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爸爸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7 00:15      字数:3492
  临近傍晚,正值下班时间,路上车辆行人渐渐多了。一众小朋友在小学门口等家长来接回家。

  林兮楠背着小白熊书包看了一眼都有爸爸妈妈一起来接回家的小朋友,转而又低垂下头。

  “林兮楠,你爸爸妈妈怎么还没来呀。”

  旁边一个粉色小裙的小女孩坐在她爸爸的肩膀上,戴着毛绒绒的兔耳朵,开心地问道。

  “我妈妈……爸爸忙完就会来的。”林兮楠微微抿唇,但藏在衣袖里的小手不自觉握紧,他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可不可信。

  “谁信呀,上次我和妈妈去他家买花,我听见了我妈妈说林兮楠没有爸爸。”

  后面走出来的小胖子男孩朝低着头的林兮楠扮了个鬼脸,调皮地吐着舌头。

  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楚。

  众人目光看向沉默低头的林兮楠,因为天气冷,林兮楠戴着小帽子站在原地不做声也不抬头,让人看不见他的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放在衣袋里的小手已经紧紧缠绞在一起。

  学校对于学生的家庭信息一般都是要保密的,对于家庭特殊的孩子更是如此。班级班主任自从知道了林兮楠家庭变故之后,也发现他从以前的活泼爱笑变成了现在的沉默少言,经常见他一个人。

  “楠楠?!”

  康南峰来到时,发现楠楠小身板站在学校门口等着,这天气冷的,到旁边的走廊躲躲冷风都好啊,赶忙上前低下身看他,双手捂着他的小脸蛋,都冰了。

  “爸爸!”

  楠楠扑进康南峰怀里,孩童糯软的声音中带着哭腔。

  “诶?!”

  康南峰被一声爸爸喊的愣了愣神,然后仔细看了看躲在怀里的楠楠,红红的眼睛明显哭过,抿紧的小嘴撅起得比哭还难看,康南峰连忙脱下羽绒服裹住他的小身板,帮着擦干脸上的一些泪痕,柔声道。

  “楠楠怎么了?”

  “你就是孩子他爸爸!”好像看到了肇事者,周围人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不……”康南峰正说出口的话在感觉到怀里楠楠突然收紧他衣服的小手,“哎,是啊。”心有点疼,这让康南峰想到自己小时候作为留守儿童的那段时间,寄宿学校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回家找不着爸爸妈妈时,也同楠楠一般红着眼眶,好像世界都没有了依靠。

  “你这做家长的啊,大冷天的,又降温又刮风,也不知道早些来接孩子,孩子生病了咋办,到时候麻烦的还不是做爸妈的。”

  “这孩子早早就等在那,叫他进走廊里避避风不听,非得站在那,赶紧带孩子回去洗个热水澡怯怯寒。”

  一些来接送的家长看着这么年轻帅气的爸爸,好心提醒几句,最后康南峰也实在顶不住别家爹妈左一句右一句的攻势,连连道谢,带着楠楠溜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康南峰轻抚着在臂弯中闷闷不乐的楠楠,其实对于哄孩子,康南峰实在是不在行。

  感觉无从下手的无措。

  路过街旁的肯德基店,康南峰想着小孩子应该喜欢吃这个,正要问,委屈巴巴的小手再一次圈紧他的脖子。

  “刚刚……大哥哥不要生气,楠楠下次不会了。”

  康南峰揉揉他的头发,柔声道,“没关系。但下次楠楠记得不能说谎喔。”

  “他们说楠楠没有爸爸。”

  之清姐也很少提及有关的事情,所以康南峰也不好给说法,其实父母双方离婚给到年幼的孩子的伤害才是最大的吧。

  只是平时楠楠一直都乖巧懂事,察觉不到而已,康南峰轻柔地摸摸他的头,这孩子真让人心疼。

  “那你妈妈怎么对你说的呀。”

  “妈妈说,以后家里就只有我一个男孩子了,在外面不能欺负别人家的小朋友,不能哭闹,不能任性,但是在家可以。”

  小孩子脸上眼睫毛还带着未干的泪珠,突然就一板一眼的说着,尤其是最后那一句在家可以,小脑袋骄傲的扬起。这里康南峰不得不佩服之清姐的教育方式,眼里含着笑,康南峰说道。

  “那楠楠在大哥哥这里也可以任性喔,今天你妈妈有事要忙,今晚就在大哥哥那睡一晚,明早再送你上学。”

  “妈妈有什么事啊都不带上楠楠。”楠楠抬头问康南峰。

  “我也不知道,晚上可以打电话给你妈妈,问清楚就好了。”事由他也不是很清楚,康南峰看见前面的肯德基店,当即转移话题道,“楠楠想不想吃炸鸡汉堡薯条,大哥哥带你去吃。”

  “楠楠要两份薯条,还有一个手抓饼,还要一个大大大汉堡。”

  提起吃的,楠楠冻得微红的小脸兴奋地双手比划着口中大汉堡的模样。康南峰想之清姐管得严,应该很少带孩子来吃这种吧,反正今天高兴,他带孩子吃上一回也没事,康南峰宠溺道。

  “好。”

  康南峰带楠楠买完炸鸡汉堡出来后,碰到了提前下班过来的安锦洲,楠楠急急地跑过去被稳稳抱起。

  “锦洲哥哥,你怎么也来啦!”

