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匆匆
作者:难说再见      更新:2021-07-22 18:57      字数:3656
  四年前,也就是1996年9月8日,星期日。雨后的滨河市空气清新,天气凉爽。

  孙东川开车和儿子孙盈辉送女儿孙盈霞到滨河师范大学上学。子平县离滨河市三百五十多公里,孙东川他们清早八点从家里出发,下午三点到达学校,孙盈霞坐车坐的都有点烦了。

  滨河师范大学是第一批进入211的大学,师资力量、教学设备和学校环境等在国内很有名。之前211工程没有实施的时候,滨河师范大学属于全国重点大学,毕业的学生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分配。

  滨河师范大学建在一个小山包上,坡路和台阶很多,学校风景层次感和立体感很强。

  新生报道处设在学校南门东边,南门正里边就是操场。操场的设计很有特色,操场中间是一个雕塑——挺拔的紫薇。东边和西边都是高大茂盛的松树,平时学生在树下看书、闲坐或者玩牌,操场既是运动的地方又是娱乐休闲的场地。孙东川将车开进大门后,停在了操场旁边。南门向东走五十米是一个上破路,国际交流中心就在这个坡上的一片空地上建的。向西走一百米,也是一个上坡,坡上是一座老教学楼,墙外爬满了爬山虎。

  “盈盈,你们学校太漂亮了!”一下车,孙盈辉就被眼前的风景迷住了。

  尽管报道的学生很多,但现场有一百名帮忙办理入学手续的大二学生,报到的学生基本不用排队,孙盈霞的入学手续很快就办好了。一个大二的学生告诉孙东川,外国语学院宿舍楼离报道的地方较远,在德馨苑。孙东川想问问怎么走才能到德馨苑,可看到他很忙,孙东川就没再问。

  这时盈辉说:“爸,你身后过来一个大帅哥,咱们问问他。”

  孙东川一转身,发现对面过来一个年轻人,看样子就知道个学生。这个学生貌若潘安,面如宋玉,身材匀称,气质非凡,孙东川一看到他,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孙东川问:“你好,请问到德馨苑怎么走?”

  这个男生微微一笑,右手指着北边这条路,说:“你们顺着这条坡路向前走,到了开水房然后右转,还是一条坡路,走二百米到了坡顶,是2号学生公寓,然后下2号学生公寓东边的台阶,之后右转,到了体育馆。顺着体育馆前面那条路一直向北走,就到了德馨苑,估计需要十五分钟。”这个男生举止大方,态度和蔼,孙东川心中顿生好感。

  孙盈辉和孙盈霞听过之后都是一头雾水:不是上坡就是台阶,转来转去,我们能找到地方吗?

  孙东川问:“小伙儿,如果开车去的话,怎么走?”

  这个学生说:“顺着下面这条路一直向北,到了化学实验楼向右转,到了体育馆一直向北,不过这条路正在修,不能通行。你可以走另外一条路,就是你们来的时候那条路。出南门左转,到第一个路口,左转上坡,到了军队医院门口再左转,向前走五百米就到了体育馆。”

  孙东川明白了:开车去更方便。

  孙盈霞也明白了,说:“爸,今天坐坐车时间太长了,我可不想坐车了。”

  这个学生看着孙盈霞和孙盈辉说:“要么我带你们两个去吧。”

  孙东川说:“那就麻烦你了。”

  这个学生说:“没事的,你路上慢点,叔。”

  孙东川下坡去开车了,这个学生领着盈辉和盈盈沿着坡路向北走。

  盈辉说:“太感谢你了,兄弟。我叫孙盈辉,这是我妹妹孙盈霞,刚才那个人是我爸,我和我爸来送我妹妹上学。”

  男生也自我介绍:“我叫李元超,木子李,公元前的元,超越的超,政法系的,读大三。”

  元超偷偷看了看走在自己左边的孙盈霞,只见孙盈霞穿一件白色连衣裙,梳着一条马尾辫,身材修长,估计在1.66米左右,脸蛋非常漂亮。元超觉着孙盈霞有点面熟,元超突然想起来,孙盈霞长得很像电影演员田海蓉。孙盈霞边走边好奇地看着周围的景色,行走中的孙盈霞宛若一个白衣仙子。

  元超正呆看时,孙盈辉问:“开水房左边那座楼是什么地方?”

  元超赶忙收回自己的目光,说:“是学生会楼。”

  这座楼不算高,只有四层,但看着很气派。楼的外墙是白色的,和楼四周的绿树相得益彰。

  元超边走边向是盈辉和孙盈霞介绍路边的建筑名称,盈辉和孙盈霞发现他们无论走到学校哪个角落,都有大树和花草,学校遍地花香,到处鸟鸣。正可谓“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只在耳东西”。滨河师范大学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滨河师范大学独特而又美丽的校园环境。

  元超他们三个人走到了2号学生公寓,开始下台阶。孙盈霞说:“哥,这个学校这么大,咱们拐弯抹角走了这么远,不知道咱爸能不能找到德馨苑。”

  这时孙东川已经到了左转上坡的那个路口。孙东川开车缓缓出了校门之后,车速一直保持在15码左右。刚才元超说的话孙东川一字不漏地记了下来,孙东川想着开的慢点不容易走错路。

  孙东川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体育馆。孙东川下了车,向西南方向望去,一座高楼掩映在一片树林中,孙东川心想着那座楼应该就是2号学生公寓吧。

