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夕阳下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5 00:09      字数:3310
  第二天清晨。

  安锦洲感觉身体就像是被车子来回碾过一样酸麻般的疼,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那事竟会如此的痛,最关键的是那人不懂节制的动作……

  唔~

  “哎,躺着别动。”

  康南峰从外头进来,看见就要起身动作的安锦洲,急忙上前扶着他躺下。继而康南峰掀开被子躺下把他抱在怀里,下颚抵住头发轻轻厮磨,不顾他别扭的挣扎,手放在他发疼的地方轻轻按摩起来。

  “锦洲。”

  “我们……”

  安锦洲脸色微红,有些傻气地说道。

  这就像是梦一样,那么迷幻,贴着厚实胸膛里属于他的气息,又是那么真实。锦洲脸上呆愣呆愣的神情,让康南峰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暗哑着声音俯下身。

  “嗯……觉得不真实?其实吧,我也觉得不实在,要不再彼此感受一次?”

  “唔!”

  安锦洲睁大眼睛看着康南峰,这人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宛若流氓的行径。他急切地话语中带着丝丝颤声。

  “南峰,不要,真的疼。”

  “乖,就一次,很快的。”

  “不!”

  “……”

  那天早上,两人在床上赖了好长一阵,安锦洲不用上班给康南峰拿做借口,肆无忌惮地安排他,床上,椅子上,浴室等等留下他们的痕迹。

  最后,安锦洲成功的在某人强硬的行为下昏睡了过去。

  康南峰抱着软香的身体清洗擦干躺回床上之后,到厨房将煮好的粥继续温着,以防他起床来不及做饭饿着,然后回到床上轻揽他入怀,怜惜地亲吻着熟睡人的额头。

  其实,康南峰也觉得这回自己确实是有点过了,可心心念念,想要这人的念头早已渗进血液深入骨髓,一旦开闸,却教他难以停止。

  康南峰目光专注地看着锦洲睡着的样子,轻抚上他落下黑影的双眸,心不由得心疼愧疚,这人任由他放纵的行为真是傻傻的有些可爱。

  ……

  待到安锦洲醒来已是昏黄的余晖光亮铺满了感官,一片暮色苍茫从窗户洒落。

  打开的房门让安锦洲直直看到客厅中坐着的康南峰,动了动身上的疼痛少了些许,也没有过多黏稠,感觉浑身清爽舒适,想必是南峰帮忙清醒过了,脸颊又升起微热。

  “南峰。”

  安锦洲掀开被子下床,喉咙却像落了沙子般干燥沙哑得难受。

  “醒啦!来,坐这,今天的黄昏很美。”

  听闻房间里面动静的康南峰过去牵扶着锦洲,让他在沙发上坐好,满是歉意地轻声道。

  “还疼吗?”

  安锦洲摇摇头,表情略显木然,一觉醒来全身好似脱力了一般,确实已经不疼了,只是后面还是有些许的不舒适,毕竟不像女人那般,男人之间那种事不是自然而然的事。

  “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弄,刚刚我到商场买了菜,有你喜欢的鱼,想清蒸还是红烧?还有茄子,苦瓜,排骨,花甲,虾仁,清水豆腐,虾仁豆腐粥已经在锅里熬着了,饭也煮好了,就差炒几个你想吃的菜,这之前先喝点炖好的乌鸡汤润润嗓子,一会就好。”

  一会儿的功夫,康南峰就从厨房里端出来一大碗汤,他认真专注地对着碗里轻轻吹气,然后挑起一小勺放到锦洲嘴边,发现他呆愣着神情,即问道。

  “不和胃口吗?”

  “今晚怎么买那么多菜?”

  “嗯,主要是想给你补补,菜多点你也好选择,其次是有两个客人要来。网上认识的,之后在现实中碰见就成了好朋友,昨晚就是给他们庆生,他们经营着离这不远的一间酒吧,嗯……是一对。”

  “哦。”

  安锦洲淡淡地应道,他可能自己都没发现在紧张的时候额头或者手心会不自然地冒些细汗。康南峰把汤放桌上,挨他边上,抬手为他擦额头的汗渍。

  “热吗,要不要开空调?”

  虽说深秋季节,凉快多些,天气有时还是干燥闷热的。

  “没,汤有点烫。”

  任由他的手在额头动作,安锦洲脸微微发烫。他还没怎么习惯他们之间这样的亲密举动,好像一夜之间,他们的相处方式从朋友前面加了个男字。

  猝不及防,却也在慢慢转变。

  再说,待会要见的两人还是一对而且和他们一样。这是不一样的圈子了。在之前安锦洲觉得两个男人相处挺正常的,怎么现在他自己倒有些别扭起来了。

  在和康南峰摊牌之前,安锦洲也不知道自己哪借来的勇气,一股猛劲就想着往他身边跑,之后种种事情发生得太快,好似眨眼间就成了现在这样。

  “别怕,有我。”

  康南峰柔声道。

  安锦洲微侧着头瞧着南峰的侧脸,稍一斜过头就靠上他坚厚的肩膀,落地窗外是褪去了炎热,剩下晕暖的夕阳黄昏,以后他们也还会像现在这样看晨起暮落吧。

  这种感觉真好。

  “南峰,我想拍张你的照片。”

  “嗯?”

