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清晨的海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2 00:16      字数:3238
  “你干嘛!”

  安锦洲正在整理并删减这几天来拍的照片,莫名其妙被他摁到床上,额头相抵,视线对上南峰眼里的炙热,撇开脸想挣开却被他壮实的身体牢牢定住。

  “你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要起早。”

  这人怎么随时都能发情一样。

  安锦洲手坚决地抵在他身前,表明态度。康南峰自然知道现在不是干正事的时候,他不过是想问一些事。

  “奶奶说你年前就去的福州,怎么不找我,嗯?”

  安锦洲也正视康南峰,从他眼里安锦洲读到了关心和……探究,安锦洲微撇开脸,心里极不情愿,好像翻了醋坛子。

  “某人当时不是在干正事嘛,还好意思问我。”

  那时候南峰微博隔三差五的来一波狗粮,不过也好在当时自己能感受到他文字中偶尔透露出对那段感情的失望,才让自己有了坚持着在福州待下去的希望吧。

  况且,他踏出第一步已经够勇敢了。

  因为安锦洲相信对花儿没了采摘欲望的蜜蜂,迟早都会离开。

  一段感情也并不是一方的给予就有一起下去的缘分。

  “吃醋了?”

  “没有,快起开。”

  当时有,只是现在他人都是自己的了,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安锦洲也不想揭人过往,只是,“南峰,要是以后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小心我杀了你。”

  “不会的,宝贝,不会的,我只在乎你一个人……”

  康南峰连忙保证,许是觉得言语太苍白,他把身体压进。

  靠得太近的安锦洲扭头再次想要起身时,擦过他嘴唇,下一刻便是他铺天盖地的吻,身体被牢牢锁住,只能任由他疯狂掠夺口中的气息。

  房间里两人唇齿交缠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这吻足足有好一会才抽离开,康南峰眼神热烈看着不懂换气而喘息羞红的安锦洲,抵住他滑出的脖颈厮磨。

  “还有……”

  他在那时出现是巧合吗?

  结束了一年的感情却意外撞上突如其来的他,那一晚意外的主动和第二天让他惊讶的坦白和解释,康南峰唯一能想到的关键点就是那个摄影博主其实是安锦洲。

  康南峰正要说出口的疑惑被门口一道甜甜的声音堵在喉咙。

  “哥!”

  他们在床上相抵交缠的姿势正巧被前来叫人的安迪撞见,她惊呼出声后知道不妙立马捂住嘴,连忙摇头表示她不是故意的,再看两人还在发愣,趁此机会,溜了。

  ……

  清晨六点的海边,冷冽的空气带着海水的味道,让酣睡的人也不禁精神抖擞,消了困意。

  “昨晚看把杜左明那货吃的,一大早上的跑了多少次厕所。难得来一次海边摸鱼抓虾,可惜了。”

  天还没有完全亮,康南峰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动作利落的收起鱼兜将大些的鱼和虾放到桶里,小点的就放回海里。

  “杜哥每次吃撑都这样。”

  彦一跟着坏笑道,他和熊东戴着头带式的电筒,方便。两人正忙着将一大片的岩体和石头壁上的海螺和扇贝取下来,杜哥说帮忙才弯腰感觉又来了,这不,来来回回都有三次了,带的纸不够又得路子崇到路边的小店去买。

  “不过这种事多来几次也有好处,这样路子崇也不用担心他的体重下不去了。”康南峰抽空又道。

  噗呲!

  安迪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哥的男人真幽默,一本正经地说着怼人的话,不止是她连带着其他人都被逗乐了,清晨的海边传着他们的笑声。

  远处的安锦洲斜了康南峰一眼,嘴角微勾,平时斗嘴互损最凶的就属他和杜左明。

  “小迪,把这收拾一下。”

  安迪应了声在他后面捡东西,安锦洲刚刚抓到两只大螃蟹和海螺,发现附近有漂亮的贝壳和石头,想拾些回去摆弄着用来拍照片,关于海的风物图。

  他们来的这处海岸比较偏,虽是一处浅滩,其他地方却有很多大块的石头,是那些鱼虾和贝类喜欢待的地方,拿来的三个小桶被他们装满了才停下,满满的成就感。

  天空已经泛白,海边渐渐明亮起来。昨天还下过雨,看这天色估计不久就能见到初升的太阳,忙完的他们在沙滩上行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享受早晨清冽的海风扑鼻的味道,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们来玩游戏吧!”安迪提议道。

  “玩什么?”众人看向她,安迪想了想道。

  “海水接力?海水太冷了,不行。蹦蹦床?会弄脏,也不行。不如我们玩沙滩地雷战和沙滩寻宝吧!”

  “地雷战?寻宝?”

