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杜哥,你没事吧?
作者:杜康和杜康      更新:2021-07-05 17:57      字数:2639
  一说完这句话,杜仲思想上觉得一下子轻松许多,脸上又像发烧了一样,烫烫的。说实话,在此之前,他只向前妻表白过,而且是他已经知道她对自己有意思,自己也对她有好感的情况下。此刻,在这深夜凌晨的走廊里,到处都散发着浓浓的啤酒气味的地方,他居然一鼓作气的对令狐崖说:我喜欢你!

  杜仲发现自己是TZ并非是通过和男人发生过关系才知道的,像他当过记者,现在又当编辑,什么社会话题没有接触过?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对前妻兴趣缺缺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性向了!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好朋友柳传志柳哥,就更加确定。

  唉,杜仲历来自认为是内敛的,却没想到自己也有冲动直接的一面!或许以前是故意克制自己吧!当前妻说要离婚的时候,他觉得应该挽留,却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当他从老家逃回来那天他毅然赴令狐崖之约;当他发现自己喜欢这个人时他决定撞一撞南墙;此刻,当看着眼前的令狐崖,他说他喜欢他!

  杜仲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等着令狐崖的回应。而令狐崖给他的答案是嬉笑着脸,打着嗝,说道:“嘿嘿,嘿嘿,你喜欢我?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我都不认识你!你说你喜欢我?真是耍起好玩!”

  说完,令狐崖就挣脱掉杜仲,歪歪扭扭地朝电梯走去,也不管呆在原地的杜仲!好像这个空间原本就没有人一样!

  杜仲确实像雕塑一样呆住了,他想过很多他向令狐崖表白的画面,但是从没有想过会是在自己喝了酒的时候而且对方喝醉的情况下。他更想过如果对方拒绝他,至少会说出一些拒绝的理由让他信服。他只是没有想到令狐崖会说几句虚虚实实的话后,把他丢在这个空荡荡的走廊里独自离去!

  其实杜仲内心深处最期盼的样子是——他一向令狐崖表白,令狐崖就高高兴兴的接受他,和他确定恋爱关系!只是这种奢望,他自己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从第一次喝酒时的情形,他都知道不可能!

  杜仲心里虽然做好了准备的,此时此刻,还是有无尽的失落,还有一些懊恼——懊恼自己沉不住气,选择这个时候说出来!

  他懊恼的不是自己说了出来,而是时机和方法不对!当杜仲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的眼镜框有点歪了,急忙扶正,追到电梯口的时候,令狐崖的影子都没有一个!

  令狐崖逃也似的跑进电梯,急忙按上关门键,他怕杜仲跟上来。虽然他喝醉了,但是脑袋还是清醒明白的。杜仲来洗手间扶他的时候,他不好拒绝,心想反正还可以装醉蒙混过去,但是当对方向他表白的时候,他还是吓了一跳。说实话,杜仲的确是令狐崖喜欢的类型,温文儒雅,各方面条件比老林好很多,只是他这段时间真不想启动感情之路。所有他只好继续装憨卖傻。

  下得楼来,令狐崖没有走大厅,而是选择从后门出来,因为他知道,后门一出去,不是临街的那一面,是个广场。这样可以躲开追下来的杜仲。一出门,风一吹,清醒了一些。只是今天的确喝的有点多,没走几步,喂里又开始翻滚,他赶紧跑到一个花台边,扶着花台边缘,呕吐起来,算是给花树施肥了。

  “令狐哥!”

  呼叫的是小甜甜,让他这一叫喊,令狐崖吓了一跳。令狐崖抬起头,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角,看到已经站在身边的小甜甜。只见他一副又苍白又有点红晕的脸,带着笑意,脖子上还有两三颗若隐若现的草莓。小甜甜也是刚从这栋大楼出来的——喝酒快结束的时候,有个高个子过来找他喝酒,趁机和他咬了几句耳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居然被这个人拉着离开了酒吧。进电梯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将他拉到一个没人的楼层,进而走进洗手间,随便找了一个空格,将他抵在板壁上又亲又咬,意乱情迷之中,自己还蹲下去帮那人口了。那人个子高,力气大,家伙却小。最后小甜甜是被那人的腰腹之力撞得直呕吐。当他吐完的时候,清醒了些,那高个子拉起他,让他背对着,竟然动手去解他的皮带裤头······

  小甜甜厉来是只要有感觉的,他可以不挑人,却特别挑场合,必须是干净温馨的床。在洗手间想操自己,门都没有······见令狐崖盯着自己看,他有点不好意思,提了提衣领,然后走了过去,问道:“令狐哥哥,怎么你一个人,他们呢?”

  令狐崖推开小甜甜的手,说道:“酒局一结束,大家各找各妈,各自回家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他回答问题的语气很平静,问问题的时候却带着些许戏谑的味道。

  小甜甜不亏是久战沙场、历经风月,见令狐崖这样问,反而放下起先的羞涩,说道:“我一直在等你啊。”他大言不惭地说完,又走过去一把拉住令狐崖的手,暧昧的扶着。

  “哦!”令狐崖用漫不经心的我信你个鬼的语气应了一声,想要挣脱小甜甜的手,甩了一下,居然没有甩掉。

  这个酒吧,杜仲虽然来了两回,但这一片,他是不太熟悉的,带着沮丧的心情,随便进了一个电梯。下得楼来,也不知道去那里搭车方便,刚好见到一个门,准备从这里出去。一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不远处那两个相互扶着的人——不是杜仲眼尖,而实在是广场上除了他们,空无一人。

  杜仲以为自己眼花,取下眼镜,揉了揉,再带上,确确实实地发现,那两人就是令狐崖和小甜甜。因杜仲就站在门边,背着光,那边的两人显然还没有发现他。怎么他和他一起?突然之间,杜仲像是被刀轻轻划过一般,有点痛!继而不知怎么搞的,一股屈辱和恼怒的情绪涌了上来!

  不远的距离,杜仲化着几步,走了过去,带着一种莫名的语气,喊道:“令狐崖!”

  令狐崖正试图挣脱掉小甜甜时,就听到杜仲这一喊声。他这才发现,杜仲已经站在距他们一米不到的位置,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瞧着自己。他本来想扯开小甜甜的手,在心里转了几转,就干脆放弃了这样的想法,由着小甜甜扶着自己。

  然后,令狐崖故作惊讶地喊道:“杜哥,你还没走?”

  小甜甜不知道令狐崖和杜仲之前约过一腿,也不知道杜仲对令狐崖已经产生了情愫。只道杜仲只是一个酒友而已,虽然发现他的眼神怪怪的,还当他是因为看到令狐崖和自己在一起的反应,见令狐崖没有再挣扎,压根没有往深处去想,反而是喜滋滋地靠紧一点,然后还用一种欣喜而炫耀的语气和杜仲打了一个招呼!

  “呀,杜姐姐,你也还在啊!”

  其实杜仲已经看到小甜甜脖子上的斑斑点点,以为是令狐崖的杰作。他没有回答令狐崖的问题,也把小甜甜的亲昵的招呼当作夜里的空气。他突然觉得有点反胃,一晚上的酒意,此刻莫名其妙地涌了出来。他急忙跑到花台的另一边,想呕,只是除了一点胃里的酸水,再也没有东西吐出来。

  令狐崖不忍,走了过去,想帮杜仲拍拍后背,想了一下,又忍了下来,只是用一种非常礼貌而又疏离的口气问道:“杜哥,你没事吧?”

  ················································

  各位亲,你们的一点点鼓励,就是杜康的无限动力,还是老生常谈,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