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分手?
作者:风皓月白      更新:2021-05-22 15:32      字数:2652
  感情的事情复杂吗?可能是有些复杂吧。林泽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分手这种事情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删掉微信,拉黑电话,切断一切联系,恢复单身,依旧是条汉子。再说了,自己又不是没人要。感情复杂,那不碰呗,不就两年的感情没了嘛。两年而已,林泽他接受了,也看开了。

  当天晚上,林泽喝多了,抱着路边的槐树不肯松手。不时有人走过,诧异的看着。

  张家成想把林泽拉走,一时竟拉不动。站在一旁,看着林泽呼呼大睡,一腔怒意涌上心头,没忍住,给了林泽一脚。

  但随即又只能弯身掰着林泽的手,骂道:“真信了你的邪,还没事。什么酒量没数吗?醉的还挺快,还是老子买单。艹,又来气了。”张家成起身又给了林泽一脚。

  第二天,寝室。酒精挥发了,林泽也醒了,头疼是意料之中的,但为什么背上,屁股瓣也隐隐作痛。

  林泽靠着墙,勉强坐着,但耐不住全身不适,忍不住呻吟出声:“喔~~~”

  寝室里就只剩下张家成和林泽,听到林泽的呻吟,张家成回头瞟了他一眼。“刚醒来叫什么春,分个手还饥渴上了。”

  林泽靠着墙,揉着脑袋,有些郁闷的说:“不是,我就感觉身体有些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

  “屁股痛,背也痛。”

  张家成不自然的干咳几声,想着昨天晚上那几脚,又拖着林泽在路上走,不小心把他裤子磨破了,才良心发现,打车回去的,不然还真可能拖回学校。

  “喝醉了都这样都这样,等会儿就好了,桌子上给你留了饭。”

  喝醉了,都这样?

  林泽缓着不适,看着在打游戏的张家成,略犹豫,试探的问:“成哥,你昨天晚上没对我做什么吧?”

  张家成没好气地说:“你觉得我做了什么?”

  林泽沉吟两秒:“有没有可能饥渴过度?”

  “呵。”张家成气笑了,“想死还是不想活,痛快点,别拐弯抹角,哥哥满足你。”

  林泽语塞。缓了半天,林泽感觉没这么难受了,下了床,才发现没穿裤子,自己的裤子呢?

  林泽问道:“成哥,我裤子呢。”

  “喔,他离家出走了,我拉不住,就扔了。”

  “……”

  林泽大惊失色,悲痛道::“你还说你没做什么,我裤子都没了!”

  张家成看着又被杀死的英雄,灰色的屏幕,回头看着林泽说:“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

  “我阻止你吃屎了,你信不。”

  “…………”

  “啥表情,这又不是陈述句,你也可以说不信啊。”

  看着张家成,林泽决定自己要大方一点,不能去追究这种粗俗的人,毕竟动起手来,自己还……真打不过。

  “我手机呢?”

  “喔,放在你枕头下面。”

  林泽手在枕头下摸索,拿出了手机。按了电源键,没亮。想着应该是没电了,从柜子里拿出充电线,充上电,开机。趁着这段时间把饭盒打开,在桌子上摆好。

  看着手机,林泽有些愣神,开始有些厌恶这快速发展的时代。现在说分手就几条信息的事,太随便了。而自己连去找他讲明白的勇气也没有。

  想到这里,扒了几口饭,就再也没有吃下去的欲望了。找了条裤子穿上,拿瓶水一口气喝了大半。看着室内的垃圾桶满了,林泽把垃圾简单的一收拾,下楼去扔垃圾。

  全身仍是有些酸痛,不太舒服,林泽慢慢下楼,脑子里有些乱想。但想来想去也只能长长叹一口气,唉,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宿舍哪里都好,就是楼内没有大垃圾桶,只能去路旁扔。林泽出了楼,拐弯走了几步,抬头一看,神情有些呆住了。他怎么来了?下意识的往后退。

  “林泽!”那人气急败坏地喊道,把烟掐灭了,朝林泽跑去。

  韩杰晖真是要被气死了。先是一声不吭的把自己拉黑了,现在见到自己不仅没有解释的意思,还敢跑,当真觉得自己越来越好说话了吗。

  林泽反应慢了些,还没来得急跑起来,就被韩杰晖一把扯住了。

  韩杰晖愠怒道:“你跑什么?”

