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灯光下的祝福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21 00:42      字数:3944
  “大家好,今晚的聚会呢也临近尾声了,今天我们从各地相聚在此,经过短暂的交流互动,从虚拟中的片刻真言到见面时的嬉嬉闹闹,结交好友,共同游戏,今晚因为有缘,所以我们相聚。”

  晚上十二点整,城市的夜晚仍格外的热闹,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终有散时,康南峰在台上对众人说道。在他说完后阿言接着道。

  “下面进行的是粉丝提问环节……”

  阿言微醉的脸上肆意。康南峰递过话筒的手一僵,先前节目单可没有这个环节。

  “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

  平时的微博难免会透露一些信息,他们想了解的差不多都知道,在场的人一直以来都有关注他动态。

  “南哥,怎么看对方是对的人?我一个人在圈里见过离合,自己也经历过被抛弃,冷眼和嘲弄,直到有人同我说,这个圈子感情都是浮云,真诚和真实宛若儿戏,倾覆所有换来的可能是被骗得一无所有。”

  最后一句话道出了多少人的坎坷,仿佛撕心竭底压抑着的情绪迸发出的悲伤,能横断山脉的力量。

  TZ两字太难念,这路注定不好走。

  有谁不是这么一路抗下荆棘前行。

  康南峰想到以前怕被发现的痛苦和暗恋没结果的蚀骨妄念。

  康南峰视线寻着下面的安锦洲,到现在康南峰心里还存着不安,锦洲为什么会选择来他身边,这梦是这样的不真实却意外的美好,他真害怕哪天会消失。

  “爱情无关对与错,无关圈子,你觉得对的人最后错过了,你觉得错的人最后在错的时间对上了,坚持自我吧,相信从自己眼睛里看到的真实,看看自己想要什么,因为不管做出哪种选择都会面临很多困难。”

  “从前我渴望过一份爱情,那一见便难以忘怀的身影,晨读、上课、吃饭、课外志愿活动,掐着他的时间点,算着他的习惯,只为能创造不似偶遇的偶遇,见上一面,说上几句,得到一个微笑便能开心一整天,痴痴抱着他也喜欢自己的妄念。”

  康南峰眼睛一直注视着安锦洲,安锦洲也定定看着康南峰,两人目光交汇在一起,有太多太多的思绪翻涌。

  他们的故事何尝轻言道来。

  “最痛苦不过每天晚上在平静的湖旁呆呆坐着,每每看到小桥上,石亭前的一对对男女,羡慕也痛苦,羡慕别人眼中正常的爱恋,痛苦自己默在黑暗的感情,没人懂得内心中的挣扎就像捆绑中悲鸣的野兽,鲜血淋漓,徒增悲伤。”

  “其实我想跟你们说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喜欢都会有结果,终究要明白有些人遇见就已经很难得。珍惜吧,大家。”

  康南峰深深鞠了一躬,台下掌声接连轰鸣,话到嘴边谁都会说,只是康南峰不乏真实且充满故事的嗓音,他们总觉亲切。这样的文字也才能直击人心,将沉痛的悲伤说得铿锵有力。

  需要力量!

  “谢谢南哥!”

  “唉你们,难得高兴的聚会别搞得像伤感文艺一般,问点别的。”康南峰擦掉掺在笑容里的眼泪。

  “那南哥想让我们问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下面有人聪明反问。康南峰陷入沉思。

  “这倒是难为我了……”

  “工作?你们都知道。”

  “风景?我见过的还没你们多呢。”

  “美食?这倒可以问,你们有空来我家做客,给你们整一锅好吃的。”

  “讲故事?这我不太行。”

  “男朋友?嗯……”

  “男朋友!男朋友!!”台下顿时传来一声大吼。

  “对对对,先前就听闻南哥再遇爱情,给介绍介绍!”