  孙东川看着周围好多小山,小山上有楼,树木葱葱。作为国家重点大学的滨河师范大学就是不一样,校园环境好,学生素质高,待人热忱。

  孙东川回忆着刚才那小伙儿的样子:两只大眼炯炯有神,眉毛斜飞入鬓,鼻梁高而挺,嘴唇微显饱满,粉粉的,宛如海棠花瓣。上身穿一件白色亚麻上衣,下身穿牛仔裤,上衣下摆束在牛仔裤里,看上去英俊洒脱,气质绝佳。盈盈报志愿时,王云丽坚持要让盈盈报江源师范大学,说都是师范大学,干嘛报那么远的学校?王云丽不知道一个是国家重点大学,一个是省重点大学,差别大了去了。单说滨河师范大学学生素质就不一样,热情待人,而且长得这么讨人喜欢。

  孙东川站在路边,点了一支烟,等待盈辉他们三个人。

  三分钟后,孙东川看见盈辉他们三个人从西南边走了过来。

  盈辉看到孙东川在抽烟,抱怨道:“爸,你怎么又抽烟了?”

  盈盈也皱了皱眉头:“站在这么美丽的校园里抽烟,是不是有点大煞风景啊,爸?”

  孙东川有点不以为然:“没办法,烟瘾上来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元超说:“叔,我们学校是国家级文明单位,是不允许在路边抽烟的。再说,抽烟也影响你的身体健康。”

  这下孙东川有点不好意思了,马上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捡起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盈辉说:“爸,烟还没抽完,你这不是浪费吗?”

  孙东川一脸的不乐意:“我抽烟不对,扔了不抽还不对,我该怎么做才行?”

  元超、盈辉、盈盈三个都笑了。

  孙东川说:“我在德馨楼前边等你们。”

  盈辉他们三个到了之后,元超帮他们把车里的行李拿了出来。元超说:“叔,对面是留学生楼,留学生楼后面是我们学校的宾馆兰馨苑,你可以把车停在兰馨苑。”

  孙东川说:“你帮了我们的忙,晚上请你吃饭。你对这儿很熟,你看去哪儿吃合适?”

  元超说:“举手之劳,不用客气的,叔。”

  盈辉问:“元超,刚才你去新生报到处办事情吧?”

  元超说:“我去学校邮政所也就是新生报到的那个地方向家里邮信的。”

  孙东川问:“你叫元超啊,听口音跟我们差不多,你家哪里的?”

  元超说:“我家是北源市平建区的。”

  孙东川说:“那咱们还算是半个老乡呢!我们是江源市子平县的,平建离我们那儿五十公里左右。”

  元超说:“叔,这么巧啊,真的是老乡。”

  盈辉问:“你们学校西边不是有个南官湖吗?好玩不好玩?”

  元超说:“南官湖面积很大,七十五平方公里,湖面碧波荡漾,风光旖旎,非常漂亮。风景主要以山林、岛屿为主,湖中有61个岛屿,著名的有鸟岛、大圣岛。”

  盈辉问:“你明天有课没,能不能跟我们一块儿去?”

  元超说:“明天我没课,但要参加迎新晚会的排练。”

  盈辉有点失望,同时失望的还有孙东川。

  孙东川问:“你表演什么节目?”

  元超微微一笑:“演唱一段戏曲。”

  孙东川、盈辉、盈盈都很惊讶:真是多才多艺,居然还会唱戏!现在喜欢戏曲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会唱戏的年轻人更是凤毛麟角。

  孙东川说:“元超,以后有机会一定到我们子平县玩。”

  元超说:“好的,叔。”

  看着元超离去的背影,心中忽然一阵失落。

  盈辉说:“爸,元超对人热情,人真好。对了,盈盈,如果元超能成为你男朋友就好了。盈盈,你要主动出击,你哥我支持你。”

  盈盈还没回答,盈辉马上又说:“元超长这么帅,又多才多艺,肯定好多女生追他,他肯定名花有主了,你估计没戏了。他的举止、气质一看不像是农村长大的,估计家庭条件也不错。”

  孙东川淡淡地说:“人与人之间看缘分,不能强求。”

  孙盈霞以为爸爸肯定会训斥哥哥,说什么“不教你妹妹好好学习,却鼓励你妹妹谈恋爱,你脑子里想的什么之类的话”,谁知爸爸不以为然,不但没有教训哥哥,反而说了这样的话,孙盈霞感到很奇怪。

  三个人把行李提到三楼的宿舍,盈辉和盈盈在寝室收拾东西,孙东川下楼。

  孙东川走到自己的轿车旁边时,孙东川还能看到元超逐渐远去的背影。孙东川坐在轿车旁边的台阶上,注视着渐行渐远的元超,心里突然感慨万千。

  有些人历经岁月的风波,终于在茫茫人海中相遇,金风玉露般的相逢,之后又各自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他们如同两条相交的直线,经过交点之后就渐行渐远,愈走愈远,再无相见之日。

  孙东川想起了盈辉读过的一首诗: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霎时间,孙东川的眼眶湿润了。孙东川不知道自己一个刚强男人,今天为何如此多愁善感、儿女情长?

  孙东川把目光移向了别处,不再看元超远去的背影。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岁月如梭易相逢

  聚也匆匆,散也匆匆

  风雨荏苒难再逢

  梦也匆匆,醒也匆匆

  人生风雨路难行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

  茫茫人海觅无踪

  孙东川退伍时的场景又浮现在孙东川眼前……孙东川站起身,钻进车里,向兰馨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