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沐浴长生
作者:鲁直不慎      更新:2021-06-16 06:04      字数:2008
  4.沐浴长生之法

  刚烤好的红薯,金黄的油已渗出来,看着就很有食欲,徐枫年咬一口,热气蒸腾,已经把阿政给看呆了!

  “这是红薯?”他连忙接过徐枫年手中的红薯,也忍住刺痛的热咬了一口,“哇,真好吃!”

  “这么好吃的东西也能种吗?”阿政看着徐枫年,将手中的红薯放下,“要不,我们把它埋到地里试试?”

  徐枫年连忙阻止他:“皇帝大人,这是烤熟的红薯,只能用来吃,如果种的话,需要原生红薯!”

  “原生红薯?那是什么?”阿政求知欲满满的看着眼前的仙长。

  徐枫年无奈的取出一块没烤过得红薯,递给阿政:“看,就是这种,如果种在土里,就能收获很多!”

  阿政好奇的端详着手里的红薯,拿到嘴边闻闻:“这东西还真不错,仙长,能不能多给我一些?”

  “你要多少?”徐枫年三下两下就把自己手里的烤红薯吃完,饶有兴致的看着阿政。

  “当然是越多越好,嘿嘿,你是神仙嘛,既然有能力,那就别让我的子民挨饿!”这千古一帝,竟然露出了赖皮似的憨态。

  徐枫年有点无语了。

  这皇帝,直接就是黄世仁啊!

  我是神仙,又不是给你打工的,凭什么你要啥就给你啥?

  当然,徐枫年不能这么怼回去,神仙嘛,还是要有点格局的。

  “神仙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否则,我直接带着你们都成仙好了!”徐枫年说着翻了个白眼。

  阿政却还不死心:“那你能给我多少?”

  “现在,只能给你这一个!”由于不满意阿政的态度,徐枫年也开始了耍赖模式。

  “这玩意怎么种?”阿政也不计较,虚心的向仙长请教红薯的种植方法。

  对于这些,徐枫年倒也没有藏私,把自己知道的都教给了他。

  本来嘛,这玩意就特别简单,现在正是五月份,种红薯的好时节,阿政直接叫护卫们弄来一个大坛子,里面放上土,他要把这唯一的一块红薯种在坛子里。

  几日之后,阿政回到洛城。

  阿政要将仙长请到皇宫之内,早晚参拜,徐枫年自然谢绝:“皇帝大人,为了便于修炼,你要跟本仙长同吃同住,同被共眠!”

  “同被共眠?”阿政有些懵了,他虽然大病初愈,但也只有四十九岁,还是生龙活虎的年纪,宫中妃子无数,宫女成群,仙长虽然看起来仙风道骨,但很明显是个美貌男子。

  这样的人要住在宫中,真的可以吗?

  见阿政犹豫不决,徐枫年笑道:“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神仙,什么场面没见过?别说你们这凡人之间的苟且之事,便是那女娲造人的过程,我也曾亲眼目睹,所有的凡人,在我眼中不过是泥土,若不是在天界闲得无聊,我才懒得管你们!”

  见仙长生气,阿政连忙拜倒谢罪,徐枫年却并不领情,继续道:“一路劳顿颠簸,你身上泥土气息太重,本仙长先教你沐浴之法,这也是一项能延年益寿的法门!”

  洗浴还用教?这倒是阿政没想到的。

  他在宫中每次洗浴,都会有二十几个宫女同时伺候,惬意的很,但现在,仙长要求一起洗浴,那到底还叫不叫宫女伺候?

  “无妨,按你平时的程序进行就可以!”徐枫年倒不挑剔,他在意的只是阿政,他早就想见见阿政没穿衣服的样子,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和借口。

  现在,拜神之前沐浴更衣,那是必备的礼节,更何况,与仙长同眠共枕,那自然是要洗的更干净。

  方圆三米的陶瓷缸内倒满了温水,当着仙长的面,阿政让宫女们在外恭候,自己脱了衣服,迈进浴缸里。

  他已好几天没洗澡了,特别是生病这么久,根本没有条件洗澡,身边的大夫,更是不敢让他着了风凉。

  现在,他在仙长的治疗下,身体已经康复,身上的泥垢在热气的蒸腾下便的柔软,他第一次自己搓澡,搓的非常仔细,非常干净。

  半个时辰之后,阿政才从浴缸里出来,又让人换了一大缸温水,恭请仙长沐浴!

  看到阿政还算礼貌,徐枫年满意的点了点头,脱下自己的衣衫,迈入浴缸之中。

  “你也进来吧,本仙长教你沐浴长生之法!”徐枫年向阿政勾了勾手。

  刚刚洗完的阿政,只好听从仙长的指令,脱掉裹在身上的衣袍,迈入温热的浴缸之中。

  徐枫年睁大了眼睛,看着进来的阿政,他已四十九岁,但身上的肉并没有任何松弛,相反,阿政作为大赢国的建国皇帝,比普通人更壮硕,也更有力!

  “身体不错额,只是,沐浴的时候,不能三心二意,要心境空明,感受水流过身体,感受天地间的灵气,让身体没有任何隔绝的,与天交流、与大地交流,与水交流!”

  “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会有这种反应?”徐枫年指了指阿政的身下。

  阿政窘迫的抬起腿挡住,他想看看仙长如何,却发现,这仙长比他聪明的多,早就用腿挡住了自己。

  “皇帝,非礼勿视啊!你怎么可以如此无礼的觊觎仙长?”徐枫年问道。

  阿政拼命的忍住!之前洗浴的时候,周围秀色可餐,每每想宠幸谁,便可立即行动,但现在,当着仙长的面,即便是想一想,都引起了仙长的不满,看来,这修道之人,讲究甚多!

  只是,为何仙长也如此克制,将自己的身体隐蔽起来?不知这仙长的身体构造,可与我这皇帝一样?

  嗯,这仙长,看起来有点白,皮肤比女人更细腻,只是发型有点怪,竟然那么短,这仙长的眼睛,为何总是盯着自己看呢?

  “仙长可瞧出什么不妥吗?”终于忍受不了这仙长的目光,阿政问。

  “哦,没什么不妥,我只是想,如果利用自己的法力,让你的身体更好的恢复,有了,我有一套能让人舒泰的按摩手法,不知你想不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