  下面众人也跟着起哄,开头冲锋大喊的那个人是康南峰再熟悉不过的杜左明的声音,康南峰下意识看向朝他使劲摇头的安锦洲,手中的麦抬起。

  “他就在现场,可能有些害羞,你们要是喊得动他的话就介绍给你们认识。”

  “我知道了,肯定同杜哥那一起的!大伙快找杜哥。”看来杜左明名声不错。

  “……”

  人多点子也多,不一会,眼尖的人寻着康南峰的目光定位,杜左明所在的那一桌成了最引人注目的。杜左明靠在路子崇肩膀上笑岔了气,阳式岳在喂彦一吃东西,剩下在众人目光下一脸无措的熊东和表面淡定内心实则在想借口逃离这是非之地的安锦洲。

  “多吃点。”

  “啥?”

  熊东看碗里的肉呆愣几秒,再看向安锦洲带着僵硬的笑,反应过来的他也往安锦洲碗里夹了一块。

  “你也吃。”

  逢场作戏,他懂!

  而顶着越来越多人围观又探究的目光,安锦洲找了个借口上厕所,站起了身准备挤进人群,后面的罪魁祸首杜左明幽幽地来了一句。

  “锦洲,别怕,上去南峰和大家又不会吃了你。”

  一句话令全场欢呼,原本给他让道的人把路封住,现在安锦洲真是无路可退了。

  这一刻,安锦洲也终于是明白了平时南峰老是怼杜左明的原因。

  这人,真的欠!

  在众目睽睽之下,安锦洲认命地走上台,微笑着牵住南峰伸来的手,下一刻狠狠踩上他的脚,看他扭曲着脸还扬着笑意,又抡起拳头往他肩膀上送上好几拳才当解气。

  转头看下面呆愣住的人群,安锦洲佯笑道。

  “大家好,我叫安锦洲。”

  “我家的。”

  康南峰在后面补充,立马又收到一记脚巴子,他家锦洲生气的样子真可爱,气呼呼的,软软的好想咬上一口。

  台下众人好似知道他心中所想,集体喊道。

  “亲一口!亲一口!”

  吧唧一声!

  动作迅速在锦洲脸上亲一口,应大伙需求,康南峰真做了。

  顾及锦洲在外人面前害羞,康南峰不敢多停留,刚刚他家锦洲已经够生气了,可不能惹爆炸了。

  康南峰发现他们在一起后他老喜欢欺负锦洲,好似把大学时候不敢做的事,压抑好久的冲动统统释放。

  在外面做亲密的动作惹起他泛红的脸和耳垂,真是可爱到爆炸!

  安锦洲的身体被南峰的大手揽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让他很不自在,手警告似的在南峰后背捶打。心道,在车上保证过保持距离的下来就忘了。这人在外面真就不知道害臊,不知道收敛些,上次的海滩,大街上的喂食,这次直接在看着他们的人面前做这些动作。

  安锦洲越想越觉得脸烫烫的,空气很热,装作鸵鸟靠在南峰肩上,背对着下面的众人,也像是一种逃避吧。

  心里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他好像在南峰面前对他这些亲密的小动作慢慢开始习惯了,耳边是这人带有磁性的畅笑。

  “也许你们很好奇我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我们的故事写成了小说,待会儿在微博会公布给大家。”

  “希望它能带给你们勇气和力量。”

  “南哥出书了?好想看!”

  “当众撒狗粮,甜得很!”西安话,很有特色。

  “再亲一个!”

  许是一夜玩累了,现在大家都空闲地坐桌子上嬉闹欢呼,聊着天,起着哄,一阵阵笑声不断,待台上台下闹得差不多了,最后的时间就到了今晚最惊喜的彩蛋了。

  “接下来是我们今晚最后一个节目,请看!”

  唰!

