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彦一
作者:叔于田      更新:2021-05-13 00:26      字数:3549
  “嘿嘿嘿,南哥,我来了。”

  康南峰起身开门,一个身影窜进,猝不及防之下扑到他的怀里,带着冲劲的力道紧紧勒住他的腰,因为环抱不住完全,双手就像一个镶嵌在肉里绵软的小熊。

  “彦一?!”

  “南哥,是我是我,嘿嘿,今晚没课所以闲着无聊就想着来南哥这了。”其实是他迫不及待,“嘿嘿,没有打扰到你吧?”

  身穿一套白色运动裤,浓浓的眉毛下有着大大眼睛,圆润的脸蛋,肚子略微有些弧度的微胖的正太。

  那眉眼弯弯,手挠着头的羞涩模样。

  康南峰心里不禁感概,学生时代的单纯还真是怀念呢。

  “没,今晚这屋子一下来了两个客人倒是很热闹,吃饭了吗?要不要再吃点?”

  康南峰网上认识彦一,即使自己忙敷衍回复他的信息,他也能唠唠叨叨一大堆东西,现实中见面了一如既往的阳光大男孩,自然也不会多生分。

  “是还有点饿,客人?噢噢,就是南哥你说的那个朋友吗,在哪在哪?!”

  彦一侧头往里看,心里恨恨道,跟他抢南哥房子住的人。当他看到里面出来的人,神情震惊。

  “南哥,你说的是安锦洲?!”

  “嗯?彦一认识他?!”康南峰讶异他认识安锦洲。

  “诺,眼前就是吧。我不仅认识,而且还知道他就是南哥你喜欢……唔唔……”

  安锦洲循着声音到门关,就看到紧紧靠在康南峰怀里的人朝他直直看过来的脑袋,下意识地就要上前拉开,却是因为他引出的话而停驻了脚步。

  不等他再说下去,康南峰将他从怀里扯出,打断他就要出口的话。

  “走吧,进来吃饭。”

  康南峰面无表情地走进客厅,彦一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缩缩脖子小小地应了声,心里开始自责起来,都怪他这管不住的嘴。

  哼!

  彦一经过安锦洲身边时,更没有好脸色,这人就是罪魁祸首,不仅伤害了南哥,现在还让他第一次见南哥就失态,以后要他还怎么来南哥这。

  他别扭恼怒小孩子性子的样子落在安锦洲眼里,自然不会和他较真,安锦洲只是好奇他后面那句还没说完的话,南峰好像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饭桌上。

  只有碗筷的碰击声出其的安静,彦一很是不习惯地左看看右看看,正欲说话,康南峰和安锦洲两人却是一脸淡定状。

  “有事饭后说。”康南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

  ……好吧。

  彦一神色奄奄的扒着饭,本就大大的眼睛此时盛满的可怜看着康南峰,好似能溢出眼眶的灵动。

  康南峰淡定自若吃着饭。心里思考着彦一是怎么知道他和锦洲的事。

  安锦洲品试着桌上的菜,虽然看上去菜的熟度成色不是很好,但胜在配料足味道混合起来的色味还算是不错。

  吃完放下碗筷擦拭嘴角,康南峰看安锦洲也放下了筷子,动作自然,一派儒雅模样。递过去一包纸巾,示意他擦擦汗。

  “谢谢。”

  安锦洲朝康南峰笑道。

  康南峰看到他带笑的双眸一愣,旋即移开视线,手不自觉握紧。

  当初温静沉冷的安锦洲已经深深刻入他的眼再也移不开,到现在依旧是。

  以前一发不可收拾想要触碰他的人,想跟他一起说话,一起散步……只是他那沉冷淡疏的神情稍不经意就将他冻伤。

  即使这样,康南峰也还是忍不住地想靠近,再靠近一点……安锦洲就是如此剧毒般致命,康南峰嘴角不露痕迹地牵扯出一味苦涩。

  “我洗碗。”

  康南峰手受伤了,安锦洲不由分说地开始收拾桌面上的碗筷,而一旁很想要动作的彦一,康南峰撇一个眼神过去就又是委屈巴巴的把手缩回去不敢乱动,像极了犯错要挨老师批评的学生模样。

  “休息一会我们到下面商场买点东西。天色也不晚了,待会逛完商场彦一也差不多该回学校了吧?”

  “对啊对啊。”彦一朝厨房看了眼,小声说,“南哥,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一时激动口快,我……错了。”

  “没事,刚刚逗你呢。他不知道。”康南峰指的是安锦洲不知道那些事。

  “那就行,嘿嘿。”

  “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康南峰问他。

  “南哥你上次那条微博发了十来分钟就删了,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上次我也是恰巧看到的,嘿嘿,我还截图了。”

  彦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为什么截图呢,是因为南哥不会无缘无故发一个人的照片,还配了一段感伤的文字。

  待收拾完,也到晚上八点多些。出门关灯顺带拿垃圾丢。康南峰三人很快就来到了楼下不远的商场,偌大一个商场在晚上除了在灯光显得气派华美外,川流不息的人群也是点缀在这沉静华美中的热情,是有着华丽包装下的热闹都市。

  进了商场,人群中,康南峰和彦一跟着安锦洲寻找合适的被单枕头之类的,全程跟着安锦洲,看着他胖胖白皙的手在挑选东西,莫名觉得可爱。安锦洲目的明确,目标直接就是拿起一套藏青深色几道横杠交织的简约型床上套件,洗漱用品,日常所需的拖鞋毛巾等等。

