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争执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6 17:24      字数:3553
  静谧的夜色,蒙住了寒风的肆虐,一丝微弱的月光从窗户影射到房间里,书桌上安锦洲在剪辑视频工作,却是被床上接电话的康南峰吸引了注意力,听他语气中隐隐透出的不耐烦。

  “都跟你们说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就弄个相亲,这不是给你们自己添麻烦吗,你们儿子也才毕业两年不到,二十五六岁,啥啥没干成,凭什么给别人未来,那么希望抱孙子大姐家就在你们工作附近,能顾上安排相亲不如多看看几个外孙。”一想到过年回家又要面对这些事,康南峰没来由的心烦。

  “害,你妈也是和那些妇人唠嗑就约上了,想着你今年回家给见上一面,回去你也没什么事,有时间多接触也不是什么坏事。”

  康爸感觉到儿子低哑着声音中的不耐和厌倦,看了眼在一旁持着不赞同眼神示意他的康妈,缓下声音道。

  “没事,你不喜欢的话,你妈跟你小姨说一下就好了,在外面工作别太累了,最近听你二姐说你要开饭店,钱够不够?不够我们给你汇过去?”

  康南峰作为家里的男丁,自从中学略懂事开始,家里有什么事或者不懂的都会征求些他的意见,老爸也支持他的主见,老妈以前也唠叨,可自从他出社会工作后,每次电话回去不是唠别家哪个又结婚又有哪家娃满月了,家里康南峰也只有和年龄相差近的,而且今年年初嫁人的二姐聊得来。

  “不用……”转移话题让康南峰缓了口气,那头又传来康妈的数落。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呢,你也不小了,我跟你小姨商量着,好不容易找到个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见一面又怎么了,留个眼缘谈着谈着说不定日后就这么成了呢。”

  “妈!这事能别提了吗,结婚生子还早……”康南峰抚上头疼的脑壳。

  “家里就你一个独子,你爸也都六十了,难道我们不应该盼着你娶妻生子吗,爸妈都老了,还能帮你照顾几年孩子。”

  孩子,生育,结婚。

  为什么非要逼他呢。

  字字句句离不开结婚生子,康南峰一直压抑的心头好像憋着一口气,紧握的拳头,好像就要释放出来,像欲要挣脱囚笼的困兽,痛苦挣扎着要爆发。

  “妈,我不想和女的结婚,你儿子喜欢……”男的。

  房间里康南峰突然拔高的声音似低吼似疯狂,最后那不顾一切的两个字被扑上来的安锦洲掩回嘴里,忽然惊醒后的两人吓出一身汗,互相看着对方,眼里盛着难言的晦涩。

  就像藏在黑暗里的人,害怕阳光。

  他们还没准备好,虽然最终都会和家里说破,但绝不会是现在这种突然,没有任何准备的方式。

  匆匆挂断电话,两人静静躺在床上,房间里很安静,漆黑的夜色也为他们添上了一层保护。

  “你不应该和阿姨吵的,相亲而已,应付一下也就过去了。”安锦洲担心他这样和家里起矛盾。

  “你不懂。”

  康南峰侧过身,环抱双臂,不喜欢的事物他会选择拒绝,可在这件事上,明明知道不喜欢还要微笑着去应对,就算只是无关的陌生人都不应该去欺骗。

  拿谎言当借口,当一切被揭破的时候,最后谁也不想承受那种被欺骗的感受。

  所以,他才厌恶。

  “是,我不懂,可你刚刚冲动就是不好,抗拒只是因为你只顾着自己的感受,有时候解决问题你也总想着逃避。”刚刚安锦洲真的害怕他说出口,没有比和家里出柜更糟糕的情况,至少……他还没有信心。

  康南峰沉默不语,明明关着窗,夜晚的冷风似乎都渗进房间,卷起被子把自己裹住,好像就能保护自己。

  安锦洲看着他的后脑勺,很突然,不知怎么了,他蜷缩闪躲的样子让安锦洲激亢的语气和情绪一下子升高。

  “说话啊!逃避从来没有那么多借口,解释要用行动来说明,你说你不会英语,所以躲过了四六级;你说你擅长写作,所以避开了所有写作比赛;你说的主动,在一丁点阻碍面前就土崩瓦解,所以你到底要干什么?”安锦洲第一次在他面前,语气如此咄咄逼人,将他的懦弱说出来。

  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易炸的气体,一点就爆发。

  “那你要我怎样,不喜欢所以选择逃避,不重要所以选择逃避,难道不对吗,当初选择来到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做真实的自己,那是一种阳光下的舒适自在,没有多大的梦想,只是奢求在未来平平淡淡的日子里能遇到一个温暖的人。”

  “对,怪我一开始没有直接了当的告诉全世界我的性取向,现在何必又虚伪的去欺骗一个个不应该有交集的女人,我做不到……做不到!”

  康南峰的语气很轻很轻,轻到没了平日里的稳重,这时的他更像是蜷缩在角落里喃喃自语的患者,透着脆弱,发出低低地吼叫。

  “……南峰。”

  那一字一句沙哑的低语令安锦洲又想起彦一说的话,此时他真想一巴掌扇自己,满是懊恼地想伸手触碰他。在他背后一厘米停住。

  砰!

