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我不姓赵      更新:2021-06-14 19:13      字数:2270
  我大着胆子,走出了拐角,站在办公室门口,我又一次看见了正在低头批改作业的钟博文。

  办公室就他一个人,老男人穿着墨黑色的外套,黑白相见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和蔼,正坐在办公桌上刷刷地改着作业。钟鼎没有想到那个和他有着迷之缘分的大学生正在门外看着他,像注视一位爱人一样,目光轻轻地落在钟鼎身上每一个地方。

  我敲了敲门,满脸笑意地看着满脸错愕的钟鼎,然后自个儿跑过去拿了张凳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在钟鼎还没说话之前,我抢先开口道:“需要我帮忙批改吗老师?免费的劳动力哦!”

  钟鼎收回惊异的目光,抿了抿嘴,也不询问为什么我提前跑来找他,仿佛他早就想到了我会提前过来,但也许没有想到会来那么早。

  他嘴角往上,抬着下巴往后面努了努:“那些是还没批改的,你帮我改了吧。喏,红笔。你就坐在后面那位老师的办公桌上改吧。”他一点都不难为情地指派着任务给我,反而有种自然若此的感觉。

  我也欣然接受任务,接过那只红笔,抱起作业却并没有顺从钟鼎的安排,而是往他对面的办公桌放。这样光明正大欣赏老帅哥的大好机会,我怎么会乖乖地听钟鼎的话。钟鼎照样也没说什么,他的目光随着我的动作来回移动,似笑非笑的神情让钟鼎整个人都变得神秘。可能他知道接下来的我,会相当的“花痴”。这个新学的词语是他在浏览娱乐新闻的时候看到的,用来形容那些看见明星就迈不动脚的人,很好地形容了我最近发生的动作。

  初次动情的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肢体语言,我不知道我这样冲动行为会给钟鼎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和困惑,但我就是把持不住自己躁动的心,仿佛对一切都志在必得,又不敢大肆妄为。

  就类似一条没长大的小狗,整天只会黏着自己,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好在钟鼎并没有发出什么疑问,大部分也任由我的目光像探照灯一样跟随着他。

  两个人静静地批着作业,每一个人的实训作业都是不一样的,字体,内容,格式,绝大部分都让钟鼎和我感到头痛,字写得太丑,在哪儿都是让人头大。一番批改下来,让我看到报告就发昏。

  钟鼎拿着杯子起身给我倒了杯水,掏出手机瞧了瞧时间,拍了拍我的肩膀:“咱们把这些改完,吃饭去吧!”原来我们批改作业已经过去了快两小时了,我等这条消息等到大脑快死机了,他发出的这条指令让我再一次重启,笑容瞬间绽放在脸上,发亮的眼睛告诉他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一句话!我开始了再一次的聚精会神。

  他也笑着再次坐回了对面,刷刷的笔尖划过,似乎心情不错,钟鼎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调,声声慢慢,轻轻飘飘。

  工厂食堂周六不上班,所以两个人是去学校里面吃饭。师生俩人并肩走在宽阔的主干道上,周六的时间大部分学生还是很清闲的,他们来来往往说说笑笑,冬天的寒气并没有影响到热情的年轻人,一股青春朝气在他们脸上绽放。

  迎面走来三个女孩子,她们手里拿着书本,往图书馆走去,我和钟鼎挨着胳膊,说笑着从三个女孩子身边过去。钟鼎回头看了看,待到她们身影消失不见的时候,他用肩膀撞了撞我,一脸不正经地问我有没有看清刚刚三个女孩子的面容。

  我一听就知道接下来钟鼎要说什么了,一脸无奈地反驳道:“哎呀我的好老师!我的老帅哥!她们不是我的菜啦,而且人家是有男朋友的。”我看着撇嘴的钟鼎,偷着乐,“我倒是觉得有可能在路上有女孩子看上老师你,嘿嘿嘿……这么一老帅哥走在路上,不晓得会迷倒多少……”

  我之所以没有再说下去是因为钟鼎一巴掌拍在我后背,差点让我背过气。他白了我一眼,然后又看着我自己笑了起来。

  吃饭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多年的家庭聚会经历让我很早就明白,吃饭如果真的只是吃饭,那肯定会轻松很多。我在想要是待会儿吃饭时,自己若是吃相不雅,若饭间交谈,若是自己口没遮拦打个饱嗝儿,若自己没忍住放了个屁……

  这人要是想太多有的没的就容易患得患失,一路上我都觉得自己在饭桌上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成为钟鼎眼中的笑柄,都会让他产生反感,然后被他讨厌,然后就……这让我感到无比的压力,原本开开心心的脸,慢慢有些丧气弥漫了。

  中午的阳光略微驱散了寒气,我对食物的热情似乎也点燃了钟鼎沉静的心,他心情很好,一路给我说着自己以前在工厂的经历,说起年轻时在外面的走南闯北,说起上学时候的顽劣固执。我满眼的崇拜,心中的春水泛滥如江河,好像自己也回到了属于他的年轻岁月,脚下走的主干道仿佛也成了一条时光,一路都是花开烂漫。

  一路通向食堂。

  我拉着钟鼎进去食堂,他原本打算带我出去吃,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喜欢外边,外边吵闹,而且我怕在外面遇见同学,在里面还好,见着了不会说啥,出了校门,意义就不一样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食堂人不多,我们坐着不起眼的位置上,四周安安静静。周末大部分人的时间被用来睡懒觉,打游戏,或是约人游玩等私人活动上了,食堂的中午也比平时少了很多人,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两个人有什么特别。

  突然间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我的眼睛一刻都没有脱离我对面的男人,他的每一个表情在我眼里都是那么的独特,我觉得自己快成玛丽苏式小说读者了,满脑子都是不切实际的想象。而那个自己眼中的男人此刻也在静静地看着我,脸上没什么表情,嘴角那一勾却能看出他的惬意和放松。两人相顾无言,直到饭菜上桌。

  饭进入口中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们俩这是……在搞暧昧么?跟一个直男?

  我和钟鼎都有一个共同点,两个人都不抽烟喝酒,这两种在饭桌上甚至会超越主食的存在让我们两人都很不舒服。我是因为不会,喝酒半杯红脸两杯倒,抽烟呛嗓子,所以即使身边有很多烟鬼酒鬼,也没有让我对这两类物品产生好奇。

  而钟鼎是因为身体,我曾好奇钟鼎作为一个中年男人是如何做到不抽烟喝酒的,结果被告知钟鼎的做过胆囊手术,这些东西注定和自己无缘,慢慢下来,烟酒都没再出现过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