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熊东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8 12:12      字数:3905
  “你好,我们是南风安语旅行团,幸运粉丝就是你吧,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了厦门观音山梦幻海岸,不知道你要不要出来和我们一起玩呢?明天下午我们就要前下一站了。”

  康南峰一行人已经放置好行李,定好了附近的酒店,步行几百米来到了观音山梦幻海岸门口。众人倒也没忘记给他们的幸运粉丝打电话询问,康南峰说了一大堆发现对方却是没声音。

  “喂?在吗?”

  “南风安语?”

  “对啊。”

  熊东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他惊醒,顿时惊喜万分,继而又挠挠头,记起昨晚,浑浑噩噩中他收到信息得知自己中奖了,然后回复了手机号码后便倒头睡到了现在……

  “等等,你们现在在观音山梦幻海岸?好的,马上,我马上就到,一个小时后见。我叫熊东,你们可以叫我东子,性别男,二十六岁,单身求治愈……”

  听着那头有些语无伦次的话,接着是类似于蹦下床地板的响声。因着电话开了免提,这憨傻急切的动作让康南峰几人忍俊不禁。

  性格应该不差。

  买票回来的杜左明正巧也听见了那头的动静,张大了嘴,上前故作夸张地说。

  “行啊兄弟,出门右拐,搭上公交,道路直达是不是有间医院?多久没去看过了?”

  谁知杜左明只是随意的调侃几句,那头却是老实回道。

  “额,你怎么知道?”

  还真就有。

  “……”

  在场众人静默几秒,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初步了解后,他们挂断电话。

  熊东快速整理着装,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欣喜若狂。

  南风安语,一个情感博主,沉郁浅淡的文字直击人的心灵,以铿锵磁力的话语鼓舞着前行在TZ道路上的人。一段段故事,一条条视频,真实地将情感抒发,让人难忘。

  他们相信,在TZ这条道路上,南风安语就像是他们迷路中的一盏灯,尚有迷途,信念植在每个人心间。

  熊东关注南风安语也有一年了,在他的文字、故事、图片、视频中,熊东总能找到一丝共情,并深深崇拜和喜欢这个人。

  熊东自认为南峰安语是很多TZ心目中的天菜。相比于其他因素,最吸引熊东的应属于他那低沉带磁性的嗓音,越听就越会让人深深地沉醉其中,有一种磁力般。

  “我错了吗?”

  电视屏幕上,是一个月前南风安语失恋,在酒吧的一段视频,被他下载保存,经过了前几天的事后,熊东就一直循环播放这个视频,这几天都是在这浑浑噩噩中度过……

  熊东整理衣服的手顿了顿,看着镜子中红肿着眼袋的自己,暗下双眸,沉默了许久,才抬头挺胸露出自信的笑容。

  他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原本就是一个人,不必苛求别人的苟合,一个人也挺好,不是吗?

  ……

  临近傍晚的沙滩海岸,海风迎面而来,清冷的空气让不少人都披上了外套,在门口的宣传板上,康南峰几人初步了解了这个黄金沙滩海岸,有海陆两大超级主题乐园,坐拥宽阔碧海,面对宝岛小金门,是这片地方最佳的“海峡眺望”地点。

  因着安锦洲手上还带着伤,康南峰自是不让他去玩刺激的项目,还把人护得严严实实的免得路人不小心撞上了,一部分原因是他看锦洲好像对这些游乐项目兴致缺缺的样子。

  还有一小小他不愿意承认的部分是心里害怕和杜左明玩这种项目。

  杜左明见状不禁大为扫兴,这里可是有大摆锤、波浪翻滚和飞跃极限等项目,他还期待着南峰那颤抖害怕的丑样呢,最后没办法,他只能拉上彦一和路子崇,三人组挑战刺激项目。

  他们去之前,康南峰暗示了彦一几回,最终没法,被杜左明强制上线。

  “我们去海岸沙滩上走走吧。”

  康南峰和安锦洲走着,海岸一处人群密集,很热闹。

  “嗯。日落的海平线应该挺好看的。看看背包里,三脚架拿了没?”

