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令狐崖,我喜欢你
作者:杜康和杜康      更新:2021-07-05 17:57      字数:2721
  一坐到旁边,小甜甜就紧紧地靠着令狐崖,两只手还挽着对方,好似他垂涎已久的这枚帅哥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一样,一脸的洋洋得意。说实话,小甜甜长得也是一表人才,皮肤极白,是非常俊秀的,只是也许是平时纵欲过度,一天到晚总是一副软绵绵的样子,只要仔细瞧,那张脸就一点精气神都没有。令狐崖是知道这个人平时的做派的,实话实说,且不说他喜欢的类型不是这一卦的,更遑论小甜甜平时的做派,这样的人也入不了他的眼。

  “哟,小甜甜,今天是不是想勾引我们令狐帅啊?”见他们两人“勾肩搭背”,不知道是谁起哄道。

  “是啊,令狐哥哥就是我的天菜,啊,能和他睡一觉,叫我死都愿意!”小甜甜也不知羞耻是什么东西,妩媚的回道。更紧的靠在令狐崖的身上,一双桃花眼在夜色里迷离自醉。

  “哼!”杜仲用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轻哼一声,心里不屑地骂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然后拿起自己的杯子,假装呡了一口。

  “哟,骚货,你倒想的美,我们令狐帅帅的床是你想上就能上的?”这次说话的人是三姨妈柳传志,虽然他说话的时候是玩笑的语气,但是他说的也是事实,在坐的都心知肚明——一个见人就扑的人,除了那些只想在他身上发泄发泄的东西,谁愿意和他扯上半点关系?

  三姨妈柳传志的话,让他的朋友杜仲心里不自觉的一爽,平时他只觉得这个朋友喜欢开玩笑,此刻,他才觉得自己朋友的嘴巴真真是厉害之极,暗道:“说的真好!”

  小甜甜也不是省油的灯,也根本不在乎三姨妈的明嘲暗讽,噘着嘴说道:“哼,我就是想得美,老娘不但想得美,长得也美,不像你这个老鸡婆,长得丑,还想的美!”

  “哟,老娘丑是丑,但是有人要,又人疼,又人喜欢,不像某些人,一天天地饥渴得像个站街女!”三姨妈回怼道,然后抱着旁边的BF,狠狠地亲了一口。

  “哼,我喜欢,我愿意,天天入洞房,夜夜换新郎,老娘有这个资本!”小甜甜这样说道。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谁又知道他内心最想要什么呢。

  有些人天生就是淫荡敏感肌体,小甜甜就是这样的人,别人一撩,就容易发骚动情。只要他看上又有感觉的,只要对方稍稍丢一根骨头,即使一点肉都没有剩,他都会抱着舔几口。久而久之,他在这个小圈子的名声也就不怎么样了,而那些在小蓝里勾搭撩骚的,都只是本着一夜情来的,即使有个把互相有点好感的,也因为小甜甜本身自带的一种社会气息——轻浮、圆滑、虚飘——还没有走进他的内心,就已经退避三舍了。

  说实话,做为一名TZ,谁不希望有个真心相依的朋友?

  小甜甜和三姨妈的斗嘴,一旁的人像看热闹一样,好玩,但谁也没放在心上。令狐崖任由小甜甜挽着自己,酒色场合,没把它当回事情。其实他早就感觉到旁边杜仲身上有种怪怪的情绪,也听见刚才那一声轻哼,还有那么几次,当两人不经意地挨到的时刻——不管是手,还是腿,抑或是身体其他部位——他都能感受到杜仲会轻轻地抖一下。的确,杜仲也好想像小甜甜一样,将整个人挂在令狐崖身上,但他毕竟是内敛的,他平时的修养也不允许他这样,所以,当两人稍稍碰到的时候,他就会像触电一样。

