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以神之吻,拥抱新生
作者:鲁直不慎      更新:2021-06-14 16:25      字数:1949
  1.神之吻,拥抱新生

  千年古道、万年沙丘。

  十八岁的徐枫年站立于古道中间,一身不合时宜的西装,与周围的景致很不融洽。

  两个隔了两千年距离的事物,又如何能融洽?

  是的,徐枫年来自两千多年后的华夏,那已经是一个非常发达的世界,那个世界拥有的一切,让大赢国的人,想都不敢想!

  他们没见过汽车、更想不到会有飞机和电话。他们更想不到,在未来的那个世界,普通一个医生,都比大秦国最神的医生还要神!

  徐枫年便是一位医生,也是一位历史爱好者,他酷爱大秦历史,更喜欢扫平八荒六合统一天下的千古一帝。

  冥冥中自有天意,当徐枫年带着储物戒指来到大赢世界的时候,他便有一种预感,他,马上就会见到皇帝陛下!

  公元前二一零年,大赢国皇帝政出巡返回的途中,沙丘是必经之地!

  也正是在这里,皇帝名垂一线,岌岌可危。

  而二皇子和大臣,已按耐不住!

  政变一触即发!

  皇帝失去了反抗的意识和能力,大臣便会怂恿二皇子,提前为继承皇位做准备!

  面对皇帝政,周围的人很小心,他看起来并不想人们传说中的那么残暴。

  他有时候残暴,是因为有人对他的称霸大业有所妨碍,是因为有人心怀不轨。

  但此时的他,却如同千千万万个垂危的老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他并不是怕死,而是,留恋这个世界,留恋自己戎马一生所打下来的基业。

  他想让这个世界在自己的掌控下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好,他也想继续活下去!

  只是,派出去的术士音讯皆无,身边的术士更没有任何好的建议。

  事实上,已经没有人敢和他提死这个字!

  虽然他也知道,人,固有一死!不管是黄帝蚩尤还是尧舜禹,都没逃过死亡的命运!

  他还不死心,因为,他对生,充满希冀!

  马车晃动了一下,随即停止,这让坐在马车里的他忍不住咳嗽一声!

  他的喉咙很干,就像是被火烧一样,他已经两天没吃任何东西了,他吃不下,因为,任何东西流经他的喉咙时,都像刀割一样疼。

  他想问发生了什么,门帘很快就被掀开,亲卫队队长汇报:“陛下,前面有个怪人拦路!”

  他很烦躁!

  这种小事来请示他干嘛?既然敢当驾,那就杀了嘛!

  他杀过不少人,也饶恕过不少人!

  亲卫队气势汹汹的看着眼前的人:短发、服装怪异,脸很白,眉宇之间透漏着一股英气。

  更让亲卫队们忌惮的是,他手里拿着一件很古怪的武器,看起来很小,却百发百中。

  亲卫队们亲眼看到,他只是双手稍微比划了一下,旁边树上的鸟便被他打下来,晕死过去。

  他们自然不知道,那小巧的玩意,其实只是一只来自未来的弹弓!

  “阿政,我,来救你了!”

  徐枫年装起手中的弹弓,自背包之中拿出一根电棍,两千多伏特的高压专用电棍,三米之外就可以将人电晕过去。

  他向前一步,卫队就向后一步!

  二皇子刚要招呼亲卫队进攻,大臣却微微摇头。

  二皇子立即明白,眼前,是一个再也不能错过的好机会,如果眼前的古怪刺客刺杀成功,那么,他便可以联合大臣伪造遗诏,废掉大哥太子,将皇位紧紧握在自己手里。

  所以,他迟迟不下命令,甚至,开始给亲卫队使眼色:“刺客古怪,大家不要贸然进攻!”

  徐枫年走到了车辇跟前,二皇子命令亲卫队将车辇包围起来,有几个凑上前去的亲卫队员被徐枫年电倒,其他人,再也不敢贸然靠近。

  何况,皇帝没下令进攻,他们,又何苦自讨苦吃?

  面对徐枫年这样的怪人,这些亲卫队员,甚至想永远不要听到进攻的号角。

  因为,这人,实在古怪,古怪的让人害怕!

  徐枫年掀开车辇的帘子,坐了进去。

  陛下有些惊了,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是要诛灭九族的,之前别说没人敢坐他身边,即便是违令靠近,也会被斩首。

  但这个怪人,却笑嘻嘻的坐在他身边,将他的头掰过来,然后,静静的看着他,一口吻了上去!

  一股甘甜的暖流从怪人的口中流出,流向政的口腔,他本能的要拒绝,却尝到了一股甘甜,那股甘甜,让他的喉咙好受了许多。

  直到最后一滴甘甜被他吞下去,他才被对方放开。

  “怎么样?我这神丹妙药还不错吧?”徐枫年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个还不到五十岁的老人。

  政感觉喉咙似乎没那么疼了,他试着开口说话:“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救你的神仙啊,有我在,便会让你这千古一帝延年益寿!”徐枫年说着,转身又吸了一口止咳糖浆,然后,对着皇再次吻下去。

  神仙?

  皇睁大眼睛看着吻上来的徐枫年,疑惑道:“你,真是神仙?”

  “你说呢?不是神仙,怎么能治好你的病?”徐枫年将口中的糖浆,全都输进秦始皇的嘴里。

  好甜,好凉,好舒服!

  此时,外面的人已经等不及了。

  特别是二皇子和宰相,他们对视了一眼,意思已很明显,现在,那个古怪的刺客已进去好久了,应该早就得手了,此时如果将这车辇团团围住,这刺客,插翅难飞,只要逮住刺客,那这天下的位子,除了我二皇子,还有谁能坐?

  “里面的人快点出来受死!”二皇子吆喝一声,大手一会,亲卫队手中的刀枪,立即对准了车辇,随时都准备着扎进去,将刺客刺个稀巴烂!

  “放肆,你们,都不想活了吗!”

  政雄厚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陛下的病好了?那刺客呢?难道是被陛下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