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某种神仙用品
作者:鲁直不慎      更新:2021-06-17 09:08      字数:2231
  7.某种神仙用品

  赵政听的一头雾水。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纸是什么东西。

  但是,入厕的时候,他倒是发现,仙长用来清理的东西和凡人不一样。

  那东西很薄,很软,赵政曾仔细观察过,要不是已经用过,他真想收集起来珍藏。

  神仙用过的东西,就是好啊,上面都带着仙气!

  但身为皇帝,赵政还是很矜持的,这种沾了污物的东西,再稀奇他也不能拿起来收藏吧。

  何况,他也怕被仙长看见后笑话他。

  甚至,他都不好意思问仙长这是什么东西,因为,那就暴露了他入厕仔细观察某些污秽的行为!

  好在,今天,他最喜欢的皇子赵疆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虽然当时一懵,但现在,他终于反应过来了——那东西叫纸啊!

  “仙长,你说的纸,是不是那种白白的、软软的、薄薄的东西?”赵政问。

  徐枫年立即点头,就像发现了天才一样看着赵政:“是啊,阿政,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用过?”

  噗!

  徐枫年说完就乐了,这种纸,他从戒指里随用随取,根本没有存货,更没有给过赵政,他怎么可能用过?难道?

  徐枫年已不敢想下去,因为,马上就到吃饭时间了,想这些实在不太雅。

  赵政也是一愣,随即脸一红,就像某种秘密被人爆出来一样:“我,我没用过!”

  “那你怎么知道的?”现在的徐枫年,天真可爱的就像是一个顽童一样,让赵政恨不得痛贬他一顿。

  这话他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观察过仙长用过的——

  关键是,他连软软的也说出来了,这说明,他的确接触过,用手摸过。

  哎,他赵政可是大赢国的天子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皇帝,怎么可以干这么羞耻的事?

  即便是干,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但是——

  仙长的问题,怎么回答呢?

  赵政毕竟是皇帝,和大臣们之间的辩论从来没断过,所以,他反应还是很快的,稍作考虑,赵政便回答:“昨日与仙长共眠,大约是心有灵犀,于梦中见到过,只是,在梦里还不知道这东西叫纸,现在仙长一提,朕想起来了!”

  说完,赵政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道:终于被我蒙混过去了!哎,当皇帝也不容易啊,特别是,身边有个仙长的时候!

  只是,赵政说完,王翦、王研、赵疆三人都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与仙长同眠?

  这四个字,让他们三人虎躯一震:皇帝不应该是和皇妃同床共枕的吗?怎么与仙长一起?那皇妃岂不是独守空房?再说,这仙长看来也是男的,怎么就同床共眠了?

  赵政被徐枫年普及过修炼的理论,所以,现在的他说出来并没感到有什么不妥,但其他人就很难接受了。

  “你们怎么了?”赵政看着懵逼的众人。

  王翦第一个反应过来:“没,没什么,只是,我们听说陛下能与仙长同床共眠,参悟仙道,令人好生羡慕!”

  赵疆和王研一听,原来两人在一起是为了参悟仙道,他们虽然年轻,但对仙道很是向往,赵疆好奇的问道:“父皇,仙道是什么?我可以跟仙长一起修吗?”

  这个问题,赵政自然不知道答案,于是,他看向了仙长徐枫年。

  徐枫年微微摇头:“这个不可以的,你太小,功德太少,先需要像你父皇年轻时一样积累功德,你看你父皇,功盖三皇、德高五帝,才得到了修仙的资格,你呀,好好向父皇学习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赵政听完这话,很是受用,他心情大好,指了指王翦,问徐枫年:“仙长,老将军德高望重,是否可以与仙长同修?”

  徐枫年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王翦,老将军七十多岁了,须发皆白但精神矍铄,其身姿亦不亚于皇帝赵政,只是,比赵政年老了许多。

  “老将军的确也有仙缘,只不过,身体虽然看起来很好,但若修仙的话,怕是根元不足,反而会伤身体!”徐枫年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

  “敢问仙长,根元是什么?”王翦问。

  他已年逾古稀,若不修仙,也不过只有一二十年的寿命,听说有修仙之道,在皇帝应允的情况下,自然想找仙长问个清楚。

  “这根元嘛,自然是人之根本,精元所在!其中秘术,年少者不可闻!”徐枫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仔细倾听的王研和赵疆。

  “疆儿,研儿,你们暂且回避!朕与王老将军向仙长请教一下修仙之法!”

  赵政下令,赵疆和王研识趣的离开了,连偷听也不敢,他们知道,皇帝平时虽然对他们很好,但他们若敢违反皇命,后果非常严重!

  “仙长,黄毛小儿已经离开,单说无妨!”

  这皇帝赵政,是个修仙迷,因为他怕死啊,而长生的唯一希望,便是修仙,为了修仙,他连刚刚提到的造纸术都直接给忽略了,一直追问修仙的细节。

  特别是,昨夜与仙长同眠共枕之后,利用仙长的修仙之法,过程虽然有些尴尬,但效果很好,今天早上起来精神特别好。

  这自然是因为赵政身为皇帝,之前夜生活没有节制,导致身体越来越差,昨夜不但没有输出,还得到了仙长亲赐的甘露,再加上心理暗示,自然是比之前感觉好多了。

  所以,今日忙完公务,他便立即过来找仙长继续探讨。

  “所谓的精元自生,其外安荣,内脏以为泉源,浩然和平,以为气渊。渊之不涸,四体乃固,泉之不竭,九窍遂通,乃能穷天地,被四海……”

  皇帝赵政和王翦洗耳恭听,这玄妙的功法,这难以理解的仙语,让他们着迷。

  “仙长,朕有一事想问,昨日仙长赐予朕的琼浆玉露果然效果非凡,是不是那些琼浆之中,含有仙长的精元?”

  这——

  这问题,徐枫年差点绷不住,昨日是第一次共眠,别说是赵政,即便是徐枫年,都感觉有些难为情,只不过,欢喜大于尴尬,又是在深夜之中,床上只有两人,而现在,当着王翦的面,这皇帝怎么可以把这种机密说出来?

  “仙人琼浆?不知老朽是否有幸见识一下,如果能跪饮几滴,那老朽真是死而无憾了,还望仙长成全!”

  挖槽!

  玩脱了!

  徐枫年看看赵政,再看看一心求琼浆的王翦,直接无语了:你们说,这琼浆,是接受还是拒绝?如果给,那又该采取什么方式给?如果拒绝,那又应该找一个怎样的借口?

  【有想法的小可爱们记着留言啊,本文清水文,所以,还请各位小可爱的评论不要太污,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