  元宵佳节,大家都是喜气洋洋的,中间酒吧几个老板包括牛铁生也来敬了一回酒。 

  人在喝酒的时候,有两种人很容易醉酒的。一种是高兴的人,一种是不高兴的人。今天这一桌大部分人都是高兴的,一个个都烂醉入泥,特别是令狐崖和李根,两人今天的心思都是想着请这些平时打麻将的朋友,所以,只要酒一上来,两人都抢着扫码付钱买单,两人也是喝得最多。而挽着令狐崖的小甜甜,因为得意忘形,醉得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另外一桌的一个过来敬酒的,搀扶着说是上洗手间,就再也没有回来。唯一心里有事的人,是杜仲,他也喝多了,好在他是少数民族地方来的,他们老家那边大多数都是喝的白酒,而且是那种后劲特别强的糯米酒,酒量从小就锻炼出来了的,这点小啤酒,除了让他撑得难受,不至于让他醉的不省人事。

  酒局快结束的时候,三姨妈柳传志问杜仲要不要一起走。当杜仲开玩笑的说叫他今天晚上好好陪他们家BF,不用管他,那俩口子也就先走了。其余的,也陆陆续续地的离开,最后就只剩咪咪姐刘晓虎和李根一对、令狐崖、杜仲,还有那个叫老七的。

  几人出了酒吧门,正准备下电梯的时候,令狐崖东倒西歪的,突然又跑出电梯,嚷嚷着打着酒隔,道:“你们先走,我去撒泡尿!”

  电梯里有人按关门键,正当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杜仲对李根他们说了一声:“我去看一下吧!”就跟着出了电梯。

  杜仲跟到洗手间的时候,里面除了令狐崖,什么人都没有,而令狐崖正扶在洗脸台上不停地呕吐,一大推腌臜之物在水池里。吐了一会儿,他踉踉跄跄地又去找便池,杜仲急忙跑过去,扶住他的身子。

  一趴尿撒完,令狐崖打了一个冷噤,好像清醒了些,站定,回头朝杜仲露出可爱的微笑。这一笑,好似黑夜里突现一轮明月,让杜仲觉得为这一刹那的光明,哪怕再黑的夜,他都要蹒跚前行。

  令狐崖不知有没有认出是杜仲,居然靠在对方的肩膀上,要倒不倒,要立不立的。杜仲赶紧扶着他,走出洗手间之前,他顺手开了水龙头,将刚才某人呕吐之物冲喜掉。已是深夜凌晨,38楼的楼道里没有了多少人,杜仲虽然没有醉,毕竟也是喝了酒,身上又靠了一个令狐崖,还是有点吃力。

  即便这样,他的心里是舒服甜蜜的,像黑夜里开了花一样。两人三步一停、一踉一跄地朝电梯走去,在走廊转拐的地方,突然一个不稳,杜仲闪了一下,他急忙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依然扶着令狐崖。也许是令狐崖的重心不稳,整个身子倾斜过来,杜仲不得不靠着墙壁,对方也就跟着压了过来。

  杜仲靠着墙,令狐崖贴着杜仲,暧昧至极。

  两人面对着面,令狐崖出气有点重,一大股酒气直喷杜仲脸上。突然,令狐崖在杜仲的脸上摸了一把,咕隆道:“你谁啊,我喝醉了,谢谢你,谢谢你。”

  杜仲明知令狐崖带着酒意,但是还是希翼着对方有三分清醒,说道:“我是杜仲!”

  “哦,你是杜仲,我知道,我知道······”令狐崖的话让杜仲心里有点欣喜,只是马上令狐崖接着说道:“你是杜仲,我知道,你是三姨妈的朋友,上次我们喝过酒的。”

  后面这句话,让杜仲心里一冷,不过他还是部甘心的说道:“是的,我们喝过酒的,我们还······”

  只是没有等他把话说完,令狐崖就笑嘻嘻地接着说道:“我知道,我们还·······我们刚才还一起喝酒,还坐挨在一起,嘿嘿。”

  这句话彻底让杜仲明白,令狐崖虽然酒醉了,但是心是明白的,对方好像故意在岔开他们两个曾经有过肉体关系的话题。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什么,杜仲突然伸出双手,扣住对方的脸,让对方只能面对面的看着自己。

  杜仲不管对方是真醉还是装醉,一本正经的说道:“令狐崖,我喜欢你!”

  ················································

  各位亲,你们的一点点鼓励,就是杜康的无限动力,还是老生常谈,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