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年夜饭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6-04 09:43      字数:3471
  “表哥。”

  客厅里,安锦洲的爸爸和爷爷在沙发上谈话,旁边一位乌黑长发的女孩朝走进来的安城,安锦洲和康南峰打招呼。

  看到她,安锦洲想起来,每年年夜饭小姨家都是在自家过的,城里离镇子远,且小姨和姨丈下班晚,第二天早上才有空余的时间赶车。

  “小姨和姨丈没到吗。”

  安锦洲礼貌地笑道,问题显得有点多余,但人们一般都是这样寻些话题问小辈,倒是刚上初中略显腼腆的女孩林素素认真地点了点头。

  “爸,爷爷这是我朋友,康南峰,叫南峰就好了。”安锦洲又向沙发上他爸爸和爷爷介绍道,康南峰跟着一一招呼。

  安爷爷上回见过康南峰,对他相当赞赏,转头就朝厨房方向喊。

  “老婆子,你乖孙和小峰回来了,准备好的糕点可以端出来啦!”

  声音洪亮,苍苍白发的老人看起来还是精神熠熠的。

  “就好就好,等着嘞。”

  厨房里,安迪已经卷起袖子帮安妈妈择菜,安奶奶听见安爷爷的催促,不远不近的唠叨声每个人都能听到。

  “话说你一大老爷子就会坐在那里当司令官动动嘴皮子,孩子们刚回来,该多多休息,你也不帮着打打下手,给鸡拔个毛,烧个水,挑个虾线多好。”

  “嘿,刚还嫌这嫌那的,这会倒是用人了。”安爷爷朗声大笑。

  “那你不会找你会的事做啊。”

  “是是是,遵命。”拿起茶杯小啜一口,安爷爷连忙应和。

  屋里在场人对两位老人的拌嘴已习以为常,康南峰也略见过一二,心里多少有点羡慕两位老人的爱情。

  “坐下休息会吧。”

  低沉的中年男声,安爸爸平淡听不出情绪的话语中透着威严,属严父的类型,这点到和安城很像。

  康南峰听锦洲说过,他爸爸管着一家公司,平时也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康南峰应声点点头,接过安城递来的水,道了声谢挨在锦洲旁边坐下,现在的情景是对面坐着锦洲的家人,像两个青涩的新郎见家长的感觉。康南峰是有点拘谨,可是进门一直没多少话的锦洲,在自己家难道比他还紧张?

  客厅里一群大男人,偶尔说上那么几句,气氛偏于沉闷,林素素跑进厨房帮忙,康南峰见安爷爷起身也要过去,提了一下桌上的茶叶。

  “安爷爷您要不要先尝尝这茶叶,特地给您带了福建的武夷茶,安奶奶那边我过去帮忙就行了,厨房我熟悉。”

  安爷爷喜茶,甚至说嗜茶如嗜酒,听闻他说武夷名茶顿时就被吸引住了目光,搓搓双手,止不住心里痒痒的,嘿嘿笑道,“那我们先尝了再过去帮忙?”

  “爸你试试茶叶怎样,南峰也别过去了,厨房里也挤不进那么多人。”安爸爸见状说道,“我刚看到厨房里少了些葱姜,安城到后院摘些给送进去吧。”

  安奶奶端着盘子出来,“行了行了,都别动了。先来吃点南瓜饼垫肚子,今天买的馅皮多了点,煎饺和蒸饺都管够。”林素素和安迪还有安妈妈跟在后面,手里各端着一盘。

  “妈,这是我跟你提过的,康南峰。”安锦洲站起来对安妈妈介绍。

  “知道啦,你都提好几次了。”

  安妈妈见她儿子急切的样子逗趣几句,转头对长相端正的康南峰点点头,轻笑道。

  “难得锦洲带朋友来家里过年,路上累了吧,先吃些饺子填填肚子,晚饭就好。锦洲在外面也多亏了你照顾,不然以他那三脚猫功夫,不知道把生活过成什么样子。”把碗给到每个人手上,发现蘸料没拿出来。

  安锦洲对自家老妈莫名的数落可不依,反问道,“妈,你眼里的儿子有那么差吗?”好歹他也是自己找的工作,没到南峰那里之前,生活依旧能自理的好吧。

  “你几斤几两,当妈的还不清楚呀。”安妈妈一边回驳他而后转身进厨房拿蘸料。安锦洲一时语塞。有人给一刀已经很痛了,余下还有要补刀的人。

  “差不多水平。”安城点头肯定自家老妈的说法。

  “唔唔,确实,老妈概括精髓精髓。”安迪起筷夹饺子,嘴里塞得满满的。

  单纯的林素素要为她表哥辩解,“表……表哥,还是有优点的。”而在安锦洲热切的注视下,她歪头想了想,“长的好看。”将内心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安锦洲默。

  “噗!哈哈哈……”众人被她的话笑翻了,其中自然是安迪笑得前仰后合。

  年轻人之间的谐趣打闹,安奶奶安爷爷笑容没落下来过,安爸爸受不了儿子递过来的目光,轻咳几声。

  “听说你在福建那边的报社干得不错,都自己开专栏了。眼下正巧有份公司项目的宣传文稿,赶明我给材料你,帮忙写一篇。”

  “爸你需要什么文体。”安锦洲脸色阴转晴,笑道,又想了想,他可不能搞砸了,“要是写公文或者报告之类的文体还是得让大哥来。”

  “简单的新闻稿就好。”

  “行。”安锦洲应道,目光转而瞥向旁边一直在看他笑话,还笑得灿烂的某人,你负责!