  可康南峰好似有感应般,掀开被子,摔门而出。

  ……

  第二天,熊东起床上厕所,经过客厅发现南哥睡在沙发,昨晚他能略微听到隔壁房间的争吵声,所以他放慢脚步轻手轻脚地移步,倒是这样康南峰听到声音也是醒了,起身看顺着墙上的时钟又看了尬笑的熊东一眼,声音还有些沙哑地说道。

  “早餐想吃什么。”

  “南哥,我不挑,问锦洲哥就好了。”

  “行,待会我有点事要提前些去上班,我把早餐放锅里热着,到时候你叫一下他起床吧。”

  “南哥,你和锦洲哥吵架了?”熊东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没事。”康南峰笑笑,将事情一笔带过,搭上他肩膀问道,“你漫画画得怎样了?签约没?”

  “嘿嘿,一星期不到,都已经快到十万的订阅了,南哥你的小说原型太好了。前天提交的签约申请,应该过不久就有回复了吧,还有南哥你再不更新你的书我的进度就要断了噢。”熊东调侃他。

  他的漫画是以南哥的小说为原型,情节和人物上以漫画形式表达,后面的剧情还是需要小说来支撑。

  “不错嘛,难怪小说这几天都多了不少评论和热度,看来你这压力给得挺足的份上,今天给你们更两章。”

  ……

  到饭店的康南峰一头扎进厨房里帮忙,一整天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罗叔几人看了看经他掌勺的那锅中一顿狂轰乱炸出来不是煮糊就是炒焦了的菜,赶紧抓起食材再炒一份送去给客人。

  “哎呦,陶爷爷你干嘛打我!”康南峰猝不及防受到重击,他摸着发疼的脑袋转头看到来人。

  “不打你打谁?”陶老爷子瞪眼,指了指桌上那几盘焦黑的煎蛋。别以为有几个父辈叔辈的几个师兄护着他就可以随意糟蹋饭菜。厨房里罗叔六人见此更是不敢做声,通过眼神相对视,目光均看向挺着大肚子的二国叔,似乎在说,刚刚不是就让你把这些煎蛋处理了?

  二国叔一脸苦笑,他在饭店里跑来跑去的,哪还记得这个。

  众人很一致地将目光转向他圆滚的胖肚子,吃掉也行啊。

  此时的二国叔要不是顾着有陶老爷子在,早就掐上他们脖子动起手来了。好歹同门一场,虽为了小师弟,但这也忒没人性了。

  “南峰,有你电话,去接吧。”

  厨房里一阵铃声响起,罗叔朝康南峰努努眼色,让他出去接电话了,自己上前和陶老爷子解释道。

  “师父,主要是这些蛋呢,不够新鲜,容易粘锅,这些坏掉的煎蛋里也有好几个是咱们几个今天弄的。师父您放心,我们保证下次一定注意。”

  “真的?”陶老爷子狐疑。

  “那咱们还能骗您不成,你们说是吧?”其他几人纷纷小鸡啄米般点头。

  “那行吧,鉴于你们的不小心,今晚晚饭的菜把这道黑椒煎蛋加上,糟蹋粮食可不好。”

  “师父~”冤枉啊,他们再也不敢了!

  说完陶老爷子留下一众苦瓜脸,背着手离开,只见其嘴角轻轻上扬,这帮混小子还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边接到安锦洲电话的康南峰,了解到情况,因为林之清有急事来不及去接楠楠放学,让安锦洲帮忙接回他们那住一晚,林之清已经提前和老师打过招呼,所以他们直接过去接人就好了。

  安锦洲让南峰过去,是因为他晚上加班到八点抽不开身,其次是楠楠所在的小学就在南峰工作附近,最重要的还是昨晚没有结果的争吵……没有挂断的电话却沉默的话语,安锦洲心里叹了一口气,是自己的错,当时因为他的举动而慌张的心情,一时的言语过激伤了他。

  可,昨晚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道歉,现在却再难开口。

  “那……没什么事,就挂了?”安锦洲语气迟疑。

  “嗯。”那头的康南峰语气淡淡。

  罗叔从厨房出来,见一向沉稳乐观的康南峰,坐在青石台阶上,静静地看着来往的人群,面无表情的脸上一抹少见的感伤。

  “不就是还没找到店铺嘛,福州这么大个地方,咱还不信没有了。上次那个羊八块竟敢拿出这样一块要公投的地,前天我得知这事,气得我冲他家里狠狠揍了他一顿,我罗通的人也敢欺负,不想活了。”

  罗叔平时都老大哥的关照众师兄弟,没想到还有这爆脾气。康南峰收起思绪站起身挤出一丝笑容,对于这件事他早就释怀了。

  “罗叔不是都把人给教训了嘛,我哪敢有什么说法,再找就是了。最近又有点头绪想去远些地方找找。”

  傍晚饭点,店里客人越来越多,又要开始忙了起来,听见里面喊了声罗叔,康南峰手搭上罗叔的肩膀,嘴角露出不怀好意地笑道。

  “今天出了点小状况,罗叔,怎么处理刚刚那些蛋我可听到了,今天晚上就拜托各位师兄们了。”

  “说啥呢,好像和你没关系似的,你起码给我吃掉四五个,没逃了。”罗叔大掌拍向康南峰后脑勺,也就他闯了祸还能这么嚣张,老爷子定下的规定,谁要是把菜炒坏了就自己吃完,美名其曰,浪费可耻。

  “我有事,已经同老爷子说了,我就先走一步了,嘿嘿。”

  康南峰说完摆摆手潇洒脱身,身后罗叔中气十足的骂了声混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