  康南峰打开背包拿出三脚架,旋即仔细想了想他的话,继而朝他头上轻轻一敲,受个伤,人也变得傻乎乎。

  “傻吧,现在哪有什么日落,天都快黑了。”

  “……”安锦洲头也不回快步向前走。

  “哎,别走那么快,手上注意些,还有……亲爱的你好像走错方向了,是这边。”

  康南峰憋着笑,指向道路上竖着的指示牌示意他真的走错了方向,然后看锦洲立在原地羞恼的模样,真是太……嗯,可爱了。

  “……”

  在康南峰走近他时,安锦洲气不过,直接是一脚踢在他小腿上,南峰微微扭曲的脸庞取悦到了他,低沉声音道。

  “说好了,给我正经点!”

  “遵命!”

  康南峰呲着牙,也知道再逗他家宝贝可就真炸毛了……嗯,适可而止。

  或许安锦州自己都没察觉,他们之间的相处越来越亲密放得开了。

  距离不远,两人很快来到了海滩,一看,人还挺多,有的赤脚,有的穿着拖鞋在沙滩上沿着海岸线走着,更多的是那躺椅上,沙滩上聚在一起的人们,一齐感受海风微凉,咸咸的味道带着那冒泡的甜。

  令康南峰和安锦洲惊奇的是那飘飞在沙滩上方,各种各样的海洋动物模样的气球。他们还是第一次见,相机没少往那拍。有水母张着触角努力往上爬,可爱的唐老鸭和小河马歪歪斜斜地挪动,还有一只大型庞大的鲨鱼,鲨鱼的关键在于那双斜视的眼睛,表情生动逼真,似和真的一样。

  “我们去海边坐着吧。”

  安锦洲指了一下不远处那块没人的沙地。康南峰跟在他身后,看那海天连成一色,很不错的拍摄角度,就对安锦洲说道。

  “你坐那,我给你拍照。”

  “拍完我也给你拍。”

  “行。”

  安锦洲就静静坐在沙堆上给康南峰拍照,摆了几个动作,面向遥远的海平面的背影,侧着身体拍摄侧面,到正面时安锦洲有些不好意思,一般他自己都很少上镜的,右手不自觉地撑上鼻梁的眼镜上。虽然动作单调,但在康南峰看来,他家锦洲怎么拍都好看。

  让他摆好侧身的动作时,康南峰从背包里拿出三脚架,将相机固定好,镜头中的安锦洲侧身盘腿而坐,康南峰将镜头往左偏移,空出一些位置,设置好相机快门定时拍摄后匆匆跑上前。

  “咱俩拍一张。”

  说完,康南峰也在锦洲对面盘膝坐下,快速拉过他的手,让锦洲微微向自己这边倾斜,两人额头抵住额头,彼此依着彼此。

  “哎,南峰……”

  康南峰扳回他紧张而东张西望的脑袋,康南峰很想安慰他说,现在天都暗了,没多少人会注意他们的,被看见也不怕,谁认识咱们。

  不过,显然没时间了,康南峰只好拉过他紧张不安的手,摁到胸前,轻轻柔声道。

  “嘘!别说话。乖,很快的,还有三秒。”他数了倒计时。

  “……”

  咔嚓!

  随着快门声音落下,安锦洲刚想动作,睁眼却瞧见南峰直直看着他,眼神里无比坚定还有……那充斥着浓浓的火热。安锦洲不知做何反应,耳边是铿锵有力的宣告。

  “不管这世俗怎么看,康南峰喜欢安锦洲,不寄春雨,不予炎夏,不迎秋深,不受寒冬,永远都不变!”

  这张照片,以海天一色,灰暗透射出惨白的颜色为背景,额头相抵的两人中间透出一抹光亮。远处看来啊,这画面就那么定格住,两个轻闭双眼相靠的男子显得静谧而美好。

  “终于可以换张手机壁纸了。”

  康南峰轻轻感叹一句,引来安锦洲一记白眼。

  原因是康南峰上次看到安锦洲手机壁纸放的是刚来时候给他拍的,在黄昏下的背景图,康南峰那时就挂念着什么时候他也要弄一张,现在倒是如愿了,想着今晚回酒店就把图片导出来。

  “时间也不早了,打电话问问杜哥他们还剩几个项目,听说今晚金鸡百花电影节有烟花展,听说值得一看,哎,你看前面怎么那么多人?”

