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搬家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6-12 00:11      字数:3241
  回到福州,康南峰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忙着装修,忙着搬家。

  忙着如何回到以前一个人的生活。

  第一天去看了饭店,年前已经基本完工,就差一些后期的事情,昨天顾槐开始帮忙在店里忙活,装修上一些贴墙角底下的瓷砖要完善,并且到附近商场购置餐桌和椅子以及厨房餐具、线路等等。

  估计这一系列下来还要一个星期。

  康南峰找到罗叔,叫上顾槐,帮着出购置东西的主意。

  并一起去办理了营业执照。

  从工商局出来的时候。

  康南峰发现大街宣告栏处有各地民族的地域风俗,大学时候他学过民间文学,对各地民族习俗有过些许了解,眼前的各民族文化用小黑板罗列出来供人观赏。

  上边富有传奇色彩的蒙古族“那达慕”;回族民间开斋节;精于纺织,“黎锦”“黎单”而闻名的黎族;热情瑶族的待客和风土习俗等等。

  回到饭店附近商场逛了一圈,林林总总把购物清单解决了大半,等商家下午时候给他们送到,就开始将饭店装饰起来。

  三人提回来一些零碎的厨房用品,摆弄完已经中午了,正是上下班吃饭的高峰期,罗叔赶回去饭店帮忙就先走了。

  听说下午饭店搬物资,又得知康南峰搬家的消息。顾槐主动提出帮忙,正好缺人手的康南峰也没拒绝他的好意,欣然答应。

  两人回到康南峰家。

  康南峰一进门看见客厅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堆放到一起,墙上挂的他们旅游时候的照片,阳台上的盆栽都被拿了下来。

  原本在这的东西安锦洲他们也擦了一遍,毕竟来时干净,走的时候自然要物归原样。安锦洲和熊东刚把客厅收拾完,就差拖地和收拾各自的房间了。

  “吃午饭没?我和顾槐吃过了,给你们带了烤鸭和烧饼。吃了再收拾吧,杜左明说下午两点这样他请朋友帮我们把行李捎过去。”康南峰将手里的烤鸭放桌上对他们说。

  “你咋来了?”熊东发现来人,有些惊喜地对康南峰身后的顾槐说道。

  顾槐对他笑说,“原本是想着回去等下午再过去饭店帮忙的,听说你们要搬家,过来帮帮忙,也省得来回跑了。”

  其实,顾槐主要是来看熊东的。

  自那三天后就没见他了,虽能偶尔以关心他病况的缘由在网上聊那么几句。

  但对他来说都望梅止渴,毫无作用。

  眼下有机会,顾槐自然抓紧。

  “南哥,以后你店里有这样的好员工可赚到了。不行啊,我强烈要求他工资得提提,南哥你说呢?”

  熊东连刨几口饭对康南峰说道。

  “不简单啊,东子,你和顾槐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提工资看后面工作,康南峰会公道对待。

  康南峰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一旁细嚼慢咽吃饭的安锦洲也略表疑惑,他记得过年时候东子生病南峰叫的顾槐照顾。

  “嘿嘿,这得从一碟豆腐说起……”熊东咂咂舌赞叹道。

  顾槐一脸憨笑,笑看熊东向康南峰和安锦洲夸他的厨艺,把一碗豆腐夸得天花乱坠,宛若人间宝藏美味至极,心里有股异样的满足。

  谈笑一会,康南峰开始收拾厨房,因为之前跟锦洲和东子说厨房等他回来再弄的,分类装箱,刀具和佐料等东西都分门别类,整齐装好,对于他经常掌勺的厨具,康南峰想按他自己的想法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再也不想假于他人之手。除了对喜欢的人……例外。

  “你这个袜子还要吗?另一只不知道去哪了。”收拾房间,安锦洲拿起一只灰色袜子问康南峰。

  康南峰怔怔一会,旋即笑了起来。

  难怪早上看锦洲袜子怎么左右不相称。

  原来错了。

  他一会看袜子一会又看着安锦洲开始笑,直到嘴角越来越放肆,真就不明所以,惹得安锦洲直把袜子扔他脸上,“不要就直说。”

  安锦洲没发现。

  “别啊。”康南峰上前搂住他,“它也想跟着背叛主人来着,但你不要它。”

  怕他听不明白,附在他耳边又说。

  “那一只袜子都在你脚上易主了。”

  安锦洲低下头看了会,还真是。继而红着脸小声到似乎听不到,“谁让它们那么相似。”

  是因为相似吗?

