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老落的方式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3 07:58      字数:3478
  早上抓到的海味拿回家。

  中午又是饱餐一顿,一行人陪着安爷爷安奶奶在院子里下下棋,修剪花草,坐在池塘亭子里聊天玩扑克,这边麻将少玩。康南峰盯着院子里一方佐料菜地心动不已,心想着以后也要这么做。

  傍晚和两位老人到护城河边散步,落日的余晖散在河面上,把他们的身影映衬得更加清晰美好,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多陪伴一下老人,而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第二天早上,他们的车停到安锦洲家门口,准备走了。

  一大早安奶奶就在屋里准备着,给他们备好了自己做的鱼罐头和饼干,还有路上吃的布丁和葱油饼,康南峰他们一来到安奶奶就让他们把东西搬到车上,拉着他们一个个量衣服的尺码,叮嘱道。

  “奶奶给你们备了些零嘴,路上吃,别饿着了。厚衣服都备有没?拉萨那边高山峻岭的气温低,老头子给你们捎了茶叶,到时候冷就泡一壶暖暖身子,要是路难走你们就回头,啊?知道没?”

  安奶奶唠叨的话语里满是对他们的关心,这两天众人都有些不舍,想念这样温暖的时光,想念安奶奶做的菜……安锦洲抱着她的手臂乖巧道。

  “知道了,过年我会回来的啦,您身体才好些,少做些针线活,伤神。”

  安奶奶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招呼康南峰过来量尺寸。

  “又没说给你做,在外面多跟小峰学学,懂学问又会下厨,多好的小伙子,以后哪愁找不着媳妇,像你不会做饭又不会哄女孩子,整天就知道捧个相机往外跑。”

  您孙子不就跟您口中夸的帅小伙是一对嘛。

  安迪在心里腹诽着,在场知情的人也都不自觉的扬起嘴角,尤其杜左明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

  “到时候我能来奶奶这过年吗。”康南峰说道。

  “能来当然欢迎,傻孩子,谁过年不回家的呀。”

  康南峰动动嘴没再说话,心里打算着。安锦洲也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人在想什么。安奶奶记好他的尺码后,一一将他们六人的尺码记下,让他们挑选颜色,说到时候做好了给他们邮寄过去。

  终是到了出发的时间,安爷爷安奶奶站在门口慈祥的笑意中满是不舍,才短短两天不到就要走了,又不禁感慨人老了也特别容易感伤分离。

  安迪挥着手把他们都喊一遍后道。

  “哥!等你们旅行结束,我也要放寒假了,到时候去找你们玩!”

  “行啊,小迪子,到时候我们去接你,带你吃遍福州的美食。”杜左明豪灿一笑,拍着胸脯自信道。

  “爷爷奶奶再见。”

  “路上小心啊,都照顾好自己。”

  送别的目光中,车子渐渐走远……

  车里。

  “哇喔,释放你们的天性吧,嗨起来!”

  跳动的乐符跟随着神经大条且最不安分的人奏响了起航之歌,熊东、安锦洲和路子崇是属于比较少话的,都是在一旁看他们玩闹,其实康南峰也可以是,但一遇到杜左明这货,嘴里的话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主要是这人太欠了。

  “吃东西不应该放些安静的歌曲吗,你这搞得跟猪进食一样。”

  “瞧这火气,锦洲,我可告诉你,这才两天没给养料你家这位,这腔子里可是满满的火药味呀,晚上你可得小心些了。”

  “……”安锦洲默然。莫名躺枪。

  腮帮子塞得鼓鼓的,杜左明得逞一笑,正是得意时,下一瞬前行的车子突然碰上红灯停下来,他手上的酥酥饼干散在脸上,中彩了!

  “康南峰!!!”

  听见他的嘶吼,其他人在车里都荡开了笑声,旁边同行的车辆都是奇怪的朝他们看过来,刚刚杀猪般的叫声好像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吧?

  “……”

  康南峰摊开手,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驾驶座上的康南峰从后视镜往回看,饼干的碎屑真像给他上了一层唇膏,憋着笑摇摇头,看吧,这就是所谓报应。

  一路上他们穿过十万大山,停驻在山一程水一程壮美的桂林山水旁,幽幽漓江水宛若从画中走出来的模样,木舟上的他们,也体会了一把古人游山玩水般的乐趣,都说水养一方天地,这里的人也如水,亲和阔达。

  有人说四月初春的丽江才是最美的山水画,是大自然给人类的赠礼。康南峰却觉得冬季的丽江虽没有春的生机盎然,但湖水的静谧给人的却是另一种大自然的美。

  在这里他们碰到了一位奇怪的老奶奶,作为著名旅游景区的丽江,无数人想到此一睹风采,这自然也吸引了很多商人和投资商来此,办旅馆、酒店、纪念铺、饭馆等等,当地人也纷纷看到了机遇,地产出售、房屋租借等途径获利,而这位老奶奶在街坊邻居的房子纷纷改换了面貌后,仍是一人一椅,晨沐朝阳,夕浴黄昏。

  很多人说她傻,送到门口的钱都不会赚。她却只是笑笑不语,每天照样如此椅在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屋檐门前,看着整日来来往往的人,就像是看破红尘俗世的旁观者,注视着这一切。

