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准备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6 09:02      字数:3758
  “咋了?”

  康南峰和彦一从厨房出来。

  “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大致路线,你来看看,还有什么建议没。”

  康南峰挨着安锦洲坐下,趁人没有注意之下,朝他脸上落下一吻,还是发出声响那种。而后十分自在地观看起客桌上的草稿文字和路线图画。

  一旁围坐的众人目瞪口呆,换作平时杜左明肯定又得说上几句,今个却突然就没了兴致,安锦洲则表示对这种情况已经可以做到一脸淡定状。

  “厦门,汕头,广州……湛江和柳州这里你们怎么分出了两条线?怎么选了折下到临海的湛江这条线?不是直接过两广交界吗?”

  康南峰抬头问他们。

  “这个……”

  众人沉默着没说话,康南峰发现锦洲神情些许迟疑,湛江在他口中又念叨了一遍,脑中好像闪到什么关键信息。

  康南峰还没怎么着,就被杜左明近似于同仇敌忾的神情吓着了,只见他拍拍胸脯,手搭上安锦洲的肩,颇显义正言辞道。

  “锦洲回家探亲,我们顺道,我们都赞成了,就差你了。”

  杜左明说着脸上隐隐有了幸灾乐祸地意味,“喏,那条去柳州的线就是为你选的,不过你不同意也没关系,四比一,少数服从多数。”

  康南峰一瞬的黑脸,一把拍掉他搭在锦洲肩上的爪子,牵起锦洲的手到另一边,轻声问道。

  “怎么突然想回老家了?”

  康南峰没记错的话,湛江是他的老家,只有他爷爷奶奶住那。

  “嗯,想回去看看爷爷奶奶,前段时间和爸妈通电话才知道奶奶生病了,所以我想趁这次机会回去一趟……湛江也有好玩的地方,临近海滨,湖、岩多些主题公园,还有那边的海产最为新鲜,品种丰富,可以尝到很多好吃的……”

  “傻瓜。”

  康南峰将他拥入怀中,这人总是习惯一声不吭的把事情隐藏在心里,情绪不显山不露水的。

  那么多人看着呢,安锦洲埋头在他坚实的胸膛,清晰感受到他的脉搏和呼吸,安锦洲挣脱无果也是小声解释道。

  “昨晚得到审批通知太兴奋,没来得及和你说,今天在讨论路线的时候提了一下。想着要是大家介意的话就想着等走一趟云南西藏回来再回去看他们。”

  康南峰对于安锦洲的决定无条件支持。另一边毕竟是团游,让他们跟着去锦洲家,于公于私还是他和锦洲的事。

  “湛江可是中国著名的海鲜城市,到时候挑些绝味海鲜下厨给爷爷奶奶尝尝。要是他们几个不去,我俩先绕道到那,之后再飞过去与他们汇合。”

  杜左明当即跳出来。

  “瞧瞧,康南峰你说的什么话,咱哥几个是那种人吗?会嫌那一小段路多余?又用不上几天,再说了老人都喜欢热热闹闹的,到时候咱们去了没准给他们个惊喜!”

  “就是!”

  杜左明站出来对康南峰就是一阵愤慨,彦一跟着在一旁应和,路子崇笑笑不语,随他们闹。一片欢快笑闹的情景。

  “谢谢大家。”安锦洲满是感激道。

  “哈哈哈,客气,来来来,咱们接着讨论,暂定是后天出发吧,今晚确认路线,明天再收拾行李和采购路上需要的东西,后天一大早就要开始我们的旅行了!”杜左明一向好动,呼声也最高。

  “欧耶!”

  “好!”

  他们结合每个城市感兴趣的风景和美食,路程次要,谁也不能保证在预计的一段时间到达一定的地点,所以确定目的地就是一个明显的路标了。

  其中让安锦洲汗颜的是讨论到资金方面,那两家好像都是不缺钱的主,一口一个承包了车油钱,旅行中的风景名胜的门票钱,住宿费……厨房里康南峰也是听到他们在客厅里的讨论,这些人都是有钱没处使吗?

  “行了行了,杜左明和彦一你们两个清醒点,哪有一起去不掏钱的。”

  康南峰在厨房里说。

  “说得好像谁好心替你考虑一样,我们出钱只是想自己旅途过得愉快舒坦,其他你们自己想买想吃的东西还是得自己掏钱啊。”

  杜左明努努嘴。

  康南峰无奈,这也能成理由?

  他和锦洲的积蓄虽然不多但起码也还是有的,加上这个他们是有一部分的资金补贴,再就是原本就是一起去,要是不掏钱怎么说得过去,花别人钱去旅游总觉得心情轻松不起来,是沉重的,是不会自在的。

  还是找个可靠有主见的人说吧。康南峰站厨房门口,目光转向路子崇。

  “子崇,说说你的建议吧。”

  “对半分怎么样?”

  “好。”

  “先预计一个总额,然后油钱、门票、吃、住等方面在从里面扣就行了,然后分成几份?”

  路子崇最后停顿了一下,这笔费用是不小的开销,几家平分自然少些膈应。但彦一就一个人……

  “三份吧。三三三。”彦一也主动提道,倒是想他出大头呢,但南哥肯定不让,到时候让不让他跟着去都是个问题。不过手机给对面发了信息。

  “这不行啊,四四二分吧。我和路子崇出四,彦一出四,锦洲和南峰你们俩拿二。”

  杜左明看了眼手机,眼睛一亮,又是插嘴道。安锦洲其实一直没给意见是觉得自己说不上话,他发现南峰微皱拢的眉梢。

  杜左明也是瞥见了,随即哼声道。

  “别摆出那副模样,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生活上是啥样吗,背井离乡来这异地生活,打着一份靠着兴趣赚钱的厨师学徒工作,之前你那个对象大家也是知道的,钱方面就不说了,一个月零零散散的花销也就还剩几个子?虽然你生活过得有条有理,吃穿却拮据得不像话,我也就看见锦洲来了之后这里才没有显得那么寒酸。”

  杜左明吐槽他之前的生活。

  当然这些不是杜左明说,只要是稍稍认识康南峰的人,仔细观察就知道,这人衣服只能循环三天就再是没了新意,不酗酒不吸烟不泡吧不混圈子,不知道是说他沉稳内敛呢还是傻里傻气,只凭着对生活理想以及兴趣,一腔热爱坚持着自己的路。

  “你懂什么,节省不必要的开支,给自己添几个菜,换换菜式又是美好的一天,过得舒服不就成了?”

