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黑暗中藏着光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6-10 21:40      字数:3162
  “啊勇,停了吧。”

  彦一奶奶绵长地一声叹息。

  阳勇提起的手顿住,冷哼一声甩掉阳式岳的衣领回身坐下,看到阳式岳父母脸上的欲言又止,当没见着。

  他就是这么个暴脾气。

  又好像打开了匣子。

  彦一妈妈举止娴雅,捂着嘴哭,是个温柔的妇人。

  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她儿子喜欢男人的事实,她没有第一时间阻止阳勇打阳式岳。因为她和在场的人一样,觉得阳式岳该受点教训。她上前抱住跪地哭喊的彦一。

  “儿子,没事啊……”

  “怎么没事,啊?!你们要我怎么做,怎么做!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喜欢男人,喜欢上阳式岳,现在在你们眼里一切都是肮脏的!我滚,我滚行了吧!”

  彦一哭喊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声嘶力竭,他推开他妈妈,这个怀抱此刻他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周围众人冷漠的脸让彦一如处深渊,他爬起来跑到阳式岳身边,哭腔中是前所未有的恐惧。

  “疼不疼?”

  彦一颤抖着手不敢触碰他,怕一不小心就加重伤口。

  彦一张开双臂护着他,低低的声音向他哀求,“我们走吧,我们不需要他们了,不用向他们证明什么,我们两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不是吗……”

  阳式岳抬头,目光坚定,擦掉他眼睛的泪水,微微咧嘴,“乖,别哭!我没事。”

  “我们结婚吧,宝贝……”

  阳式岳声音很轻,客厅里的人却听得真真切切,阳式岳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在他家人和彦一家人面前,拿出了准备好的戒指,向彦一求婚。

  “好。”彦一拼命地点头。

  阳式岳现在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

  在场众人沉默,看着一个在哭,一个语气温柔地哄,看着阳式岳给彦一戴上戒指,彦一给阳式岳戴上戒指。

  黑色挺直的西装,像一对在婚礼现场宣誓,互道爱意的新人。

  “宝贝,我爱你。”

  “我也爱你……”

  彦一声音哽咽,再次被眼泪模糊了视线,看着阳式岳在他眼前倒下,那个画面在后来他想起都觉得害怕,心跳骤停般紧绷起身体。

  那一刻,好像全世界都是错的!

  他在心里疯狂呐喊!

  可这次他没有出声,因为他知道眼前的所有人,就好像看两个可怜难堪的人在示爱,是肮脏且丑陋的。

  彦一不作停顿,动作很轻,背起阳式岳就往外走。

  客厅里依旧一片沉默,或震惊,或愤怒,或谩骂,或恶心……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同彦一没有关系了。

  阳光很轻,洒在身上明明很暖,彦一却感受不到丝毫。

  海子说,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是啊,没错。

  可他们的感情注定无法暴露在阳光下,那曾经以为温暖的阳光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丝一丝的成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来到停车场。

  彦一将阳式岳轻轻放到后座位躺好,才发现他根本没有驾驶证,不会开车。看着受伤昏迷的阳式岳,彦一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还恨自己的无能!

  急忙打了急救电话,但他脑袋还算清醒,又打电话联系附近的好朋友,连续几个都是未接,丢下手机试图跑去找邻居帮忙。

  “我来开车吧。”

  来人是阳式岳的姐姐阳静。

  彦一不明白她来意,没有说话转身还要去找人帮忙。

  “傻小子,今天的事有我的一份。”

  阳静算是遇上倔小子了,和她弟一个样,倔。

  去往医院途中,阳静从后视镜看彦一将阳式岳的头靠在腿上,动作很轻,小心翼翼让她以为那是一根羽毛。

  阳静没告诉彦一,其实她家里人昨天就知道了,光碟是她放的,她爸妈没说话是她的傻弟弟说,今天什么事都是他应该承受的。也没告诉彦一,其实他们家里已经订好了酒席。

  一切等他家人同意,只是没想到结果会是如此……

  ……

  年初连着几天,康南峰都带着楠楠和安锦洲去学做奶茶,偶尔也会烘焙蛋糕,学得七七八八,出来成品差不多味道。

  他们白天学完奶茶制作流程,在康南峰坚持下,他们也陆陆续续走遍了安锦洲曾经在这个城市角落留下的记忆。

  看见路边摊的小吃康南峰总想着要上去尝一口,想着锦洲应该也尝过。

  他们走了观海长廊,那一眼辽阔无垠的海岸线,感受着海风带来的味道,听着浪涛冲撞的响声,时静时动。

  傍晚会陪着锦洲家人在家的附近散步,夕阳和凉爽的风很温暖,这座小城很慢,连天边的云都想停留久一些。

  晚上下下棋,喝喝茶,在客厅里聊天,可能也是康南峰第一次来锦洲家过年,锦洲妈妈和他家人说的最多的就是锦洲小时候的趣事,每每这时候,康南峰总会悄悄地记下来,再同现在的锦洲比较比较,琢磨着他全部的样子。