  “你怎么来了?”林泽声音低低的,不敢抬头去看,生怕自己多看一眼,就要忍不住哭出来。

  “我怎么来了?”韩杰晖被这句话气到了,好小子,自己等了这么久,居然就这么一句话。

  韩杰晖忍着怒火,咬牙切齿道:“你觉得呢!”

  林泽不去看韩杰晖,只是自己低着头,也不回答。

  “换个地方说。”韩杰晖见林泽不说话,打算拉着林泽换个地方,却被林泽避开了。

  韩杰晖不明白,这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前几天还是好好的,自己正要下决心表白。林泽也不明白,明明是他说的让自己别去打扰他了,今天怎么又来找自己。

  而且,林泽心里很苦涩,自己竟然还抱着一丝期待。

  “好,那我们就在这里说。”韩杰晖缓了缓自己的情绪,“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把我拉黑了。”

  林泽胸中憋着一口气,什么叫我一声不吭的把你拉黑了,不把你拉黑,等着你再侮辱我吗?

  林泽想到那些消息。

  “小泽,我也不想骗你了。”

  “我还是接受不了,我们就这样吧。”

  “别再来烦我了,我真的吃不消。”

  “就这样吧,别再联系。”

  林泽心里就是一阵阵抽搐地痛。

  看着一言不发的林泽,韩杰晖真的是感觉压不住怒火了,忍不住轻喝道:“说话!”

  还好这个时间点,来往的人并不多。

  林泽深呼吸了几次,才平静的说:“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的?”韩杰晖被这句话气的胸痛,下意识的重复念了一遍,握紧了拳头。

  看着眼前的人儿,韩杰晖只是觉得有些可笑,想不到啊想不到,自己都这个年纪了,还会相信爱情这种东西,还是TZ爱情。呵呵~讽刺,真是讽刺,自己早就有过教训了,不是吗。

  韩杰晖没再追问,已经没那个必要了。他转身要走,眼前却是倏地发黑。熬了一宿,又被林泽气得不轻,韩杰晖终是扛不住了,身体朝着林泽倒去。

  林泽猛然一惊,忙撇下垃圾,扶住韩杰晖。

  林泽紧张的问道:“叔,你怎么了?”

  韩杰晖缓了会儿,才恢复过来,推开林泽,声音冷冷的,“不用你管。”

  林泽已经忘了之前的事,现在他就生怕韩杰晖身体有什么问题,并不介意韩杰晖推开他。

  林泽又上前搀扶韩杰晖,“我扶你去坐会儿吧。”

  “我说了不用你管!”韩杰晖这次加大了声音。

  这么一来,林泽同韩杰晖一样,也是扛不住了,是精神上的。林泽情绪崩溃,咆哮道:“韩杰晖,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满意!”

  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看着他们。林泽不在意,他眼泪滚滚而下。即使是昨天收到韩杰晖的信息,他都未曾如此。这就像突如其来的意外,远没有告诉你何时死,会怎么死来的恐怖。

  韩杰晖这次来质问,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彻底让林泽装不下去,也淡定不了。

  韩杰晖慌了神,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看见林泽哭,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着眼泪,柔声说着:“小泽你别哭啊,你不喜欢,我以后不来找你就是了。”

  林泽拍开韩杰晖的手,流着泪,嘴里含糊不清,“什么不喜欢。是你说的让我别来烦你,是你要和我分手,凭什么你气势汹汹的来问罪,我做错什么了!我哪里错了!”

  韩杰晖也不管林泽怎么说,一直安慰着,哄着。最后两人在长椅上坐着,林泽经过刚刚那么一宣泄,情绪也是释放缓解了很多。

  “哭够了。”韩杰晖看着林泽的脸笑着说,递了纸巾过去。

  林泽剜了韩杰晖一眼,接过纸,不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