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惊喜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6 00:06      字数:4491
  呼!

  急切的喘息伴着水声哗然浴室内,袅袅朦胧的热气盈溢,在里头不知折腾了多长时间,待他们出来之时,墙上时针直指晚上九点。

  他浑身无力被康南峰抱到沙发,系着浴袍,安锦洲目光随着南峰在自己身上轻柔的按摩动作转动。

  “我饿了。”

  声音隐隐透着委屈。

  他们进去到出来整整两小时,他累痛成了其次,肚子却饿得不行。只看着这人出来后清爽精神的模样,安锦洲心里不平衡了,这人体力不是一般的好……莫不是角色颠倒的问题?

  康南峰细心替锦洲整理衣裳,见锦洲发愣傻乎的神情,一本正经道。

  “接下来要是频繁些,习惯了就不会那么酸痛了。”

  ……不要脸!

  安锦洲强硬地将紧靠的头推开,就差没给他一记白眼,没好气道。

  “脱了憨皮的狼,不害臊。”

  康南峰傻笑不语,活像吃到肉还要喝汤的和尚。拿过毯子让他躺着。

  “我去做饭。”

  去厨房前斟了温水给锦洲润润嗓子,康南峰才走进厨房。安锦洲忽然记起,他在等今晚会出的一个结果呢。

  “等等南峰,帮我拿一下笔记本电脑,房间里。”

  安锦洲心安理得开始使唤起人来。

  ……

  放米,洗菜,起火,康南峰身形行云流水般在厨房里动作忙活,调理清点蒸排骨的配料,倒放料酒、生姜片、生抽等,待蒸熟后再轻洒上葱花,而后再是红烧肉,另加一碟青菜和一锅汤。

  待全部菜都做好,一碟碟呈上饭桌。

  “锦洲,吃饭了。”

  安锦洲抱着电脑应了声。

  “南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康南峰揭下围裙挂墙上,动作一顿,转头见沙发捧着电脑对他笑得灿烂的安锦洲,也是跟着笑道。

  “什么好消息那么高兴。”从一旁消毒柜拿出碗筷,给他盛饭。

  “先吃饭。”

  “先看。”

  安锦洲神情激动显然很开心,放下电脑,急忙上前拉南峰到沙发坐下,指着电脑,眉角飞扬,眼里说不出的神采。

  “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个专栏,申请通过了!”

  康南峰记得他说的那个专栏是图文并茂,写景写物写人,他还给他写过一篇散文拿去过审。

  在这点上康南峰心里些许奇怪,锦洲的摄影风格和微博上认识网名叫那一抹峰景的人如此相似?

  是他的错觉吗?

  康南峰想问锦洲的但想想没给他问出口。至于什么原因他自己也不清楚。

  “起初是一个月的审核期,在一个月内必须有相应量的作品上传,加上报社里有福利优待,专栏审核通过后就给了一张旅游开支票,以及一定的资金补助,不过也是附有任务,这是前提。后期所上交相片主题是静谧,秋末,清雅等等一系列风格的照片,倒是这支票有限额和期限,一个月……”

  安锦洲怕他们现在去不了。毕竟南峰还有着工作。

  康南峰笑而不语,将忽而兴奋又忽而失落的锦洲按在饭桌椅子上,下颚抵在他肩膀,脸贴着脸微微摩擦,冰冰凉凉的触感中存有些许温热。

  这人激动兴奋得好像刚刚还喊着饿的人倒像成了他。

  “想去哪玩?我陪你。不过得先吃饭。”

  吃饭时不言语是康南峰和安锦洲在饭桌上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其实大学时候他和锦洲吃饭就发现了他们共有的这个小习惯。

  不过遇上逗比康南峰就大功破损了,就比如杜左明……杜左明曾就因此说过他吃饭时假正经,还说吃饭只为了吃饭多无聊,吃饭时就该利用这空隙看电视刷视频看书。

  观点不同,但都取决于个人习惯吧。

  今晚倒是因为这个突然而来的惊喜,吃饭的速度却是比平时快了不少。待将碗筷收拾,厨房整理洁净之后,两人靠在床头,拿着电脑饶有兴致商量着。

  “首先呢,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这几天呢,师傅在教我做一道新菜,要是能让他满意,说是有半个月假期,要是不够我上老爷子请到一个月,到时候我就陪你一起去完成你的任务了,惊不惊喜?”

  “真的?!”