  康南峰看着锦洲没说出口,却在心里问了自己一遍。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他已经分不清彼此了。吃饭会选择对方喜欢的口味,到后面变成了两人都喜欢。

  除了袜子衣服,有时候内裤都会混乱,有一次锦洲穿错了他的内裤,他还记得那一天的云雨之欢格外激烈,乃至两人最后都酣畅淋漓。

  杜左明还说,你们两个的字越来越像了。

  是啊,相识相知再到相爱,整齐混乱到混淆,他们再难辨难分。

  三毛曾在她的作品《梦里花落知多少》里说过,夜有它特别的气息,寂静有它自己的声音,我有我的路,你有你的生活,所以,一个人只是一个人。

  可,康南峰却有了自己的一些拙思略见。

  当一个人混进了一个人,那还是一个人吗?夜虽特别,但有月亮,有星星也有风。寂静虽有自己的声音,但也有不想说话的一切和人。

  我和你也会变成我们。

  所以,锦洲,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几人整理完各自房间,收拾干净地面,下午两点不到。

  除了杜左明,彦一也来了。

  听彦一说,阳式岳伤势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已经出院并且回到福州开始工作。许是顾及着大家的情绪,彦一如往常一样嬉笑,和他们玩闹说笑。

  但在场的人都能看得出他悄悄藏在话语后面的感伤。

  康南峰祝福并且是羡慕彦一的。

  是的,羡慕。

  羡慕阳式岳把彦一保护得很好,这个傻得有点可爱的阳光小熊,他就该是纯真善良的,他值得那份美好。

  在事情发生后,康南峰有和彦一谈过几次,他明白彦一的挣扎,痛苦。

  世俗的偏见看不见,却无形中压人最深。

  最后彦一没有听从他的建议走向远方,而是选择在这个城市继续下去,为自己,为家人,为他爱的人。

  或许,这就是成长吧。

  至于安锦洲心心念念的小猫咪,杜左明没有带来,说是等他们搬好家,明天再给他们送过来。

  惹得熊东和彦一大喊可惜,他们每天在群里看见那些可爱的小猫咪早就想着要抱上一抱。

  杜左明又给他们科普,送猫呢,虽没有多大的讲究,但是对于马上要搬家的主人来说呢,这样不能给到猫咪稳定的生存环境,猫咪有时候很难养熟,转换环境对猫咪的生活很不友好。

  安锦洲虽有些失落,但也认同杜左明的说法。

  在大城市里,他也会见着许多在外面的流浪猫和流浪狗,大多是人们丢弃,不要,或者它们离家出走寻找着什么。一些人见其可怜又对上眼就会领回家。

  这些现象的出现也呼吁了社会上人们爱护动物并且建议到专门机构进行领养。

  新家在二楼,上下楼梯便捷,而且房子就在饭店旁边,这样既方便了康南峰在家和工作之间来回时间大大缩短,也让熊东和想来家里吃饭的人有了更宽敞的地方。

  康南峰觉得新家厨房足够三五朋友小聚。

  进门,玄关,右手边是厨房,左手往里有一条半米高墙堆砌的走道,走道里面往右走是客厅,宽敞明亮。

  阳台的光线很足,适合种养花草。

  房间总共三间,客厅左边两间房间,两房子中间夹着公共浴室,客厅右边一间房间靠着厨房,但厨房相对独立,只能进门右拐。

  整体布局像是四方形中间有个长方形。

  房间采光都好,客厅右边熊东住,对向房间则是康南峰和安锦洲住,余下是近走道的房间用作客房。

  彦一这时强烈表示。

  “剩下那个房间我建议放个衣橱,单人床加个上下双层床,就像学校住的那些。这样也方便来客居住,南哥,你说呢?”

  这样彦一就不用和东子挤一个房间,还能在阳式岳工作忙的时候来南哥这蹭蹭早餐晚饭啥的,美滋滋。

  单人床还得做一下他的标记才行。

  康南峰哪不知道他的小心思,自是应了下来,再说了房东要在这住,房客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新家基本安顿下来。

  熊东和彦一商量着添些家具,接到订制饭店桌椅厨具配送的电话,康南峰带着顾槐下去忙活了。因为林之清临时有事,托他们接楠楠放学,安锦洲想着恰好可以到之清姐家再买些绿植,多装饰一下阳台,反正空间也够宽敞。

  晚上睡觉,忙碌了一天的康南峰洗完澡出来,舒适地躺床上。

  “锦洲。”

  “嗯?”安锦洲在改今天的稿子。

  “明天我们去买床新被单吧。”

  安锦洲也瞅见被单旧了,“也好,是该换了。那明晚下班一起去?”家里的洗衣粉,沐浴露,纸巾等一些生活用品也要买了。

  “杜左明说会给我们捎点猫粮,让我们先养一段时间再考虑换猫粮之类的,不过我们要去买猫的小家……”

  安锦洲接着他的话,做笔记。

  “要买笼子、挂猫脖子上的项圈,睡垫和猫砂盆,我都记着呢。明天去宠物店买吧。”

  “哈……那你想好给猫起什么名字没?”

  康南峰打起了哈欠,关掉手机放床头,舒服地翻个身把被子紧了紧。

  最近春雨绵绵,适合睡觉。

  “嗯,就叫……”

  安锦洲停顿住,听到他熟悉的呼噜声在房间里响起,回旋。

  他脑海中咀嚼着将要说出口的名字,转念想了想,似乎又有了新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