  有人忍不住好奇上去问她,明明可以捧着金屋子过更好的生活,为什么要每天坐在这里呢?那位老奶奶睁开浑浊的双眼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富商,因常年的工作和奔波患上了绝症,余下的日子已经不多,最后他想体验一下所谓退休后的生活,便来到了海边舒服的沐浴着阳光,享受着生活。当他看见一个在小船上跟他同样惬意地渔民时,上前说道,我可以让你拥有更多的船只,比现在更富有,只要你肯努力。渔民却道,此时的快乐已非彼时的快乐,你奔波打拼,最后不一样同我一般在阳光下舒服惬意?不同的是你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

  老奶奶的话宛若一个智者点醒着匆匆忙忙快节奏的人们,人的一生不过是一场划破东方海平面的朝阳,以及日落西山的黄昏而已。

  其实何曾不羡慕这样的生活,只是时代已不同而往,每个人都在负重前行。

  午后。

  康南峰一行人点上一杯咖啡,坐在幽静的湖边,阳光舒适的让人眯起了眼。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遥望雪山回味着丽江的美,好像不用刻意去寻找,它就已然与你邂逅,如同朋友般亲切,以至于听到专属于这座古城的音符,也可以随着旋律一起哼唱……这是一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被圣洁的雪山庇护着,赏风花雪月,观小桥流水,不争朝夕。

  与苍山洱海为伴,闲来时看云卷云舒。

  ……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

  这进到高原山脉地带,隔着窗户都能感受到破窗而入的寒冷,把他们这些南方来的人冷得直哆嗦,偶尔要上厕所宁愿憋着到服务区也不下车,到服务区也不敢在外面待上三分钟。一路上沿着国道走,经过飞来寺,邦达,然乌,林芝,到达拉萨的时候竟然还下起了小雪。

  起初听子崇说杜左明还不信,现在里面一件毛衣一件加绒卫衣,外面穿着厚厚羽绒服都觉得冷的杜左明缩在座位上催促道。

  “老路那家伙来了没,还等着他的羊毛大衣救命呢。”

  “到了。”

  他们说的老落是一位四十五岁的中年大叔,经济独立,有对象,还是康南峰的铁杆粉。上次抽到的幸运粉丝也是他,到拉萨他们也是受邀到他家去,由于不熟悉路线,所以在约定好的地方碰面。

  一辆惠普停在旁边,一行人看着两个高壮大汉朝他们走来,西北这地方,虽寒冷,人却热情。手里拿着几件皮大衣,老落成熟粗阔的声音,性格憨厚直爽地过来敲车窗。

  “嘿,开门。”

  “老落?”

  隔着车窗,杜左明眼睛都瞪直了,照片上可是邋遢得有些文艺的一中年大叔呀,这一见面咋就成朴实大汉了,心里叨唠一句,看来照片里都有很多是骗子。

  “是俺,照片上不都见过嘛,瞧给你小子惊讶的,今天为了迎接你们,特意去剪的头发,修了胡子,诺,这位就是我老伴。”

  “你们好,我姓罗,同你们落叔一般大。”

  同款爽朗的笑,再次闪瞎了车里唯一单身贵族熊东的眼。

  这场旅行,虐身也虐心。

  “落叔罗叔好。”

  众人打过招呼,在车里换上他们带来的衣服,顿时感觉暖和不少。

  临近傍晚一行人也是来到了落叔他们家,三层小别墅,独立的小院子,门口一只大藏獒摇着尾巴哈着舌头等着他们的到来,在网上聊得来线下自然也有些许共同的话题,虽然他们之间的年纪有所差别。但他们大西北人直爽的性格都让人觉得很踏实可靠,彼此之间的相处都很简单质朴,也容易合得来。

  “知道你们南方人不耐寒,给你们准备了这两天的保暖衣物,袜子、保暖裤和帽子,明天带你们出门保证不会被冻到,冬日里泡温泉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哈哈哈。”

  落叔给他们拿好衣物后再是安排房间,杜左明趁着罗叔和康南峰到厨房后,和彦一逗着跟在落叔身后有着漂亮纯白毛发的藏獒大白,好奇问了句。

  “落叔,你怎追的罗叔?”

  又到了杜左明的好奇宝宝环节。

  安锦洲和路子崇也是好奇,不过他们都认为是罗叔追求的落叔,毕竟罗叔看上去比较心细些。

  “这个……你们可以想象哈哈哈。”

  谁能想象看上去朴实壮硕的大汉也会一脸扭捏状,挠着头大笑道。而厨房离客厅不远,罗叔听到他们的谈话,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当初他可比现在直白多了,那一天他牵着大白朝我喊道,俺喜欢你,俺知道你也喜欢俺,所以俺要和你在一起过日子,你同不同意俺都赖上你了。我当时惊得愣住了,有谁表白像强盗一样的,就属他了。当时我也是往后退了一步,他以为我不同意,喊着大白直接朝我扑过来了,流氓的说了一句,你不同意也没用了,大白已经记住你的味道,你逃不掉了。我想当时他的意思就是你要是敢逃就放狗咬你。”

  “说起来大白还是功臣呢。”杜左明笑出眼泪,调侃道。

  噗呲!

  屋子里的众人顿时笑得前仰后合,没想到竟是如此简单粗暴的追求方式。

  却也极具印象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