  安锦洲发现刚才海滩上还有些许空地,现在倒是都挤满了人。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保安维持秩序,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看不见路,忽然有一记手机灯光在椰子树下向两人的方向摇晃,有些刺眼的用手挡住眼睛,传来杜左明的呼喊。

  “这,这里,南峰锦洲,我们下高潮了,玩得差不多了,还有一个观光车摩天轮,想不想升上去瞧瞧梦幻海岸啊,你们俩快点过来!”

  杜左明在那大声喊话,虽然人群热闹,但奈何他声音高调,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不断投来,继而窃窃笑说。这使得站在杜左明身旁的路子崇和彦一悄悄往旁边挪了挪,装作不认识的样子。

  这措辞实在是太引人遐想了。“高潮”二字确定这样用合适吗?后头好歹也加个项目二字呀,彦一很想捂脸。

  “额…杜哥,注意形象。”

  “形象?刚刚是没体验够飓风车的速度?还是没试过翱翔天空的飞跃极限?还是说没被一飞冲天的大摆锤,呕晕吐沫,狂甩星子?还形象,嘿嘿嘿,忒给我提这些。”杜左明大手一挥,稍有豪情万丈之势。

  彦一默,这能一样吗?

  不得不说,彦一体会到了康南峰上次的待遇,起初昂扬着鸡血般跟着杜左明和路子崇两人各种刺激的项目都想要玩上一遍,越刺激越亢奋,仿佛难兄难弟,刀山火海彦一都跟在他两后头闯。

  后来彦一发现,其实不然,因为每次杜哥都是拉着路子崇一起,明明很害怕很紧张却可以抱住身边的路子崇。而彦一却是孤军一人,每次呕吐过后他都在想,两个人起码可以一起疯癫,一个人好像不是那么划算……

  康南峰和安锦洲穿梭人群,去到他们那,当即笑开了花,三人头发都狂乱的往上飞舞,彦一稍稍长出非常简短的头发不明显,但可以看得出最惨,那脸蛋仿佛都被冻僵了,鼻子一抽一抽的。又一个被整惨的,康南峰见状摇摇头,表示同情,递过去一包纸巾,问道。

  “怎么突然增了那么多人?”

  “我也不是很清楚。”彦一揉了揉僵硬的脸。

  “好像是什么著名运动员来这沙滩打排球,都过来凑热闹啥的,甭管这些了,这里人多不是正好,待会观光车摩天轮就不用排队了。”

  杜左明急性子,众人在他催促下走路速度都比平常快了不少。不过因为他们刚刚唾液腺分泌过多,杜左明和路子崇去给众人买水,这时彦一悄然来到康南峰身旁,问道。

  “南哥,之前你是不是也这样子吐沫横飞?”

  “嗯?”康南峰看他。怎么说起这个?

  “就是出来之后这样啊!”

  彦一看康南峰不懂他的意思,他就手舞足蹈地从下身顺延到头顶示明情况。此时彦一衣服左右微许横竖倾斜,嘴唇冻得有些干裂,短而细的头发看起来冷硬。

  “……”

  康南峰这次懂了,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这孩子莫不是被玩坏了吧!

  “谁让你跟着杜左明那货去玩那些项目,哪次不是给他整惨了都,真理致上,凡是游乐场所就别跟他疯,除非你有两条命,懂?”

  “那也就是南哥出来也是这样子咯!”得到答案的彦一呵呵傻笑。

  这是重点?康南峰一脸无奈。

  噗!

  安锦洲强忍的笑终于忍不住喷发,太逗了哈哈哈……

  众人来到观光车摩天轮底下,在排队的人借杜左明吉言,真就减了不少,后面一道身影向他们一行人疾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