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再再见沦陷
作者:杜康和杜康      更新:2021-07-05 17:58      字数:2629
  杜仲呕了一会儿,实在吐不出什么东西,就直起身,看到小甜甜还是扶着令狐崖,心里虽酸,却竭力克制住自己的表情。他不是听不出令狐崖语气里面的客气和距离感。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杜仲凭自己的努力拼搏,也算是事业有成;虽然他刚离婚,年过四十,作为TZ,也想有一份情感上的需求,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刚刚拒绝了自己,现在又被另一个在他杜仲眼里根本不算什么的人搂抱着,心里的失落是抑制不住的,但是他不会像泼妇一样,他有自己的尊严。于是他镇定的说道:“没事,谢谢···我先走了。”

  说完,杜仲头也不回地朝街上走去。

  令狐崖再次见到杜仲的时候,已经是正月底了。

  这天是周一,生意比较冷清,晚上只有两桌人在打,一旁玩的人也没有,又因为李根前两天老家有事情,说要回家几天,所以那天令狐崖就叫李根去陪咪咪姐刘晓虎,让两人单独去约会约会。

  有人叫令狐崖去午夜天堂喝酒,他回绝了。

  忙完所有的一切,回到家已经是很晚了,当他洗漱完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居然微信提示有语音电话,一看,是杜仲打来的。

  其实这段时间令狐崖偶尔还是会想到杜仲的,午夜梦回时他也会想,如果他不是因为和老林三年的感情结束得莫名其妙,让他对TZ恋情产生一种抵触情绪的话,也许他和他会有一个不错的发展。他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认识了,刚好又发生过关系罢了。

  看着那不停响动的电话,回想起元宵节那晚杜仲离开时候的样子,令狐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通的电话。

  令狐崖用礼貌而又平静的语气问候道:“喂!”

  杜仲依旧是在日报社办公室,开年以来,报社各个部门的工作开展得不错,特别是他们法制部近来采编的文章,将民生和国家相关法律文件生动结合起来,不再像之前那样生硬难懂,社会反馈效果极好,在整个编委会好生的出了一回风头。只是工作上的顺风顺水依旧无法让杜仲开心起来。人前他还要各种应酬强颜欢笑,每当一个人的时候,令狐崖的身影就不自觉的跳进他的脑海里。

  这段时间每到下班,杜仲都不是很想回家,他怕一个人在深夜里,面对空旷的房间,会想起令狐崖。故而他总是喜欢呆在办公室,找各种各样的事情来充实自己,拖延回家的时间。开始的时候,效果还好,可是越到后来,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不管是办公室还是家里,时空变换也没有办法阻挡令狐崖的身影闯进他的生活里。真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刚才自己鬼使神差地翻到令狐崖的微信,又不由自主地拨通了语音,此刻,见令狐崖已经接通,杜仲是又紧张又惊喜,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都不知道怎么语言了,只好问一句:“在干嘛呢?”

  “刚洗漱完毕,准备休息了。”

  “哦···”

  杜仲平时在单位,作为法制部的部长,且不说文采风流,口才也是了得。此刻他却恨起自己的嘴巴来,简直蠢笨至极。

  令狐崖看着电话那端没有继续说话,但是又能听到细微的喘气声,于是问道:“有事吗?”

  这个台阶让杜仲松了一口气,也恢复了平时的沉着,于是急忙说道:“我想见你,想和你聊聊,可以吗?”

  “现在?”

  “嗯···可以吗?”

  令狐崖想了想,回道:“好,可以。”

  两人约在花果园金融中心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水吧,这家店主要以咖啡、高端茶饮和西点小吃为主营,环境幽静雅致。因距离较近,令狐崖先到,将位置发给了杜仲。

  令狐崖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其实这个时间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整个大厅,只有另一端的一个角落有一对男女,看上去像是情侣。这家店的咖啡是一绝,但是想着大晚上的喝咖啡,不利于睡眠,令狐崖要了一壶毛尖。

  没有想到杜仲迟到了很久,令狐崖都喝了好几口茶水,才见他姗姗来迟!他发现今天杜仲里面穿的是黑色华伦天奴的高领毛衣配了一件阿尼玛呢子大衣,也是黑色的,下着一条藏青色休闲裤,脚上穿的是一双黑色皮鞋,整个人显得气质稳重,而那幅眼镜依旧让他身上的那股儒雅之气没有被掩盖掉,两重气质平分秋色!

  “不好意思,迟到了,停车花了一点时间。”杜仲一坐下,气喘吁吁的,想是一停好车,跑上来的。

  “你开车来的?”令狐崖问道,有点吃惊,很多人来花果园,都不愿意开车,一则堵,二则停车确是一个麻烦事情!

  “嗯,我想着都这个时候了,应该不会太堵,没想到外面还是车水马龙的。”杜仲说道,依然喘着气。

  许是跑得有点急,杜仲满脸通红。见他这样,令狐崖急忙招手叫服务员。服务员一过来,给杜仲面前的杯子倒茶水!

  “也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我自作主张要了茶水,你看要不要点点其他的?”令狐崖问道。

  “没事,我都可以。”杜仲急忙喝了一口,顺了顺气,一边又脱掉外套——里面的空调开的有点大!

  坐下来后,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突然有点尴尬。令狐崖不知道杜仲约他出来是为了什么,他掏出烟,递了一支给对方,自己点上,狠狠地抽了一口,又吐出来,一大堆烟晕散在两人之间。透过它,令狐崖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

  杜仲心里除了尴尬,还有激动,除了第一回两人约炮之外,这是他第一次单独和令狐崖相处。又是他主动约对方出来的,所以他努力的在心里做建设,让自己镇定一点……最终还是杜仲打破沉默:“不好意思,这么晚叫你出来。”

  只是这话让杜仲都想抽自己嘴巴,像他俩目前的情形,这种话最容易把天聊死。果不其然,令狐崖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抽他的烟,看着对方。

  见对方没有接话,杜仲心里越发有点紧张。两只手不停地在桌子下面交叉搓着。于是他又喝了一口茶,感觉自己身上都出虚汗了,暗骂自己没有出息!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杜仲定了定神,心想:既来之则安之!

  从进来到现在,杜仲都不好意思和令狐崖的视线对接。此刻想通了,于是同样看着对方说道:“令狐崖,我喜欢你。”

  杜仲的直接倒是让令狐崖刮目相看,只是他今天答应和他见面,也是想和他说清楚,于是说道:“我知道的,在酒店的时候我不太敢肯定,但是在酒吧喝酒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第二次喝酒,也就是元宵节那晚,你也说了的。”

  的确,杜仲对令狐崖的喜欢是典型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再再见沦陷!

  “嗯。”杜仲看着眼前又痞气又帅气的令狐崖,苦笑着说道:“我的猜测没有错,那天晚上你是清醒的,我就说,像你这样的,一点啤酒怎么会醉成那样?”

  “当然,那种情况下,我不装憨,我不知道怎么下台。”令狐崖道。

  杜仲回想当时的情形,想想,的确是,令狐崖的装疯卖傻让他自己全身而退,却让自己苦不堪言。感觉到鼻子上沁汗,他用手擦了擦。双手交握,抵着下颚,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想了想,杜仲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的?”

  ················································

  各位亲,你们的一点点鼓励,就是杜康的无限动力,还是老生常谈,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