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世俗的眼光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9 00:07      字数:3829
  咚咚!

  “南峰,你们收拾好了吗?”

  门外路子崇领着睡眼朦胧明显没睡醒的杜左明和彦一在敲门,今天他们预计会在下午离开厦门前往下一站汕头,而今天上午的旅游行程是过去接熊东,地点再定的。

  可能因为昨天第一天没适应,大家看起来都很累,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计划赶不上变化,看来他们只能吃个午餐就要出发了。

  “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康南峰和安锦洲拿好行李从房间里出来,两人疑惑,站着打瞌睡、靠在墙上无精打采的杜左明和彦一。康南峰真担心他俩下一刻就把地面当床了,他和锦洲昨晚十二点多睡下,眼下也没有那么困啊。

  “可能还不是很适应,舟车劳顿的,慢慢习惯就好。上午景点游玩的计划只能取消了,吃个饭我们差不多也该出发汕头了。”

  “也只能这样了。”

  康南峰沉吟道。昨天说走的时候去熊东那看看的。

  “东子正好是住在我们要行驶穿过厦门市的主要路道附近,要不问问他有空不?当一起吃个饭告别了。”

  “行。”

  众人没意见……

  宽阔广大的广场周围是林林总总的高大建筑,办公楼、写字楼、咖啡馆等多功能场所,这里是一个综合型商务区。

  一栋三层楼的办公楼里,熊东抱着收拾好的纸箱准备离开这个他工作了一年多的地方,每走一步,熊东都能感受到之前共处过的同事投来的异样目光,有嫌弃、有厌恶、有不解,更多的是冷漠。

  也是,发生了那事后公司的人应该都知道他的性取向了吧。眼下的情况熊东早就料到了,只是他没想到那个男人会出现在这。

  依旧是他喜欢的模样,正装衣衫一丝不苟,永远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惜是TZ触碰不得的直男,即使发生那事后再见面也没有一丝慌乱。

  熊东心里忽然就伤感起来了。

  一个不在意你的人,给在你身上的目光多一丝都觉得是在施舍。

  这个点男人不是应该回家,接小孩放学了吗,思至此,熊东旋即嘴角苦涩一笑,原来他连对方什么时候做什么事都已经那么清楚了啊,熊东你也真是犯贱,呵呵!

  “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

  这段暗恋时光从来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事与愿违,愿今生过往,不见!

  “东子。”

  熊东走到门口,身后站定的男人终是喊了他的名字,只是两人背对着对方,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久久没有言语,直到周围众人开始小声耳语,打破这静谧的环境。

  “好好的一壮小伙,没想到竟是喜欢男人,真够恶心的。两个男人之间不是有违伦理道德吗?”

  “虽然段总离异了处于单身,但他就不害怕破坏了他家庭的和睦,到时候他对得起段总的父母吗?”

  “滚吧,这里不欢迎你!看着挺正常的一个人,怎么就有恋父情节呢,初喻都能给你当爸爸了,现在请你离开,请别再打扰他的生活。”

  周围工作座位中的众人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女人对熊东进行讥讽,娇滴地拉扯着段初喻,厚重的唇膏,红艳红艳的,一身华贵绒衣的高傲模样。

  据说前几天晚上因为她,熊东嫉妒愤慨竟然对段总做出了那种事,后来熊东的事也是这女人四处宣扬得沸沸扬扬的人尽皆知。

  而这女人公司里的人都认识,王媚,段总的情人,两人之间关系复杂,传闻近四十的段总离异都是因为她,而王媚却已嫁为人妻。

  一个黄金单身汉一个风韵犹存,两人之间牵牵扯扯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熊东没有说话,他不善言辞,更不会和一个女人争吵。他面无表情地扫视过她那搭在段初瑜肩膀上趾高气昂又傲娇妩媚的面孔,抱着纸箱走了。

  记得南哥说过,圈子里的最好别碰直的,且不说铺天而来的流言蜚语辱骂,单想想自己走在这条路上的艰辛和折磨,深夜难眠到无声泪哭,何苦呢。

  是啊,那几天一个人躺在床上哭不敢发出声音,泪水侵透了半个枕头,可眼泪不听话的一直流,他知道也懂得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处……

  以后不会再打扰了,错过吧,也拜托老天别让他再遇到这种没有结果的人了,当真折磨。

  熊东向上天祈祷。

  今天还是灰暗偏冷的天气,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熊东刚到楼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想着应该是南哥他们已经来到附近了,他手臂夹着纸箱正要接通,后头响起王媚尖呛的叫声。

  “赶紧把这东西拿走,真晦气。”

  熊东转身发现王媚手上拿着他栽养了半年的仙人球,以前几天没浇水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现在表皮似乎有些脱皮干裂,枯了。

  没有养料自然如此,熊东看得很开。就像一个人的爱情,全靠想象,一点虚假。

  都出于自己作。

  这颗仙人球,刚刚收拾因为那个男人的到来就忘拿了。

  “谁准你动它的!”

  “怎么,我警告你别对我大吼大叫的啊,哼,你以为老娘闲的?我还不想碰呢!”

  熊东正要上前拿过盆栽,谁知女人嫌弃地直接把仙人球扔向他,反应迅速用纸箱接住的熊东还是不小心被扎到了手掌,强忍着刺痛。

  熊东愤怒的目光死死盯着她,打女人的事他做不到,况且他也实在不想在离开时还把场面弄得那么不堪,真是令人生厌的面孔,外表美貌内心却如毒蝎。

  “管好你自己吧。”

  熊东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熊东视线环顾公司里跟着他下楼,神色各异的众人,当然这些人不是为了给他践行的。熊东不知怎么了,心里好像憋着一口气,忽然低沉着声音对他们嘶吼。

  “喜欢男人怎么了!在你们看来男人就不能喜欢男人吗?是,是我打扰了别人的生活,可我不欠你们钱,不吃你们家米饭,我的生活也不归你们管,以后请不要在别人的世界里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的!”

