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惊险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7 00:15      字数:3750
  “笑啥呢,那么开心。”

  路子崇一进房间,就见着他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的,刚刚在门外冰冷的眉梢也不自觉柔和了下来。

  “嘿嘿嘿,好玩的事。”

  杜左明拍拍被子另一边,示意路子崇也赶紧钻被窝里,撑着脑袋看着平板,对他说道。

  “帮我倒杯热水。”

  “这南峰终于是开窍了,社交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嘛,热闹点多好,就他那闷葫芦就应该多接触些人,好好融入人群体会一下什么叫圈子,一个人得多寂寞啊。”

  “南峰就那个性格,对熟悉的人热情,这样就不错了。”路子崇也看到了群信息,“到时候搞那个见面会,说好帮忙招呼可别坑南峰。”

  路子崇说这样的话,全是因为他清楚他家宝贝的腹黑整蛊程度。

  杜左明摆摆手,态度九分诚恳,一分落在他大大的笑容里,“不会不会,到时候又不是我呼声最高被上台。”

  路子崇忍笑,心里还是小小同情南峰。谈及康南峰和安锦洲,他客观评价。

  “南峰喜静做事沉稳,锦洲温雅有学识,两个人搭着适合。”

  接过路子崇递来的热水,杜左明轻笑点头赞同,抬头发现他的异样。

  “嗯?你怎么了,一脸凝重的样子,出什么事了?”

  “没事啊,刚刚在外面打电话冷到了。”

  路子崇搪塞道,有些事并不想让他知道太多,他会处理好的。杜左明收敛笑容,他不说他也知道,想起最近他妈妈打电话来的频率,问题不言而喻。

  “是不是伯母的电话。”

  在父母那辈人看来,婚姻,是青年向成年过渡的标志。意味着家庭责任,意味着传宗接代。

  “嗯。”

  “阿姨还是不同意吧。”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他们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也是正常,毕竟这种事情在他们看来很难让人接受的,不急。再说了,有家人的祝福固然是好,但前提是我们过得幸福,其他便不重要了。”

  路子崇和他十指紧握。杜左明眼神左右闪躲,为他也为自己,手在平板上乱划。虽说如此,心多少还是有遗憾。

  家人的温暖是他一直渴求却不得的奢侈的东西。

  杜左明从小就失去了双亲,靠着父母留下的遗产过着毫无追求的日子,打小他就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妈妈。

  因为他曾经拥有过,所以那之后变成了羡慕。短暂的温暖会随时间冲洗变淡,但杜左明记得那种无助的感觉。

  平平无奇,普普通通,他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一个人看世界。杜左明没什么远大前程,伟大理想,只想找一个人陪伴自己,心里渴望一个安稳的家。

  说来有点滑稽,自己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好像看透百年人生。

  人,生来死去。

  或许功成名就被世人铭记,或许不知道哪天就是忌日,出于病痛,出于意外。

  我们就像一颗散落的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这个平行世界吃了。

  然后再被落棋。

  故此循环往复。

  直到杜左明遇见了路子崇,他们在一起五个年头了。

  杜左明大学毕业后就开了一家自己的酒吧,路子崇则是做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也算事业有所成就。

  如今,二十七八近三十岁的他们,免不了的,路子崇现在也是面临着家庭的催婚压力,路子崇直接和家里父母摊牌,杜左明心里欣喜的同时也担心他和家里关系恶化,虽然路子崇还有一个哥哥……

  “确实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正好等这次游玩回来,无论最后他们的意见同意与否,都阻止不了我们在一起。到时候我们到国外登记婚证吧。”

  “嗯。”

  “……”

  第二天,空中云层密布着灰沉,似乎要下雨。已经临近冬天的季节,福州这座城市在这样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清冷,就算如此路上行人仍算热闹。

  “杜哥,彦一,你们先到商场里边,我想去对面的小巷里调试一下相机,待会再进去找你们。”

  今天他们到离家不远的商场,采购旅行中需要的东西,康南峰和路子崇都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任务便落到了他们三人身上。

  安锦洲平时和康南峰也没少来商场买菜,之前却没发现,商场的对面竟还有古老偏中式古风的老式建筑,灰黄色的土瓦,顶楼的屋梢由龙头戏珠的石雕修葺,走进了看,窗户,围栏是中国结元素,气派且极具中国式特色。楼层有着一股复古陈旧的气息。

  安锦洲对古风典雅类型的事物尤为偏爱。他按捺不住穿过马路到对面,在旅行前试试相机。和杜左明和彦一打过招呼。

  “行,到时候回来了电话联系。”

  “好。”

  安锦洲穿过车流道路,来到路口,走进里看,和周围融入了现代风格的建筑不同,由外向里的这一条小巷充满了浓厚的中国风古式文化气息,青石砌成的地面板砖,那左邻右舍都悬挂着流苏灯笼,有些还贴有剪纸的窗户,古色古香的风气渲染在街巷两边,让人不自觉地放慢脚步。

  好似老街的味道。

  这要是在夜间又是另一番景观吧。

  安锦洲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左右摆弄着相机拍照,不知不觉已走到巷子深处。抬头间惊讶,在这深幽静谧处,还开了一家花店。

  深巷花通幽,尽数陌上韵。

  很适合用来形容这样的地理位置。

  低矮地植物花藤缠绕栅栏形成一缕墙篱,两层偏西式的房屋结构。门前,走廊上,院落中尽数满目的姹紫嫣红,适合季节的花细数不尽,在那千姿百态地各自摆着风韵。

  在这样的深秋,与秋叶凋落不同,花儿有它们盛放的季节。

  因此世界才多彩。

  “啊!捉贼啊!”

