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雪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3 14:51      字数:3066
  这场雪没有持续多久。

  第二天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好似抬手就可以碰得到,那朵朵白云纯净的像极了装在瓶子里的牛奶。

  正是适合出游的好天色。

  但天气好并不代表不冷,帽子,衣服,袜子,能保暖的衣物他们一件没落下,昨天还没有的高原反应,今天出门彦一就有点脸红红的缺氧的状态,不过有提前准备的供氧设备,出行倒没有多大问题。但还是多要注意各自身体状况。

  落叔和罗叔当导游,想去哪消耗的时间比网上找攻略快上不少,今日他们的行程是布达拉宫和泡温泉。

  西藏,有大自然最好的赠礼,蔚蓝的天纯白如雪的云,青青阔野上的羊群低鸣着似对俊美高洁的雪山膜拜。布达拉宫,一个听着就让人心潮澎湃的地方,每个朝圣者心中的圣地。白色和紫红色的宫墙建筑与蓝天白云相映成画,显得神圣庄严。

  在进去之前,来到布达拉宫广场找到了五十元人民币上的图案所拍摄的位置,拍了张合照。他们拿着那张人民币对比着,有时候一张画和现实中对应的事物重合的时候,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近距离的发现它,一切辞藻在其面前仿佛都黯然无色,壮观,雄伟,震撼来形容它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奇迹!无论是历史文化、建筑风格、古物珍宝,这座海拔最高的宏伟宫殿都是可以傲视全世界的,穿着藏服僧袍虔诚朝拜的人们也一直信仰着这样一座圣殿。

  从淋漓满目的建筑群中走出,他们的心情依然是激动的,将眼前的美好定格住,变成经久不散的回忆和记录,安锦洲拿着相机更是觉得不虚此行。

  “那接下来就是去泡温泉咯。”

  一行人中午进的布达拉宫,两点从里面出来,看着时间还早就去了相对较近的大昭寺游览一番,现在下午三点多,玩累了就想着泡个暖和舒服的温泉,而这里距离羊八井温泉地还有一定的车程,需要提前些过去。

  他们到达地点后,温泉前边一块空阔的空地上,堆满了一层层积雪,许多游客在那堆雪人打起了雪战,好不热闹。杜左明最为好动,下车和他们招呼一声往里面直奔去,昨天缩成团冷得直哆嗦的人,在羊毛大衣、帽子、鞋子、手套的包裹下恢复了生气。不过路子崇不放心他,自然跟着上去。

  “太冷了,我就不去了。”

  “我也是。”

  彦一和熊东表示不想去,站在一旁看他们玩。场地里的人们将雪搓成团互相往对方身上脸上砸就觉得凉嗖嗖的,对于雪他们的印象就是寒冷,而且现在天气从早上的太阳渐渐变冷了,还有要下雪的征兆。

  “那你们在这里拍一下照吧。”

  安锦洲把相机递给他们,让他们四处走走,拍拍风景。安锦洲兴奋地拉上康南峰加入到雪球大战的战场中,第一次玩雪自然要体验一番。落叔和罗叔自觉一把年纪了也就不掺和他们的战斗,在不远处堆起了雪人。

  雪地里,杜左明两人对战康南峰两人,一阵阵混战中,杜左明找到诀窍,在路子崇身后尽情输出,一边挑衅不断。

  “看你们这脸都能把那白雪都融化了咯,真可怜。”

  “要喝彩咋连自己都不鼓励一下。”

  虽然杜左明躲在身后,但路子崇也不可能傻得任由对面的雪球砸到脸上,在躲闪的同时提醒后面的杜左明,只是他慢半拍的反应,脸上也同康南峰和安锦洲他们一般雪花四溅。

  “开战了是吧,待会把你帽子打掉,子崇,十二点方向,瞄准,集火发射!”

  “谁怕谁,锦洲蹲我身后,帮我准备弹药,全输出模式开启!”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南峰和杜哥互怼的样子总感觉莫名的笑点不断。安锦洲憋着笑,不客气的在南峰身后躲闪飞来的雪球,边给他准备弹药。

  很明显的,康南峰这边是一个人在躲闪,雪球的命中率低。而杜左明也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劣势,快速调整,两边战局都变成了炮台模式,谁的子弹填充的快,谁的准星更准变成了胜利的关键。

  两人打得激烈不已,口中喊着身后的人再快些,手中的雪球莽足了劲儿狠狠往对方脸部和头上甩。

  熊东和彦一起初还想到周边去看看有什么奇特的东西值得拍照记录下来,但看着雪场上拼斗的四人,激烈交锋,忍不住在一旁喝彩,匆匆从车上拿出三脚架找好位置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旁边原本在玩的人们,渐渐朝激斗的现场围观过来,之前有人听到杜左明和康南峰对话的人就在起哄。