  后面熊东失控的声音引来不少路人的注目,有些停下脚步纯当看戏,有些好奇围过来更近一点看戏。

  熊东觉得今天真是糟糕透了。

  他实在不想多在这地方多停留,稍稍整理纸箱里凌乱的东西准备走人。可偏偏就是有人跟你过不去。

  “算你识相,早该别碰你不该碰的人,以后离他远远的,这儿不欢迎你,有多远滚多远!要不是初喻阻止,早就把你抓了,警察局关个十天半个月,去去身上那股恶心味!我就想不明白了,TZ?怎么就会有这种群体,怎么不去死,害己不成还害别人。”

  女人一脸的尖酸刻薄,也就是段初喻不在场时才会出现的嘴脸,明明她自己的肮脏事迹就足够不堪众人皆知了,还用那副高傲丑陋的面孔教训别人,难道不觉得很可笑吗。

  熊东不再理会,跟这种人吵架脏了自己的嘴。

  “哼!谁让谁死?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信不信我揍你!”

  “别冲动!”

  杜左明气愤撸起袖子就要上去。康南峰在一旁及时拉住他,他们到这附近后远远就看见熊东抱着东西和一女人争吵,周围众人纷纷议论,他们之间的对话走近时康南峰他们也都听到了。这女人说话真的太臭了,一点道德修养都没有。

  康南峰刚刚从远处看是熊东低着头,近看发现他些许微颤的身体,抓着纸箱的手拳头是紧握着的。

  “没事吧?”

  康南峰搭在他肩膀轻拍几下,人多势众,何况是他们这些一直以来都备受非议和冷眼粗语的TZ群体,可是并不代表他们就好欺负。只是康南峰考虑到眼下熊东黑沉压抑的脸色,把人逼急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来,还是先离开等冷静下来再说吧。

  “哟,大家瞧瞧,这年头TZ都成团结窝了,还走在大街上,真不知道现下竟有这种事,凶巴巴的叫嚷大喊谁呢,还不让人说了?哦,对了,你们是跟熊东一伙的吧,不好意思,那我更要说了,你们这群男人喜欢男人的人,难道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女人见情形,立刻对他们展开了辱骂。

  “你才恶心,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们,一看就是恶毒狭小的女人,口中都是肮脏的东西。你怎么不好好检讨一下自己!”

  如果说彦一是气愤到炸毛,那杜左明就是暴躁如猴子,直接就要冲上去打人。

  “你这女人是不是欠收拾!来,老子立马给您送上几拳,清醒清醒,长些记性以后少因这张嘴被别人打。”

  “来啊,你敢么?!”女人高昂起头,挑衅道。

  “杜左明!”

  路子崇及时制止他,他们只是出来玩的,看这女人一脸高傲有底气的样子就知道是不好惹的人,打了人惹事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况且在圈子里的早就习惯了别人的冷嘲热讽,比这不堪的言论攻击比比皆是,他早已习以为常。

  正值中午,到午饭休息时间,公司门口愈来愈多人朝他们聚集围观。拍照的,录像的,在一旁窃窃私语。他们一行人,自诩颜值都可算是在中上层次,这时站在一起更是不免一些议论。

  爱与性别无关,谁规定只允许男女婚配,不给男人喜欢男人的权利。自从决定了跟在南峰身边,安锦洲也想了很多,这一生就这样了,和这个人一起白首不相离,从始而终。

  被他挡在身后的安锦洲瞧见南峰的沉下来的侧脸,握住他的手。

  康南峰身体一僵,转头是安锦洲坚定的目光,他的锦洲啊,总是给他带来惊喜,昨天明明还抵触在大庭广众下做过于亲密的行为。

  在这样一个时刻,康南峰忽然好想哭,没来由的。但他忍住了。

  不过,真好。

  康南峰回握包裹住他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我们走吧。”

  “我要揍她,真看不惯她那丑恶的嘴脸。”杜左明气不过。那头女人嚣张的嘴脸。

  “对!”

  杜左明和彦一此时正在气头上,怒瞪着王媚,但行动都被路子崇和康南峰限制着,平时两人对人都大大咧咧的,豪爽不计较,但也知道什么是爱憎分明。

  “南哥,大家,对不起。”

  熊东羞愧难当,是他害大家被掺合进来,当众被骂,被指责。

  “不能她放个屁,我们还要吞下去,然后还回去吧?我们可做不到。走吧,这里说话不方便,再待下去也没意思。”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再待下去只会难堪而已。拖着两个没了理智的人,他们准备离开这。

  但附近的餐馆肯定不能去了,他们没有被别人当猴围观的癖好。因为熊东有行李在身,所以经过短暂交流,直接决定去附近菜市场买菜,然后回熊东家做一顿饭,方便又快捷。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离开之前,安锦洲落在后面,然后向围观的人群喊了一段话,不仅让场面围观的众人默然,更让康南峰等人都愣住了。

  “很不明白,现在早已不是男婚女嫁,指妁为媒的时代,在你们眼里,TXL就那么不被接受吗?!”

  “这个世界,爱一个人重要的不是外表也不是因为那人有多优越的条件,爱更与性别无关。爱是自己心里的感受,不是别人眼里的合适和般配。”

  是啊。

  爱,无关性别,不畏世俗,只在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