  “提前下班和你家大哥哥来接你回家,开心不。”安锦洲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提前下班想在回家的地铁拐角那等着他们回来,但又怕显得太刻意了,所以往这边多走了一段路。

  “开心,看,大哥哥买的炸鸡薯条和大汉堡!”楠楠开心地提起手里的东西。安锦洲笑呵着捏了捏他的脸。

  “你怎么来了。”康南峰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是说没空吗。

  “报社也没什么要忙的,所以就提前回来了,猜着这时间点你也刚接到楠楠不久,所以就过来看看。”

  “那走吧,回家。”

  安锦洲应了一声,看他表情淡淡的,还在生气。安锦洲在心里头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自己说话伤了他,找个机会哄哄?

  可一想到自己要像哄楠楠那样去对南峰,心里就一阵哆嗦,他都不敢想象那个画面有多惨淡。

  要是妹妹安迪知道她哥所想,指不定开始吐槽他,自己平时就是最倔那个,谁哄谁难道自己心里没个数吗。

  感情里终究还是看谁先为谁低下头吧。

  安锦洲抱着楠楠,看前面一步做两步走的人,见他手里只拿了个楠楠的小书包,就问了句。

  “菜买了吗。”他记得家里是没菜的。

  “杜左明回来了,今晚过来。”言下之意,不用他们掏钱买菜了。

  “那楠楠的衣服和明早洗簌的东西呢?”要是他不来,这大冷天的,是又准备跑出来一趟?

  康南峰停下脚步,转过头。两人就这么表情平静的直直对视着,空气都有点沉默的味道,一个透着无奈,一个心里尴尬,直到一双懵懂纯真的眼睛来回在两人中间晃悠,最终两人都干咳几声缓解氛围带着楠楠到附近的超市买到了需要的东西。

  走在路上康南峰很懊恼,刚开始他还记得要去买这些的,可这人来了就想着往家里赶,然后就……忘了。

  学校离他们家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回家也快,开门脱下外套,搓搓手暖和些,康南峰对一旁给楠楠换鞋的安锦洲说道。

  “刚刚楠楠在校门口等了挺久的,我到时小脸和手都是冻的,你先给楠楠洗洗澡暖和,我去做饭。”客厅里有电视的声音,估计杜左明已经到了。

  安锦洲应了声便带着楠楠到房间里,路过客厅的时候,杜左明三个止不住的好奇,两人从哪里带回来的这么可爱的小正太,而见着陌生人的楠楠抓紧安锦洲的手,进了房间。

  不过进去之前说了一声哥哥们好。妈妈说在外面要做有礼貌的孩子。

  “一个认识的朋友的孩子,叫楠楠,他妈妈有事所以托给我们照顾一晚。别吓着他了。这炸鸡薯条汉堡也看着点别动,都是给孩子的。”

  紧随其后的康南峰,见状解释道,一周不见,每次来他家都真大爷样的杜左明搭着两条腿在矮桌上,康南峰过去拿桌子上他们带过来的菜,没什么事情做的路子崇也跟着他进厨房。

  “切,我长得很吓人?”听了他的话,杜左明直接给康南峰一记白眼,抢过熊东手上的大包薯片,“东子,赶紧去把你那围了一圈下巴的胡子给剃一下,别拉高了辈分。”

  “你不也留有?”

  “你那叫邋遢,我这叫整洁,是有那个韵儿!”在说话期间喝了一口肥宅快乐水,那享受的神情就好像老佛爷管教有方,让人看了甚是好笑。

  熊东也见多了杜哥那骚操作场面,心里憋着很想笑,表面却淡定如常,人宅在家胡子拉碴不都这样,但熊东摸摸下巴想了想,为了给孩子一个好形象,还是去房间刮了。

  厨房里,有序地准备着今晚的饭菜。

  “你们俩去了一个星期,领完结婚证又去哪个地方蹲了?”别问康南峰怎么知道的,就杜左明那小鸡肠子,想想就懂了,回来既要上班看店,最主要的还是路子崇家里会找到他们那去,除了避麻烦,其次就是杜左明同东子一般的宅属性了,在外面自在惬意多好。

  “虽然那边纬度比较低,但天气还是有些冷,在海边的酒店除了每天滩上晒晒太阳,到周围散散步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了,就当个小假期。”

  “嗯,主要杜左明那货也懒得去玩。”康南峰点点头,表示理解。

  “隔着墙又在说我的坏话,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里空间不大,正常说话的声音都能听见。杜左明大大咧咧的走进来,手里拿着红本本在康南峰面前晃悠,眉毛飞舞,神情昂扬。

  “喏,你不是想看吗。”

  杜左明特意拿过来就是为了给他看的,主要是为了气他。

  “还好。”

  康南峰瞥了一眼,又继续切菜了,他那毫无波澜的样子惹得杜左明大巴掌直接甩他后背上,然后趁他没反应之时,气呼呼地出去了,居然不屑!

  康南峰揉了揉发疼的背部,嘶了一口冷气,这人下手真狠呀。路子崇上前想看一下,康南峰咧嘴笑说,就有点痒,没事。

  其实看到红本本上两个挨在一起的人,说不羡慕都是假的,他在脑海里想过无数遍自己和锦洲的名字在那本子上的时刻,一定是很美好很美好的画面。

  我们虽然没有杜左明和路子崇他们那么勇敢,但我们都在尝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去迈过那道坎,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