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误会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6-01 19:24      字数:3292
  睡前洗完澡,安锦洲穿着睡衣枕在康南峰的大腿上,脸微微蹭着,找个舒服的姿势休息。举着手机在看房屋设计图的康南峰,腿侧温温热热的,有点痒。空出一只手顺顺他柔软的头发,还有些湿,放下手机,拿过吹风机替他吹干头发。

  “你说在饭店里边弄个奶茶区或饮料贩卖机可行吗?”

  这是白天顾槐提的建议,听了顾槐的分析,最里边的地方放餐桌用处确实不大,可康南峰想着弄个卖奶茶的地方,也要有人管着,他可不会弄奶茶,他想着弄个贩卖机在那会不会好一些。

  “奶茶?你会弄吗,虽然是挺好的,制作奶茶也不复杂,材料备足就好了。但是这样你要炒菜又要弄奶茶的,要是请多个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觉得会不会太浪费成本了。毕竟主要还是吃饭的地方。”

  “确实。”

  康南峰点点头,主要是人手不太够,要是饭店开张的话,他加上顾槐两个下厨,还要再雇两个打下手的小伙子,负责收银点餐、弄些佐料啥的。

  也不知道吃饭时候,人们更喜欢汤、奶茶、饮料,哪个多一点,康南峰还是觉得待会到微博征求一下意见吧。

  “对了!”

  安锦洲如大梦初醒般,惊地一声坐起,“我小姨有开奶茶店,过年回去我跟着学?回来我教你,我不会做饭,偶尔空闲也能给店里做做奶茶,怎样?”

  他一惊一乍兴奋的样子,让康南峰也跟着乐,他家锦洲真能干,手上捏着他日渐圆润的脸蛋道,“行!”这样倒是快速不少,不过也等收集完大家的意见再决定那一块卖不卖奶茶。

  “别老捏人家脸,都扯大了。”安锦洲对于他这个喜好加以控诉。

  “怎么,有意见?”

  “有意见!要收费!”

  康南峰又捏一下,装作恶狠狠地道,“不给收!”

  ……

  第二天清晨七点左右,杜左明把宿醉的熊东带回康南峰家,来人向来大大咧咧,进门就听到了杜左明声音的康南峰和安锦洲,起床简单穿好衣服,开门查看情况。

  “哟,南峰,锦洲早啊,我把东子给带回来了。”杜左明指指熊东紧闭的房门。

  昨晚他接收到南峰的消息,就盯了东子和那个男人一晚上,就杜左明个人感觉,其他不提,那个叫董森的男人长得还真不错,英挺剑眉,壮硕的身材,标准的壮熊。在东子喝酒醉倒后,他们订了一间房,杜左明没想到这进展那么快,不过也能理解,男人的欲望嘛。

  但那个叫董森的不久又出来订了一间房。这也是杜左明后来查阅记录的时候才发现的。

  一大早东子出来,那个董森早就走了,杜左明兴奋询问昨晚战况,东子愣愣地说,什么都没发生啊。着实让杜左明失望了一把,头上大写的疑问,就……什么都没有发生?

  既然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回来路上却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苦恼什么。

  “辛苦了,煮个清淡些的粥,给他润润肠胃吧。”私人的事情也不好过问,康南峰问杜左明,“想吃什么,蛋煮面,还有昨晚剩的一些肉,混着给你弄个炒饭?”杜左明最喜欢的就是炒饭了,日常四餐,都不会落下,还经常发菜谱给他,尝试新的炒饭口味。

  “成。”杜左明咽咽口水,他早上就吃了个面包。

  安锦洲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闲暇的在阳台边上给绿植做护理,浇水,修剪,他们上次从之清姐家买回来的,有水仙和几支腊梅,因为不清楚新房子那边的情况,等那边修整好入住时再多买些。

  “锦洲,你们想不想养只猫。”

  “什么?”杜左明突然开口,专注于观察花的安锦洲愣了一下,没注意他说了什么。

  “我说你们想不想养只猫,前些日子我家的猫生了三个崽,要是你们想要的话,可以送一个给你们。波斯猫品种,毛发纯白,眼睛大大的,超可爱超萌那种!”

  “可以吗?!”安锦洲激动道,他一直想养一直猫,家里不让,这个想法就被搁置,甚至都快遗忘了……可是他又怕养不好。

  “可以是可以。”康南峰端着炒饭出来,一大盘够他们三个人吃了,“但你要负责给它铲屎,每天给它喂食,给它修毛,指甲长了还要替它剪,清理身子等等事情,你做得来吗。”

  “我可以!”安锦洲猛地点头表示决心。

  “真?这会很辛苦的哦,你要照顾一条小生命。”

  “嗯嗯,我会照顾好它的!”

  “行,那养吧。”康南峰也直接了当,毕竟他也挺喜欢小猫的。

  “太好了,我们一起养小猫咯!”