  康南峰眨眨眼,某人好像要证明自己来着。

  谁让你笑得那么开心!安锦洲给他一记眼神,还笑!

  行行行,我写,我写,你负责检稿行了吧。康南峰眼里藏笑,哄道。

  嗯哼,安锦洲对于他的态度还算满意,心道,有现成的撰稿人不用白不用。

  “小峰咋过来还带礼物呢,你这孩子又破费了。”安奶奶看到客桌上的礼物盒责怪道。

  康南峰笑道,“从福建那边带的一些特产,茶叶是我师父那给的,想着爷爷爱好茶,就顺带来了。”

  “嘿,这茶非常不错啊!都尝尝。”安爷爷舒叹一声,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众人边吃东西边聊着天,外面天色渐暗,喜庆的红灯笼映衬下,空气中忽隐忽现小小雾气,温度开始变冷了。晚饭前林素素的爸妈赶到,又是互相寒暄招呼过后,屋里众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在除夕晚上,一家人聚在餐桌上吃着团圆饭,庆祝这一年的收获也期待新一年的开始。

  饭后,自然就到了娱乐休闲环节。

  因为玩法上的差异,安爷爷安爸爸以及安锦洲的小姨尹琪和姨丈林天恒老一辈组成的麻将桌和安城安迪林素素安锦洲康南峰年轻一辈组成的扑克桌,在客厅里热闹地进行着,安奶奶安妈妈则在一旁看电视,不时给他们端茶递糕点,电视放着春晚联欢晚会。而桌上的厮杀叫喊声似更胜一筹。

  “碰!二饼。”安爸爸中气十足,出手果断。

  “不好意思啊小子,胡你。”安爷爷一手黄雀在后。

  “呀,跟随老爷子,杠上开花,胡!”黄雀之后还有黄雀,小姨尹琪飒爽一笑。战局四分为二,剩下安爸爸和姨丈林天恒,经过一翻紧张的搏斗,最后安爷爷的牌胡的次数多,比分略胜一手。

  “小峰过来吃点水果吧。”沙发上的安妈妈招呼在扑克桌旁的康南峰,手里是切成片的橘子。

  “谢谢阿姨。”康南峰应道。

  “妈,他没空。”安锦洲手上忙着拿牌,康南峰在一旁指导兼整理牌,与其说是指导,不如说是打手。

  “妈,哥他太不厚道了。自己牌打得不好,轮着让南峰哥上也就算了,连惩罚挨蹲也是南峰哥受着,赢了他就自己接着上。”安迪对于她哥无耻的行径向安妈妈控诉。

  “你知道啥,这叫战术懂不懂!”安锦洲也不否认,看了眼旁边的康南峰。

  “是。”康南峰抿唇笑着应和道,平时的锦洲温润随和的、生气懊恼、安静爱笑,这耍无赖又小孩子气行为的锦洲他倒是头一回见,有种想让人欺负的可爱。

  要不是有他的家人在,康南峰都想拿过橘子喂他,然后捏他鼓鼓的嘴巴塞子。

  “他是你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是吧。”安妈妈嗔怪说着眼睛都没离开电视,早就司空见惯了他们这样的场景,“玩的开心就好了。小峰也不要这样让着他。爸妈大家休息会儿?”

  晚饭到现在九点多了,再一会儿老人大人们到点都该休息了,倒是这些孩子说要晚上十二点看烟花,下午倒也让安城买了些烟花。她待会到厨房给孩子们热些白粥和菜。

  在场的众人对于这种行为并没有太多想法,仅是觉得两人的友情深厚。安城却不经意间看到两人之间的眼神和行为动作,难免有疑惑的地方。

  他这弟弟什么时候对人如此亲密过?

  “还早还早。”安爸爸摆摆手,“听锦洲说南峰准备开饭店了,餐饮这一行挺累的,朝五晚九都是正常的事,只是日常三餐还好,而且还要受得了油烟气,现在年轻人都难抗住压力啊。”安爸爸同康南峰讲述饭店经营不易,一边咂咂嘴称赞道,“刚刚那道酒鬼鸡爪就非常不错!”

  康南峰侧耳虚心听教,听到后面那句夸赞也是抿唇微笑道,“叔叔谬赞了,小菜虽然做不上最好,但我会努力凭自己这三两厨艺把饭店经营好的。”

  “诶,小峰太谦虚可不行,你的厨房功夫我这老婆子都能看得出来,那叫一个好啊,以后这饭店生意肯定火热。你们俩平时也住在一起,小峰有空也教教锦洲做做菜,不然平时就只会捣弄那相机,女孩子都找不着身影。”安奶奶毫不吝啬地夸赞道,她也常常劝锦洲多和南峰学学,以后好讨媳妇。

  安爸爸觉得有理,跟在后头说了自家小儿子几句,“你也老大不小了,遇到心仪的姑娘就带回家看看。”

  “爸,我不急。”安锦洲神情窘迫,瞥见康南峰眼神含笑,昨晚他还吐槽南峰被催婚的惨状,现在这亘古不变的话题也落到了他身上,安锦洲将手里的牌塞给康南峰,起身给奶奶捏捏肩膀,“奶奶你看啊,大哥他都三十了也没成家,隔壁木延哥同大哥差不多年纪也是如此,由此表明啊,现在社会崇尚晚婚晚育,所以,我不急不急,而且啊,我还想多吃奶奶您做的饭菜呢。”

  安奶奶脸上能笑出花来,“你这孩子。”拍拍他的手,语气满含慈爱,“咱不急就不急,瞧把咱家锦洲急的都说出姑娘家的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