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同款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31 00:24      字数:3437
  “你们俩楞着干嘛呢,赶紧看看。”

  回来的林之清撞上这一幕,唤上门口呆愣的楠楠和安迪上前。

  两人浑身湿透,壮硕些的康南峰已经拉着发颤的安锦洲上来了,两人眉头紧皱的寒冷,气色显得苍白,都没有说话。

  冬天的水格外的冷,加上昨晚下了雨,今天又没出太阳,所以,湖水和植物上都积攒着些水雾。左右检查确认没什么地方受伤,林之清让他们上楼洗个热水澡,她到厨房煮个姜汤祛寒防感冒。

  好在他们到店里时脱了外套,手机什么的都没事,倒是换洗衣物得让安迪和楠楠回家拿。

  浴室里淋浴器洒下的热水让两人暖和不少,热气缠绕下身体渐渐回温。

  “你还笑得出来,是不是故意的!”

  安锦洲恼怒地看了眼此时笑得欢的南峰,这人还好意思笑,要不是下意识的去拉他,自己也不至于落得这狼狈的模样。

  “冤枉,蹲久了些站起来加上那草地太滑溜了。”

  康南峰眼里含笑,他笑是因为锦洲头上有一戳翘起的头发,边顺毛边脱掉他身上浸水沉沉的衣服。当康南峰把锦洲由外到里脱得干干净净,手中肌肤不似女人的柔嫩,却让他格外爱不释手。

  康南峰眼神沉下来,到锦洲转身低头替他脱衣物时,看着那丝丝热气中水珠滑下他白皙的肌肤,微红晶透的耳垂似在诱人采摘,空气中混着他身上的香气,康南峰喉咙渐渐干燥。

  “锦洲。”

  安锦洲疑惑抬头,康南峰没说话却抓住他的双手,让他直接感受一下自己对他的渴望。

  “你!”手中的滚烫让安锦洲反射般收回手却动弹不得。康南峰也不给他机会,将人狠狠抱住,肌肤相贴,刚硬和绵软,感受着肌肤一寸一寸一丝一毫的刺激,两人都不自觉地喟叹出声。

  “别在这里,之清姐会听见的。”安锦洲低吟出声。

  “乖,没事的,我们在楼上。”

  安锦洲任由着南峰摆弄,尚存的一丝理智提醒也显得无力。康南峰哪里忍得住,看他渐渐迷离的眼神,疯狂汲取他口中的甘甜,在颈间蚀骨啃咬,像一头饥渴的野兽,低哑着嗓音。

  “你忍忍,我们快点结束。”说完猛地提枪上阵。

  “啊!混……蛋,慢!”

  “行行行,你放松些,忍不住就咬住。”康南峰怕他忍不住提高音量,将手递到他嘴边,感受到手中丝丝疼痒,让康南峰更加用力地动作起来。

  借着热气的掩盖以及流水的哗哗声,浴室里两人似偷情般,似乎在这空间里有种格外的刺激,抵死缠绵,一室回荡着流水的呻吟。

  ……

  这边安迪带着楠楠回南峰家拿衣服,走着走着却直接拐进了商场,楠楠小手扯了扯安迪,指着去南峰家的方向。

  “小迪姐姐,走错了,是那边。”他去过大哥哥家。

  安迪蹲下来,笑得灿烂,“楠楠想不想看你大哥哥和锦洲哥哥穿同款衣服呀。”

  “想!”楠楠眼睛一亮,又认真想了想,“楠楠也想和大哥哥和锦洲哥哥穿同样的衣服。”

  “行,刚好可以买亲子装哦。”

  到商场里面逛了一圈,找了一套白色衣服中间仅有一只可爱熊猫图案的亲子装,让店家把女款那件换成了尺码合适的男款,在店家疑惑不已的目光中,安迪心情异常愉快的拉着楠楠走了。

  当熊东把其他衣物拿过来和她汇合的时候,他看到安迪手上的衣服,才明白为什么让他不用拿上衣了。

  回到花店,林之清正在前台接电话,叫安迪把衣服袋子给楠楠拿到浴室,让她帮忙去厨房看一下姜汤,好了的话可以端出来了。

  过了好一阵,待安迪把姜汤端出来时,也没见他们从浴室出来,不禁困惑,她和楠楠出去都有半小时以上了吧,这还没洗完?

  见之清姐在搬运盆栽又要出去送货,安迪过去搭把手跟着搬出去。

  “清姐,那么多礼花是哪家店开业吗?看着怪沉的,不如让我哥他们帮忙送去吧,这几天看你气色不是很好,应该是劳累过度,要多注意休息。”

  自从安迪住在这,她就对眼前这个刚强独立的之清姐钦佩不已,独自带着孩子生活,经营起自己的小店,里里外外都是她一个人在打理,女人离了婚,在某种意义上这种现象在如今社会算是常见问题了。

  相较于几年后到谈婚论嫁年纪的自己,安迪现在更羡慕的是她哥和南峰哥之间的感情了。

  “平时不也一样嘛,自己身体我清楚,你哥他们才泡冷水,再给出去吹风,指不定明天就发烧感冒了。”林之清浅笑道,趁着有力气,多动动对身体也好,装完剩下的盆栽,摆摆手,“行了,都装好了,你也上去看看他们洗好了没,待会估摸着这姜汤都冷了,再热热。”

  “妈妈,小迪姐姐,快看我的新衣服。”

  听到下楼哒哒脚步的欢呼声,楠楠穿着小棉裤,一件可爱的小熊短袖,加上他肉嘟嘟的脸蛋,活脱脱就像一只小熊。安迪被他萌倒了,忍不住抱住亲几口。

  “这孩子,把棉衣穿上。”

  虽然店里比外面暖和不少,短袖还是容易冻着,林之清责备的话刚落下,康南峰和安锦洲从楼上下来,看到两人身上的衣服,安迪和林之清眼神明显一愣。不过一个是惊喜,一个是诧异。

  亲子装?