  安锦洲直瞪瞪看着康南峰,一切都好像上天在眷顾他们,惊喜还会成双,就像一扇百叶窗,那扇幸运的窗户连连砸在他们身上一般。

  “嗯。”

  他的情绪过于强烈,康南峰拉过他的手,在光洁肉肉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安锦洲手一酥麻,想要抽回手却被他十指紧紧交缠,这人无时无刻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有时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随后一想,他们都在一起了,习惯就好。转而目光看电脑屏幕,分析报社给到他的任务。

  既然决定要去了,工作和旅游自然要做到两不误。

  不过安锦洲又疑惑,扭头问康南峰。

  “唉,你就那么确定能拿下这半个月假期了?”

  “宝贝,你这一问也太让老公伤心了。”

  康南峰委屈巴巴地向他控诉。安锦洲咳嗽两下。

  “你是谁老公啊,我可不是。”

  “就是你的啊,老婆~宝贝~”

  “我男的,我是你老公。”安锦洲回击。

  “那我要老公抱抱!”

  “不害臊。”

  安锦洲红着脸将他推开一些。知道他害羞,康南峰见好就收,适可而止不能给人逗炸毛了,继而分析道。

  “资金方面也充足,加上你那预计三千左右的补助款,去几个地方都不成什么问题。比较符合的地点,像云南大理,丽江或者凤凰古城。今儿接近十二月中旬,许多地区气温下降,雪色也就那边较近,临近珠穆朗玛峰,可以去拉萨,听说那边的雪可美了。”

  安锦洲点点头,对他分析赞同,左手指向电脑屏幕,忽略掉被他揽紧的右手,说道。

  “旅游地图路线和交通方式,这几天可以看看网上的帖子和评论。要不你去你微博问问?收集各处的看法也好做个衡量。”

  安锦洲对旅游这事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他学摄影的,经常会跑到一些好看的地方拍摄。这几天确定地点,找攻略,基本可以搞定。

  “锦洲,其实……”

  康南峰欲言又止,安锦洲看他。

  “怎么了?”

  “就刚认识杜左明那会儿,他们在每年的下半年都会组织一次自驾游出去。我上一回凑巧受他们两个邀请。”

  “当时终点站去的是凤凰古城,沿途一路风景也是丰饶盛况,很美。不同于其他交通方式,自驾游会发现很多有趣好玩的地方。上次的主要路线是从江西的南昌到湖南看了岳阳湖,到张家界,转而折下去到凤凰古城。”

  “这次……要不问问他们有没有去的意向?多些人一起还是比较好玩的。毕竟认识又合得来。”

  “可以吗?”

  康南峰先是询问他的意见,毕竟锦洲和杜左明他们认识不久。

  安锦洲明白他的考虑。

  安锦洲发现他和南峰共同的点些许多,之前有句话不是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会越来越像吗。

  虽然他们真正在一起才一个月多些,但一路认识过来,在双向暗恋的那段日子里,对方的喜好都是时刻关注的。

  康南峰交朋友慢热,安锦洲也不例外。

  经过一个多月的接触,安锦洲已经融入了他的朋友圈。

  三五个人,也不多。性格合得来,主要是有南峰在,安锦洲就没问题。

  “有什么不可以的,多些人热闹不是?自驾游比天上到处飞好太多了。”

  这是安锦洲对于这些年旅游交通方式的看法。

  因为经历过,所以一直以来,安锦洲对于出门旅游这件事,要么自己一个人独行,想去哪去哪,不用替别人考虑。要么两个人,五五分制,意见虽有不同,但至少选择没那么多,两全也比较容易。

  自驾游且团游他倒是没试过。

  康南峰看了眼认真思考的安锦洲。反正有这人就行了,什么都不用他操心,他也乐于听从指挥。

  “那好。”

  外头月色高挂,夜显然已经深了,而房间里的两人却是有了抵足长谈之兴奋。

  “基本路线先是定广东、广西、云南,西藏,或者是江西、湖南、贵州、重庆、四川再到西藏。明天问一下杜左明他们的想法,要是去的话,就再具体确认路线,要是不去的话,我们只能飞过去了,但地点得减少,你说呢?”

  “锦洲?”

  康南峰察觉旁边没了声音,转头见他头一点一点的,迷糊睡着的模样。

  康南峰先是低笑,手轻轻挪走电脑,回身亲吻了几下他额头,再到脸颊,然后将他轻放躺下拉过被子,也随后睡下。

  借着月光,康南峰侧着身子看着锦洲的睡颜,忍不住拉过他肉肉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凉凉的触感很好,才满足地闭上眼睡去。

  ……

  第二天也是在陶老爷子的仔细讲解下,康南峰渐渐地悟到这道清炖蟹粉狮子头的精髓,不过还是差点火候,细节上得多下功夫。

  接手一道新菜,刚开始还是存在陌生感的,不过康南峰自信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会把握得更好,争取让陶老爷子满意。

  傍晚回到家,康南峰听到客厅里边早已响起热烈地讨论声,进到客厅一看,人还不少,除了杜左明和路子崇,彦一也到了。

  “南哥回来了!”

