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意外
作者:负能量瞄准器      更新:2021-06-14 14:14      字数:1916
  就在气氛变得有些怪异的时候,一个骑着折叠代步车的年轻男人停在两人身边。

  “您好,请问是贾先生吗?” 男子看了眼身旁的车子,接着朝贾嵘明问道。

  “是我。”贾嵘明淡淡地答到,接着从口袋中掏出车钥匙递给了代驾司机。

  “贾叔,那我就先走了啊。”

  看到此时赶来的代驾司机,冉默只觉得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回想起自己刚才的糗样,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一下,还有件重要的事。”说完贾嵘明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然后在冉默的眼前晃了晃。

  “既然叫了我声叔,不打算留个联系方式就跑啦?”贾嵘明微微撅起嘴,装作不满的表情。

  “我给忘了,我现在就加。”冉默边说边用左手拿起手机操作着,右手还不忘虚掩着身下的那片隆起。

  贾嵘明看着冉默滑稽的姿势,脸上的笑意逐渐浓烈起来,一旁的代驾小哥看到冉默不雅的姿势后也偷偷地掩笑。

  冉默实在受不了两个人的目光,心中只想赶紧加完好友后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加上了,我走了贾叔。”刚说完冉默就只留给贾嵘明一个背影,朝着前方小跑着离开。

  “小默,别忘了下个星期的演出,我等着你。”贾嵘明朝着冉默的背影喊到,浑厚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街道。

  冉默没有回头,而是举起左手,比出一个OK的形状。

  贾嵘明往冉默逐渐远离的身影,脸上的笑意开始渐渐褪去。他突然想到,如果当初那个孩子还在的话,应该和小默一样的年纪了吧。此时,贾嵘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哀伤。

  “咱们走吧。”贾嵘明朝着一旁的代驾说道。

  几分钟后,一辆特斯拉缓缓地开动,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

  冉默蹲坐在路边,身后倚靠着粗大榕树。时间已经凌晨四点了,此时的气温比刚才分别时还要冷上不少。但冉默心中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暖,看着自己和贾嵘明在微信上的聊天记录,脸上露出痴痴的笑容。

  第一条是贾嵘明发来的,那个中年人都酷爱的,但是让冉默觉得有些瘆人的微笑表情。

  “已经到家了吗?”

  “嗯,刚到。”

  “那早点休息吧,好好睡一觉。”

  “好,贾叔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接着是贾嵘明发来的那张,他们两人在酒吧里的合照。冉默点开照片,又开始端详起来,事实上在聊天结束后的短短半个小时里他已经看过无数遍了。

  照片里的贾嵘明像是一头大熊憨笑着,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每当冉默盯着照片里贾嵘明那张白里透红的熊脸就会不由的咧开嘴。

  “自己怎么能这么花痴。”冉默意识到自己脸上痴傻的表情,不由得拍了拍的脑门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空旷马路上,鲜有的几辆车在飞驰着。冉默盯着来往的车辆发起了呆,接着脑海中回想起贾嵘明那段语重心长的话。

  “为自己活一次吗?”他喃喃道。

  冉默回想起自己一团乱麻的生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一阵沉思过后,他决定今天先去把那份工资少的可怜的工作给辞了,之后再好好规划一下今后的人生。

  在心中有了大概的方向后,冉默把叠放在口袋中的那张门票拿了出来,展开后轻轻地放在大腿上,然后静静地看着上面的信息。

  一阵寒风像是不怀好意似的从冉默身边悄悄掠过,把门票吹落到路边方形的窨井盖上。冉默有些烦懑地站起身,然后朝着路边走去。就在他弯腰拾起门票时,不远处,一辆黑色的箱型车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冉默驶来。

  当冉默意识到危险来临时,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巨大的冲击力将冉默撞飞,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重新移位了一般,接踵而来的是席卷全身的疼痛,巨大疼痛让他连挪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使不出来。即使不用亲眼看见,冉默也能猜测出此时的自己一定是鲜血淋漓。而此时,那辆肇事车似乎已经呼啸而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冉默感觉自己被人轻轻地托起,伴随着脖颈传来一阵刺痛,一股冰凉的感觉的流入体内。

  接着,一个陌生的声音隐约在他耳边响起。

  “居然真的是你…”

  “连蓝液也没办法修复,伤的太严重了”

  …

  “怎么办…”

  …

  “希望我这么做是对的。”

  …

  冉默尝试睁开此时紧闭的双眼,他想看一眼这个声音的来源。但车祸造成的创伤似乎压迫了他的视神经,忍受着极大的疼痛,他才辨认出不远处一个模糊的人影,似乎正在调试着什么东西。而那人的衣服上,一个奇怪的logo印在胸前,一个由圆圈和断开的圆环组成的标志。

  此时,那个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冉默的动作,缓缓走到冉默身边蹲下,就在冉默快要看见那人的长相时,一只手遮盖住了他的双眼。

  接着冉默的耳边重新响起了那人的声音。

  “就当是做了一个梦吧。”

  下一秒,冉默像是堕入了一遍虚无,他感受不到周围的环境,甚至是自己身体的重量,而疼痛似乎也跟随着消失了。他仅仅感知到,有一股力量指引着自己不断的下坠。自己这是在去地狱的路上吗?他不禁想道。

  上天像是故意捉弄他一样,当他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准备重新生活时,却夺走了他的生命。

  冉默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在逐渐地消散,他突然想起人在濒死的时候似乎都会回顾自己的一生。

  随后,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大脑,他陷入了回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