  乍一看两个大男孩,宽肩膀腰的身型,一个气质儒雅,一个帅气稳重,穿着同一款可爱小熊衣服毫无违和感,同楠楠站在一起,真像是一家三口的样子。

  “妈妈,好看吗?”楠楠扯了扯林之清的裤脚,抬头眼神满是期待。

  “当然,咱们家楠楠最可爱啦!”林之清愣神过后,看他开心也跟着他笑,捏捏他的脸蛋,“妈妈先去送货了,楠楠乖乖和大哥哥们在家看店,回来给你带关东煮,鲜嫩可口的大白萝卜噢。”

  林之清替他高兴也又有些黯然,不知何时,他家宝贝才渐渐开朗多了笑容,到了那时……她真怕丢下他孤零零一人,拽紧衣角,林之清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哀伤。

  在说完转身出去那不经意间被安迪瞧见,心下一急,安迪最初同楠楠买亲子装也是怕之清姐这里误会,毕竟自作主张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同的。她拿过一旁的服装袋。

  “之清姐,还有我们的没换上呢,尺寸是按我的再大上一码,先试试效果好不好,花可以迟点再送呀。”

  走远的林之清应了声,安迪到门口只望见匆匆往外赶的车尾,转念回屋,找机会再和之清姐解释吧。

  店里楠楠欢喜地蹦蹦跳跳,康南峰眼神火热不断盯着安锦洲看,显然浴室之后,再是看穿着同款衣服格外般配的锦洲,又有种让人想欺负一番的冲动。

  安锦洲脸皮薄,顶不住他火辣的目光,见状狠狠地踩了一脚,看他着痛吸了一口冷气,横过眼神,警告他在孩子面前收敛点。

  店里的花香随着空气流动在鼻尖散开,金黄的,油绿的,奶白的颜色宛若装饰出一座宫殿,像是三只白熊在里边嬉闹,布满了欢声笑语。

  安迪看到这一幕,不由心下羡慕,以后她哥想要孩子了,会不会也像楠楠那么可爱。

  在林之清家吃过晚饭后走的,这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冬天天色暗的快,街巷里的灯光开始逐渐明亮,人流混合着车马明灯,路边叫卖声中徐徐的蒸汽夹着醉人的香味,是夜晚城市里的常态。

  回到家,安锦洲去打热水想舒舒服服地泡个脚,等会他还有一些余后的工作要完成。康南峰则是到熊东房间看了下有没有吃饭,里头他还在专注的画画。

  打了声招呼,康南峰替东子收拾掉桌上的泡面桶,平时他和锦洲要是晚点回家,也都是见他泡面解决晚餐。

  按熊东的话来说,宅家里习惯了,有时候对于饮食没太多要求。除非是有人拉他一起,不然他都懒得动。

  “南哥。”熊东见康南峰要出去了,放下画笔说道,“想问你个问题。”

  康南峰回头看他,面带疑惑,“怎么了。”

  “就关于选择上的问题,”熊东顿了顿,语气有点迟疑,“还记得上次楼梯口酒洒出来遇到那个男的吗,因为衣服的事情,认识到那个人叫董森,就在几个星期的相处交谈中,我还一直以为董森性取向是正常的,可最近的一次爬山中,他竟然向我表明了也是圈里人,还说是想试着交往。”

  “打住。”康南峰惊讶道,“一开始就应该怀疑了好吗,正常取向的男人怎么会公然脱衣服往另一个男的身上扔?就算是被泼到了衣服上回家洗洗又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也就只有好朋友之间才不觉奇怪,可一个陌生人这样你不觉得这举动很奇怪吗?”

  康南峰说完再看熊东呆愣住的眼神就知道,叹了口气,还是缺少阅人的能力啊,一开始康南峰就从董森眼里读到了他对熊东充满侵略性的眼神,就好像是匍匐在草原伺机而动的豹子,隐藏着致命的危险。

  “既然你都说了这是一个选择上的问题,那我给出的建议是,不要急着去确认关系,在生活和交谈中,慢慢去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候圈里的感情就是这样子,对上了眼,迅速确定关系,相处,矛盾,争吵,最后没有打好基础的感情在面对社会,面对家庭之前,面对你们自己时就已经分崩离析了。”

  “所以,最好考虑清楚。”

  因为康南峰就亲眼目睹过,高中时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因为喜欢上了一个直男老师,疯狂追求乃至纠缠不清的地步,不久就有他的小道消息在校园传开,铺天盖地的舆论谩骂,记得当时校方都给予了警告,可朋友并不甘心,执着着那股劲,在一次下课后,又一次表白,却在那老师无情的甩手丢下一句“恶心”后,他也被众多看热闹的人恶言嘲讽,成为众人唾弃的对象和饭后谈资。

  最后,朋友扛不住沸沸扬扬的压力,退了学就再也没有了消息,再后来让康南峰觉得可笑的是,那个老师竟然也是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