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意外惊喜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7 12:29      字数:3373
  外面夜空偶尔传来雷声,哗啦啦的大雨倾盆而下。

  安锦洲拉着楠楠从浴室里出来,熊东也刚好到小区地铁站接来了彦一,听说是知道了杜左明回来的消息,终于是耐不住从他叔那逃了出来。

  为了早点将好消息带给南哥,以及见识一下杜哥的红本本,顺带拍个照片回去给自家那个看看,等哪天他们也要去办证。

  “几天不见,彦一这笑容都收不住了,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吗。”安锦洲见彦一眸子里满是喜悦,好奇问道。

  但客厅里线条粗杜左明,彦一,熊东三人目光挪了挪位置,直直地看向因他们目光躲在安锦洲身后却也朝他们看的楠楠身上,然后露出自以为善意却表现猥琐的笑容。

  “哪里来的粉嫩嫩的小朋友,这衣服真好看,叫什么名字,几岁了?过来哥哥这,有零食喔。”彦一诱哄道,他是属于最好奇那一个,就几天时间没来,南哥家怎么就有个小孩子了。

  “林兮楠,七岁。”楠楠认真地回答道,但小身板没往前挪,安锦洲也不急,等着他的反应,平时聪明机灵的楠楠在陌生人面前还是比较内向的。

  反观杜左明见状,稍稍站起身往右站了些位置,故作姿态想逗一下他。

  “呀,刚刚楠楠带回来的烤鸡和汉堡被谁吃了,怎么不见了。”杜左明听见安锦洲和康南峰是这样叫的。

  “叔叔真笨,在你后面桌子上呀。”楠楠显然看到了他故意遮挡的样子。

  “叔叔?!”杜左明瞪大眼睛,突然觉得现在的小孩怎么一点都不可爱了,难道他看起来很老吗?!

  “嗯嗯,杜叔叔,熊东叔叔,还有……”楠楠开始对留着胡子的杜左明和熊东打招呼,叫到刚来的留光头的彦一,安锦洲适时在一旁说道,“彦一哥哥。”摸摸他的头。

  “楠楠先去沙发那坐着先吃点东西,哥哥也去洗个澡,有事你就同这几个哥哥叔叔说。”

  “锦洲你这就不厚道了,我咋就成叔叔了。”杜左明抗议,不能这么区别对待的。

  “可不是我教的,楠楠说长胡子的都叫叔叔。后来想想还是有点道理。”谁让他和东子都开始蓄起了胡子,安锦洲拿完衣服出来道,他看东子和彦一逗着楠楠很开心也没多在意啊。

  熊东胡子刚刚刮了,但还留有些。在熊东看来没胡子有点怪怪的。

  “楠楠小可爱叫杜哥哥,不然你炸鸡没了。”杜左明转头拿炸鸡举高恶狠狠地说道。

  “那是大哥哥给我买的!”楠楠跳起没抢到,连跳几次依然是,气得小脚直蹬,开始喊道。

  “杜叔叔、杜叔叔……”

  杜左明见状装作没听见且得意的笑了,再要调侃几句,脑中一闪,“等等,你这大哥哥又是谁?!”刚刚他可是听到楠楠喊锦洲哥哥的,这大哥哥不会是……目光转向厨房方向。

  “是我哎,有问题吗。”果不其然,这声音怎么听就怎么欠。

  “啊啊啊……”

  最后,在某人绝望既抓狂的嗷叫中,这场称呼之战也是落下了帷幕。

  晚饭过后,众人都一脸满足,楠楠第一次吃到康南峰做的饭菜,期间满是崇拜的小眼神,他以为炸鸡汉堡已经够填饱自己的小肚子了,最后还添了两碗饭,就是因为大哥哥做的太美味了。

  结果也是小肚子涨涨的,吃撑久坐对胃不好,当然,对此时早已躺在沙发上闲聊起来的彦一和杜左明例外,外面又在下雨,康南峰只能牵着他在走道来回走走。

  “大哥哥。”

  “嗯?”

  “我们家周围的饭店妈妈带我吃遍了,都没有大哥哥做的香菇鸡和猪肉丸子好吃,要是大哥哥在我家附近开饭店就好了,这样的话每天都可以吃到大哥哥做的菜了。”

  楠楠神采奕奕地说着,大哥哥做的菜比妈妈做的还要好吃。康南峰觉得这时就差口水从他嘴边流下来了,笑着摸摸他的头。

  “小馋鬼。”

  “哎呦!差点忘了大事。”彦一激动地从沙发上蹦起来,背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和一支笔,摆到客桌上,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到租赁合同四个字上。

  “南哥,跟你们说件事。我家阳叔新开发完成的公寓园,饭店铺面的位置较佳,里面是公寓群楼房,外头是景气的商业街道,总体上说是处在繁荣的一块地区。而且考虑到过金山大桥还是乘坐地铁啥的麻烦,顺带也在旁边的楼房里找了二楼一间三房一厅一厨一卫的标准套房。”

  “嘿嘿,南哥,这下你就不用到处找了,合同什么手续之类的都已经没问题了,就差你签字,明天要是有空就可以去看看房子和店铺,房子基本的设施和装修都是有的,看过之后就可以入住了。店铺的话看规模南哥你和锦洲哥修修整整,设计设计,估计明年初就都可以用了。”

  彦一说完,发现南哥等人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在厨房里洗碗听到消息的路子崇和安锦洲都出来了。

  “你小子,平时嘻嘻哈哈的一富家公子,这一出手就是两处房子,你怕是不知道现在福州市的房价有多高吧?说实在话,你南哥是正要开始发展营业的时候,租房还好些,但那边位置的商业店铺属繁荣地带单是租金就能止步了,还谈什么投入资金发展?”