  彦一和熊东发出疑问,一个是含着金钥匙长大,一个是宅家的人对于这些都不懂。

  安迪给他们讲解规则,所谓的地雷战,就是在规定的沙地上挖许多洞也就是地雷,两个人为一组,一人先闭眼,另一个人指挥不要踩到地雷,如果踩到地雷或者走出了规定范围,就要回到起点重新开始,一个人走完换另外一个走,哪一组最先完成获胜。沙滩寻宝最简单,就是在指定的沙地上,把贝壳或者石头埋在里面,可分为几组,谁找得多谁就赢。

  安锦洲记得以前他们兄妹三人来海边玩,都会玩这些小游戏,那是最快乐无忧的时光。

  游戏开始之前,杜左明终是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笑着回来了。

  “好,预备!“

  安迪当裁判,因着昨晚的事还生着闷气的安锦洲想过去和熊东一组。被康南峰一个眼神扫射,熊东立马拉上彦一组成新手白斩鸡组合,彦一苦着脸,他还以为能捧上南哥的大腿呢。杜左明自然是和路子崇一组,唉,安锦洲一脸无奈。

  “开始!”

  先开始的是安锦洲、路子崇和熊东,闭着眼睛等待另一头的人指挥。

  “向左走一小步,哎,你向右向右了,左右都分不清的嘛,完了完了,看来是要输了。”

  彦一看着两边的安锦洲和路子崇遥遥领先,自己队的还要回到起点重新开始,像热锅上的蚂蚁,着急道。

  “别急,你先定量一下东子夸一大步和一小步是多远就好了。”

  康南峰细心提醒两句,这边响起杜左明无赖的叫喊。

  “锦洲,南峰现在没空,我给你说噢,你往前走两步差不多到终点了,前面是无雷区,对对,再往前一步。”

  “别动!”

  眼看着他家锦洲听话地乖乖朝前走,康南峰的心跳都卡在了嗓子眼上,声音瞬间拔高几个分贝。那一声落下让安锦洲缩回了脚的同时直接踩中了地雷,睁开眼愣了一下。康南峰双眼冒火,拔腿朝着知道事情败露已经逃窜的杜左明追去。

  “有本事你别跑,看我不把你揍出两个熊猫眼来。”

  “噗!莫不是傻子哦,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呀。来来来,你追的上我再说。”

  杜左明畅怀大笑,沙滩上两人你追我赶,莫名的画风突变,让安迪这个裁判都给蒙圈了,这不是在比赛着地雷战嘛,咋就变成赛跑游戏了。

  “康南峰!”

  “杜左明!”

  安锦洲和路子崇看不下去了,压低着嗓音喊道。最后不止安锦洲踩了雷,熊东和路子崇都因为康南峰两人的追闹睁开了眼睛,所以都要重新开始。

  第二次轻车熟路,比拼哪一组的默契更好。

  第二轮换人,到康南峰、杜左明和彦一上场听从指挥,鬼点子最多的杜左明不停的在干扰康南峰,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前行缓慢,踩雷不断,当指挥的安锦洲和路子崇也觉无力回天。

  最后没有意外的熊东和彦一这对白斩鸡组合赢得了比赛胜利。

  接下来第二个游戏,沙滩寻宝。三个一组,一组先埋宝,另一组要在三分钟之内找完,最后哪组收集最多获胜。

  清晨的海滩上是他们嬉闹的身影,充斥着欢快的音符,在海平面上,太阳娇羞地露出了头,暖阳照在他们的脸上,照射出别样的色彩。

  至少安迪是这样觉得,她在一旁用手机记录下了这里的美好与欢乐。

  “呜!大海和朝阳!”

  很美好的一幅画面,他们在朝阳初升时奔跑,沙滩上是他们不长不短的影子,面朝着大海,闻着阳光和海水的味道,干净而纯粹。

  落在后面的安锦洲脚下一痛,坐在地上,因为玩游戏的时候鞋子里进了太多沙子,硌脚。康南峰蹲下身子把他的鞋子脱掉,帮他清理细沙,发现沙子黏着脚弄不干净,在他的惊呼声中公主抱将他带到浅滩冲干净,将人放到石头上,用纸巾替他擦干净。

  “差不多就行了,他们都看着呢。”

  安锦洲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像是在做一件多么虔诚的事。虽然旁边都是熟悉的人,但他总有些不自在。却见南峰抬头,目光专注,说了一句让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掉的话。

  “别动,他们不重要,我只在意你。”

  背着朝阳,为他低下身子的男人,像是上天赋予他的守护神,安锦洲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说些什么。

  安锦洲觉得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是最舒服的,男人之间有时只需一个眼神的交递,也没有过多生活结婚的繁琐。在南峰这,安锦洲发现自己是一直被他宠护着的那个。

  明明很平常的日子,每天都会准备上不同的食谱问他今天想吃什么,出门前的亲吻和相拥入眠的晚安,生病的时候,他会熬粥,喂自己吃药,穿情侣睡衣,一起站在镜子面前洗脸刷牙,等等种种生活上的小细节。

  还记得有一次雨天,窗外滴答的雨声,他们吃着爱吃的零食,一起依偎在沙发上,看一部浪漫的电影。

  仿佛时间就这样,变成了他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