  最近康南峰发现群里的消息少了。

  新年大家都在忙吧。

  因着他和锦洲要领小猫咪,杜左明发了好几张猫咪的图片出来让他们选,可能也是顺生的缘故,先出来的两个猫咪看起来活蹦乱跳的,最后出来那一小只,看上去瘦弱,异常弱小。

  安锦洲却一眼相中了它,说安静安静的小猫听话又好养。

  康南峰哪会不知道他,这可怜的小猫咪眨巴眨巴着的大眼睛,蜷缩小身子需要保护的样子,单就这条理由就足够。

  不过,也算是帮它从魔爪中脱救出来吧,是件好事。康南峰心里道。

  让杜左明帮他们给小猫系个红绳,新年沾沾喜气,也希望它渐渐生气起来。

  康南峰问了熊东的情况,又从顾槐那里了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还是他对回复文字太敏感,两人的回话中好似藏着点什么。

  晚上,安锦洲拿了几本以前看过的睡前读物给他解闷,他们房间相隔一条走道,在斜对面。在睡觉前怕他无聊,安锦洲总会过来和他待一会儿,这会就靠在他床头翻看起书来。

  康南峰洗完澡出来,刚好电话响了。

  “南哥……”

  彦一打来的。康南峰听着那头好像要哭出来的声音,来不及换上厚卫衣,轻轻问道。

  “怎么了?”

  彦一语气闷闷的,似乎有心事。

  “南哥,我和阳式岳跟家里出柜了,他们很抗拒,我大哥还把阳式岳打伤了,我现在医院,不知道该怎么办……”

  阳式岳做了检查,腹部多处重伤,他庆幸没有骨折什么的,彦一旁边看着的时候,还看到了他身上片片红紫,有些都已经破皮出了血。

  傍晚时候,阳式岳醒了。

  彦一给他上药,闷哼声让彦一的心都跟着颤一下。

  他问,疼吗?

  阳式岳笑笑说不疼。然后看着他,拉着他的手摩挲上面的戒指。

  怎么会不疼。

  彦一看着伤口都觉得恐怖,肯定很疼吧。只是彦一没再说话,让他多休息。

  他哥阳勇打来电话,他没接。

  送他们来的阳静下午也走了。彦一对她说,给他和阳式岳冷静冷静,也让两家冷静冷静。

  事情发生。

  彦一脑袋很乱,需要找个人说说心里话,所以才打电话给南哥。

  电话两头都沉默了很久,彦一的声音不大,安锦洲在一旁听得真切,他脱了身上羽绒服披南峰身上。康南峰心头一暖,拍了拍他的手。

  对于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和考虑彦一现在的状态,康南峰没直接说些安慰的话,而是想了想道。

  “你后悔吗?”

  康南峰毕竟没经历过,没资格也没经验告诉他一大堆无用道理去帮他解决这件事,而是选择引导彦一把自己内心想法表达,缕缕自己的思绪。

  他还是那句话,人生无常,这条路很远很长,他们这个群体虽存在却无法真正得到认同,饱受冷眼冷语又如何呢,别人没有错,我们也没有错……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该是快乐的。

  后悔吗。

  彦一也问自己,平时他和阳式岳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转了几个圈。

  平时彦一会看不惯阳式岳每天板着个脸,会想法子整他,阳式岳也只是亲亲他的手说别闹;每次他离家出走,这个男人不慌也不忙,总能找到他,好像他身上有雷达追踪器似的;还有还有……

  想着想着,彦一的眼角又开始湿润。

  还有啊。

  有一次过马路,等红绿灯的时候,他主动去拉他的手,走在马路中间时,两旁行人像是给他们证婚的人们,他紧靠着阳式岳。到了马路对面他突然松开手,阳式岳就立马回头看了一眼,又拽紧他的手。

  “别想跑。”

  彦一想,先招惹他的是自己,闹离开的是自己,说不爱他了的也是自己,最后要留下的还是自己。

  当这个坚强冷硬,宽厚肩膀的男人倒在他面前的时候。

  彦一知道,他再也说不出那样的话了。

  因为,阳彦一爱阳式岳!

  “可……南哥,世俗的偏见真的好难好难,你知道吗,平时和蔼可亲的亲人,奶奶,妈妈,爸爸看着大哥打阳式岳,他们每个眼神我都清晰记着,冷漠的像一把把刀,恨不得亲手砍在阳式岳身上。”

  “那一刻,我好恨,好恨自己啊……”

  彦一语气渐渐哽咽到无声抽泣。

  康南峰和安锦洲听到他的声音,是那样痛苦。也许是无力,也许是亲人的冷漠,也许是这条路太累了吧。

  康南峰沉下声音对他说道。

  “那就一起走吧,到更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