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界 第三十一章
作者:For you 怦然心动      更新:2021-08-24 05:42      字数:2600
  白衣青年探了探顾飞的鼻息,眉头微微一皱,他手中凭空出现一枚拇指大小的丹药,将丹药喂入顾飞口中。

  随即,他转头看向丁傲,声音清冷道。

  “丁傲,你身为筑基期修炼者,却释放威压于一个尚未凝气的人?”

  “你难道忘了道院的规矩?”

  “还是说?仗着你兄长是执法堂长老!就可以在道院内肆意妄为了?”

  这时,人群中有弟子窃窃私语起来。

  “慕白师兄来了,这下顾飞算是有救了。”

  “这可说不定,虽说,慕白师兄也是执法堂长老,但是,丁傲的兄长丁轶,可是在慕白师兄之前成为执法堂长老的,资历要比慕白师兄高的多。”

  “况且,丁傲以前被顾飞揍得那么惨,今日在此遇见毫无修为的顾飞,他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

  “我猜,他肯定不会因为慕白师兄的到来而善罢甘休。”

  “行,既然你那么看好丁傲,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怎样?”

  “可以啊!没问题!赌什么?”

  “一块灵石!”

  “一块灵石太少了,两块……”

  “……行,两块就两块。”

  “嘿,我来也一个,我赌丁傲会反抗慕白师兄。”

  “等会等会,还有我……我赌丁傲不敢。”

  “……”

  人群里面,一场秘密的赌注正在开始进行……

  丁傲离人群比较近,听到他们所说的话,脸上的表情异常难看,心里顿时进退两难起来。

  原本,他是打算离开此地的,他不想得罪慕白,如果慕白仅仅是执法堂长老,他并不怕他。

  但是,慕白他还有另一种身份,正是因为这个身份,才让他忌惮不已。

  因为,慕白不仅仅是执法堂长老,他还是院长身边的人,他是院长的亲传弟子,也是院长众弟子当中天赋最高的一位。

  他在25岁时,修为就已经达到了金丹期,据说前几年在冲击元婴期。

  有传闻说,他现在已经是元婴期了,但是,无人亲眼所见,不过,如若真如传闻所言,那就太惊世骇俗了。

  毕竟,他现在的年纪不过百岁。

  自古以来,玄天界有一个传闻。

  百年元婴者,属于万年难见的绝世天才,不出意外的话,他日后必定是破虚强者。

  在丁傲犹豫不决的时,慕白清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怎么?丁傲!说你两句不服气?”

  随即,他又往旁边人群扫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都围在这做什么?还不去修炼!”

  “慕白师兄息怒……我们这就去修炼……”

  “走走走……慕白师兄再见!”

  围观的众弟子应了一声,快速散去,散去的人群中隐约传出几道不甘的声音。

  “唉……没戏了,我的灵石没了。”

  “我的也没了,够我在第二层修炼五天的呢?”

  “呜……又赌输了,要是让俺媳妇知道,右边耳边也要红了……”

  丁傲闻言,猛然抬起头看向慕白,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白师兄,这顾飞三年前欺我太甚,你也知晓,却没见你出面维护我。”

  “如今风水轮流转,我好不容易有机会,报当年之仇,你却从中阻拦,这是何意?”

  “慕白师兄,请你给师弟一个理由!”丁傲情绪激动说道,脸色也因此涨得通红。

  慕白目光一闪,眉头轻處,他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

  “你要报当年之仇也可以!但,不是现在,如今顾飞丹田已经修复,重回当年巅峰修为,无需太久。”

  “到那时,你便随时可以与他约战第四峰决斗场,以他的性子,断然不会怯战。”

  “而且,今日你也在众弟子面前羞辱过他,如何?”

