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绝望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6-09 19:25      字数:3620
  大年初二。

  空气带着稍浓的雾气,许是昨天烟火气残留,地上喜庆的鞭炮红红火火迎接来访的亲友远戚。

  说好带康南峰去学如何下手奶茶的制作,昨晚安锦洲和城中心奶茶蛋糕店的小姨联系过了,今天他们吃完中午饭,又去接楠楠,就到达目的地。

  “来啦。”

  门匾贴着喜气的对联,店门前坐着大概四十多岁样子的妇人,是安锦洲的小姨安素君,面容慈和,见他们来了便领他们进店。

  “开奶茶店啊,没太多复杂的东西,奶茶配方可以邮购,商家会送一些奶茶的配方,这跟做菜是一个原理,奶茶配方就是给出一个步骤,再加上自己琢磨开发一些,基本达标。至于原料,也是比较好找,各地的食品市场都有供应,之后是器材购买要注意……”

  安锦洲的小姨讲得非常仔细,康南峰在后面听得认真,安锦洲和楠楠就跑进里面厨房工作区,笑笑闹闹不知在捣鼓什么。

  康南峰边听边做好笔记,将细节记牢,等他空闲下来找他们。

  一大一小正围着一块蛋糕,转台慢慢转动,他们用装满奶油的袋子在上面刻画上有趣的图案。

  康南峰凑近了看,锦洲将蛋糕边缘涂抹,楠楠则在中间开始画画,一个两个三个人,像简单线条的纸人,两个大纸人牵着中间小纸人的手。

  “这是帅气的大哥哥和锦洲哥哥,还有楠楠。”楠楠笑得很开心,小脸粘上了奶油都不知道。

  安锦洲和康南峰对视一眼,皆是笑了。

  还有感动。

  这可爱懂事的小孩陪他们走了好长一段路了,活泼、忧虑、乖巧。

  有时候他们有一种错觉,楠楠就是他们的孩子一样。

  在店前休憩的安素君被他们的笑声引来。

  三人显然玩开心了。

  脸上互相被涂抹上蛋糕。

  一开始,安锦洲和康南峰大手抓住楠楠,左一个右一个要画个脸谱。

  接着,楠楠找到助力手康南峰,又在安锦洲脸上画,左边是朵花右边是个猪头。

  最后,康南峰知道他自己躲不掉,主动蹲下来仰起脸给他们画。

  这回啊,他左边是个小太阳,右边是三根虎须,额头是安锦洲给他添的“王”。

  三人脸上奇形怪状,完事后左看看右看看,大笑做一团。

  这一幕落在安素君眼里,太温馨。

  若不是小洲说过楠楠是一个朋友的儿子,她都以为他们仨是一家子。

  ……

  正午阳光极好,福州这边温度有所上升。树叶摇摇晃晃,清风窜过,不冷也不热。

  昨晚彦一失眠了。

  他不得不承认要真正面对父母时,哪怕上一刻抱着多大且赴死的决心摊牌,下一秒却想躲在亲情的金字塔里,怕极了曝光死。

  阳式岳说的没错,他们现在条件允许,坦白只是充分不必要条件。

  不必要是因为他们的感情稳固,家里并不是必须要他们结婚生子。

  对于这一点,彦一也是庆幸在TZ这条道路上,总归是比其他人好上不少的。

  所以告不告诉家人他们的情况也只是取决于他们。

  这次……

  彦一在心底想过最坏的情况是他大哥打阳式岳,至于从小疼爱他的爸妈和奶奶,当知道他们的儿子孙子喜欢男人,也许也会错愕地将矛头指向阳式岳吧。

  其实。

  当初……是他先缠上阳式岳的。

  彦一半睡半醒,思来想去直到中午了还赖在床上,他将自己紧紧裹在被窝里,想逃避现实。可当外头传来阳式岳的声音,彦一惊得一下从床上跳起,赶忙找衣服换上,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彦一赶紧将他拉进房间,砰一声关上门。其实彦一家楼下可以看得见二楼的房间,他家是欧式风格的布局,走廊如虚设。

  所以,下面两家人的目光早就注意到他这一举动。

  “你干嘛一声不响跑上来?!”彦一低下声音说道。

  被发现猫腻怎么办。

  “我想,你刚刚把我拖进来的举动比我上楼来的杀伤力还大。”

  阳式岳今天穿了一件笔直的黑色西装,靠在床头看着忙乱中的他。

  “你……反正都是你的错。”彦一无力反驳,就要回被窝。

  阳式岳眼睛带笑。

  “过来,宝贝,过来我告诉你怎么办。”

  “干嘛?”

  彦一站在原地,犹疑看他。

  “过来,过来我告诉你。”

  “你想干嘛?!”彦一上前一步,捂住嘴。

  “靠近点。”

  彦一再往前,下一秒就被阳式岳摊开双手摁在床上,一阵亲吻。

  “我没刷牙。”吻了大概一分钟,彦一看着微喘气的阳式岳,嗫嚅且小声地说道。

  “你可以再扫兴点。”

  两人厮磨了一阵,彦一刷完牙洗完脸,看到床上摆好的西装,愣了一下,说道。

  “刚没看你拿东西来啊,这西装从哪里变出来的?”