  安锦洲跑过去抱住康南峰,往他脸上啵唧一下。康南峰抱了个满怀,张开手臂把炒饭递出示意杜左明拿走,见锦洲高兴坏了的样子也反手落下一个吻。

  “瞧把你高兴的。”康南峰转头问杜左明,“什么时候方便过去你家,还有一些护理的知识也给我们说说。”

  杜左明听康南峰罗列这些养猫的大小事,撇嘴不屑道,“养猫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复杂,不就丢那喂点东西就成。”

  “了解,毕竟某人在家也就伸伸手的事。我有空再问问子崇。”康南峰点点头表示理解,家里活恐怕都是路子崇在做。

  “康南峰你咋不去死!”意思就是说他好吃懒做,杜左明气得牙痒痒,开骂道。

  康南峰觉得炸毛的动物格外的逗趣,眼神示意他手上的炒饭,“别,您这就不厚道了,拿着您开金口骂的人做的饭,良心过得去吗。”

  “又没求你做,可是你主动要求给我做的。”杜左明不吃他这一套。

  “啧啧,还别说……好像是那么个道理。”

  “那你现在对我好一点。一副毒舌的样子,也没见你对谁这模样。”

  “为啥?”康南峰就看不惯他懒惰的样子,所以每次见他都想着讽刺他几句,让他长长记性,结果下次还是那样。

  久而久之见到杜左明就较上劲了。大概他们之间的“友情”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我送你们猫,对我表示友好不是当然的吗。”

  “那我有求你送给我们嘛。”

  “……好像也是那么个道理。”

  瞧着两人又要开始幼稚且没有营养的话题了,安锦洲制止道,“再不吃炒饭都要凉了,还有心思在这啰嗦拌嘴。”吃完他还要上班呢。

  两人对视一眼,杜左明哼了一声,将碗里的炒饭快速咀嚼,那样子就好像在啃咬康南峰的肉,特别解气。

  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猪进食是什么样子,想归想,康南峰摇摇头,也不说话了,厨房里的粥应该好了,给东子盛些过去。

  房间里。

  “谢谢南哥。”熊东坐起床头,小口地喝着粥。

  “怎样?”瞧着他平静的神色,康南峰轻声问道。

  熊东没有说话,沉默着喝了大半碗粥,然后开口道,“没有,那个人说他自己是直的,之前种种不过是出于好奇。”在康南峰不无意外的眼神中,熊东继续道,“上次爬山时说的话也是逗我的,只是他想确认我是不是喜欢同性而已。”

  “南哥。有时我觉得自己挺可笑的,第一次的教训居然还没让自己清醒,去渴望圈子里的爱情,近似荒谬。”熊东微扯嘴角,带着几分自嘲。

  熊东并没有觉得可惜什么的,余下只有庆幸,庆幸那人放过自己。毕竟,他对自己的自制力没多大把握。

  康南峰轻叹,“这样算是最好的了吧。圈子里人来人往,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有的人选择深柜,在世俗的眼光下做个正常人,有的人选择坚持自己的道路,总会云开见光明,等待余生那个人。深柜,形婚,独居逃避现实,大部分的圈里人的去向,究其根源,是这个社会存在的偏见。”

  “会好的。有空就给自己放个假,到外面多走走。”康南峰接过空碗,拍拍他的肩膀。

  “南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你和锦洲哥抵不过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而分开,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你会怎么做?”

  康南峰站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是啊,谁都要经历这一步,他也不例外。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应该是快乐的,不是吗。”

  ……

  临近除夕夜,大街上多了些过年的味道,往常冷清的街道,因为在外工作的人们的归家热闹了起来,只是入冬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一阵寒风落在脸颊都感觉到微微刺疼。

  下午,安锦洲今天有任务是到市区附近拍些喜庆的照片,给自己的栏目添些过年氛围。他穿着羽绒服,行李包里装着拍照设备。

  因为他出来就不用回报社了,所以他选择的路线是南峰饭店附近的街拍,上次听南峰提起那附近一片城区多是中西结合式建筑。

  安锦洲进到饭店,康南峰正同一个人交谈,里面已经开始施工,几个装修师傅在忙活,墙面已经刮白,地面的瓷砖正在贴,康南峰看见他了打招呼道。

  “怎么有空过来了,不用上班?”说完向安锦洲介绍顾槐,待在家没事,所以顾槐就提出了过来帮忙。

  “你好,谢谢过来帮南峰的忙。”安锦洲微笑着道谢。

  “不客气,应该的。”

  两人打过招呼。康南峰拉着安锦洲到门口,摸摸他的脸,冰冰的,搓搓双手放上去给他暖和道。

  “这大冷天的,你不在报社待着,跑出来吹冷风呢。”

  安锦洲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出来工作养家糊口啊,不然等你吃空粮呢。”

  “嘿嘿,宝贝说的是,你家老公连回家的机票都买不起了,不知道能不能讨个住处啊。”

  安锦洲举起手中的相机,也同他开起玩笑,“呐,跟我去赚过年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