  “等他修为重回巅峰,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慕白师兄,你拿我当傻子不成?”丁傲皱了皱眉,不满的说道。

  “那这就由不得你了!今日我是护定他了。”慕白冷冷的看向丁傲,淡淡说道。

  “你……”丁傲双目死死的瞪着慕白,浑身气势开始凌厉起来。

  “怎么?想和我动手?”慕白嘴角上扬,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于此同时,在他的身上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气息稍纵即逝,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顿时,对面的丁傲瞪大了眼睛,浑身气势弱了下来,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目光惊骇的盯着慕白,失声尖叫道。

  “元婴期……”

  天府道院第七峰,也是八座山峰中最高的一座山峰。

  山顶处,有一茅草屋,木屋前,有一玉石桌,玉石桌上摆着一副古老的茶具。

  此时,桌上茶壶里的慢慢开始沸腾起来,让人惊异的是,茶壶下方空荡荡的,并无火苗,但是,茶壶里的水依旧沸腾,很是惊奇。

  玉石桌周围坐着三人。

  中间乃是一位老者,他身穿月白色长袍,身形修长,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难以掩饰的优雅与高贵。

  左边则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布衣长衫 ,肩膀宽阔,皮肤有些黝黑,裸露着两臂上的结实肌肉,浑身肌肉泛着健康的光泽,显得凌厉威武,透着难以掩饰的傲然霸气。

  右边…………

  右边则是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他慵懒的躺在石椅上,眼睛微微眯着,手中拿着酒壶,酒壶时不时的往嘴里送去 。

  他浑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香味,脸上微微泛着红,似醉非醉,样子看起来极为可爱。

  最为显眼的是他灰袍上的几个大洞,像是刻意为之,仔细一看,像是被抓破的一般。

  这时,灰袍老者微微仰起头,眯着眼睛看向中间那位老者,慢悠悠的说道。

  “院长大人,这局赌注,可是你输了哦?快将那万年雪莲给老夫吧!”

  “玉山……我很好奇,你是如何知晓顾飞能在丁傲的气势下坚持十息?”中间那位老者脸上露出苦笑,不解道。

  紧接着,他袖口流光一闪,桌上凭空出现一只玉盒。

  “老夫说话算话,这便是你日思夜想的万年雪莲,如今归你了。”

  灰袍老者撇了一眼桌上的玉盒,眼睛一亮,他右手一挥,桌上的玉盒落入他的手中。

  “嘿嘿!天机不可泄露也!多谢院长大人的万年雪莲,我就不客气了。”灰袍老者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说道。

  随即,他对着玉盒轻轻嗅了一下,顿时,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一万三千八百年的万年雪莲,极品,极品啊!我那凝神丹终于可以开炉炼制了。”

  这时,左边那位魁梧大汉对灰袍老者拱了拱手,黝黑的脸上露出憨厚笑容,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开口道。

  “恭喜顾兄,魏某今日提前给你道贺,到时那凝神丹炼制出来,可否留一枚于魏某,价格你开。”

  “嘿嘿……好说,好说,这次我有八成的把握炼制成功,出丹约有六枚左右,到时你和院长大人一人一枚,免费赠送。”灰袍老者似乎很是高兴,没有考虑,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那就多谢顾兄了。”魁梧大汉眼睛一亮,连忙说道。

  中间那位老者眼中也是露出喜色。

  “臭小子,表现的还不错!老夫果然没看错你。”灰袍老者眯着眼睛,撇了一眼第二峰的方向,随即又喝了一口酒,慵懒的躺在石椅上,望着上方蔚蓝的天空。

  “小子,我帮你脱困,你为我赢得万年雪莲,咱俩两清了。”

  原来,慕白并不是恰巧出现在第二峰,他是灰袍老者与院长打赌时,点名让他前去阻拦丁傲,助顾飞脱困的。

  突然,灰袍老者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恼怒之色。

  “不对!两清个屁!这臭小子还……”

  “没完!此事没完……”

  “哼!老夫下次一定补回来。”

  🙏🏻怦然心动跪地求打赏!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