  “你回家的时候塞你行李箱里的,我以为你早看到了。”

  阳式岳招呼他穿上,看合不合适。

  行李箱拿回来他就没打开过。彦一觉得突然在家穿西装太显眼了。

  “……你是不是连戒指都准备好了。”

  彦一呆呆地问。

  “嗯。怕你跑了。”

  阳式岳帮他把衣服脱下来,换上西装。

  “我能不穿吗。”彦一又说。

  “不行。穿上这身衣服,待会要是你跑了,我追出去也能一眼就认出来,你跑不掉的。这衣服配对。”

  彦一看着镜子里的他们,都是一身笔直西装,看这相同的款式还真是一对的。

  阳式岳比他高一个头,浓浓的眉毛,精致的五官,看上去挺拔而俊朗。

  彦一头发长出来了一些,仍然很短,搭着圆圆的头,看不出帅气,只感觉憨憨的。

  有一种两人即将到婚礼现场的感觉。

  彦一企图在房间里待久些,阳式岳也不催他,陪他躺床上说话。

  “你说,要是咱家里都反对,被赶出家门,到时候你可不准丢下我。就算你不要我了,我也是要厚着脸皮赖上你的。”

  彦一眨着眼看天花板。

  他心里紧张,扯话题缓解缓解。

  “那你可得赖一辈子。”

  这人一脸淡然地说起情话,真是甜到腻,彦一翻身看他,又好奇问道。

  “唉,你戒指待会送不出去咋办啊?”

  “怎么,想好逃跑路线了?”

  阳式岳语气宠溺又无奈。

  也只有他,满不在意将惊喜挂在嘴边说上几回,变成家常唠嗑。

  想了想又摇摇头,这不就是他一直喜欢的,爱闹别扭,一根筋,粗线条,乐观的宝贝吗。

  “这倒没有。”彦一笑说,“怕你待会说辞都没说完就被我哥打了。”

  “你男人挨两下揍的本事还是有的。”

  “既然如此有本事,那你现在出去啊。”

  彦一接着他的话说他。

  “你呢?”

  “我决定不吃午饭了。”

  彦一推阳式岳起来,催他出去。然后阳式岳好像有点明白了,故意逗他。

  “哦,你的意思是我让你家人和我家人到房间里来,我好直接求婚?不过如果这样,我建议你先脱光衣服钻被窝里。”

  “为什么?!”彦一不解。

  “到时候,两边家长都不同意。你就当自己没脸见人了,我直接连被子把你带走。”

  “滚!”

  彦一气得连骂三声。

  没过多久,外头就传来催促声。

  当两人走出房门,客厅寂静一片。

  两家人目光全都落在他们身上,彦一觉得这时,世界只剩下他们走下阶梯的声音,蹬哒蹬哒,像凌迟。

  事情真就像彦一预知的一样。

  他大哥阳勇直直冲过来,眼神愤怒,拳头重重打在阳式岳身上,拳头的声音明明很响,彦一却只听到了阳式岳低低的闷哼。

  事后,彦一给阳式岳上药,肚子上有很大一块青紫,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消下去。

  他问阳式岳,当时为什么不躲。

  阳式岳说,你男人没啥本事,接一拳还是可以的。

  彦一说他傻,他一句调侃的话都当真。

  “哥,你干嘛!”

  彦一语气着急,去扶阳式岳,他却摆摆手,挺直了身板。

  “干嘛?你问我干嘛?这混蛋敢诱拐未成年,你让开,我给他上一课。我们家捧在手心里的宝,怎么敢的!”

  彦一的大哥阳勇满脸怒气,说着又要上去揍阳式岳。

  彦一想,要不是他哥暴躁的语气,那句诱拐未成年就能让他笑出声。

  是啊。

  他高中时候就和阳式岳在一起了,那时候他十七八岁,确实属于未成年。

  彦一挡在阳式岳身前,眼神执拗,企图求救,可客厅沙发上,他爸妈、奶奶、大嫂,阳式岳爸妈、姐姐、弟弟都沉默不语。

  他知道,沉默就代表了默许。

  默许阳勇的拳头。

  默许不赞成他们的关系。

  起初彦一还不懂,他不过是拉阳式岳进房间而已,一出来,他们怎么突然就知道了他和阳式岳的关系。

  但当他看到电视里放映的画面。

  他明白了。

  那是他替阳式岳过生日。

  他送了阳式岳一块表,两个人吃晚餐,情不自禁时拥吻在一起的画面。

  那是阳式岳带他去爬山。

  他累了就让阳式岳背他,下山夕阳散落在他们两人身上,很温暖。

  他记得这一段是宋秘书拍的。

  那是有一次,彦一发现阳式岳手机里有个女人骚扰他并说了非常暧昧的话,因而他和阳式岳大吵了一架。

  冷战了好几天也没见阳式岳低头,于是他越想越气,趁阳式岳睡着了,掰过他的脸一顿猛亲,最后录成视频发给那个女人……

  还有很多很多他们记录下的片刻,大都是他在闹,阳式岳总会包容他的小脾气,虽然平时阳式岳总是冷着个脸,好像谁都不待见一样……

  但彦一知道他这一生,这个男人会陪他到白发,他亦爱这个男人到老。

  就算世界无他们容身之所,亦至死不渝!

  “阳彦一!让开!”阳勇高吼。

  “不让!除非你们打死我!”彦一张开双臂,眼角的泪水模糊到了脸,再滴落。

  “好!很好!”阳勇明显气急了,又一拳过去。

  阳式岳推开身前的彦一,硬生生又挨上一拳,阳勇顺势接着一拳又一拳,阳式岳也没有还手。阳勇见状,拳头更为利落。

  今天的事,阳式岳早就预料了最坏的结果,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这些拳头是他必须承受的。

  彦一哭着喊着,企图上去拉开他哥,一次两次三次……推开又跌倒,眼睁睁看着阳式岳一下又一下,听着他那低低的沉闷的微弱的声音,他无能为力……他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在一起有错吗?

  世界要反对,社会要反对,连身边最亲的人也无法接受!

  彦一在祈求,祈祷,希望老天给他答案。

  “爸妈,奶奶,伯父伯母,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不关阳式岳的事,是我的错!都是我……”

  彦一哭着跪在他们面前哀求,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