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唐生      更新:2021-06-06 14:32      字数:1906
  莫小元拒绝了李德送他回去,他独自走在长安街道,看着长安街道的繁华景象让人叹为观止,路上人山人海,心中不由赞叹道:“不愧是千古名都。”

  这时,莫小元看到一家店铺门前围了好多人,人们议论纷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奇心让他凑去前去。

  莫小元好不容易挤到最前面,看到里面有一个少年模样的年轻人,穿着有些破烂的衣服,头发有点凌乱,也不知道为什么跪在地上?

  “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小元开口对旁边的一位中年人问道。

  “这个小伙子,想卖身葬父,小小年纪,父亲就去世,甚是可伶。”

  莫小元听后,顿时同情眼前这个少年,如果自己不是遇到魏徵的话,也许自己也会想这个少年一样,都是可伶人。

  “这位兄弟,你卖身葬父需要多少银子?”莫小元走到少年跟前,蹲下来问道。

  “十两。”少年抬头看了看莫小元,然后回答道。

  “这里是二十两,你拿着给你父亲安葬了吧。”莫小元从衣袖里一小袋银子交给少年。

  “恩公,这太多了,我只要十两银子。”

  “你拿着,剩下的你就自己拿着回家好好生活。”

  “不,我不能白拿恩公的银子,我愿意为恩公做牛做马,绝无怨言。”

  莫小元想了想,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呢不需要你做牛做马。”

  少年不停的给莫小元磕头。

  “你先回去安顿好,明日这个时辰,我在这里等你。”

  少年站起来后,莫小元愣住了,这家伙跪的时候看不出来有多高,但站起来后,才看得出来,少年身材魁梧。

  待少年离开之后,刚才那位中年男子开口说道:“这位公子,难道你不担心他是骗你的吗?”

  莫小元笑着说道:“这区区二十两银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他真是骗子,那是我看错人了,如果是真的,也是在帮自己积阴德,俗话说的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我相信他。”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好诗,好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莫小元站起身来回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头,但是这脸色竟然像婴儿般的红润,留着山羊胡须,胡须同样是一片银白色,穿着华贵的衣服,身体挺得直直的,丝毫看不出老年人该有的那种虚弱。

  老头见莫小元在打量自己,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容很慈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在盯着莫小元看,然后说道:“公子年纪轻轻,竟能吟出如此好诗,实在难得,能否告知公子你的姓名。”

  “姓莫,名小元,老伯你可以叫我小元。”莫小元连忙介绍起自己。

  “莫公子,不知能否赏个脸喝茶一叙。”

  “好啊,好啊,到你家,还是到我家?”莫小元花痴的问道。

  ………

  茶官里。

  “莫公子,为何从方才见面就一直盯着老夫看呢?”老头被莫小元盯着一直看,让他有些不自在,便开口问道。

  “嘿嘿,因为你帅啊!”莫小元不以为然的回道。

  “就算老夫帅,莫公子也无需这般看着吧?”老头明显有些受不了,可他又舍不得现在离开。

  莫小元尴尬笑着,然后问道:“你真的只是简单的请我喝茶?不打算做点其他的事情吗?”

  “老夫甚是喜欢莫公子方才的两句诗,不知这首诗可还有其他诗句?”老头赞扬道,忍不住又吟了一遍。

  莫小元点点头道:“既然帅伯伯喜欢,那我就献丑了。”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老头听完之后,下巴简直要掉在地上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好诗,好一句,生人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过了许久,老头才开口说道:“莫公子这首诗定会青史留名。”

  “老伯秒赞。”莫小元淡淡道,这样的话,他都听腻了。

  “莫公子,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讲。”

  “但说无妨。”莫小元很无语,你特么的都说出来,非要说不知当不当讲。

  “不知道莫公子贵府在何处,我想登门拜访!”在老头看来,能够做出这样的诗词,一定是名门望族中的子弟。

  “啊,这个……”莫小元心想嘀咕着,自己现在还是寄住在魏老头府里,自己突然带个陌生老头回去,不知道魏老头有什么感想,不行,万一魏老头吃醋,把我赶出来,我可要露宿街头了。

  “莫公子,有何难处,但说无妨!”

  “其实也没什么难处,老伯登门拜访,我当然是欢迎的,只不过府里都是父辈他们说的算,这样吧,老伯,待我回去问过父辈他们,再回复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莫小元胡说八道说着。

  老头想了想后,也认为莫小元说的很有道理,毕竟有才华之辈,脾气怪点,也很符合常理。

  望着莫小元的背影,老头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