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迷醉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4 21:08      字数:3318
  夜晚街道的灯光经月光的渲染,透露着一股冷瑟清寒,行人走走停停,倒也平添生气。较之热烈轰闹的酒吧,却无故又多了些欢喜。

  “你这酒吧怎么不多设置几间安静点的包间?”

  康南峰皱眉说着,一旁杜左明撇了一眼他,疑似在看智障般,酒吧就图个热闹,安静怕不是选错地方了吧?杜左明想了想没说出来,因为他没空还要给人拿酒呢。

  康南峰在吧台看他忙活,环顾这狂欢的人群吵闹的酒吧环境,他多少还是不习惯这喧哗的场景,所以他平时很少到酒吧来,每次都是杜左明这个男人的“盛情”邀请,还有就是前天那一回。

  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老地方呗。可是我咋就喜欢在非凡热闹的环境中感受你的存在能呢。”杜左明知道康南峰不喜吵闹。

  杜左明空闲过来拿过酒杯斟满,也递给康南峰一杯,看他仍沉着眉头的样子,杜左明嘴上调侃着心里却乐了,谁让这家伙在外面闷得跟头牛似的,真没趣。

  “呵!”

  “一瓶酒没完就倒的男人,到时候别醉倒他怀就不错了。说真的都十点了,酒喝了不少,你那位怎么还没回来?”

  “不知道……”

  摇晃起酒杯里冰块碰撞的声音,杜左明沉吟道,路子崇的手机从晚上就一直是关机状态,联络不上。其实蛋糕什么都提前准备好了,也不需要置办其他东西,这人跑哪去了?

  漫长的夜晚,等待是最为寂寞的。

  特别是杜左明,他觉得康南峰这家伙就像是一块木纳的同声传译机,一点玩游戏的动力和乐趣都没有。康南峰则反之。

  等待也就变成了煎熬。

  “我们上二楼阳台等他吧。”

  康南峰提议,至少那里隔音效果好,少些酒吧的纷扰,是个安静也算是人呆的地方。二楼空个阳台,这样的酒吧空间布局设计应该是路子崇的点子,毕竟凭杜左明这货大大咧咧地性格也想不到。

  “好吧。”

  “听说你不是招合租了吗?怎么,什么情况?找到适合的没?啧啧啧,我当时看到你底下那条件,可是被惊到了,内容一度引起舒适,什么什么发型要简短啊,体型要不胖不瘦适中啊,爱好生活不混乱啊,性格要沉稳内敛安静之类的,啊!这些什么鬼玩意,我看到只想说一句,你眼光真挑剔!”

  “你懂什么,以为每个人都像你家路子崇不挑不拣吗。”

  康南峰的言外之意,就是说杜左明是有多糟才会被路子崇看上。

  “好,很好啊。康南峰我告诉你,今天要不是看在我生日的份上,你给我记着,下次游乐场有你好看的。”

  杜左明恶狠狠地向康南峰挥打拳头。他发现康南峰怼人真是一套一套的,通俗点就是欠收拾。

  “咳咳!你别老拿这个说事。”

  提到游乐场,康南峰心里就发怵,那简直就是噩梦。

  这源头要追溯到一次赌约。他输了。不得已陪杜左明和路子崇玩遍了整个游乐场的娱乐项目。起初康南峰还淡定,可是碰到那旋转飞跃的大摆锤,头晕脑胀找不着方向的卡丁车,康南峰建议不如改成碰碰车得了,还有那令心脏抽搐的蹦极。

  当时康南峰看着杜左明那人明明害怕得要死,一路拉着路子崇在一旁,可他孤身一人跟着他们刺激完之后,整个人都仿佛掉了层魂,那之后他发誓再也不会去游乐场了。

  康南峰还记得那种感觉。事后他晕吐窘境被他们冷讽嘲笑,看到他们夫夫合璧贱贱无敌时,他得出一个结论。

  善待他人。

  “帮我来杯蓝莓味的奶茶,要温的,谢谢。”

  不要问康南峰为什么在酒吧这种地方点奶茶的怪异举动,因为杜左明喜欢喝奶茶,路子崇就在二楼阳台这块私人空间,给杜左明做成了私人零食库。

  杜左明从冰箱里拿出两包薯片,一包丢给康南峰。

  “哼哼哼,康南峰啊康南峰,我还不了解你啊,就你那表面装作淡定沉默的样子其内心不知道有多闷骚,你会无缘无故让一个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同你在一个房子里住?你会对那人没有一点子好感?我说得对吧?”一通分析,一通数落。

  “说得太对了!”

  康南峰露出讶异,手上的薯片撕拉一声打开,看了眼杜左明其中笑意意味不明。

  “有人说忘记一段感情需要另一段感情的介入,我验证一下。”

  “放屁!啊!之前那个有点小壮胖的小子根本就不是你的菜,就他那浪荡不羁的性格能与你合得来?就你那闷死头牛的慢吞状谁受得了?我看难。”继续贬。

  弧形圆桌上杜左明握着玻璃杯调配着奶茶,嘴里噼里啪啦的语速不断,一点都不在意桌上坐着的脸色愈加发黑的康南峰。

  能在你分手之后还满不在意揭你痛处的,这就是损友!