  “他们的赌注是谁先打下对方的帽子谁就输,来来来,我们站队看哪边能取得胜利,我站高壮小伙这边。”

  “哎,这你就不懂了,头大帽子箍得紧,自然就难掉下来,我站蓝色帽子胖胖小伙这边。”

  “来咯,买定离手咯。”

  打得正是激烈的四人没怎么注意周围人的谈话喧闹。一旁的熊东他们闻言都是摇摇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可是在录着像着,头大?胖胖小伙?不知道事后杜哥会不会让他们剪掉这一段。

  不过相机可是南峰家的,他晚上提醒一下南哥把视频先拷贝一份,免得杜哥发现后给毁尸灭迹了,彦一在心里嘿嘿坏笑着。

  战事已经计入白热化阶段,前面两人头上和脸上不断挂彩,最为明显的就是杜左明的帽子已经抬起往后翘了,正当激动不已的观众以为康南峰这边要赢了的时候,却见身后的安锦洲脚下一麻,整个人便向后倒去,康南峰习惯性将手伸到后面拿球,没抓到,往身后一看,锦洲已经躺在了地上,急忙抓住他的手要将人拉上来。

  “别动,上来。”

  “小心!”

  安锦洲见一颗雪球往他头上砸来,一用力把没来得及那么快反应的康南峰拉向自己,画面正巧不巧的停在两人嘴对着嘴的样子,这一刻周围突然寂静,白雪皑皑的世界里,仿佛只有他们两人,注视着彼此,眼里映着对方的模样,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一时怔愣住。

  直到康南峰头上又迎来一记雪球,帽子掉了才拉着彼此堪堪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面无表情,装作淡定地拍拍身上的雪,逃也似的往车里躲。

  “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今天我杜月老就让你俩挂一次彩。”

  杜左明让路子崇帮他把脸上的雪弄掉,一边得意道,让他们有事没事每天秀恩爱,真真甜到掉牙。要是安锦洲知道此时他的内心想法,肯定直喊冤。

  回过神来的观众,有的猜测他们的关系,有的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有的则露出了然于胸的表情,不久就散了。

  天空中不知不觉竟下起了小雪。

  他们在温泉池里舒服的享受着,泡着让人舒缓身心的温泉还能欣赏一场雪,飘落在泉水中消融,有些落在身上,凉凉的但很快又被热气覆盖。

  康南峰离着不远静静看着他的锦洲,闭着眼睛,身体浸在泉水里仰着头,露出白皙的脖颈,儒雅温润的侧脸在水气中变得些许朦胧,天上落下雪,这画面美的让康南峰都有些呼吸停滞了。

  “锦洲,问你个事。”

  “嗯?”

  安锦洲睁开眼,对上南峰无比认真的眼神。

  “你有没有后悔和我在一起?”

  康南峰语气中藏着的低落,让安锦洲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道。

  “为什么这么问。”

  “喜欢粘人,睡觉又打呼,健忘事多,没钱没房没车给不了你稳定的未来,你是那么好,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走上这条路,要是……要是哪天你要离开了,不要我了,直接走就好。”

  说着说着康南峰嘴角牵扯出苦笑,原来自己也是那么矫情的一个人,但……低垂的目光中带着恐慌,康南峰真的怕,怕有一天他习惯了他的声音,他的背影,他的好,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最后却抵不过世俗的偏见,更害怕他家里的拒绝将他们分离,这一切的一切胡思乱想都来源于他的不安。

  “笨。”低叹了口气。

  安锦洲游过去抱住他,他能感受到南峰的情绪,是他不喜欢的南峰的样子。

  “其实,那一抹峰景的微博就是我,大四毕业那年偷偷关注的,就这样对你慢慢的了解,慢慢读懂你文字里的苦涩,才发现自己已经悄然被那里面爱而不得,明明透露着孤寂却勇敢笑着朝前走的你感染了。”

  回想起大学时的种种,安锦洲不禁笑了,每一次南峰不经意间的触碰和试探,那种奇怪却心痒痒的感觉,大概自己也是喜欢的吧。不待康南峰说话,安锦洲又继续说道。

  “在你的世界外停留了一年,当我决定跟你走到一起开始,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这里安锦洲顿了顿,才道。

  “除了你,别人我不习惯。”

  这算是表白了吧。

  这是他们在一起以来,真正交心的一次坦白,两人紧贴的身体在温热的泉水里仿佛融为一体,彼此再没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