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偷看
作者:林忠*335404      更新:2021-06-14 13:26      字数:1082
  到了周末,小伙伴们又相约来到河边,我下意识的向那敞开窗户看过去,因为高度的原

  因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只好在旁边跳沙子游戏。

  很快就到中午12点半,大家相互告别回家吃饭,“骨哥,你不回家吃饭吗?”小云说,我急忙回答“我一会还要帮我爸爸拿东西,晚点再回家,你小心一点回家”,就这样小云也走了。

  我转头看看四周无人,慢慢起身向窗户走去,刚来到箱子面前就听到时断时续的打鼾声,这时我心里高兴极了,突然感觉脸很,热原来黑大叔在睡觉太好了,我捏手捏脚的爬上木箱,双手抓住窗杆往上爬,当我爬到高位的时候“这画面也太美丽了吧,让我一度有口干的感觉”。

  这次的黑大叔是侧躺一边,之前平躺没有显现的胸壑,现在就像两座凸起的高峰,中间深陷看上去极有美感(劳动人民,都是肌肉,完全没有下垂感),就这样侧躺被夹得紧紧的,伴随的时断时续的打鼾声,有规律的起伏,像极了大海的滚滚波浪,表面的细毛被风扇吹得一边倾斜,大黑西瓜的肚子起伏就更加明显。

  这时的我只感觉全身很热,非常的热,喉咙干渴的感觉瞬速提升,在规则起伏的大肚子下面,一座黄色的高峰,高高的竖立着,这次黑大叔穿的是四角内裤,在那大肚子起伏间,看见那茂密的深林时而向外伸展,时而退避林间,在那两条粗壮的细毛大腿紧紧的挤压下,黄色山峰时而蓄力待发,时而有突破云霄,我感觉手情不自禁的往前伸去,还是我及时停止动作(上大学后才知道原来这叫性的饥渴)。

  看着看着我又作出了愚蠢的行为,我慢慢下到木箱,拿起上次丢弃的棍子,再次小心翼翼的爬回原来的位置,轻轻的将棍子放在山峰与大腿之间,正在这个时候,黑大叔突然慢慢的向上移动粗大腿,这时我能听到山峰、棍子、粗大腿它们之间的摩擦声,我听得是那么的兴奋,恨不得过去拿手抓住,就在我沉迷的时候一声“谁呀”大叔迷糊的说了一句。

  我麻溜的拿棍子,快速爬下木箱,用尽吃奶的力气往家的方向跑,在跑回家的路上我还在自言自语的说“要是我能握住那该多好呀”,到家后吃饭睡午觉,下午跟伙伴去游戏厅玩拳皇去了。

  我爸是厂内的职工,负责这里唯一的电话接听并通知铺主,我平时都会过去帮忙,这个时候我接到一个56号的电话,于是我跑过去找人的时候,一转弯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把我弹到了地上,我回神一看是黑大叔,我就这样坐着静静的看着他,大叔笑了笑过来扶起我,看了看说道“原来是你呀,小朋友”,这时的我脑子一下蒙了,说不出话来站在那里,接着黑大叔又说了“下次不要打扰叔叔睡觉了,要不我就打你屁股了”,我马上回答“好的”,说完就跑头也不回,只听到后面黑大叔的笑声还有一句“跑慢点,小心摔了”。

  后来我多次去河边的时候,都发现那扇窗户紧闭,我只有失落的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