  这时康南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

  “南峰。”

  安锦洲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康南峰不知作何回答。

  “你在哪?”

  康南峰沉默着,电话那头安锦洲低沉声音中隐藏着的小心翼翼。感情里真到了这一刻,康南峰好像变得不知道如何面对,仿佛置身梦中,害怕往前走梦就破了。

  “在为朋友庆生。”

  康南峰推开因着八卦伸头过来的杜左明,瞥见门口一道身影,旋即他起身动作流畅地拿过杜左明手上的蓝莓奶茶喝了大大一口,走到门口对里面两人说。

  “谢谢款待,生日快乐!剩下的时间留给你们,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南峰,那谁……唔!”

  杜左明瞪大眼睛,焦点随着康南峰的身影走远而落在身后人上,趁其不注意推开,恼羞道。

  “你捣什么乱,我还没问清楚他合租的那个人是谁呢,真的是。没看他那火急火燎的神情?肯定有古怪!”

  路子崇不顾他的推阻继续抱着他。

  “下次再问就行了,今晚只属于我们,宝贝。”

  “……”

  ……

  “发生什么了吗?”

  电话还没挂断,那头的安锦洲疑惑问他。一阵吵闹后变得安静下来,他在哪?

  “没事。”

  出了酒吧,康南峰往回家的路上走,深夜的街道上早已没了热闹的人群,有的只是和他一般的形单影只,深秋夜晚的风带着冷意,却没能吹散一丝他身上的酒意。

  康南峰揉捏着发疼的额头,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酗酒的人,可是这一周里灌入的酒精却给他带来一种意识上的麻醉,却是他需要的……

  “什么时候……回家?”

  电话那头浅浅的一句话,对此时敏感暧昧的他们来说,好似已不是简单的问候而更像是是一种恋人未满的关心。

  康南峰心就那么轻颤了一下,也许是酒精的迷醉,让他觉得此时这人好似已经离他很近很近,近到只要他一伸手就能把人揽入怀里,心心念念念着的人啊,迟到了会,就像地球又转了一圈才肯让他来到他的身边。

  “在昨晚商场前喷水池的小湖那,我们……谈谈?”

  “好。”

  夜是浓重的黑,没有情绪,却有风,有昏黄的路灯,让我们知道夜是安静的。风放下了冷冽凌人,月光也不吝啬它的温柔给予夜下过往的行人一抹亮色。

  家与酒吧之间便是家到商场和商场到家的距离,不长不短,康南峰却觉得自己只是走几步路就到了,短暂到听着手机那头出去的关门声,下一刻,那人就出现在了眼前。

  “想好了吗?”

  喷水池里喷射而上又落下,湖面荡起哗哗水声,格外清晰,广场上早已没了行人。

  康南峰定定看着安锦洲,安锦洲也看着康南峰。

  两人的眼神里,闪过诸多情绪,坚定,犹疑,专注,信任。

  就像杜左明说的,前面先来的人不合适,分了也不可惜。可康南峰知道,此时站在对面的是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是他,是安锦洲,这就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

  自从康南峰对安锦洲产生想法开始,占据了他人生最黑暗的一块,最最最黑暗看不见光亮那方,是隐匿而痛苦的,慢慢相知的过程亦是如此。康南峰发现再也难以找到同安锦洲一般儒雅,灵魂和肉体契合的人了……

  康南峰眼里翻涌着疯狂,他想他一旦开始,是不准也不许这个人的逃离!

  曾经的黑暗终于渗进了光。

  “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我也是。”

  “我睡觉打呼噜。”

  “没关系。”

  “我……”

  “什么都没关系,我喜欢你。”

  安锦洲上前打断南峰,主动牵起他的手,侧脸靠在他肩膀上,南峰身上浓烈的酒味混合着他的阳刚气息,脸颊能感受到他生硬的胡茬。

  “只要你带上我就好。”

  “锦洲。”

  康南峰微颤激动地捧起锦洲的脸庞。眼里早已模糊,那里闪烁着喜悦的泪水。他心心念念的人啊终于也喜欢上他了!

  就像一场梦,他希望永远别醒才好。

  “嗯?”

  回答他的是康南峰落在唇上的温软,热烈而持久。

  呼~

  大口呼吸着外界的空气,安锦洲从未有过与他人如此激烈接触,第一次尝试到这仿佛想要将他吞噬掉的人,就好像一头压抑很久的困兽,那愈加强硬的力道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在这人的面前坦诚相见,安锦洲害怕地紧紧抓住南峰。

  “别,南峰,不要在这里……”

  埋首在他颈间的康南峰喘着粗气,那沉寂身体里的酒气被燥热挥发,在周身冒腾,康南峰觉得他自己停不下来了,安锦洲就像是毒药,唯一而致命。

  寂静的广场上,温柔的月色映照湖面的涟漪水色,散射弧光明亮地洒在在两个紧紧相拥的男子身上,清清温润又静默美好。

  “回家?”

  康南峰沙哑着声音。

  “嗯。”

  声音轻轻地,气息急喘紊乱,安锦洲觉他身体没了力气,只能靠在康南峰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