  杜左明自己就经营着一家酒吧,相对还是更有经验些,对于他的说法众人还是比较赞成的,再说康南峰对于开始的店铺目标定位是月租金在四千到六千的价位,一年大概五到七万左右。彦一指的那块地方繁荣程度离中心城区近且中等偏上的发展水平,超出了他的考虑范围和预算,不过出于他的好意,康南峰还是很感激的。

  “杜哥说的确实是,那里条件虽好,但超了资金预算,风险大。不过还是谢谢你,彦一。”安锦洲看了眼在皱眉沉思的康南峰,觉得还是要根据现实情况,慢慢起步比一口吞象好些。

  彦一看他们像突然空欢喜一场没了兴致的样子,纠结地摸摸后脑勺,真给阳式岳那混蛋说对了。

  “唉,你们别那么客观的去分析嘛,主观的因素也要考虑考虑,不如先看看合同。”

  “卧槽,租金减半?你家有钱也不要这么败家好吧?!你这样会显得钱很没用,懂?”

  杜左明打开合同第一眼就直接是骂出了声,第一条就是租期两年,租金减半。他愣愣地盯着彦一圆滑地光头,满是问号,有钱人都是这么玩的吗。

  转念一想,又满是可惜加心疼,早知道当初自驾游的费用让彦一这小子全包好了。

  “嘿嘿,南哥还没说话呢,这回预算肯定可以了,要是觉得高了我回去再把合同改改,三七二八都行。”彦一嘿嘿说道,后面没说的是,反正租金最后都是进他的账户,交不交都无所谓,不过他没敢说,怕南哥觉得这是施舍就不好了。要是此刻杜左明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气得翻白眼,让他把今晚的菜钱也结一下,这都五五开了还没有施舍的意味?

  “确定你家大叔知道?”

  翻看合同,说不感动是假的,一层层分析下来房子加店铺总的年租金也就八万,眼前这个乐观爱笑的大男孩,仅仅是出于对他的热忱,一直在支持着他。但是无端砸过来一大馅饼,康南峰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

  “嗯嗯。”彦一看着他,非常真诚地点点头。

  “甭管这小子咋搞过来的,合同都在这了,还能给跑了不成,赶紧的,你要是钱不够我先给你垫上,这地段极佳再加上你的好厨艺,绝配!以后这生意如日中天啊!”杜左明说着说着比康南峰还要激动,就好像是他在签下这合同一样,想想转头对路子崇道,“啧啧,这饭店能不能入股呀?”到时候他净躺赚红利,多舒服。

  “可以。但还是得看南峰怎样打算。”路子崇也认为摆在康南峰面前的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我也觉得可,要是可以我也参一份。”出于对南哥厨艺的肯定,他出来工作几年了还是有点积蓄的,熊东抱着懵懂却乖巧看着大人们说话的楠楠,摸摸他柔软的头发。

  几人开始讨论起来,康南峰不自觉地看向安锦洲,转瞬又瞥开目光。

  昨晚还闹着别扭,可……不知不觉身边多出了个可以提意见,一起考虑的人,康南峰就想听他的说法。而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的安锦洲自然没有错过,心下一喜。

  “你也找了挺长一段时日了,不如让彦一打电话确认一下,顺带说声谢谢。”安锦洲说。

  康南峰点头,也觉得这样比较稳妥。

  电话接通后,开的免提,彦一直接朝那头说道,你给解释一下合同的问题。那边好像是有酒席,传来的声音嘈杂。阳式岳听到电话里头没头没尾的一句,猜想这人趁他出席酒宴肯定又偷溜出去玩了,举杯示意,离远了些,阳式岳沉下声音道。

  “课上完了?”

  “当然,”再提了一次,“开免提了,你直接说就好。”

  “事情彦一应该都和你们说了,要是有什么问题协商就好,租金我给的主意由他定的,交不交都没关系,交多了他也不要,交少了他反而开心。”

  阳式岳也不废话,直指要处原因。倒是后面那句在场的众人都闻到了一股酸坛子的味道。

  “当然,厨艺我也尝过,秀才戏文笔,自成一家言。一手好菜才是饭店的决定因素。祝你们生意兴隆。”

  “过几天就要考试了,明天不许逃课了,晚上少吃点,不然深夜又得睡不着,虽然我不介意陪你多运动消化。”

  阳式岳还有事要忙,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害臊!”彦一脸一红,嘬嘴骂道,这人总是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这种话,南哥他们都听着呢。

  “难怪~吃那么多,身材保持的还不错哦。”杜左明挑眉色眯眯道,众人都含蓄调侃几句,房子里一片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