  “就在这夕阳黄昏下。”

  很早之前安锦洲就想拍一张以昏黄色的落日为背景的图片,构图中还有一个人凝望着即将暮落的黄昏。那样肯定很有意境。

  “好。”

  安锦洲从房间的行李箱中拿出相机落地固定撑杆,客厅里选好角度对准在阳台边上站好望着天边的康南峰连续几下快门。

  “南峰,稍稍回来一步,自然四十五度侧身看向远方,手肘可以靠在栏杆上。”

  “拿一张小圆桌和椅子,轻轻撑在上面,可以选择一个舒适的姿势,或许也可以试着喝杯饮料,闭上眼睛试试。”

  “再试试那边……”

  这一方小阳台,被安锦洲来回反复折腾,因为他发现,南峰只要是轻松一个动作摆动就是他所理想中想要的照片,要不是黄昏即将消失在水平线上,他觉得他对这人的镜头永远不够。

  “最后一张!”

  安锦洲激动道,连忙将固定杆落在地上,将放置在上面的相机选好角度固定住,调好定时快门,连续拍摄,匆匆跑到南峰身后双手紧紧抱住他宽厚的腰,安锦洲的脸贴在他小山似的背,沉默着没有说话,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温度。

  “嗯?拍完了?”

  康南峰微微扭头朝他背上趴着的人看,略带抿唇微笑,眼里深藏着对他的宠溺和爱意。相机的定时拍摄,南峰听到连续几声快门声响起,然而身后锦洲紧箍的力量却没有松弱,反而像一个孩子般霸占着喜欢的东西。

  “不许走掉!”

  “好。”康南峰依旧笑着回应。

  远处的城市宏伟浩大,昏黄的云彩给他们作衬,夕阳下的他们彼此相拥。

  后来这张照片被安锦洲做成了定制图片拼图,挨过了那段黑暗的日子。

  两人相拥着,诉说着彼此,腻歪了好一阵,就像是一对初恋的小情侣,心里眼里都是对方。直到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天色已渐渐黯淡。

  “南峰南峰!”

  “来了。”

  安锦洲收拾着相机和杆架放回到房间,康南峰去开门,随之就是一堆重量压在他手上。

  “唉,好重啊,拿着拿着。”

  双手终于得到释放,杜左明换好鞋,呼喘着气坐到沙发上,交叉抬脚承在矮桌上,转头回顾门口磨蹭的康南峰和路子崇,很有主人家气势的说道。

  “呼!你俩赶紧啊,饿死我了,买那么多东西,手都酸完了,南峰,饭做好了吗,快快,有没有我爱吃的红烧排骨还有水煮鱼?!”

  玄关处的康南峰看到他的架势很是无语,带着路子崇把东西放好,踢了几脚沙发。

  “别在这跟只猪似的等饿死,赶紧起来搭把手,还有几道菜没炒。”

  “嗯哼!饿死也就不叫猪了,赶紧的。”

  杜左明侧头不理他,双手环抱,闭眼假寐。有猪的样子,性格倒也完美继承了,康南峰是这样想的。

  “南峰,我来吧。”

  路子崇一贯淡定从容,拿过落在沙发上的小被子盖到杜左明身上,虽一脸无奈却也是满目宠溺的柔和。

  “嗯。”

  康南峰系上围裙,每次都是如此,见怪不怪了,也就路子崇能忍受这货的习性,也给路子崇拿上围裙,对在房间里捣鼓的人说道。

  “锦洲,弄好了吗,记得把剩下的汤喝了,已经温了。”

  “知道了。”

  房间里传出动静,安锦洲走了出来面着淡定地拿起起汤,小口地喝了起来,发现沙发上有一个人眼睛注视着自己,那双眼睛好似会发光一样,充满了好奇。还在打着围裙的两人也是朝他看来,安锦洲才反应过来他好像没打招呼。

  “你们好,我叫安锦洲,南峰的朋友。”

  康南峰来到他身前,盯着他嘴角留下的汤渍,俯身将其舔舐干净,缱绻几下而后亲吻过他的唇,在锦洲呆愣下拿过他的碗,对另外目瞪口呆的两人重新介绍一遍。

  “安锦洲,我爱人。”

  “我我……我靠,康南峰你们这什么情况?!”

  杜左明率先跳起来,刚刚还是露着肚皮的青蛙,现在一下变成了青嘴的“王子”,看身形王子算不上,就像惊起翻过肚皮的熊,围着两人呱唧呱唧地兜转着。

  “安兄弟,你和康南峰认识多久就成这样了?三天?两天?一天?你太草率了,我告诉你啊,你这样做决定实在不好。我给你分析啊。”

  杜左明装作没看见康南峰此刻的冷脸,自顾对安锦洲说道。

  “康南峰这人啊,一方面表面沉静实则内心如狼虎,闷骚,对,这人贼闷骚了,趁现在还没有陷入多大危机,我提醒你还是再三思才最为保障。”

  “另一方面呢,他这人也就那样,坏处坏处数不过来,好就好在起码做饭还是能卖卖手艺,混吃在他这是最好的,至少没看见过在他这能饿死谁,跟着他也不算太糟,只是……感情这东西,你骗骗他就好了。”

  “杜左明?!”

  “啊啊啊!路子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