祟脑袋,拖着尸身,大步离去,深藏功与名。

  留下后面嚎啕大哭的孩童和尖声惊叫的妇女。

  ——

  次日,大雪下了极长,旧雪未消,又添新衣。

  季羡清晨突破三境,迈入四境。

  在晋河城已算中流砥柱大修士。

  他在酒楼买了壶好酒,还要了个酒壶装酒,一剑,一壶挂在腰间。

  极似侠客。

  季羡很是满意,想起昨夜的画面,又一阵恶寒。

  倒不是怕了那邪祟,若是普通人或一、二境的修士对上,大概率会没了性命。

  可他做足准备,画了半月的符箓成品一次用光,直击要害,让那四不像邪祟瞬间丧失战斗力,轻松拿下。

  让季羡恶寒的是自己那番暴力行为。

  自己可是要励志成为一身白衣飘飘,御剑飞行的仙人,而不是一身肉疙瘩手撕邪祟妖魔的暴力猛男。

  摇了摇头,季羡开始在街上闲逛起来。

  第一个月的任务完成,他也成功转为斩邪司正式除邪使,只等下个月的三个任务。

  黝黑小姑娘坐在一处巷子房檐底下,眼神呆滞,望着晴空下的纷飞雪絮,很是好看。

  旁边的小狗呜呜几声,围在她脚边转圈。

  小姑娘并未理会,身子蜷缩在一起,把脑袋埋进腿里,默不作声。

  小狗急了,想钻进小姑娘腿里,却突然被一脚踹开。

  那小狗吃痛,又小心翼翼跑到小姑娘脚边盘缩呜咽着。

  许久,小姑娘抬头看了小狗一眼,骂道:“就知道叫,烦不烦,跟着我又没吃的,等着被饿死?”

  小狗哀鸣两声,身子又离小姑娘脚边近了些。

  小姑娘沉默不言,又把脑袋埋进腿里,这次埋的更深了些。

  忽有脚步声闻近。

  小姑娘赶忙转头,瞧见身旁已经站了个人,是前些日子巷子口的那年轻人。

  长的很是好看威风。

  年轻人望着晴日飘雪,喝了口酒,突然扭头朝小姑娘笑了一下,道:“你搁这看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