  一旁的康南峰和彦一两人都愣了一下,这速度够干脆利落。

  康南峰感慨,锦洲这点像他,平时没事不会逛街去超市,但一买就是目的明确,买完就走那种。

  一顿购置下来三人手上各提着一大包东西,他们看了看时间,出来到现在过去了一个小时多一点,晚上十点在繁华的福州还算是早的。不过,康南峰和安锦洲打算买完东西就回家的,毕竟一天下来大家都累了。

  只是耐不住彦一的请求,到商场前边的奶茶店坐了下来,听他说回学校无聊,耐不过他软磨硬泡就决定再陪他在外面呆半小时。

  “南哥,快看看你中午引爆的评论区,我看落月孤倚那家伙简直就是一中年大叔,猥琐的文字反正我是醉了,还有那色情到不能再色情的意淫描绘你家场景的一群人,简直不要太好玩,哈哈哈。”

  “对了南哥,怎么不见有其他电话询问你合租的事啊,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以为是闹着玩的吧。”

  康南峰瞥向手机屏幕上方卡槽显示的一卡信号为空白,已是被他停用了,表面上表情淡淡地说道。

  “可是……”

  “就算有也没房间了,去帮我看看蓝莓奶茶好了没,你们两个的都喝上了我的怎么还没到。”康南峰给他找点事做。彦一好似就是个小音响,巴拉巴拉个不停。

  “哦。”

  彦一跑开后,安锦洲疑惑问道。

  “你们是在聊微博?我在通讯录怎么没找到你啊?还以为可以添加好友关注。”

  “哈哈,微博权限设置了不可添加好友而且我的微博竟是些不太美好的文字也没有什么好内容可看,加和不加也没什么区别。”

  微博是康南峰在大学期间开通的,作为自己情感抒发的平台,他也没想到最后会得到那么多人的关注,而在里面他也认识到了很多同道上的朋友,或悲或喜或心酸都有一群一起走下去的志同道合。

  为了不让身边的朋友知道他的性取向,他毕业那段时间就关闭了通讯录好友搜寻添加,现在康南峰可不想让安锦洲知道那个微博里与他有关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他的性取向问题……锦洲应该接受不了吧。

  “哦。”

  康南峰在紧张的时候,额头和手心会冒些许细汗,做出微微抿唇的动作挤出笑意。这一幕都看在安锦洲眼里。

  安锦洲心道,其实,在他设置通讯录不可添加时,他早已是默默关注了他。

  而在大学毕业那年,他知道自己的感情也得知南峰的性取向后,辗转了好久好久后猜测,南峰是不是喜欢他的?

  却始终不敢踏出第一步。

  可能是害怕吧。

  “南哥,来了。”

  接过递来的奶茶,康南峰好奇地问彦一。

  “你前几天不是网上说约着一些人去玩的吗?”

  彦一想到那人就来气,气愤道。

  “哼!这事自然泡汤了,有个人不给去!南哥我跟你说啊,我家里那个人不是一般的冷,根本一点都不在乎我,我生气了跟他说话回复绝不会超过三个字,不是‘嗯’就是‘听你’‘好’之类的,我有病才跟这么一个语言障碍的人在一起!”

  啊啾!

  说着说着就来了个大大的喷嚏,彦一摸摸鼻子,心里更是受气,感情还不让人说了!

  “不说了不说了,南哥,咱们还是看看那闹哄哄的评论区有意思多了。”

  无忧无虑,时刻开心,乐天派说的就是彦一这类人。康南峰惊异他的心情转换之快。心想,这和杜左明有得一比。

  之后事实证明,乐天派神经大条的人待在一起化学作用只会更强烈。

  “哈哈哈,这里有个叫书生情面的人说,那爱情的窝,属于我和南风安语,以后请让我脱离这重重身份换个角度,成为你们羡慕的对象吧!后面还附有一张收拾好行李箱的照片,不行,我要笑奔了怎么办,这人真够逗的。”

  “还有还有,最突出的就属老落那家伙说的,失恋就是失了心也亦还有心,南哥不用逞强,这么明面上的约炮也不是个法,不如让爷我提一柄标杆的长枪上场压压场面?”没想到还有人如此无耻。

  “噗哈哈哈,亏他想得出来,南哥南哥是不是很搞笑。”

  谁知他擦完因笑而溢出在眼角快乐的泪水,转头看见两个沉默的喝着奶茶的面庞,彦一心一咯噔,他不会又说错什么了吧?!

  “南哥?”

  他小心翼翼地弱喊一声,这时手机屏幕一亮,一条消息弹出,他是直的。

  我靠,南哥你不早说。

  最后三人之间的气氛好似变得有些诡异,彦一在他南哥的眼神示意下只好乖乖回学校了,临别前彦一再三的问南哥下次能不能再来他家,得到保证后也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沉默着的康南峰和安锦洲两人提着三大包的东西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投影下的他们好像被涂抹上了一层孤寞与宁静。

  “他,好吗?”

  “谁?”

  “你女……朋友。”

  “挺好,就是性格合不来……分了。”

  “哦。”

  “……”

  前头拎着东西的康南峰没有发现身后人慢一步的调子,安锦洲静静的看着他宽厚壮实的背影,眼里暗暗翻涌着情绪。

  南峰。

  其实,我一直都在你的身后。

  你等等我。

  就一步,一步就好……