  “舒服?你那叫不懂享受。”

  “请别把你大手大脚的花钱跟享受扯上关系……”

  “好了好了别争了,四四二分,就这么说定了,南峰你们不是还有额外的资助吗,加进来也省去了挺大一笔钱了,和我们也差不多的。”

  路子崇见两人又斗起来了,制止道。安锦洲也是点头,对于他的说法表示赞成。

  “彦一小兄弟没意见吧?”

  路子崇属于那种给人看上去是高挑壮实且一脸正气的男人,说话时也沉得住气。

  “要是南哥愿意我可以帮他给那一部分的……嘿嘿,没意见。”

  他家不缺钱,彦一倒是乐意为南哥花钱,但他多少知道南哥的情况也了解南哥的性格,所以在瞧见他南哥横过来的眼神,只道笑呵几句便过去了。

  客厅中众人围坐一起,时而热烈地讨论时而安静下来各自查找资料,康南峰转身回到厨房里忙活,炒完所有的菜出来也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

  “吃饭了。锦洲帮忙摆一下桌。”

  “哦好。”

  客厅里饭桌上,一盘盘冒着热气四溢飘飞香气的菜被端上去,全身通红张狂着巨钳的螃蟹,碎屑般似地表升腾起热量,大小相称,肉色纹理相间的红烧肉、鱼肉和牛肉,被抹上一层润滑般地蔬菜等等,都自动催生着每个人口中的唾液。

  “哇塞,今晚的菜好丰盛啊!”

  彦一闻着菜香,吞咽着唾液。康南峰笑了笑说。

  “嗯,这你懂享受的明哥哥挑选来的菜,还挺新鲜的,感觉不错,今晚多吃点。”

  “那是。我可是大老远跑到了临近郊外菜市场买的,能不新鲜吗。”

  论到美食,杜左明自然是首当其冲的。

  每次看着杜左明那愈加发胖的身材,肉圆肉圆的脸,康南峰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好在路子崇没说什么……

  因为每次杜左明来他家都带来许多美味食材,他露一手当作练习厨艺固然好,可每次都看着杜左明吃撑肚子回去……体重在认识他以来迅猛增长,康南峰有时都看不下去了,再看路子崇毫无波澜的淡定,他只好转身,默默地哀叹一句,善哉善哉。

  康南峰想着想着目光就转到了安锦洲身上,和自己差不多的身形,他脸上却好像比来时更圆润了?要不要控制一下锦洲的饮食呢?转念又想,胖些似乎也不错,摸上去手感也好……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安锦洲注意到南峰的目光疑惑道,手随着他的视线在脸上动作,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便放下碗筷也盯着南峰看,又盛一碗米饭回来的杜左明看到傻里傻气的两人,差点笑喷。

  “他就那样,不时就愣神在那飘出奇怪的想法。”

  杜左明落到座位上,夹起一块红烧肉配上软香的米饭,神情异常满足,接着说道。

  “记得有一次走在路上,我和子崇在前面说着话,听见没动静了回头一看就见南峰呆愣在原地,好似在思考什么,当我们走近他的时候,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哈哈哈,不行,一想到那画面简直要笑死。”

  说到此处,杜左明忍不住大笑起来,接着捂着肚子笑久了,揉上些许抽搐的脸颊。

  旁边安锦洲和彦一满是好奇的眼睛。

  “什么,发生了什么?左明哥,接着说啊。”彦一着急催促道。

  “就,就是,咳哈哈哈……就是他稍稍回过神之后,转头微微侧目低下,看着一处地面说,说……哈哈哈……”

  杜左明的笑绝对是康南峰见过最夸张的。

  杜左明咳嗽干呕一声,好似笑到痛去,捂着肚子说,哎呦我去他快受不了了,揉揉脸颊接着笑说。

  “他就看着那地面说,谁扔的那么黑白漂亮的项链,傻傻地蹲下身子伸手就要去捡,然后我们也朝那一看,发现是一条黑白相间的蛇,都被吓了一跳,瞬间反应过来把他往回扯,好在那蛇也是惊吓得逃走了。事后看着他瞬间如雷打回神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漂亮的黑白项链?哈哈哈,南峰,你真的要笑死我了……”

  “……”

  没想到事情结果会是这样。安锦洲和彦一一脸呆愣,随后都是憋笑又忍不住想笑出来的样子,开始咧嘴笑。路子崇又想起那场景也是不由摇摇头笑出声来,杜左明那货笑得更夸张,就差没躺在地上四脚朝天。

  “杜左明!笑够没!”

  康南峰黑脸,这家伙真是够了啊。

  “不是,南峰,我说……哈哈哈……”

  杜左明一句话没说完便又是大笑出声引得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而他越看康南峰他就越想笑。不行,他停不下来了。肚子好疼。

  “子崇扶着我点,再帮我揉揉肚子,我快不行了,哎呦,要生了。”

  “……”

  康南峰默。看着他露出白皙圆滚的肚子给路子崇揉搓的舒坦神态,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线了,这人夸张过头了吧……

  至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