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他是我的神
作者:鲁直不慎      更新:2021-06-15 09:50      字数:2128
  2.他是我的神

  一个时辰之前的皇帝政,额头上还满是豆大的汗珠,喉咙里传来的灼烧感,疼的他心脏抽搐,宛如一个沉溺于水中的人,昏沉无力。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两三天了。

  宰相高和二皇子亥,都清楚他的状况,今天不但饭吃不进去,连发声都已经很困难。

  而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发出如此雄厚的声音?

  这的确是皇帝的声音,这种气势和声音,身边的亲随们不会认错。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帘掀开,车辇之中,皇帝政英勇神武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伏地跪拜。

  万岁?

  政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如果不是神人的出现,朕恐怕早就——

  他不想提死这个字,他痛恨这个字!

  抿了抿嘴唇,看了一眼身边的神,他还在回味着,那种让他起死回生的甜蜜琼浆。

  身边,也只有这个人,不跪,他是可以起死回生的神,又怎么可以跪凡人?

  “你们,起来吧!”政瞥了一眼宰相高和二皇子亥,心中已大有不满。

  身边这个人如果不是来挽救自己的神,而是前来刺杀他的九国刺客,那现在的皇,还有命吗?

  “陛下,那人奇装异服,神态傲慢,为何见了陛下不跪?”宰相刚刚起身,便要刺探皇的虚实。

  他是二皇子亥的同盟,阴谋失败,万一被发现,那他只有死路一条。

  皇子不一样,皇子与皇帝是骨肉血脉,顶多,也就落个被流放的下场,命,还是可以保住的!

  “放肆,天地神武,岂是你可以亵渎的?他是朕的神,也是万民之神,是他,让朕起死回生!”

  政说完,便放下车帘,拉徐枫年坐于自己身边。

  “汝是何人?为何救朕?”皇帝仍对眼前的人充满了好奇。

  因为,在他眼里,神仙,本不是这个样子的,他眼中的神仙应该是一群飘飘、须发皆白的老人,而眼前这人,太年轻,也太帅气,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

  徐枫年伸手拍了拍政的肩膀:“你叫秦政,是这个世界的千古一帝,虽然你寿元将尽,但万民需要你,于是,我不惜违反天律,赐你寿元!”

  果然是神仙!

  政已不在怀疑,此人虽看着年轻,但浑身上下,都透着与这个世界所完全不一样的仙气。

  “刚才你给朕的,是何种琼浆?见效好快啊!”政问。

  徐枫年看着眼前的政,这个皇帝,和他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怒视威严天下,平时却异常和蔼。

  “那只是我酿造诸多琼浆中的一种,你身体刚刚恢复,还需要静养休息,只要我在你身边,给你点仙气,便可让你的寿元延长!”徐枫年侃侃而谈,伸手拦住秦始皇。

  这千古一帝,虽然身材威武,但身高还是比徐枫年矮了一头,身形倒是比徐枫年粗了一圈,被徐枫年抱住,政有点微微不适。

  “这是——”政抬起头,看着徐枫年。

  “与我离的越近,对你的身体恢复便更有利,我的一呼一吸,凡人得闻之后,都会心旷神怡,延年益寿!”徐枫年随意开口,便将这千古一帝说的心服口服。

  政受宠若惊,眼前的神,虽然看似年轻,但呼吸之间,的确气吐如兰,比女子之气更为清新;肤色白皙,就连女子也难以企及万一;被他抱住,虽有些许尴尬,却自有一股温暖之意。

  这就是,来自神的温暖?

  “如果没有你,朕真的会死吗?”抬头,看徐枫年,皇帝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作为横扫六国九州的皇帝,他总是还存在一丝侥幸,认为自己与众不同,能逃生死!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的帝国,会被二皇子葬送,而你所建立的帝国,也不过只存在了区区十五年!”

  “十五年?”

  “你不信?”徐枫年松开皇帝政,他感到皇帝的力气虽在复苏,却仍然孱弱。

  虽然刚刚喝了止咳糖浆,对于好几天没怎么吃饭的皇帝来说,那股气力也不过只存续片刻。

  “朕,不信,你是说,二皇子会反?”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徐枫年。

  他的二皇子,聪明乖巧,又怎么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他用不着反,如果我不来救你,他只需和丞相改了你的遗诏,将皇位抓在自己手里,那太子,便成了他的笼中鸟,想杀便杀,想留便留!你,要不要验证一下?”徐枫年问。

  “怎么验证?”政问。

  “你只需我和同时闭目养神,留下遗诏,说自己与神同修十年,十年之内,所有事务,由大皇子苏代劳,你且看二皇子的反应!”徐枫年说完,便在车辇之中躺下,真如神仙一般,倒头便睡。

  政思索片刻,便招二皇子亥与丞相高前来,将自己与仙人同修、延年益寿的事说与他们,并表示,自己在于仙人同修期间,双耳不闻,双眼不见,所有事务,均需启奏大皇子苏!

  陛下与仙人同修,招大皇子回洛城提前继承皇位?

  “这怎么可能?”二皇子亥感觉这事有些离谱。

  “怎么不可能?陛下被仙人所救,痴迷仙道,同修十年又有什么稀奇?事已至此,公子,索性——”宰相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动作。

  “那太子呢?万一太子提前返回洛城,那这皇位还是——”二皇子亥有些惊慌。

  “怕什么,先改遗诏,然后灭口,从此刻起,你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皇,至于大皇子,让他见鬼去吧,你遗诏在手,害怕他不屈服?即便他不屈服,你以遗诏为由,口称剿贼,定然会得到天下人的拥护!”

  二皇子一咬牙,看了看老奸巨猾的宰相,终于还是冒出一句:“干了!”

  话音刚落,眼前的皇帝却微微睁开了眼,身边沉睡的年轻神仙更是坐了起来,把二皇子和宰相下了一跳:“你,你们,不是要同修吗?怎么醒了?”

  徐枫年打了个哈哈:“是啊,我本来是要拉着你的父皇同修的,但听到有人要弑兄杀父,谋夺皇位,你说,这样重要的事,身为神仙,我能不醒吗?”

  “这,丞相救我!”二皇子已经六神无主,只能求助于老谋深算的宰相。

  而年届五十的宰相高,已瘫坐在车辇之下,裤子似乎已经湿腻腻的,泛着一股排泄物的恶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