  “站住!别跑!”

  走进了,花店里传出嘈杂错乱的叫喊声,混杂着女人和孩子的声音,随着声音过后一道穿着破烂衣服的男子身影从店里冲出来,后面追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安锦洲怔愣了一下,那邋遢男子瞬间从他身旁窜过,撞到了他的手臂,要不是时刻缠着黑条带子,他的相机就着地了。

  耳边那孩子焦急的声音。

  “大哥哥,快抓住他,他是贼,偷东西。”

  安锦洲立刻反应过来,随后疾步紧追而上。

  深处的巷子两旁都是关闭的家门院落,很少遇见行人在走动,叫喊并没有多大用处,男子怀里捧着一个包裹飞速奔跑。

  那小孩跑得比安锦洲还快,急踏着小腿穷追不舍。

  安锦洲一直紧跟在后面,等他准备丢下相机全力冲刺而上时,前面好像遇见一个拐角,那男子停顿了一下,这时小孩趁此机会一下子扑到他身上拉扯着他怀里的包裹。

  “小屁孩赶紧放开。”

  男子触不及防之下被扑倒在道路上,语气透露着急。

  “不放!”

  “想死我成全你。”

  眼看着右边小巷车辆以极快的速度冲刺而来,男子面露狠色。放开怀里被小孩一直拉扯的包裹,随后一手提起死死拽着包裹不放的小孩的衣领就要往前头扔。

  嘶!

  事情就发生在一霎那间。

  一声巨大的刹车声刺痛耳膜之前,安锦洲已经成功揽过小孩的腰部往后翻了个跟头,由于瞬间产生的后坐力,他左手肘擦着地面拉出一小段距离。

  安锦洲估计着出血了。

  “不要命了,突然冲出道路上,还学躺尸呢,要不是我驾车反应快,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三轮货车车主是一名中年男人,一下车就是一顿谩骂,声音带着颤抖,一阵后怕,还好他及时收住了车子……道路上划出了黑色的车胎痕,车子后轮胎受到道路边上的排水沟帮忙卸了不少的力,不然以车的车速恐怕就是一场车祸惨案。

  趴在道路上的邋遢男子眼神涣散,显然是被吓到了,一时忘了动作,蜷缩着身体,手脚都还在颤抖,刚刚生死在那么一瞬间,死亡如此临近……

  “没事了,啊……”

  安锦洲忍着肘臂上的疼痛,轻轻拍着小孩的背,拥在怀里轻声安抚。

  安锦洲也是庆幸,手肘下面垫着相机,皮外伤减轻,但关节处却不是一般的疼。而小孩显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被这突如其来的刹车场景吓到。

  “别怕,别怕……”

  小孩双眼呆滞,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包裹,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大,大哥哥,刚刚……那个坏蛋……”

  要把他扔出去。

  安锦洲能感觉到他小小身子的颤抖,小手抓紧他的衣衫,低颤破碎的哭腔声中透着害怕和惊恐。

  眼下的情况安锦洲却不知道做些什么好,叹了口气,先解决面前的问题吧。周围街坊里的人也渐渐被司机的大喊吸引出来,围靠集聚,议论纷纷。

  安锦洲柔声对小孩道。

  “先起来好不好?”

  他现在算是躺在地上,右手抱着小孩,左手使不上力气。小孩听到了就颤颤巍巍起身,安锦洲才艰难起来。

  那个邋遢男子已是被中年司机抓起衣领丢坐起来,邻里街坊见道。

  “这小偷经常出现在这片小区,前段时间还偷了我家的鸡,撞死也是活该,现在遭报应了吧。”

  “赶紧报公安局去。”

  “上次我记得公园里有人被他偷了手机,追了好几条街,给逃了。”

  “对不起,这个人偷了这孩子的东西,刚刚我们追着他到这里,相互纠缠之下没想他却是要将孩子丢到道路中,给您带来了困扰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

  安锦洲上前向司机道谢,觉得刚刚那一幕真是千钧一发,现在想想他都还有些后怕,对于小偷这种行为真是深感痛绝,那还只是个孩子啊,怎么下得去手。

  “小兄弟干得不错,我亲眼看见那混蛋想要将孩子往道路上丢去,还好你及时拉了一把啊。”

  开车的中年司机向他竖起拇指称赞道,众人目光也看向他,纷纷赞扬,让安锦洲有些不好意思。

  余下也没安锦洲什么事了。坏人自然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众人围着那男子在警察来之前防止他逃跑。既然东西都已经追回来了,安锦洲就带着小孩走了回去。

  “大哥哥,你流血了!”

  挨着拽紧他衣角的小孩,神色清明不少但还是显得糯糯很没安全感的样子。小孩小心翼翼紧张的语气,让安锦洲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的伤。

  疼痛由轻缓缓加重,安锦洲咧了咧嘴,笑得勉强安慰道。

  “没事。”

  因为急退带来的后坐力和小孩的重量,身体向后倒时硬是擦着地面滑出了小段距离,侧身的左手臂肘上是枕着相机没有与地面摩擦,但却还是变成了一片紫色还有一小块脱皮出血了。最重要的还是被他垫在下面的相机……

  安锦洲拿出口袋里的纸巾覆上伤口止血,然后摸摸他柔软的头。

  “以后可不能那么莽撞了,知道吗?”

  “嗯嗯。”

  小孩糯糯应着,小手紧了紧怀里的包裹,可是这里面是爸爸最后给妈妈的东西,不能弄丢。

  “大哥哥,我带你去药店吧。”

  “谢谢,还是先带你回家吧,你刚刚那样追出来会让你家里人担心的哦。快到了吧。”

  “嗯。大哥哥,就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