  “怎么,你们讨论得怎么样了?”

  “基本商榷完了。”

  一大早康南峰就联系上杜左明跟他说了这事,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杜左明性格就是说一不二,爽快利落答应了。

  当然支撑他如此爽快的还是他的工作,他的酒吧有人看着,路子崇也会排出一定空期,没什么问题的话,旅游这段时间基本远程工作。

  彦一听闻消息赶过来。

  安锦洲倒上一杯白开水上前,康南峰接过,咕噜几声喝完,轻声问。

  “饿了吗?”

  “这不废话吗,赶紧的到厨房炒菜去,咳咳咳……”

  沙发处,好像从亿万沙子中抽身出来的杜左明,干哑着嗓子道。康南峰就很无语,不过从这杜左明这状态就可以看出他们讨论的激烈。

  康南峰撇了眼杜左明,“又没问你,插什么嘴。”

  “来者是客,你现在这个态度是主人家该有的吗。不好好招待客人,还摆态度,你这不行,再给你个机会重新来一遍。笑容可掬一些,牙齿稍露几许,眼睛眯小成线,端正身形,好了,准备,开始表演!”

  康南峰起身,没打算理会他,只是叹息一声摇摇头,莫不是传说中的逗比?

  康南峰可没时间和他扯,他的锦洲还饿着呢,直接套上围裙,进到厨房发现菜已经洗好,一堆堆小山似的,饭也跳了闸。

  现在这情况是就等他炒菜,康南峰感觉挺好,心情轻松。

  彦一跟在后面进厨房,挨在门口,他看着康南峰高大身影,踌躇不定。

  “南哥,我想跟你说个事。”

  “嗯?说。”

  康南峰顿了顿,再是切了些配料,差不多就可以上锅开炒了,他拿过菜刀思索着配料的先后。

  “南哥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啊。”彦一真的好想和他们一起去玩。

  “不行!”

  康南峰想也没想果断拒绝了他,上学期间怎么能随便逃课,而且他们这趟旅途至少也需要两个星期。

  康南峰坚决的语气,彦一一听便急了,赶忙上前,左右牵扯着笑谄媚道。

  “南哥,我保证,绝对不会耽误学习的,现在已经十六周接近期末,基本上都停课了,中间有两周的考核复习时间,南哥!带上我一起吧,好不好?”

  彦一见他南哥想要拿小碟子装配菜,他就笑嘻嘻抢前一步递过去,见要洗菜便趁机夺过洗完乖乖地呈上,拿酱油,择菜,丢菜渣,洗碟子。

  以至于康南峰一脸无奈,搞得他浑身不自在,故而沉下嗓子道。

  “还想不想吃饭了?!”

  “南哥~”

  耳边嗡嗡着哀求声,康南峰抽回他抢去的碗,加速搅拌碗里的鸡蛋,均匀量,还得加点盐。

  “停课就不用复习了?大一就想挂科?”

  “谁怕……”过啊。彦一正顺要口说出的话又耗费好大内力收回,连忙做保证道。

  “课本,复习资料全带上!”

  “不够。”

  发现他南哥好像有松口的迹象,彦一一喜,看来还要一枚重磅炸弹。旋即他就像是课堂上抢答的学生,一脸激动道。

  “我叔也去!在学校他可是教授级别的,有他补习期末考核根本不算事,这下可以了吧,南哥?”

  “你叔?”

  “就是上次找你的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啊。”

  “真的?!看起来也没大你多少啊,你咋喊叔了。”

  如果上次康南峰观察没错的话,从那个男人身上可以判断,起码是一家公司的领导之类的,有那闲工夫和他们一起自驾游?

  “嘿嘿,习惯了。”

  彦一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说,情况确实如南哥所说,他和阳式岳的年龄相差不过十岁,叫上叔确实涨了辈分,但对于称呼,彦一倒喜欢在外人面前喊阳式岳叫叔。

  “南峰,出来一下,有事。”

  客厅传来杜左明的叫喊声,康南峰回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盘子,转而向彦一道。

  “要是这样的话,把学校那边请假程序弄好,再和你家那位沟通好就成。”

  只要彦一那边有权说话的人给他做决定,康南峰作为他朋友自然也没意见,车是七座的坐得下。

  “哦耶,谢谢南哥!”

  “走吧,出去看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