  全场的灯光顿时关闭,只剩下舞台荧幕上闪烁变换着的一张张照片,照片中一程又一程这个城市通往那个城市的车票,聊天框中一句又一句刻骨的思念,攀登高山那一格又一格石阶上是两张温馨又洋溢着幸福的脸。

  重逢相见,一日三餐,分别又等待重逢。

  异地恋,把两个相靠的灵魂掰扯开一段距离又粘合,让时间在其中发酵出另外陌生的东西,如刀割般凌迟身心。在无数个想念的夜晚,慢慢将对方的名字默念。

  这时何川的声音从幕后传来,低沉着道来那些他们的故事。

  “曾经我以为爱很简单,从进圈,从知道我自己开始,我想TZ的爱情就像男女的一样简单,想找一个爱自己、疼自己的人,可后来才发现圈子里的爱既简单又艰难,阻挡我们的太多太多。”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喜欢就是爱,经历过很多之后才发现,喜欢的太多,爱的很少,可以一起生活的少之又少,现实的残酷,让我们离爱情越来越远,心里孤单的我们何尝不想要有一个人陪伴,何尝不想要两个人的生活。”

  “在这里,感谢生命中你的出现。”

  “你不是我的天菜,可是我偏偏爱上了你!”

  呜!

  台下有人欢呼,有人擦眼泪,一首低沉治愈的《最美的期待》的伴奏随着何川轻愉的声音。

  “爱上你傻乎乎的笑脸,习惯了你对我的好,你是那么的宠着我,让着我,我不嫌弃你没钱,我只知道你对我好,感谢你一天又一天的陪伴,正是你每天的陪伴让我习惯。”

  “熬过大学,熬过异地,毕业一年我们在同一座城市,一起生活,一起上下班,我公司比你多几站地铁,你总是先送我再折回来,晚上迟你一小时下班,你也总是等在那站地铁,人生多是匆匆过客,只有你在途中等我,我相信也知道你一直在等我回来,感谢你一直在往我喜欢的方向改变,更多更多的是感谢你一直让着我,慢慢的喜欢上了你,慢慢的你走进了我的心里。”

  “我爱你,我不怕世俗的眼光,不怕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反正我就是爱上你了,我不管跟你在一起几天几个月或者几年,我只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日子,今天我要当着大家的面,对大家说,我爱你,无关其他。”

  “我就想要大声的说出来,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最后大声地喊出来,灯光亮起,何川站在舞台中间,全场沸腾,掌声送上最热烈的祝福。

  “大家一起喊他爱的那位先生上台好不好!”

  康南峰已经发现人群中站起来的人了,借着光亮可以看到是一位长相普通的正装大叔,给人的第一印象正直、靠谱。

  “也许人生并不如我们所愿,遇见已经很难得,相爱更是,珍惜彼此吧。”

  “呜喔!在一起在一起!”

  “结婚!领证!洞房!”

  何川难掩激动地看着他家大叔走上舞台,面对着面,周围是大家的祝福,他单膝跪下,掏出戒指。

  “我知道,这可能对你来说是种束缚,不管以后你想结婚,想回归正常的生活,我不怪你,因为你有你的选择。”

  “我不管未来会怎样,但剩下的每一天只要有你在就好。”

  瞧见他家被泪水模糊镜框弄得不知所措的大叔,何川一时之间溢满幸福。

  “不要我了吗,我爱你,你爱不爱我!”

  “答应他,嫁给他!”

  “哦呜!在一起!”

  将戒指戴上手指的那一刻,两个人紧紧相拥,那一刻仿佛永恒定格,像极了一幅画,这幅画的名字叫爱情。

  何川却热泪盈眶,他们又迈出了一步,很幸福也很感谢大家的祝福。

  最后的彩蛋,甜到每个人的心里。

  “笨蛋,擦擦。”

  身边的人已经抽泣不成声,康南峰用指腹替他擦掉眼角的泪水,紧握住他的手。

  见到生活中幸福的一对对,为他们高兴。

  真实,真诚,不顾世俗的眼光,得到父母的同意,经过漫长而又艰难的时光才在一起,而爱不应该有性别之分。像海子说的,那漫步在阳光正好的街上,在自由的阳光下亲吻,拥抱,接受大家的祝福。

  “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你一定要来找我,我还等你。”

  康南峰的声音带着独有的沙哑,似撒娇的语气说想一直等着他的话。安锦洲心也跟着颤抖,眉毛弯弯盛满笑意。

  “好,我还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