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国师,皇子教师
作者:鲁直不慎      更新:2021-06-16 20:22      字数:2211
  6.国师,皇子教师

  徐枫年的出现,让王研看直了眼。

  这装束,也太帅了吧?

  大赢国根本就没有如此穿着的人啊!

  这短促的发型、这简洁的衣服、举手投足之间,一举一动简直迷死人啊!

  坐在太师椅上的王翦也微微睁开了眼,他也曾听说,皇帝出巡的时候生病危在旦夕,是一位自称神仙的人救了他。

  王翦是不信什么神仙的,只是,老奸巨猾的他又怎么会质疑皇帝的判断?

  直到今日看到眼前的奇人,王翦才有些惊愕,半信半疑的站起身来施礼道:“老臣见过、见过仙长!”

  “无需多礼,今日,我也就陪小娃娃们玩玩!你们这棋盘,是如何走法?”徐枫年盯着眼前的棋盘一阵发蒙。

  “哇,你还说自己是神仙,连这个都不会!”赵疆忍不住戳穿徐枫年。

  “你懂什么?我会的那种比你这个复杂的多,你这个太简陋了,我得知道规则以后才能帮你赢!”徐枫年吐槽道。

  仙长询问,王翦不得不答,于是,简略的向徐枫年介绍了一下这棋盘的玩法。

  徐枫年听了一遍就明白了,这棋盘,其实就是象棋的雏形,比现在的象棋简单的多,如果用现代象棋的技法,嘿嘿,你们这些人,就等着被碾压吧!

  “奥,原来你们的棋法是这样的啊?我来试试?”徐枫年看着王翦问。

  “仙长请——”王翦连忙伸手给徐枫年看座。

  徐枫年也不客气,直接坐下,与王研对弈。

  王妍虽然师承王翦,天赋过人,但与徐枫年相比,那还是有差距的,走了不过二十几步,王研的汗就下来了,她有些委屈的看着徐枫年:“你,你真是神仙啊?这么厉害?”

  旁边,在观战的王翦也忍不住直摇头:“这棋法,这布局,太高深了,老朽竟然看不透仙长的路数!”

  赵疆去乐的直蹦高:“哈哈,我就说嘛,还是神仙厉害,我要拜神仙为师喽!”

  徐枫年一巴掌拍在赵疆的头上:“臭小子,刚才谁质疑我不是神仙来?”

  这一巴掌,直接把王翦吓了一跳,还有人敢打皇子?这也太——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神仙呢,即便是皇帝,也不敢对仙长无理啊!

  对了,听说自从遇到仙长以后,皇帝直接戒了女色,日夜与仙长同修,这,真是国人之福啊!

  “仙长妙招,老朽也自愧不如,只是,听仙长说,仙界的棋盘与现在的不同,不知仙长可否介绍一下?”王翦再次行礼。

  在大赢国,朝中重臣,除了王翦之外,还有蒙天、李嘶等好几个大家族,这些大家族,相互之间貌合神离,如果谁家能先和仙长搭上关系,那势必会增加很多筹码。

  所以,对于眼前这位惊为天人的仙长,王翦自然是要使出浑身解数的巴结。

  “这有何难?”徐枫年毫不为意,让赵疆准备笔墨,在眼前的大石桌上画了一副象棋图。

  “这是一条河,将双方隔开,双方的兵将一开始是对等的,开始之后,双方开始排兵布阵按规则攻防——”

  徐枫年将现代象棋的布局给王翦一介绍,直震撼的老家伙胡须直抖:太厉害了,太精细了,真乃是仙人之作啊,老朽受教了!

  王研和赵疆一看,就连威震天下的大将都如此佩服,眼前这人,是神仙无疑了,怪不得皇帝对仙长如此尊重,如此言听计从,那是因为,仙长的确厉害啊!

  徐枫年放下笔,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石板桌:“哎,在石板和木板上画这个,太不方便了,我得想个办法,给你们造点纸!”

  “造纸?那是什么?”王翦和两个小朋友,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仙长。

  “纸啊,就是一种可以写字的东西,比竹简轻便的多,也比竹简柔软,能折叠,对了,这纸还有一个最大的用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三人睁大的眼睛看着徐枫年:“仙长,您快点说,那是什么?”

  “当然是擦屁股啦!”徐枫年哈哈大笑!

  噗!

  三人听完差点晕倒。

  这仙长,也太搞笑了吧,这算什么最大的用处?

  其实,他们是不了解徐枫年的苦,从现代世界穿越到这里,一切都太落后了,每次大便后都得用竹篾清理,不但刮的疼,还清理不干净,而且,一不小心,还会沾到——

  徐枫年实在不敢细想,他才用了一次竹篾,就已经深受其害,所以,每次都是偷偷从储物戒指里取一点纸出来用,但老实这样从现代世界里搬运也不是办法,而且,也没法跟皇帝解释,所以,最彻底的解决办法,还是要把纸给弄出来。

  对于一个从现代世界穿越过去的人来说,造纸简直不要太容易,要造一些精细的纸或许麻烦点,但造一些普通的纸,肯定不是问题,大赢国的年代,布匹虽然是稀罕之物,但木材多的是,所以,徐枫年便想,先教会他们用木材和废旧物品造纸。

  听了徐枫年的介绍,王翦的眼睛直接直了,他虽然是大将军,对其他的并不很在行,但听了徐枫年的造纸设想后,再次惊为天人:“仙长,这事啊,您得先汇报给陛下!这可是大事啊,是能改变大赢国国运的大事啊!”

  “你是说阿政啊?等他忙完我就跟他说!”徐枫年说。

  阿政?

  所有人都知道,大赢国的皇帝,叫赵政,但没有人敢直呼其名,甚至,写文章遇到这两个字都要避开,否则,就是犯法。

  但这位仙长为何如此优秀?直接喊阿政?这也太离谱了!

  不过,王翦想,皇帝只不过是人间的皇帝,仙长可是天上的仙长,如果按官职来说,仙长应该比皇帝还要大,仙长的本领,那可是凡人比不了的。

  这么一想,王翦便坦然接受了皇帝被称呼为阿政的事实。

  也就在这时,皇帝已经处理完了共事,路过皇子的学习处,便走进来看看。

  “阿政,你忙完了?”徐枫年呼喊道。

  赵政愣了一下,他也不太习惯被喊做阿政,但又不好发作,毕竟,昨夜,仙长刚舍身取义,拼着自己的道行受损,也要把自己用来练内丹的琼浆玉液传输给他,这种大恩大德,堪比再生父母,胜似亲生爹娘!

  所以,皇帝赵政也恭敬的施礼道:“是的,仙长,不知仙长有何吩咐?”

  “爹爹,仙长兵法太厉害了,就连王翦老师和王研也不是他对手,而且,他还说要给我们传授一种造纸的技术,可厉害啦!”赵疆忍不住讨好的率先向父皇汇报自己得到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