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界 第三十章
作者:For you 怦然心动      更新:2021-07-22 15:40      字数:2612
  果然,对方来头不小,这丁傲的父亲竟和顾飞的师傅风无尘一样,同为天府道院的副院长。

  只是不知,他们二者之间,谁的实力强大一些,脑海中记忆并未说明。

  不但如此,这丁傲还有一位元婴期的兄长,贵为道院长老。

  难怪他与其他人不同,敢当面挑衅他,原来背后是有靠山。

  想要成为天府道院的副院长,有一个必定的要求,修为必须突破天人境大圆满,到达半步破虚的境界。

  至于年纪方面,无限制。

  而且,还真如顾飞所猜测的一样,这丁傲果然和以前的顾飞有过过节。

  起因是,这丁傲修为不如顾飞,就连其他方面也不如他。

  那时,顾飞的修为是凝气八重,他是凝气五重。

  因此,他心生怨念,经常在背后给顾飞穿小鞋,说顾飞的坏话。

  但是,以前的顾飞从来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完全无视他的各种背后操作,一心扎在修炼上,不问世事。

  对于顾飞的无视,这可把丁傲给气坏了,暗的不行,他来明的了。

  于是,他急了,有一次,他带了几个小弟,在顾飞的修炼室外将顾飞堵住,对顾飞各种嘲讽,各种无下限的话全部从他口中说了出来。

  结果却是,他和他带来的几个小弟,被顾飞狠狠的揍了一顿,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不但如此,就连他储物袋中的几万灵石,也落入了顾飞的口袋。

  常言道,打了小的,来老的,丁傲被揍,其父丁泰肯定按赖不住。

  没错,丁傲的父亲丁泰出面了。

  正所谓,有其子必有其父 ,丁傲这幅模样,其父丁泰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丁泰贵为副院长,碍于面子,并没有对顾飞一个小辈出手,而是前往风无尘的洞府讨要说法。

  丁泰说,要顾飞当着道院所有弟子的面,给丁傲道歉,至于灵石的事情,则没有提起。

  不过,风无尘并没有理会丁傲的无理要求,他的态度异常强硬,放言道。

  “小辈之间的事情,由小辈自行解决,我不插手,不过,你要是敢对我徒儿出手的话,我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你儿子。”

  风无尘的意思很明显,你儿子被揍是你儿子实力不行,有本事的话,就让你儿子打回来。

  丁泰知道,碰到硬茬了,他没想到,风无尘竟比他还护犊子。

  既然风无尘都把话挑明了,他这场子肯定是也找不回了,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风无尘的洞府。

  顾飞慢慢的把记忆吸收完,心中冷笑道:“呵……原来是当年的手下败将?”

  不过,他想到一个问题,当年这丁傲确实是败在他手上。

  但现在……自己浑身毫无修为,拿什么跟他斗?看丁傲这架势,摆明了是想找回以前的场子,自己要是不识相的话,今天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而且,周围已经有许多弟子注意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纷纷围了过来,准备看热闹。

  “唉……只能先装一段时间缩头乌龟了……”顾飞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也想装十三,但是实力不允许呀!

  顾飞目光看向丁傲,不卑不亢的说道。

  “不知丁兄有何指教?”

  对面丁傲的神情微微楞了一下,眼神惊愕的盯着顾飞。

  他似乎没有想到顾飞会这样称呼他,一时之间竟没回过神来。

  顾飞看着丁傲在原地发呆,皱了皱眉,他还要去修炼室修炼呢?没时间陪他在这里聊天,于是又说道。

  “丁兄?如果没有事情的话,在下先行告辞!”话说完,顾飞转过身子,拖着酸疼的双腿,继续往第三层走去。

  这时,身后的传来丁傲戏谑的声音。

  “慢着!顾飞?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你叫我丁兄?我没听错吧?大名鼎鼎的凝气榜榜首,竟然叫我一个无名小卒丁兄?”丁傲的语气中充满了玩味。

  “丁爷,丁爷,您没听错,他刚刚确实是这样叫你的,我听见了。”一位看热闹的内门弟子在一旁说道。

  “哦?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

  “原来?是真的啊!”

  “不过,刚才声音太小了,我没听见,顾飞,你在叫一句听听。”丁傲慢悠悠的走到顾飞跟前,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顾飞。

  于此同时,他身上涌起一股无形的气势,直逼顾飞而来。

  顾飞感受到那股气势,心中暗叫不好,他想要后退,但是,双腿已经动弹不得。

  只是一刹那,那股气势就把顾飞笼罩住,虽然,它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他的上空凭空出现一股无形的压力,向他压迫而来。

  “撕……”顾飞嘴角一咧,身子猛然晃动了一下,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

  原本就已经酸疼不已的双腿,在这股压力之下,开始微微抖动了起来。

  这时,丁傲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顾飞,你好像发抖了,我看你好像坚持不了多久了哦?等会要是跪在我面前,那多不好意思啊!”

  “不过,念在往日的情分上,你只要叫我一声丁大哥,今日我便放过你,让你前去第三层。”

  “不然的话?哼!”话说完,丁傲的气势又增强了一分。

  “啊……”顾飞忍不住叫了一声,他的脸色十分难看,近乎扭曲,额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双腿已经成弯曲状态,眼看就要坚持不住。

  “快想办法,快想办法。”顾飞在心中想着。

  他的目光快速的往周围扫了一眼,但是,他发现,前来围观的基本都是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并没有亲传弟子。

  以他们的身份,肯定是不敢与丁傲作对的,只是在一旁看热闹而已,想要借助他们脱困,想必是不可能了。

  至于他师傅风无尘,好像也不太可能会出现在此地,传音戒也使用不了,这个想法也被顾飞给否决了。

  可是眼下还有谁能帮他呢?

  突然,他眼中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在心中喊道。

  “熊叔!熊叔!”

  毫无反应……

  “哦!好像忘了还有暗号!”

  “小宝贝,小可爱,快出来!”

  但是,脑海中依然毫无反应。

  “我的熊叔啊!暗号叫对了都不出来?关键时刻你给我掉链子?”顾飞在心中着急的吼道。

  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双腿已经快贴到地面了,而且,丁傲的气势压力越来越强。

  “顾飞?你看看你,连我区区三层的威压都坚持不住,还好意思去第三层!”

  “你以为?你还是三年前的顾飞吗?”

  “今日,你要是不叫,就休想去第三层!”丁傲冷笑道。

  顾飞艰难的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丁傲,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做……梦!”

  “你说什么?”丁傲脸色一变,浑身气势暴涨,如潮水般的威压叠加在顾飞身上。

  顿时,顾飞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软,双腿往地上跪去,他的意识也渐渐模糊,慢慢闭上了双眼。

  不过,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的耳边几乎同时响起了两道声音,其中一道他很熟悉,是丁傲的,然而还有一道陌生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丝丝清冷之意。

  “顾飞,你给我跪下!”

  “丁傲,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就在此时,一道白虹从天边划过,没入此地,化为一道白色身影。

  此人一袭白袍,背负一柄白色长剑,眉清目秀,样貌极为年轻。

  下一秒,他便出现在顾飞身边,伸手拖住将要跪倒再地的顾飞。

  “大师兄!”

  人群中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衣青年身上,脸上露出狂热与尊敬。

  白衣青年撇了丁傲一眼,眼中毫无感情波动,后者身子猛然一抖,脸上露出害怕,连忙弯腰对白衣青年拱手道。

  “见过慕白师兄!”

  🙏🏻怦然心动跪地求打赏!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